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台-新浪网联合采访冯锦华及家人实录(zhuan)

tigerking2000 (爱游泳的虎)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2月10日,因抗议日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用红漆喷涂靖国神社器物的中国青年冯锦华被日方判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3年。这一事件已激起包括新浪网友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的强烈关注。12月1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一小时》与新浪网联合直播采访身在日本的冯锦华及他在国内的母亲、妻子。以下为此次采访实录:

  主持人林白:收音机前的各位听众朋友好,我是林白,欢迎收听又一期《海外来风》
,如果您在昨天和今天登陆过新浪网的网页,会在它的新闻主页上看到这样一条预报,那就是说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海外来风》节目和新浪网联合搞了一个小小的节目,让网友在网上为一个人留言,表达对他所做的事情的看法和想法,无论是声援还是不同意见。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冯锦华,我想收音机前的听众对他的名字应该不会陌生,就是在今年八月份的一个晚上,这个年轻文弱的中国人在靖国神社用红色油漆喷起了抗议的话,而且因此遭到拘留,最近对他的审判结果已经出来,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将越洋直接采访冯锦华先生,以及采访他在国内山西的家人,先来向大家介绍我们今年到场的几位嘉宾,第一位朋友大家应该非常熟悉,就在三天以前纪念南京大屠杀的特殊节目中他就是我们节目的嘉宾方军先生,著名作家,写过《我所认识的鬼子兵》一书,你好,方军先生。

  方:你好。

  林:第二位是来自《中国青年报》的陈铁源先生,他可以说在日本问题上也是一位资深人士。

  陈: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好。

  林:欢迎你来到这里,最后一位是来自《人民日报》确实的说应该是人民网的潘建先生,欢迎你。

  潘:各位听众好,主持人好。

  林:潘先生我知道您负责人民网上日本版的工作,似乎关于许多具体的情况格外了解,是不是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包括靖国神社,包括这次冯锦华先生在靖国神社做的事情的经过。

  潘:因为我们本身从事网络工作,对网络、网站也非常关注,其实小泉在8月13号决定下午3点半参拜靖国神社之前两个小时,我们已经知道,也就是一点半已经知道他要去参拜靖国神社,所以我们一直特别关注这件事情,在今后的几天里一直派专人关注日本网站的一些动向,结果在8月15号晚上北京时间6:30左右,突然看到日本某网站刊登了一条消息,说一位中国年轻人,当时写出冯锦华三个字,他在靖国神社石雕底座上喷了一些字,然后被逮捕,我们就把这个事情,简短地发到人民网的主页上。

  林:好像你们是国内第一个报道这件事的媒体。

  潘:对,据我们了解,是第一家批露这个事情,在8月16号上午,冯锦华的姐姐冯锦亚打电话来我们这儿,她在这个之前不知道这件事,因为这个事情是在8月14号晚上发生的,她说是日本的朋友给她打电话,说你弟弟出事情了,说我们在人民网上看到这个消息了,冯锦亚就来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有这件事情,是不是能通过我们来了解一下现在她弟弟的情况怎么样,后来我们就安排了我们一个编辑,在日本媒体工作的朋友作一些了解,冯锦华现在怎么样,当时我们知道中国大使馆的官员已经开始介入这件事情,帮助冯锦华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最后关于冯锦华的保释,他的一些情况,各个媒体都广泛的进行了报道,所以从他8月14号发生这件事情到12月10号审判结果出来,这段时间都是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

  林:是这样的。

  潘:在11月26号冯锦华还专门在人民网在东京的京乡站做客,在人民网的中日论坛上与网友交流了两个小时。

  林:当时网友通过网络都说了些什么呢?

  潘:当时场面应该说非常火爆,可以说是中日论坛开设以来最火爆的一次,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面,他和网友交流了60多个问题,有一千多个网友向他提问,可以说是一个记录吧,网友里面我看了一下,用得最多的词语是敬意,保重,各方面的反映非常强烈,基本就是支持冯锦华这种正义的行为。

  林:有没有不赞成的或者有其它看法的?

