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梦里家园--Coulonge River漂流记

waterwalker (水行者)

Coulonge River,知道的人不多,但对漂流爱好者来说却是鼎鼎大名,号称加拿大中部最好的河流之一。以白水和原始著称。与Noire River, Dumoine River一起被人称为三姐妹河。这条河发源于La Verendrye保护区,全长180公里,在Fort Coulonge注入渥太华河。漂完全长需要一个多星期。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雄厚的财力,只能取其末段,在国庆节的长周末漂了35公里。

早就听说在我们的放船点附近有一个五星级的营地。按计划我们头一天至少要划五公里。但一看到那样的营地,我们马上决定就在那里宿营。尽管当时还只有五点多。营地由一大片沙滩构成,条件完美得有点奢侈。沙滩由水中缓慢延伸到岸上,最后形成一个平台。游泳扎营的条件都无可挑剔。营地的上方是一个瀑布,下方是一个二级急流。看天色尚早,我们去那个二级急流练习。这个急流只有左边有条通道,其余的地方暗礁横亘。练习中有两条船倾覆。不过在这样的有惊无险的水里翻船是一件好事,它会让我们在以后的行程里小心行事。


回到我们的五星级营地,搭好帐篷,生好火,我们围炉吃火锅。晚餐相当丰富,有羊肉,牛肉,鱼丸等等。独缺一条鲜鱼。正当我们大叹遗憾之时,鱼来了。还是一条Walleye。对岸的营地住着三个开着越野车,携带着副油箱,扛着Touring Kayak从渥太华来的人。当时他们正在瀑布下钓鱼,一个人钓上来一条一尺多长的Walleye。他示意我们可以放进锅里煮。我二话不说,划着船就去拿鱼。好险,在交接的时候鱼掉进了水里。幸亏沙滩处水浅(五星级营地的好处),我一把将它在水里按住了。有了鱼的火锅那是一道美味,当晚的火锅汤被喝得一滴不剩,套用一句广告语--滴滴香浓。吃完饭,大Dennis主动去刷锅,一口“黑”锅被刷得锃亮,它自从被买来还没这么干净过。

吃饭的时候就开始下雨,稀稀落落一直没停。半夜更是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打帐篷声加上瀑布的轰鸣,让另一部分人辗转难眠,却也让另一部分人睡得打鼾。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雨停了,太阳出来了。收拾好行李,八点半我们就出发了。大伙轻松地漂过了营地下的那个二级急流。又划了几公里水路,就到了两个相连瀑布前。我们背过了第一个瀑布,牵着缆绳将船顺过了两个瀑布之间的河段,再背过了第二个瀑布。大家在这里短暂地放松了一下,在小Dennis的带动下玩起了Body Surfing,就是不用任何漂流工具,从急流中冲下。小Dennis的水性真是了得,看他在礁石丛中辗转腾挪的轻松样子,你决不会想到他正在从事一种高风险的运动,急流中的石头随时有可能让你皮开肉绽。




接下来有一个一级急流。我选了一条紧贴右岸的通道。难度不大,除了中间有一根从岸上横伸出的树杆要躲避。我正在怀疑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大Dennis的船果然就撞在了树上,翻了。我逆水划上去帮他们把船翻过来,继续划。在下一个沙滩处我们停下来吃午饭,也让落水的同学有时间换上干衣服。坐在沙滩上,吃着Sean同学精心制作的牛肉酱,晒着暖暖的太阳,吹着徐徐的河风,别提有多爽了。更妙的是整个美景是由我们独享,没有任何人来打搅那份宁静。

再下去就要到我们今天的重头戏了,几公里长的一串二三四级急流混杂的河段。苦难到来之前我们还有一个轻松愉快的机会。那是一个近百米长的二级急流。为了保险,我们先将行李背过了急流,再空船往下漂。我带着老婆孩子先下。一个接一个的浪头象过山车一样,好不过瘾。接下来我和大Dennis一起漂。大Dennis力大无比,我在船尾要加倍使力才能保持船身的顺直。接下来是小Dennis和Sean,他们的一招一式已经有板有眼了。最后是Bing和Jenny。士别一日当刮目相看,看他们今天沉着的样子,完全不能理解他们昨天为什么会翻船。大家意犹未尽,又冲进急流中来了几把Canoe surfing。就是在急流中利用回头浪的作用,让船骑在浪尖上。当船骑稳在浪尖上,你的感觉就象是骑上了一匹野马。

