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转此文献给 枫下茶馆, 祝各位幸福美满!

guest (xiuxiu)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丈夫,让我再和你恋爱一次

  我和丈夫是七年前结婚的,那时我们都三十岁了。我们同龄,从高中开始一直同学到了大学毕业,正式确定恋爱关系是在大学三年级的那年。毕业时,因为我们分配到了不同的城市里工作,人们都预言我们肯定会分开的。可经过八年漫长的恋爱,我们还是调到了同一所学校教书,并很快就结了婚,同事朋友们都说我们这是现代校园爱情的奇迹。

  五年前,我有个机会下海经商,便和丈夫商量。他说既然有机会,那就去干吧,两个人都拴在一个单位也不是办法。我便到一家外资企业,开始做起了营销,一年后我因业绩突出升任了部门经理,家庭的经济状况也好起来了。丈夫那时对我很理解支持。一个女人在外搞营销,又做得很优秀,总避免不了风言风语的纠缠,更何况我还算是个漂亮的女人。

  可不管人家在他面前说什么,他从来不听,总是说:"我自己的老婆怎么样我心里有数"。这话传到了我耳朵里我当然很得意,我们的感情基础毕竟和一般的夫妻不一样。说老实话,我在外头也经常能碰到各式诱惑,可从来没动心过,有些事连想想也会觉得是种罪恶。为了能让我闯出一番名堂,他把家中的家务、带孩子都包了,乐颠颠地当起了贤内助。我说请个保姆来吧,你还有你的事业要做呢。他拒绝说,我们家中永远不需要第三者来了,再说外人总没自己人做得仔细。

  可去年年初以来,我发现他开始心情经常变得很坏,开始烦躁不安了,对我的事业也漠不关心了,以前我们在桌上吃饭总是要谈论我的生意,并一同分享成功的快乐。可现在我只要一提到生意上的事,他便说你自己的事就自己拿主意吧。我以为是他事业上的失落感导致的,几年来,他的教案从来没更新过,每天上班都成了去应付差事。便对他说,你还是好好教教书吧,也得评个高级职称了。没想到一句话惹得他勃然大怒,说自己都把专业抛了那么长时间,还弄个屁啊。我安慰他说可以慢慢来啊,以后我就少摊点业务,在家里做做饭,反正赚钱也没个深浅。他却说,评上了高级职称又能怎么样,还不一年工资也顶不上你一个月赚的,你不要烦我了,就让我好好过几天清闲的日子好不好。丈夫说这话的神情是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他竟足带着厌恶的眼神看着我的。我是个敏感的女人,我感觉到了很可怕。这时我想起了"七年之痒"的那句话,这才想起我们刚好也结婚七年了。

  "七年之痒"就是指人们结婚七年后的日子里,因为对家庭生活失去了新鲜感,产生了疲倦感,双方都容易心里发痒,结果自然是想在外寻找点新的刺激源。我不知道丈夫是不是也……

  我便在生活中时时留意起了丈夫的行踪,生意上的事也懒得去打点了,如果事业和丈夫非得选择一样的
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丈夫,只有我自己心里才知道他对我是多么的重要。我发现丈夫倒跟外面的世界没多大接触,可疑心却使我以为是他做得很隐蔽,我因工作忙没发现罢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影响的话,我甚至想雇一个人专门去跟踪他。丈夫也对我的疑心有了感觉,一天晚饭后,我拿起他的衣服去洗,替他掏出口袋里东西时,他翻着白眼对我说:"怎么?没找到骚女人的照片啊?"我赶紧说:"我帮你洗衣服,你怎么还那么想啊?"他却喊了起来,说:"你天天在外面我都不怀疑你有野男人,你反倒怀疑起我来了!"我仍是轻声细语地说,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丈夫冷笑着说,嫌难听那你找个说话好听的人去啊,不挺多的人围着你说奉承话吗?