  潘:也有,但不是说反对,有人说你这个行为超越了普通老百姓做的事,在一个法制国家里做出违法的事情。但是多数人还是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这是正常的行为,而且是一种非常勇敢的行为,可以说非常支持这个行为。

  林:明白了,北京时间12:15分,您正在收听的是林白为您主持的《海外来风》,我们正在向全国直播广播,今天我们报道的事件是发生在日本的冯锦华事件,刚才来自人民网的朋友已经向我们介绍了大致的经过,因为我知道您从事新闻报道,对于咱们中国人都很熟知的神社,叫靖国神社的情况也比较了解,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情况,给我们的听众朋友介绍一下好吗?我顺便说一句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您手中有电话可以直接参与我们的节目,我们的两部热线已经开通,一部是010-68045772和010-68045773,我们将把您今天在节目中想说的话转达给冯锦华以及他的家人。

  潘:靖国神社应该说有140余年的历史,当时叫东京招魂社,它在明治天皇正式确立前已经成立。之前国内发生了一个乌晨战争,当时有3000多名战士为了维护天皇的地位战死了,天皇为了纪念这3000多名战士,就做了一个东京招魂社,我在十月份去了一趟日本,还顺便去了一趟靖国神社看了看,他们的资料介绍了靖国神社的历史,说当时办靖国神社,招魂社的目的就是为了使国内的民众能够和平安定的生活下去,不要再发生战争。

  林:那么什么原因使得靖国神社现在成为遭到很多亚洲人民厌恶甚至痛恨的地方?

  潘:靖国神社在1879年的时候改了名字叫靖国神社,靖国就是政府国家的意思,这还是天皇下的设施,在发生日本对外侵略战争之后,这个神社一直被日本军部所管理,军部管理应该说他下了一个设施,有点像日本国家殉道的地位,他们通过这个神社来宣传为天皇效忠的思想,所有的人都要为天皇效忠,为天皇作战,所以说那时候是通过神社来控制当时的日本民众思想,所以说在那种时候应该是国家宗教意义很严重,在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当时有一个司令官就发出了一个神告指令,日本的靖国神社跟国家要分开,这就是咱们知道的政教分离这个政策,于是1952年就把靖国神社定为独立的宗教法人,按照日本的宪法规定,政法分离这个原则就是你这个政府不能跟宗教法人发生直接的关系,所以日本在战后,政府要人包括现在的小泉以首相的身份来参拜靖国神社本身就是违宪的行业。

  林:在靖国神社都供奉着什么样的人呢?我们听说有些战犯。

  潘:对,在靖国神社之初,它供奉着200多万日本对外侵略过程中战死的一些战士,但是在1978年的十月份,就是在靖国神社门前有两次大祭,一个是春季大祭,一个是秋季大祭,大祭的时候右翼组织就偷偷把包括东条英机这类的甲级战犯,偷偷的以招合殉难者的名义给它塞到靖国神社里面去,也就是说从1978年以后,靖国神社里面,包括14名甲级战犯,还包括1000多名乙级、丙级战犯,所以说他现在为什么成为中日关系领域的焦点,可以说政府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靖国神社,这是一个很体现日本政府对待二站态度的问题。主要是这里面供奉的亡灵,很多在中国做过很多滔天罪行的战犯。

  林: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像东条英机这样的战犯的牌位还得偷偷摸摸地送进去。

  潘:对。

  林:甚至偷偷摸摸地参拜,然后开始光明正大,现在是手下也可以去参拜了。

  潘:对。

  林:现在已经有听众不断打进电话,北京的张先生要向冯先生表示敬佩,他有点奇怪冯锦华先生为什么还留在日本,他可能觉得冯锦华先生回到中国比较好些,他专门提到日本政府到现在还没有对当年的侵略亚洲行为,向亚洲人民,包括中国人民诚恳的谢罪,在这种情况下它的法制观念或者说理性又在哪里,这位来自内蒙古扎南屯一位高中的学生,叫张蒙,他说他也要对冯锦华先生的行为表示支持,他说可能冯先生的举动是感性超过理性,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表示抗议还是可以得到理解的,至少这样做是有它的意义的,这位高中生表示将来他也希望能够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为国家,为捍卫国家的利益做出自己的努力。好,现在我们来转向现场的另一位嘉宾方军,方军先生以前在日本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利用打工之余写出了震惊世人,不但震撼了咱们中国人,也震撼了日本人的《我认识的鬼子兵》,揭露了很多当年鬼子们侵华的历史和他们现在仍然阴暗的心情,您怎么来看冯锦华这件事情?

