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他的文章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还加了编者按,难道还只能遵守网络规则吗?这样误导读者,也不知道这些编辑是干什么的。

zhu (猪头,苦等LP,放假中)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www.xys2.org)】
————————————————
草庵的顶应该揭开

时丁年

小时读尤利乌斯·伏契克所作《绞刑架下的报告》,对其中一句话有些不以为然。
他说:生活中是没有旁观者的。我偏不信。上网多年,难免有多次发帖子的冲动,
我都忍住了。这次破戒,跳出来发个帖子,权当是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草庵的作品,我先是在文学城读到的。记得最早看到的一篇是关于向灾区捐赠的,
觉得有些意思,于是找草庵别的作品来看,不想下一篇就令我禁不住摇头。那是
一篇关于驾驶违章被警察逮住然后上法庭的故事。当时我并不知道草某的英语造
诣,可我为自己为朋友出庭的次数不算少,深知法官和警察都最讨厌那些强词夺
理、扮演“SMART ASS”的人。如果草庵胆敢在现实生活中照那样表演,甭说想
打赢官司,就是想不被法官当堂斥责,概率也不会高。

当时,已经有些网友在讨论草庵的真实身份以及所述之事的真假。而我自己用来
为草庵定位的则是草庵的另一篇“轶事”,那是一个关于用假身份证件在拉斯维
加斯赌钱的官司。我曾经到过拉斯维加斯数十次,虽然为了守住“旁观者”的分
际,从未下注,可心内对各路赌国英豪着实钦慕。几年前,加州理工学院下属的
JPL中几个年轻技术人员合伙,轮流去拉斯维加斯,用概率知识赌21点,终于因
用假护照被赌场发现。这个故事曾被南加州的中英文媒体追踪报道。而到了草庵
笔下,人物的身份、赌博的方式和事件的发展,全都变得神出鬼没,似是而非。
据此可以判断,草庵的故事即使不是假的,也至少以假的居多。他不仅不具备阅
读英文的能力,而且也不具备细心阅读中文报刊的习惯。他的消息来源或创造灵
感,很可能仅仅来自聊天。从草庵熟练使用中文来表达南加州各地地名、街名的
习惯看,他七岁来美的谎言便足以揭穿。同时我也不同意有关“草庵=吴琦幸”
的判断。我读过吴关于纪然冰命案的报道,其中的分析逻辑、文字表达,虽然不
是什么“惊人的天赋”,却也比草某强得太多。而且吴的报道中并没有故作惊人
之语的推论,这点也同草庵相去甚远。

稍后,关于草庵的波澜在文学城骤然汹涌。草庵所做的各种蠢事之中,大概无过
于公开自己的相片。不少网友已经指出纸电视机的笑话。其实看看书架,稀稀拉
拉摆着几本读者文摘缩写本之类,便可断定是样板房无疑。的确凉衬衣、黑鞋白
袜所包裹的,绝对不会是哈佛毕业的美国金融巨子。草某大概在短期访美或新来
美国的华人中混惯了,不仅对美国的看法每每出错,而且对广大留学生的眼力估
计得太低,或者他以为大家的水平都一样,所以才自暴其丑。

记得有一位草庵的支持者以草庵登上美国航空母舰“小鹰号”、草庵在访美的中
国导弹驱逐舰上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等两张照片为据,质问揭露草庵的众位网友:
“你也上去给我看看?”好不义正词严!可惜同草庵一样,这位发帖者大约习惯
于用中国的情况来套美国的实际。

先说航空母舰。第一,已有文学城网友指出,草庵登上的并不是“小鹰号
(KITTY HAWK)”,而是“星座号(CONSTELLATION)”。草庵又露出不懂英文
的马脚。第二,上美国的航空母舰并非大事。停泊在SAN DIEGO的各式军舰,包
括航空母舰,每年至少开放一天,任凭参观。鄙人不才,上过的航空母舰也有三
五艘,其中有草庵留影的“星座号”,也有草庵误以为上过的“小鹰号”。第三,
平时参观航空母舰要排队,而当中国军舰编队开放参观的第一天,停泊在邻近锚
位的“星座号”也开放。绝大多数人(包括美国民众)都涌去看中国军舰,上
“星座号”根本不用排队,草某大约占了这个便宜。