  结婚七年来的第一次争吵就这样爆发了。不信任开始如野草一样在我们的家中蔓延,我们由三天一吵变为一天一吵了。终于有一天,一场大吵后,我说既然这样那我搬到公司里去住了,我们都该冷静冷静了。他倒干脆,说:"妹妹你大胆地往外走……还不走?难道还等我去帮你喊出租车啊"。我本还指望他能挽留一下,最起码保持沉默也行。可既然他这样说了,我只好甩门而出了。我们开始分居了。

  双方的亲戚朋友纷纷来做工作,说我们闹成这样太对不起从前的那份恩爱了。一个和丈夫离婚了的女朋友告诉我,说丈夫近来在家里上网了,每天泡在网上找人聊天。我很平淡地说,上网也好啊,省得他在家中寂寞。女友睁大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我说:"你就不怕丈夫被人勾跑啊?据说现在上了网的人,都不可能不同恋那么几次的。"我说他要那样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她提供的丈夫上网了的消息启发了我的灵感。我便也打开了电脑登陆上网了。我早就上了网,可都是用来联系业务获得信息,从来没想到过要去聊天,和不是丈夫的甚至连名字都不知的男人在一起瞎聊,这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

  在本市的聊天室里人很多,我不知道哪个是丈夫,看着别人聊了一阵,感到这其实是个不错的聊天方式,因为这里的人都是蒙着面具的,自然有更多的欺骗,但不可否认,也有更多的真诚。因为不认识反倒可以毫无顾虑地袒露内心世界,我甚至也产生了找一个人把这段时间的苦闷倾诉给他听的冲动,但我还是忍住了。

  通过向丈夫单位的人了解,我知道了丈夫的网名,他竟取了个名字叫"爷们半边天"。我听了后,突然想哭。看来丈夫平时在家洗洗涮涮都是为我做出的牺牲,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传统的大男子主义观念还很强的时代,他潜意识中肯定感到了很压抑才会想出这个名字来。我不禁反思起自己来了……

  我把名字换成了"女人不流泪",重新登陆进了聊天室。丈夫注意到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有很强的针对性,便上来打招呼,说你这名字很怪啊。我说,你的名字也一样怪啊?我们便聊了起来,泛泛地聊了几句后,我便告辞了。以后,我每天都抽空去上一次聊天室,每次都和丈夫聊几句便走。个星期下来,我一进聊天室,丈夫便会欢迎了,我们像是成了很熟的朋友。

  我们的交谈变得深入起来了。我们开始谈电影谈文学谈音乐谈饮食,丈夫在这些方面的嗜好我自然是了如指掌,很快丈夫便把我引为他的红颜知已了。一天,我决定不再回避,同他谈起了各自的个人及家庭情况。丈夫的确是个老实人,这让我很高兴,他把个人及家庭情况如实地说了。他问我的情况,我也差不多如实说了,只是我说自己不是生活在这个城市里。丈夫说,原来我们的家庭情况差不多啊,而且你也像我妻子一样是个女强人呵。我说是啊,每个家庭其实都差不多的。然后,我们聊起了对方的感情生活,他开始了倾诉……我像个旁观者一样听着,可我的心却开始感到了揪心的疼--原来自己竟一点也不了解丈夫的心理。

  他说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一天早上醒来,他突然觉得妻子很可恶了,他觉得这么多年来自己被妻子所谓的幸福蒙住了眼睛,他意识到在妻子阴影下他失去了自我,而且妻子从来也不关心他怎么想的,以为他是心甘情愿理所当然地做着一切家务活……

  我说:"也许只是你妻子工作太忙,她心里其实很爱你却无暇表达…"

  丈夫说也许吧,但我觉得不能再这么生活下去了。我便站在了同样是个女强人的角度来开导他了,把一个女强人的苦衷说了个淋漓尽致,说得连眼泪都掉了下来,丈夫果然开始安慰我,说做个女强人也确实不容易,那你丈夫一定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我说:"是啊,如果他来做我做的事的话,一定做得比我还要成功。他是在为我做出牺牲。"

  丈夫沉默了半晌才说话:"如果她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我说,有什么好的,我也和丈夫分居了,也是因为不信任,我怀疑他有外遇,他不肯原谅我。

  丈夫说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啊,你打算离婚吗?我说我不知道。我问丈夫,你呢?丈夫说他也不知道。我趁机又问他是不是还爱着妻子?他说哪能不爱呢?毕竟有过那么长的美好回忆,接着他便给我回忆起我们恋爱的情景了……那天,我们聊了一个通宵,我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年代,我陪着丈夫哈哈大笑,一起相思一起忧伤……天亮时我们才告别,并约好周未晚上再见。