  方:首先我是非常支持冯锦华的抗议行为,再一个日本发动侵华战争14年,在中国杀害3500万中国人,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这段苦难的历史,但是时至今日日本国没有向中国人民谢罪,而且日本的政治家不断的参拜靖国神社,我觉得这是非常严重的行为,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所以冯锦华这样的抗议行为代表了很多中国人民的心声,我是这样感觉的。

  林:在您三位面前,我摆着一张从网上down下来的冯锦华先生的照片,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看上去很文弱,戴着眼镜很斯文这样一个形象,但是他做的这件事情可以说相当出人意料,我不知道您的看法,陈铁源先生。

  陈:我对冯锦华先生的行为看法可能稍稍不同,我觉得冯锦华这件事情是非常普通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在日本这么一个开放,文明程度比较高,而且整个社会体系比较成熟的情况下他做这么一件事情可以说不足为奇,这种事情放在中国可能很快就淹没在人海中,然而就是因为在日本这个成熟社会,它相对很开放,这件事情恰恰又引起了整个社会的反映,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但是我觉得他又有典型的意义,就是方军先生刚才所说的,冯锦华先生是在抒发一种自己的情感,这种情感可能累积了很久,类似冯锦华先生这样的人,累积了这种情感的中国人我相信有很多很多,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很好的疏通渠道或者疏缓渠道,像冯锦华这样的人,表达感情的方式可能就比较多,但是在日本这种社会,只有他这一个所以显得特别的突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其实我和冯锦华一直有联系,这次我给他出了一个题目,我说让他谈谈他的想法,我把题目拿了一个很长的单子给他,他说你的题目太大了,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我需要一个月才能回答,我说没关系,你什么时候给我都可以。

  林:你出了什么题目呢?

  陈:我说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去如何谈一谈2001年的日本和日本政客,我为什么这么说呢?以前我采访了很多所谓的专家,学者,包括政府高官,甚至很多日本的外交官,他们谈的日本问题很多东西不是那么真实的反映出来,很多都是官方立场等等,我要说的就是让他从一个中国人眼里,他在日本生活了那么多年,他来看2001年的日本到底是什么样的,过了几天我看到他已经被判刑了,后来他说无论如何我会在今年年底之前对你的问题有一个答案。

  林:呆会儿再详细介绍一下您和冯先生更多的交往,我倒是更希望您能简短的介绍一下作为您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您会怎么来谈一谈日本在2001年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们的导播已经示意,导播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山西,在冯锦华先生母亲家的电话已经接通,我们现在就通过热线电话请进冯先生的母亲张女士。

  林:喂?

  张:你好。

  林:你好,请问是张女士吧?

  张:是的。

  林:我应该管您叫张阿姨,冯锦华的母亲,请问您今年多大年纪?

  张:62岁。

  林:我想在这里代表我们的听众了解一下冯锦华在日本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作为他的母亲,您是什么心情?

  张:我现在就讲了?

  林:您讲您讲。

  张:这个事情传到我们山西,我知道这个情况以后心情很不平静,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以后我又为他的处境担忧。

  林: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心,锦华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在日本生活工作,作为母亲肯定是非常担心和想念,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是不是也非常焦虑呢?

  张:是,非常焦虑,心里焦急无法表达,就是担心孩子的处境如何,对他的前途什么的都特别焦虑,对他的人身安全也特别焦虑。

  林:现在最后的结果好像已经出来了,在日本方面是法院以损坏器物这个罪名来判了他十个月的徒刑,还有三年的缓刑,我不知道您对这个结果怎么看。

  张:我对这个判决是很不满意的,因为我的儿子做这件事情是事出有因的。小泉作为首相不顾别国人的强烈反对,他去捍卫靖国神社,去招魂,靖国神社里面贡的都是东条英机这样的人。

  林:一些战犯。

  张:对,靖国神社把甲级战犯都贡进去了,而且靖国神社里面现在还陈列着侵略中国的大炮,还有刻有侵华战争内容的浮雕,陈列着当年侵略我国的一些纪念品。

  林:看来您对锦华,也就是您的儿子用红漆去涂靖国神社这件事还是很支持的。

  张:我很支持,很理解他。

  林:张阿姨我们想了解一下,因为您最了解您的儿子,我们从网上看到冯锦华,小冯的照片,很精神,很文雅的一个年轻人,可能一般人想像不到他会到靖国神社做这样的事情,这样抗议的举动,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冯锦华从小,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是不是就很胆大,能做出一些令人吃惊的事情还是一向就是挺听话的孩子?

