等待五月

jeanpan (Jea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和胜第一次通话就神吹了俩个多小时, 生活,工作,过去的朋友......从此我们就一发不可收拾. 每天晚上十点他就准时给我的宿舍打电话. 三天后我们决定见面. " 我是黑大衣,黑裤子,黑靴子,黑皮包" 我说. " 那好,我就蓝夹克,蓝裤子,蓝书包. " 他回答道.

可真到俩个人见面后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他说.于是俩个人傻兮兮的跑进了一家西餐厅. 这家西餐厅里的菜让人不敢恭维. 作出的西餐和洋人做出的中餐应属同一档次. 我们叫了俩份牛排, 可是其味道和我们妈做的红烧牛肉差不多.最气人的是不知是刀子钝还是牛肉老还是盘子滑,使了老大的劲才能吃一小块. "象这样" 他倒好,直接把肉叉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干掉之.我也不再管淑女不淑女, 露出了庐山在真面目,两个人又吹起牛来.

我们就这样相识了.我们俩都是很传统的. 我在家里都被大人们夸为乖乖女,又懂事又成绩好的那一类. 读大学了, 也听从"党"(我妈),一有"敌情"马上就向家汇报. 他呢? 按他老弟的说法, 打着灯笼也很难再找到他这么老实的人了.我们正式确立关公系后的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他打电话来说:"洁,我明天可以和你牵手吗?" "这个......" 我已是满脸绯红 "我想可以吧" 第二天我们见面的时候,他一把把我的手握住. 喜欢和胜牵手, 他的手永远是热呼呼的,而我象一个吸热鬼似的,把他一个手的热量吸得差不多的时候,又跳到他的另一边把另一只凉凉的手放入他的手中,而他却总是很乐意拉着我.带着我过马路时他总是把我握得很紧, 我甚至可以闭着眼也不用担心被车碾着.

我们认识的时候胜就在准备留学了,所以我们感情越好就越感到在一起的时间的短暂. 虽然我们一个在武昌,一个在汉口, 往来一次要三个小时, 可是我们仍然保持着一天见一面. 前天我催着胜给我寄照片, 夸张地告诉他我快记不得他的相貌了. " 真得吗? 真得吗?" 他反复问. 怎么能呢? 只要闭上眼, 我就能想起他满脸的笑,骑着破烂老爷车到华工门口接我的样子.

记得<< 傲慢与偏见>> 中曾说, 只有当一个女人崇拜一个男人的时候, 他们的婚姻才会幸福.我很佩服胜. 他有非同一般的恒心,毅力和魄力. 高中时被分到慢班没有使他消沉; 考研屡屡受挫没有使他放弃; 为了梦想他在毫无退路的情况下放弃了深圳的高薪. 很多人都
认为胜如今能在米国的女皇大学读电子工程是运气, 可是我认为他只不过得到了他该得的.

和胜在一起的无数个温馨的小片段现在都涌了上来. 还记得他打开书包把带给我的苹果滚了一桌的情景; 记得我从兰州回来, 他突然出现在火车站给我的惊喜; 记得和胜打打闹闹在华工的小路上散步的情景; 记得他蹲在地上给眼泪汪汪的我擦洗伤口的样子...... 胜说我们两人能两情相悦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很信运. 而我直到今天都不敢相信我有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

现在我们分开已经四个多月了, 可是我们的感情却越来越浓. 每天早上我都能收到他的一封e-mail. 而他每期爱看的《青年文摘》我也期期给他扫描发给他。“我是一只风筝,无论在哪,线都在你的手上。”胜走的时候跟我说。每天早上和每天晚上我们都会通过网络说上一会话,而我们彼此的行踪也相互清清楚楚,虽然我们隔了半个的球。

明年夏天五月胜就会回来了,而我就要成为他的新娘了。我们想要全世界都来分享我们的幸福。“我要一下飞机就亲你”胜说。“我会抱着你的脖子,跳到你身上去”。我答道。假如被大家撞上请不要怪我们,因为我们已经等得很久,很久。

等待五月。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02386@0)
2001-12-18 -05:00

回到话题: 等待五月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02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