  第二天白天,我故意去看孩子,这次丈夫没翻白眼了,我走的时候还提醒我把换季的衣物取走。

  周末,我如约和丈夫在聊天室里相见,他仍是回忆我们曾共渡的好时光,讲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开玩笑说,你老这样说我都以为是自己在和你谈恋爱呢,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丈夫这次的话把我气坏了。他说:"如果我们都非得要离婚的话,那我们倒挺配的,其实你跟我妻子挺像的,受过离婚打击后我们一定相处得很好。"

  我赶紧转移话题,问:"既然有那么好的感情基础,那你们怎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啊?"丈夫说可能是到了这个年纪吧,人都被毫无变化的生活磨得麻木了,就想找点事来发泄发泄。过一阵子,他又说:"你还是主动找丈夫和好吧,你该想想啊,你的社会经济地位都比他强,都闹得满城风雨了,再要他主动来找你那不就一点面子都没了?"

  我心中暗喜,说如果你妻子主动来找你会怎么样啊?丈夫说,她不会来的,我太了解她了,你还是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我便开始了我和丈夫恋爱的情景,说一次约会碰到下雷阵雨,他把外衣全脱给我穿。弄得自己感冒了,我傻傻地照顾了几天,他刚好我又累成病人了,他又反过来照顾我……

  丈夫说怎么和我们当初的情景差不多啊?难道恋爱也兴抄袭呀?我忙说世界大了什么雷同的事没有啊?怕再聊下去起疑心,我赶紧说有事要先下了。下机后,我给丈夫打了个电话,他语气很温情了,看样子还沉浸在"恋爱"的氛围中。我说:一怎么今天不那么酷了,是不是被哪个温柔的'美眉'给同化了。"丈夫立即就嘴硬了,说:'当然,我再婚时会让你见到她的。"我说是吗,我也网恋,我看我们什么时候得把手续办一办。他没做声把电话给挂了。

  次日,我们在聊天室里一见面。他便告诉我大事不好,说那婆娘真有了外遇,想离婚了。我说离就离呗,我家里的也爱上个年轻的,也想离。丈夫说,要离了我就来追你,不能便宜了他们那对狗男女。我哈哈大笑着,说好啊,刚好明天我要到你们那个城市,那就见上一面吧?丈夫犹豫了一阵儿,说到时再联系吧,我怕明天有事……

  下网没多久,我就接到了丈夫的电话,他问我说是不是真想离婚了?我看火候到了,不能再逼他了,便说我那是骗你的,和你离了我上哪里找这么好的丈夫啊,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吗……电话里说着说着我便哭了起来,我语无伦次地跟他说对不起,说我想家……

  丈夫在电话那头抽泣起来,说马上开车来接我。我说,不要开车。我让他骑自行车来接我,就像当初谈恋爱那样。当天晚上将近十二点钟的时候,丈夫蹬着自行车把我接回了家中。路上,我搂着丈夫的腰喃喃地说,我好像又在和你谈恋爱了,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吵了,我受不了,就让我们一辈子都这样恋爱下去……丈夫说,是啊,这样一闹好像离婚又复婚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走了。

  第二天,我给丈夫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我和丈夫已和好了,感谢他对我的开导,以后我不会再来聊天了。署名当然是"女人不流泪。"我也接到了"爷们半边天"的回信,他说他也同样感谢我,他与妻子和好了,还祝我一生幸福。看完信,我便取消了那个"女人不流泪"的电子信箱。

  后来,我问丈夫为什么不去聊天了?他说不去了,没意思。我说还是去吧,我也去,看看我们在虚拟的世界里能不能认出对方来。于是,我和丈夫在不能见面的时候,常到聊天室去聊,每次都换名字--当然都没用过"女人不流泪"和"爷们半边天"这两个名--可每次都能认出对方来。

  许多人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说有事打电话不好吗?可我们喜欢聊天室里那种仿佛蒙着面纱的恋爱般的浪漫气氛,我们可以推心置腹地交谈。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0929@0)
2001-3-7 -05:00

回到话题: 谨转此文献给 枫下茶馆, 祝各位幸福美满!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