  张:锦华只是我们一般人家的普通孩子,他从小就比较善良,也比较勤劳,而且做事也比较沉稳。

  林:很善良,很勤劳,而且在母亲眼里也是一个沉稳的孩子。

  张:是个沉稳的孩子,但他爱憎分明,他攒了很多小人书,有抗日战争的故事片,对这些英雄人物特别崇拜,他富有爱心,很有责任感。

  林:在这个事情出了之后,我想问一下张阿姨你和冯锦华通过电话吗?

  张:通过。

  林:对他是怎么说的呢?

  张:这件事发生以后,因为自己是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出了这样的事情,我首先肯定他这种行为。

  林:您作为母亲肯定了他的行为?

  张:我肯定了他这种行为,我是赞赏的,因此我很支持他。

  林:我想问一下想必咱们家周围的邻居包括亲友,很多人看着锦华长大,很熟悉他,当他们了解这件事情以后他们的看法是怎样的?

  张:他们有的打电话有的来家,他们对孩子这种义举,特别感到从他们的语言里……我一再说孩子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他就是一介平民,他也实在是气愤不过,也是怒不可遏。

  林:母亲还是觉得孩子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但是他确实做了一件不普通的事情,那么张阿姨,在今天的节目之中呆会儿我们还会直接把电话打到日本,直接和小冯通话,我想知道假设今天的节目之中如果请您跟您的儿子此刻当着我们的听众讲几句话,您最想对他说的是什么?

  张:我想对他说的是,锦华,在外面一定要安分守己地做人,平平安安地回家。

  林:安分守己地做人,平平安安地回家。

  张: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林:好,谢谢张阿姨,请您继续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直播广播,然后呆会儿听一下您儿子的声音好吗?

  张:好的。

  林:谢谢您,也祝您健康平安,好,谢谢,再见!

  热线电话我们就接到这里,实际我们刚刚采访了冯锦华的母亲,这位老人挺深明大义的,这位老人还专门向我们的编辑提到说,这次节目后她希望她们冯家的录音带以及所有打进电话朋友的留言,以及所有在网上网友们对冯锦华说的话都要留下来,作为冯家的传家之宝,所以各位听众朋友,虽然我们这两部热线电话很繁忙,相信你还是有机会从祖国各地打来电话,我们的热线电话是010-68045772和010-68045773,同时也可以到新浪网上给我们的节目留言,在节目之后我们的编辑会把所有大家要说的话转给冯锦华和他的家人,北京时间12:32分,您正在收听的是林白为您主持的《海外来风》,我们今天的主角是冯锦华。

  (歌曲《太行山上》)

  林:北京时间12:34分,正在播出的这首歌曲铿锵有力,是在抗争时候的一首名曲《太行山上》,这首歌是专门播放给冯锦华的母亲的,因为她的家在山西,太行山就在山西,我想问一下嘉宾方军先生,我知道您的父亲是一位老八路。

  方:对。

  林:当年他曾经冒着各种危险和日本鬼子做殊死的搏斗,今天时光流转,应该说世界的主题,包括我们亚洲,我们中国的主题是和平,我们希望最大限度来追求和平,追求稳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有些日本的军国主义者否定历史,否定罪恶,而且还在继续招魂,我不知道您这位八路的后代是怎么看的。

  方:我的父亲经常给我谈起来他的哥哥和弟弟都被侵华日军杀害,他的村庄整个被侵华日军烧毁了,所以他对于日本政治家是参拜靖国神社是非常愤怒的,因为他1938年就和侵华日军作战,身上也受了很多伤,能活到今天是挺不容易的。