生活不会总是轻松愉快。我们的苦难由一个三四级组合急流开始。单独的急流好对付,大不了就是翻船。漂流最怕的就是这种急流相连的地方,没有救援的空间,任何失误都有可能酿成大错。当时已经三点多,经过了近七个小时的跋涉,大家的体力都所剩无几。紧贴着右岸,我先把两条船漂到了三级急流前的上岸点。小Dennis的船也稳稳地靠了过来。轮到Bing和Jenny,我着实捏了一把汗。倒不是替人担心,因为即使翻船人也可以马上爬上岸,只是船会被冲下急流。我就那样手心冒汗地看着他们漂了过来,船头的Jenny还面带着微笑。还算不错,虽然有点小磕碰,他们还是靠了过来。背过了这个三级和四级,接下来是一长串的二三级组合。书上说左边有条传说中的近一公里长的Portage小路,我想不会有人想背着船走一公里。于是我们开始闯关。小Dennis和Bing的船在前,我居中,大Dennis在后。过了一个二级,我远远看见前面的两条船在波浪里大起大落,我暗叫不好,赶紧靠了岸。在岸上一观察,前面的河道非常不规则,不是礁石当道,就是三级大浪,而且上下急流之间没有足够的安全距离。万幸的是前面两条船在过跌水的时候都没有翻,现在都安全地靠了岸。我等着了后面的Dennis,开始往下顺船。人员则在岸上走。连顺带抬,过了几个急流。我们坐在岩石上消灭一些应急食物,缓了缓气。前方的急流还看不到尽头,而大伙的体力都已到了尽头。还好眼前这个二级急流还可以漂,只是要先摆渡到对岸。摆渡就是将船头以一定的角度逆着水流,船在水流的作用力和船身及桨的阻力的合力下,会轻松越过急流。Dennis的技术已经足够应付摆渡。我和他的两条船摆到对岸,从对面的主流中漂下,另外两条船还是从这一边顺了下去。


接下来还是急流,但已经逐渐规则,急流之间有了足够的安全距离,我们可以不用再上岸牵船。只是中间有一道急流浪头太大,灌了我半船水,赶紧靠岸淘水。

在又一个急流之前有一片很大的沙滩,虽然不及头天的五星级,但也相当不错,沙子很细。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我们决定把当天的苦难划一个句号,就此宿营。经过核对地图,我们当天只走了十七公里,刚好是全程的一半。

大家扎好了营,烧开了水,又开始了工作餐。这一次还是牛羊肉,份量不比昨天少,但大家好象怎么也吃不饱。一锅东西烧开马上被一抢而空,这样吃吃等等,肚子好象成了无底洞。

吃完饭,月亮爬上了枝头,告诉我们明天是个好天。第二天天一亮,帐篷外就开始热闹起来,好象是起了大雾。等我起来,雾已经散了,只有急流处的水面上还有层水气。



Happy face

今天还有一半的路要赶,吃完早饭我们迫不及待地开拔。头一个急流很轻松地过了。接下来是一些长长的一二级,最长一个有几百米,我们在波峰浪谷里颠上颠下,直呼过瘾。再往下就是快速的水流。河床是规整的鹅卵石,河面有着明显的坡降,水流快速而平稳。在这样的河里,我们想划就划两下,不想划就随波逐流,可以让船横过来,也可以船头冲下倒着走。两个小时我们就走了十几公里。两岸青松滴翠,河水清澈见底。这样的景象我儿时在家乡也见过,只是后来山上的树少了,再后来河里的水也混了,美景不再。Couloge River也饱受了人类近一百五十年的疯狂掠夺,大规模的伐木只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结束。如今在离渥太华一百多公里的地方还能看到这么原始的景色,真是万幸。

再往下就又回到了文明社会。河边开始出现木屋,人们在河里戏水。12点不到我们就到达了预定的上岸点。

(#3068070@0)
2006-7-8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梦里家园--Coulonge River漂流记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游山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