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论娼妓与PROGRAMMER之可比性

aix_ca (天生好学)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送交者: 小蚁哥 于 December 19, 2001 23:19:54:

论娼妓与PROGRAMMER之可比性

小蚁哥于蒙特利尔! 版权所有

昨夜风雪,偶过圣劳綸道之红灯区,灯红酒绿之中透过飘摇的雪絮仍可见到零星几个瑟缩在幽暗的门廊下的娼妓与衣衫褴褛的乞丐,倍感凄凉。驀然回顾己身,北美数年漂泊,终就选择了PROGRAMMER为业,岂料却被LAIDOFF,风雪之夜却也在为生活奔波。细一想来,无所谓职业之高尚,娼妓与PROGRAMMER却是着实的相似,彻夜不眠,故撰此一文,权供诸位同行与酷爱上网之姬者茶余饭后。

娼妓者又称姬,古有舞姬,歌姬,文人墨客多有诗词以录之。青春貌美,多才多艺者无不被骚客们趋之若遹。然而此行业的生命周期很短,一旦年老色衰,便如《琵琶行》中所描绘一般,“门前冷落鞍马稀!”。对于PROGRAMMER而言,同为高薪阶层,情形实为相似。年轻者精力充沛,手脚利索,知识更新,无不被劳动力市场所欢迎,很快便成为IT行业的新贵。年老体迈者知识老化,一旦失业,便为永久失业。君不见颇多被NORTEL裁下的元老们如今仍附闲在家。当然,有特殊伎俩的老手还是颇有市场的,譬如〈〈肉蒲团〉〉中授技于玉香的老嬷,那岂泛泛者所能比。一言而闭之,PROGRAMMER吃的还是一口青春饭!

作为一种规律,市场经济决定了行业存在的可能性。猎头公司的AGENT们瞄上了IT行业的新贵,PROGRAMMER。 在风月场所,其相对应的行业那便是皮条客。无论是流莺或是坐堂者,娼妓所提供的服务不外为小时工和长期承包两种。PROGRAMMER追求的也不外乎CONTRACT和PERMENENT两种。因为其工作的不稳定性,CONTRACT收取的费用率理所当然的要比PERMENENT要高。但是在公司没有欲望的情况下,它不必要象PAY PERMENENT那样PAY CONTRACTOR。对于CONTRACTOR而言,他自然就没有了要效忠于一个的义务,可以同时接数个CONTRACTS,便如按小时收费的流莺可以一夜接好几个客人,但是对于长期承包的二奶那就不行。

娼妓与PROGRAMMER在QUALIFICATION上有一点颇为相似,就是对语言的要求不高。颇多的同胞们选择了PROGRAMMER为业,很大一点是由于PROGRAMMER对自然语言的要求不高,他们完全可以用机器语言来交流。而对于娼妓来说,语言也不是障碍,形体语言完全可以解决一切。所以在祖国大陆,就有了东欧和俄罗斯的工作者。

古时的娼妓做久了便想从良,最好还是嫁个大户人家。〈〈琵琶行〉〉里的歌姬便是嫁了个商贾,只是“商人重利轻别离”。古诗〈〈青青河畔草〉〉还有:“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昔为娼家女,今为蕩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独难守。”PROGRAMMER又何尝不是如此,做久了还是想找个大公司稳定下来, 然而还是存在被LAIDOFF的危险。但风尘女子一旦从良,绝少再被LAIDOFF,以此而论,娼妓具有PROGRAMMER之不可比性!

不少的PROGRAMMER原先并不是本意要搞计算机的,实为生活所迫。而古时的娼妓又何尝不是如此。明代一隶乐籍歌妓严芯被道学家朱熹指控勾引官吏,身陷囹圄,然虽受鞭刑,不肯诬人,会岳霖提审,令其自诉,遂口占一曲卜算子,“不是爱风尘,却似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此曲亦为PROGRAMMER之写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06140@0)
2001-12-21 -05:00

回到话题: 转贴:论娼妓与PROGRAMMER之可比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工作学习IT杂谈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06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