  林:我们看看现场听众已经打来很多电话,山西大学法律系99级的学生张晓霞听众,因为她是法律系的学生,她认为从法律角度来看这是不对的,但是从道德角度她却很支持,而且她表示作为山西的老乡非常支持冯锦华先生,他认为小泉的行为实际上不仅违背了亚洲人民的意愿,而且也违背了日本国自己国民的利益,再看下面北京的李先生,他也表示支持之意,同时他说作为同龄人他很振奋,他希望能够激励更多的年轻人能够记得这段历史,这又是一位大学生,青岛的大学生陈红霞听众,她说想通过这个节目对冯先生说,你说出了许多许多中国青年想对日本右翼势力所说的话,浙江温洲一位自称是打工仔的王先生打来电话,他说人就应该有点精神,作为中国人就应该爱中国这个国家,一位没有留下姓名和地址的听众就是想向冯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他说虽然这么做的确有点感性,但是如果他自己在场可能也会这么做,这儿还有一位兰州大学姓张的听众,他说他100%的支持冯先生的作为,他特别提到另外一位事,说最近有一位很著名的女演员,披着日本的军旗,他感到非常的反感,令人难以原谅,太不像话了,其实对这件事也报道很多,同时还有一个更不愿意让人提到的,但是是事实,就是在三年之前,方军先生,当我们的节目在播出的时候,当我们正在节目中怒斥日本右翼的时候,当南京人民拉响了空袭警报来纪念当年死难的同胞的时候,就在南京城里面的市场里面,确实有些不法商贩,也许他是合法商贩,但是他做的事情确实不怎么样,就是正在叫卖日本军旗,我不知道在场的嘉宾,来自《人民日报》,人民网的潘先生,您的看法?对最近不同的事情,像对冯锦华先生这样的事情也有,卖军旗的事件也有,你们怎么看?

  潘:这段时间网上,像赵薇这个事情,其实不仅在南京——

  林:还不止南京?

  潘:像石家庄也有,在市场上卖军旗的也有,可以说我觉得这个问题首先是教育问题,包括现在后代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有些抗日战争时期的电影在电影院放的时候小孩儿笑了,小学生笑了,比他们高一倍的长者感到非常心疼,这段历史,反映了一些深层的问题,我认为是教育问题,对战争的认识,我估计教育的目的就是让大家认清一些事实的真相,让大家能够更深刻的理会领悟这些历史事件的一些情况,关键是深入到人心里,成为国民普遍的思维,然后我们在来谈发展与其它国家的关系,这个问题解决得好的话这些问题就不应该有。

  林:陈先生,您的看法。

  陈:我觉得刚才潘先生说的很对,因为我不太了解事情的具体过程,但是这里面有没有偶然我们现在也还不太清楚,但是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偶然的东西,表现出来在实践中能够看出来,中国人缺乏对日本最起码的,最基本的,最理性的认识,这意思就是说往往有这种意识他们会觉得你对日本人怎么那么反感,其实不是这样的,就拿我个人来说我个人对日本人没有任何偏见,我家跟日本人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作为日本这么一个民国,从它的发展历史来看我们完全有必要去关注它,这种关注不是说我一定要对你处于戒备状态,但是我必须要关注你,因为你的历史发展过程是这样的,作为中国的邻居,中日关系是不可选择,我们两国邻居是世世代代,只要地球还在我们就可以这样过下去,但是中日关系的好坏能不能往前走,能不能利用这种恶性事件去挑战中日关系,这是完全可以选择的,从2001年整个日本和整个中日关系来说应该是非常不景气的,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国人,日本人都应该理性的,更深刻的思考,同时我认为应该把中日关系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现在中国人往往发表对日本人一种感情上的东西,可是我觉得应该把中日关系放到更大的,国际框架之内,那么我觉得这会更理性。

  林:有句话说得好,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假设日本人无论有意或是无意在忘记,我觉得我们中国人要是再去忘记就是很奇怪的事情了,好,此刻我们的导播向我们示意,日本的长途,日本崎玉的长途已经接通了,我们现在就来请进我们今天节目真正的主人公就是冯锦华先生。喂?

  冯:你好。

  林:请问是冯锦华先生吗?

  冯:是的。

  林:你好你好,请问你现在是在日本哪一座城市?

  冯:我在日本崎玉县崎玉市。

  林:很高兴通过电波在空中与您相会,此刻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正在直播,全国有很多听众都在关注,应该说不是关注这个节目,是关注您,那么我们刚才已经通过电话和您的母亲进行交谈,她希望通过我们的节目向您转达一个意思,就是您在那里一定要注意自己,平平安安,最后平安的去,平安的回来,这是母亲的担心,现在利用这个机会,因为您的事迹在国内报道可以说非常之多,但是我们的听众还是希望亲耳听到您来描述这件事情的经过,当时是怎么想到到靖国神社去涂红漆的?

