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有多远?

pingle (p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决!”古时候的女子是这样对情侣发誓的。不过这种发誓的办法总让我觉得困惑,假如某天“与君决”了,是不是就说明山已经无棱了,天地已经合上了呢?世贸大厦的双子塔楼转眼倒塌,假如曾有人指着它们楼盟海誓,如今是不是应该修改誓言呢?

  通常现代的人没有那么婉转,“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永远到底有多远呢?人生不过弹指百年,生前身后的万物苍生都跟你无关,永远最远也就是从发誓的时候起到生命结束的刹那。

  虽说爱情是靠不住的,说变可能就变了,但是假如世上没有离别,有情人皆可朝朝暮暮,那么相爱到永远的把握就要大很多。可是,世上怎么可能没有离别?古时候的男人要出门求学赶考,不读书的也可能要出门做生意,女人在家操持家务,翘首望夫,那时交通不便,舟车劳顿,一别就是一两年,更不要提赶上战乱,多少征人泪!现代社会情况更糟糕,谋生不易,人人都是打拚天下的勇者,男女都可能要出差、求学、移民,这些都是所谓的好机会,都不容错过,交通虽然比过去方便了,但是距离却走得更远了,一不小心就远隔重洋了。

  人人都知道分别是痛苦的,但是相爱的人容易迷信爱情的力量,总以为真爱无敌,总是低估时空隔绝这个爱情的隐形杀手的威力,总是在与爱人相守和分别中选择分别。当然,分别总是披着美好的希望的外衣——等我拿到国外的学位,等我拿到绿卡/护照,等我在外面打下了江山,……

  某天的深夜,打开电视胡乱搜索可以催眠的节目,偶然看到一部香港老片,名字叫做《孽情》,发现它是讲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的故事,于是认真的看了看。故事其实很老套,周华健是一位专给动画片“小王子”配音的艺人,和妻子叶童和女儿要移民加拿大。去还是留,他很苦恼,因为去加拿大意味着放弃他的事业。周的公司换了一个新上司钟丽缇,极力挽留周留下,并许以升职和百万高薪。妻子叶童很高兴,也力劝丈夫留在香港挣钱,自己独自带着女儿去了温哥华。此后,面对情意绵绵的上司,再加上寂寞,周彷徨了一段时间,很快就一边怀着对妻子的无限内疚,一边和钟丽缇热烈的缠绵。纸包不住火,妻子得到好友密报,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从温哥华杀回香港。在出轨的丈夫面前,愤怒而伤心的妻子泪流满面:

  “我以为我们要在一起过一世,暂时分开几年又有什么关系呢?一辈子还有那么长,现在苦两年,将来我们可以慢慢过。谁知……”

  电影虽然讲到了移民们的痛处,却是庸俗的,隔靴搔痒式的。仿佛全是因为有那个美艳的女人勾引,所以才会发生这一切,所以才叫“孽情”。其实,没有钟丽缇,就不会有刘丽缇、张丽缇吗?妻子的身边又何尝不会出现深情款款的男子呢?就算是身边遇到的她/他不美艳、不英俊又如何呢?当年香港移民经历的苦痛,现在轮到大陆移民来体验了。

  人是多么的渺小,爱的辐射根本就是微弱的,在时空的隔绝中,关于永远的誓言是如此脆弱。再温暖的关怀经过上万公里电话线或者网线的跋涉,也会冷如隔夜剩饭,哪里比得上就在身边的一双温暖的手呢?再热烈的电子情书,也不会比共进晚餐时的浅笑低语更令人心醉。对爱人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把自己当成礼物,邮递到他/她的身边。……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永远,有些人似乎确实更能承受分别与思念的煎熬。抗战时期散文大师梁实秋辗转于四川后方,发妻程季淑留在沦陷的北平侍奉公婆老母,别离隔绝达六年之久。历尽艰辛终获团圆之时,亦不由感慨“今夕何夕,见此粲者!”我对于那个时代的贤妻良母总怀有深深的敬意,也深深敬佩他们经历了战乱离别考验的深情,可是,我还知道八年抗战,更多的凡夫俗子在后方理直气壮地娶了“抗战夫人”。

  有人说,人生会有很多无奈,有时候离别就是一种。但是,更多的时候,离别是一种选择。选择离别,是因为人们认为还有别的比爱人更重要的东西,在不能同时选择其他的“获得”和爱人的时候,人们放弃了爱人,或者说选择了用他们的爱和“永远”当赌注。永远有多远?有空的时候,不妨问问自己,你的永远是多远?假如你和爱人分别,你们的永远是多远?老实说,我觉得我的永远恐怕只有半年,但是不要紧,我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明白只要我不拿我的“永远”当赌注,无数个在一起不分开的半年连起来,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0397@0)
2001-12-24 -05:00

回到话题: 永远有多远?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0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