再说中国驱逐舰。1997年3月访问SAN DIEGO的中国军舰编队由三艘军舰组成;导
弹驱逐舰“哈尔滨号”、导弹驱逐舰“珠海号”、补给船“南仓号”(南海舰队
旗舰)。军舰开放的时间在两天以上,上舰参观的中外民众数以万计。要说草庵
只是这些普通民众的一员,多少有些委屈。因为他毕竟手持话筒,又同摄像人员
站在一起。不过要说那架势是接受采访,未免忒也小觑天下英雄。请问采访的记
者何在?请问有被采访者手执话筒同摄像机平排的采访场面吗?我断定,草某没
有出席美方举行的鸡尾酒会,也没有出席中方的告别晚宴。否则,编队司令王永
国中将、当时也在美国的海军副司令员贺鹏飞中将等高级将领肩上的金星,想必
会被草庵借来给自己增光。

我带儿子上舰参观时,有位水兵在分发纪念章。轮到我儿子时,纪念章刚分完了。
那位水兵当即摘下自己的共青团徽,配在我儿子衣襟上。我儿子就戴着这枚团徽,
周游三舰,还同不少海军官兵合影。如果有朝一日,我儿子拿出这些照片,说他
不满12岁就在中国军舰上火线入团,其对祖国的忠诚获得全体校尉军官的赞叹,
当场批准他的党龄军龄从即日起算,从而要求在中共二十大上出任中央委员,或
者在人民解放军弄个师长旅长干干,岂不谬哉!可比起草某的言行,这似乎也不
算太过份。

认定草庵是个大言不惭的骗子,这旁观者当得可就轻松了。在枪林弹雨之中,有
几段板戏新编最令我印象深刻。乍看时,觉得太过尖酸刻薄,有失温柔敦厚。细
看下去,却又觉得句句有出处,字字有来历,对草庵的恻隐之心无形中消退,而
金圣叹评三国的一句话不期然浮上心头。当读到许楮裸衣上阵,结果中箭的情景,
金某批道:“谁叫你赤膊的!”

话说回来,草庵在天涯被放逐,只不过是在虚拟社区犯了众怒,在文学城惹出的
风波,也可以说只是网上的笔墨官司。而这次方舟子挺身而出,以堂堂之阵,揭
草庵的房顶,却是因为草庵把牛吹到中国青年报了。我坚决支持舟子打草庵的假。
有些网友援引钱钟书的“母鸡论”,认为不应该凭作者的身份来判断文章。殊不
知中国青年报的编辑正是被草庵自报的家门所惑,才郑重刊出草庵的文章。对
WTO发表看法,无业游民说出来的,同哈佛毕业的金融大亨说出来的,价值自然
别如天壤。一贯尖锐抨击当局的异议人士,同家势显赫的爱国人士,立场大约也
会不同。中国青年报专门将作者的身份列入按语,就是要借这个身份来加重文章
的份量。因此,辨明作者的身份,正是为了帮助读者编者正确判断文章的价值。
如果事先说明,这是一个不懂英文、不懂金融的人,摆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论据凑
成的文章,谁会指望从中受益呢?

又有人认为,只要他的观点有价值,大可不管他写作的动机。关于草庵文章的价
值,许多网友已作过分析,而其动机更值得怀疑。方舟子已经查出草庵有回国诈
骗的前科。如果草某手持中青报的影印件回国行骗,上面白纸黑字地标着他的身
份,还有煌煌大文显露的学识,诈骗成功的可能性显然会大为增加。骗子的心思,
恐怕往往超出许多善良人的想象。还是尤利乌斯?伏契克说的:“人们啊,我爱
你们,可是要警惕呵。”(DEAR PEOPLE, I LOVE YOU ALL。BUT BE ON
GUARD。)

祝大家节日快乐。
————————————————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www.xys2.org)】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09128@0)
2001-12-23 -05:00

回到话题: 请遵守网络游戏规则——给“反草派”的忠告(Z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社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09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