  冯:就是因为今年靖国神社搞得特别大,在他参拜之前我国外交部还有韩国的一些政府还有其它的政府对它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也不是压力,是正当的要求,你不要去伤害亚洲人民感情的事情,他也对此事不表达,到了8月13号下午他突然就去了,还是以首相的名义,他以一个日本首相的名义公然参拜神社这无疑就是向亚洲人民做出挑战嘛,也是一种挑衅,所以我在13号晚上回家在电视上看到这则消息了,当天晚上还播放了一段韩国青年断手指的抗议事件。

  林:对,当时有报道。

  冯:在日本做了很大的报道,当时我的念头就是我们中国人怎么办,第二天我还是照常上班去了,上班的时候利用公司的电脑浏览了日本的网页,上面对参拜有赞成也有反对的,其中还有很多无知的日本青年漫骂中国,漫骂韩国,看到这时候我心里的火就又上来了,其实以前早就想过参拜之后如何来抗议,大概每个在日本的中国人都想过这个事情,包括我也想过,后来快下班的时候我就想,因为明天防卫厅的厅长什么乱七八糟重要的大人物,还有集体反动的东京都的也要去参拜,中国人不能容忍他们这种行为,后来我就想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后来脑子里就冒出涂红漆的念头了,因为看过一些相似的事情就是涂红漆嘛,涂“还我河山”,脑子里就冒出这个信息来,因为我们公司下班下得比较晚,商店关门早,我就直接请了一会儿假,去东京一个很大的商店去买漆,不像很多报道说的买了一罐,买了七八罐,有喷的有刷的,有荧光的还有黄的,红的,什么都有,这也是在法庭上要求严审我的一个重要的证据,买了一大堆以后就去了,因为当天是14号晚上,13号他刚参拜了,15号有些重大的人物要去,所以14号晚上可以想像它是戒备非常森严的,一出地铁站就有警察,出去以后有条大道,在日本来说比较宽比较直,警察警车很多,行人很少,我就去附近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下手的机会,就去跟前的一个公园里把漆打开(笑),做了一些准备,还试喷了几下。

  林:还试喷了几下?

  冯:对,因为从来没有用过嘛,晚一点拿上就去,然后又转了好几圈还是没有机会下手,因为警察太多,最后还是找了一个机会就过去了,就开始喷,先写字,然后在狗头上,它叫高低犬,基本喷出来——

  林:您在上面喷了什么字儿?

  冯:翻译成中文,国内翻译成“该死”,或者“去死吧”。

  林:明白了,然后就被警察发现了?

  冯:当场就被警察拘捕,当天晚上经过审讯就被关押起来了。

  林:冯先生,此刻我们在直播室,包括直播间里的嘉宾们都不由得浮现出笑意,因为我们看到电脑上您的一幅图像,冯锦华,中国青年冯锦华的照片,可以说挺英俊,挺斯文,挺文雅,您刚才讲到您提了那么多罐漆在地铁里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警察——

  冯:地铁里没有,出站口就有很多警察。

  林:出站口有警察,街上有很多警察,可是直到您真正把漆涂上去,把“去死吧”喷到这上面才把您抓住,估计也是觉得您的相貌看上去不像能做出这样事的人。

  冯:对,表面上看起来很老实。

  林:可能也不单是表面上看起来,因为刚才您的母亲介绍您从小就是挺文雅,挺老实的孩子,不过比较有正直感,冯先生,我们想知道,现在国内通过报道大家都知道,日本法院做出一个判决说是十个月的徒刑、三年的缓刑,我们现在想知道您对这个判决的想法。

  冯:当初我就知道他的判决大概是什么方向,而且我知道他的判决并不是对我这个正义行为的判决,他完全是从“器物损害”这个方面下手的,所以判决完以后我心里想:结束了,等于有了结果,我可以很快看孩子,当时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来。这就是我当时很实际的想法,再过了一段时间回想这个事情,就发现这件事情里面不对,为什么?他完全从“器物损害”的角度对我进行判决,它其实也参考了一些特殊背景,但是在审议中根本没有提,我这种维护中华民族尊严的行为他丝毫没有提,完全是以一个破坏公物的罪名判我的,结果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刑事犯罪分子,这样的话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讲我有点接受不了。

