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蒙特利尔过圣诞----平安夜

ltjt86 (tyso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印象中在国内只是大四时过过一次圣诞,那还是不得不的,因为我得负责照顾我们班的外教。想起来好笑,那次我竟然是请他们到家里吃的饺子,哪里知道要吃什么火鸡啊?呵呵,应该算是圣诞的春节版吧。

生活就是这样,总会在不经意间改变你的经历。五彩缤纷的圣诞树,欢快悦耳的Jingle Bell,孩子们头上的圣诞老人帽,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提醒着我曾经以为离自己极远的圣诞已经就在眼前了。

圣诞应该做些什么?这是我这些天来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总不能还象是国内过春节一样吃一顿大餐,然后找些朋友打扑克吧?疯狂购物?好象口袋里的money不同意;呆在家里蒙头大睡?理智上觉得这也太没追求了。圣诞,圣诞,圣人诞生是也,何不到教堂见识一下老外们是如何敬奉圣人的?

不算准时,8点过了一点儿,到了蒙特利尔最大的一座教堂。费了半天牛劲,爬了几百级台阶,超越了无数的小轿车后,被告之要进去做“Mass”得去领Ticket!Faint…领就领吧,转身杀回领票处,又被告之只余12:15的“Midnight Mass”若干,不要一会儿也没了。大家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不知谁说了一句半夜的“Mass”能听到敲钟。可是平安夜的钟声啊,引人无数遐想…遂领Ticket六张。

返家途中,恰好路过一个英语教堂,应该人不会多吧?进去看看。真想不到,里面竟也已经是全是人了,连过道里也是落脚的地儿难觅了,只好站在教堂外厅的最后面,翘着脚,伸着脖子使劲地向里面张望,引来四周人们异样的目光。就在尴尬已极之时,麦克风里传来了主教的声音,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想象中的“弥撒”再怎么也应该同国内的寺院讲经布道一样庄严肃穆吧?可事实却是在四周不时传出小孩子们哭叫声中,主教大人开始妙语连珠了,一会儿说希望自己的教堂是用橡胶做的,这样就可以容纳更多的人了;一会儿又讲起了小笑话,什么神父问小Charlie“where is God”,连问了三遍,把孩子问哭了,跑回家告诉妈妈说神父的God丢了而且还以为是自己的偷的;一会儿又提起了最新的两部大片“Harry Potter”和“Lord of the Ring”。这时主教才开始切入正题,告诉大家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让自己心中的希望破灭,要象Harry Potter他们那样努力寻找自己心中的Light。然后也没有什么仪式,只是让大家自己为自己身边的人祝福,没等我明白过来,边上的一位印度大娘伸手就在我一位朋友的额前划了几下,口中还念念有辞,害得她尴尬了半天。整个主教讲话过程中没有一句是程序似的语言,底下的人都不时会心地大笑,而我们也算是大开了眼界,开始慢慢理解为什么基督教为什么会成为三大宗教之一了。

在朋友家里打了半夜的扑克,终于坚持到了去看午夜场。让人气愤啊,哪里要什么Ticket了?再一次体会到了加拿大制度的随意性。果然是最大的教堂,场面上比那个英语教堂大了不少,唱诗班已经增加到了数十人了,而且清一色的礼服,主教大人也戴上了一顶大帽子,想来是级别比刚才的那位高,不过讲经的本领却不怎么样,没一会儿,几个朋友已经睡眼朦胧了。噢,对了,这也不能全怪他,我们听不懂法语。还是回家去吧,去他的圣诞钟声吧,还是我的睡眠更重要。

就在要回家的时候,看到不少人还在向楼上走,也好奇地跟了上去。天,上面竟然还有一个教堂也在做弥撒!而且场面比下面的那个更大!!主教的衣服也更华丽!!!细看一下底下坐着的人穿着打扮,明显要比下面的人强得多,再一联想刚才进来时只有那些手里拿着粉色特殊请柬的人才能被放行到楼上的一幕,终于明白了楼下的是为穷人开放的,而楼上的则是为富人开放的。唉,经济社会啊,有钱就是和没钱不一样。

圣诞夜二点,睡在床上,心里却在想念着我们的春节。圣诞于我只是一出奇异的大戏,只有春节才是我永远的年啊。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2151@0)
2001-12-25 -05:00

回到话题: 我在蒙特利尔过圣诞----平安夜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2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