  林:其实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经常注意到的日本那么一部分人的心态,那就是鸵鸟,经常把头藏起来,在这个法庭上我们也看到他没有胆敢义正词严的为它的靖国神社进行辩护,而在您涂损靖国神社的东西,这一点上大加对您指责,实际上是把您当成一个普通的损坏器物,也就是说假设您涂的恰好不是靖国神社前面的狗头,那一样会判你,好像是这个意思,但实际是不敢正视这个问题,更不敢正视你抗议本身所蕴含的信息。

  冯:对。

  林:喂喂?长途线路好像一下中断了,没有关系,节目之后我们的节目录音带还是会送到日本的崎玉,送到冯先生的手中,而且他的家人也会得到我们的资料,其实今天包括他的爱人,还有他刚刚出生三个月的孩子还没有见过,也在收音机旁,可能孩子还听不懂,但是这没有关系,这样的录音带,这样的资料,这样的文字资料会留下去,他将来的孩子会知道自己的父亲,看上去很斯文的父亲曾经干过什么样的惊天动地、振奋人心的事情,现在是北京时间12:50分,您正在收听的是林白为您主持的《海外来风》,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关于冯锦华事件,此刻已经有全国各地的听众向我们带来电话,他们来自海南、黑龙江、内蒙、成都、安徽、辽宁等等,包括有军人、教师、学生、工人、待业人员,包括打工仔,这儿有一位成都的钟薇小姐,她就是向远在日本的冯先生表示敬意,而且她认为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牢记这段历史,这儿有一位内蒙古的军人江峰先生,他说非常支持冯先生,而且特别想对冯先生的母亲说你养育了一个很好的儿子,这儿还有一位农民,说自己是养蜂人,他此刻正在收听我们的节目,在安徽的张宇岩先生他只想说一句简单的话,就是表达敬意,希望我们能够带到,我们会带到的,这儿有一位中学教师何成舟先生,他说他感到非常感动,他是一个教师,中学的历史老师,他说我在给学生们上历史课的时候学生们对这段历史总是不明白,甚至感到可笑,就像刚才诸位嘉宾描述的在电影院里孩子们的笑声一样,何成舟先生,这位教师感到非常着急,他非常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让年轻人对这段历史有所了解,时间关系,现在已经12:52分,我想虽然我们的几个编辑和导播都在忙着接电话,大家的电话不能全部播出了,但无论如何我们将会把所有的信息及时传递给冯锦华和他的家人,我们要说的是作为我们《海外来风》节目,我们也觉得冯先生的举动确实感性的成分要比理性的多一些,但是我们相信他的这种举动至少是可以有谅解的地方,至于今天节目中许多听众已经表达出的对他的事件的看法我想这应该是所有有爱国心的、有正义感的中国人的共同的心声。

  陈:但是有一点,冯锦华自己曾经表达过一句话,就是说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脑子一直是清醒的,这从中国依法治国这个角度来说特别给人深思。

  林:好,这时候我们的嘉宾,来自人民网的潘建先生已经帮助我们在人民网上,在这上面是他们全文刊登了冯锦华先生在日本法庭上宣读的陈述,抓紧这一点时间我就把其中的部分与所有的收音机前的听众来分享。

  在这个和平的年代,即便是中国人也不愿意向善良的日本人民提起那段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浩劫,但是却总有那么一些人跳出来向中国人民的旧伤痕上捅上一刀,中国人民也许无法要求现在的日本政府追究过去日本军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但是绝不容许有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污辱中国人,不管他们嘴上承认或不承认,只要他做了不敢做的事情,中国人就有抗议的权利,当然,抗议应该选择合法的手段,为了亚洲的和平,为了21世纪的和平,请日本政治家拿出诚意来。

  北京时间12:55分,您正在收听的是林白为您主持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周日专栏《海外来风》,我们的节目是每周日12:00——13:00准时为您播出,时间的关系,诸位的很多想法可能我在这里来不及宣读,但是你们的心情我是可以体会的。好,听众朋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嘉宾:方军

  陈铁源(《中国青年报》)

  潘建(《人民日报》人民网)

  主持:林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1798@0)
2001-12-25 -05:00

回到话题: 中央电台-新浪网联合采访冯锦华及家人实录(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1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