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传说之隐秘任务——有点残忍,mm不宜。(看过“兵临城下”吗?) (ZHUAN)

eglington (eglingto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狙击传说之隐秘任务

夜,浓得像浸染在墨中。
我轻轻地吹了两口气,耳中随即传来同样轻微的吹气声,也是两声。
“这玩意真 好” ,我摸了摸耳中的小耳塞,“管装备的那个大学生看来不是吃素的
。”
我把枪慢慢地转向10点钟。
透过狙击镜,是一片墨绿色的世界,看起来怪异而恐怖。
我仔细观察1500米外的那片灌木,什么都没有。
但我知道,熊猫就在那灌木 的下面。
熊猫,23岁,少尉,解放军军事体育学院毕业,射击专业,一级射手。
刚分到连 队时,第一次训练,被我一记直拳打在左眼上,眼眶黑了两个礼拜,得了
个“熊猫” 的外号。从此成了我的搭档。
我们已经潜伏10个小时了。
这里是中哈边界,离国境线只有25公里。
在我12点方向,800米外,是一个哈撒克农庄。看起来很普通,很朴素。
可根据情报,这是新 疆维吾尔族独立反政府武装的一个联络站。1个小时后,会有一
个重要人物从哈撒 克斯坦来到这里。
我和熊猫的任务就是把那人送到他们的安拉那去。
我通过吸管喝了一口淡盐水,在嘴里润了润,慢慢地咽下去。
我最后一次测定了 风向,风速和距离。
从现在开始,我要目不转睛地监视那个小农庄。
2478,
2479,
2480,
2481……
耳塞里传来吹气声,三短声。
我转向农庄的3点钟 。
3000米,2个人,骑着马。都背着AK47。
第一个包着头巾,30岁上下;第二个,虽 然剪的是短发,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
安拉万岁!
我又把枪转回来。
农庄的栅栏口,站着3个人,两男,一女。没有武器。
木屋门口 ,2人,一只AK。
2000米,
我舔了舔嘴唇。慢慢地深呼吸。
1500米,那人的脸,清晰的好象就在我眼前。
我祈祷冥冥中的神宽恕我的罪。
1000米,那人的脸上写满了沧桑,看起来比照片上老很多。
他淡淡地笑着,不知 道死神已经拉住他的手。
“他是一个父亲吧?”我不知道从哪冒出这个念头。
我想赶走这杂念。
800米!两人停住马,放松地笑着,就像疲惫的远行人回到了家。
栅栏口的两男, 一女迎着他们走过来。
我的十字线稳稳地压在他的头上。
“他真的是个该死的人 吗?他的家人在哪?” 我不禁又问起自己来。
那人翻身,背对我,下马,左脚踩着马蹬, “不管如何,我不得不,对不起”
, 右腿高高地跨过马鞍,从最高点下落的一瞬,我最轻柔地扣了扳机。
闷闷的枪声,两声重叠。
子弹出膛前走过长长的内弹道,发射药完全燃烧。
子弹出膛时,膛压已经很低,所以声音闷而小,膛口没有膛焰。
我的子弹从他的后脑穿入,因为他微微低头,从头顶穿出,把整个头盖顶开。
血和脑浆的红白色的混合物高高地向前喷出;
熊猫的子弹从他的左耳下方进入,从右耳射出,一道血线刻出完美的弹道。
他在空中一顿,我感觉是一顿,然后被子弹的冲力带着向前翻起,在空中传过半个
身,从马屁股上栽到了马的另一面,左脚还卡在马蹬里。
我微微转过狙击枪。
第一个那个30左右岁的人,右手去抓背后的枪,左手按住马鞍,嘴里大叫着,正
要从马上跳下,双脚已经离开了马蹬。
我毫不犹豫地开枪。
我的枪响前,我听到了熊猫的枪声。
透过狙击镜,大概一秒钟的延迟,熊猫的子弹从他的左胸射入,没穿出。
只有 中心脏的子弹才不会射穿胸膛。
紧接着,我的子弹从他喉结偏左进入,看不见射出,但应该是穿出,除非打中颈椎

他被子弹从马屁股上直接推了出去,摔在地上。
栅栏外的两个男人抱起女人向屋子跑去。
屋子门口的两个,一个转身进屋,另一个向前跑了几步,开始盲目射击。
我已完成了任务,不要再多杀人。
而且再开枪的话,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我左手提起狙击枪,右手拔出手枪,用力的爬向500米外的 丘窝。
“3号” ,我 一边爬,一边告诉熊猫会合点。
3号在西南13公里处,从那里再走20多公里到边境,延边境向南走40公里,边防军
会在那等我们。
标 题: 狙击传说之隐秘任务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Nov 27 20:55:13 2001)


夜,浓得像浸染在墨中。
我轻轻地吹了两口气,耳中随即传来同样轻微的吹气声,也是两声。
“这玩意真 好” ,我摸了摸耳中的小耳塞,“管装备的那个大学生看来不是吃素的
。”
我把枪慢慢地转向10点钟。
透过狙击镜,是一片墨绿色的世界,看起来怪异而恐怖。
我仔细观察1500米外的那片灌木,什么都没有。
但我知道,熊猫就在那灌木 的下面。
熊猫,23岁,少尉,解放军军事体育学院毕业,射击专业,一级射手。
刚分到连 队时,第一次训练,被我一记直拳打在左眼上,眼眶黑了两个礼拜,得了
个“熊猫” 的外号。从此成了我的搭档。
我们已经潜伏10个小时了。
这里是中哈边界,离国境线只有25公里。
在我12点方向,800米外,是一个哈撒克农庄。看起来很普通,很朴素。
可根据情报,这是新 疆维吾尔族独立反政府武装的一个联络站。1个小时后,会有一
个重要人物从哈撒 克斯坦来到这里。
我和熊猫的任务就是把那人送到他们的安拉那去。
我通过吸管喝了一口淡盐水,在嘴里润了润,慢慢地咽下去。
我最后一次测定了 风向,风速和距离。
从现在开始,我要目不转睛地监视那个小农庄。
2478,
2479,
2480,
2481……
耳塞里传来吹气声,三短声。
我转向农庄的3点钟 。
3000米,2个人,骑着马。都背着AK47。
第一个包着头巾,30岁上下;第二个,虽 然剪的是短发,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
安拉万岁!
我又把枪转回来。
农庄的栅栏口,站着3个人,两男,一女。没有武器。
木屋门口 ,2人,一只AK。
2000米,
我舔了舔嘴唇。慢慢地深呼吸。
1500米,那人的脸,清晰的好象就在我眼前。
我祈祷冥冥中的神宽恕我的罪。
1000米,那人的脸上写满了沧桑,看起来比照片上老很多。
他淡淡地笑着,不知 道死神已经拉住他的手。
“他是一个父亲吧?”我不知道从哪冒出这个念头。
我想赶走这杂念。
800米!两人停住马,放松地笑着,就像疲惫的远行人回到了家。
栅栏口的两男, 一女迎着他们走过来。
我的十字线稳稳地压在他的头上。
“他真的是个该死的人 吗?他的家人在哪?” 我不禁又问起自己来。
那人翻身,背对我,下马,左脚踩着马蹬, “不管如何,我不得不,对不起”
, 右腿高高地跨过马鞍,从最高点下落的一瞬,我最轻柔地扣了扳机。
闷闷的枪声,两声重叠。
子弹出膛前走过长长的内弹道,发射药完全燃烧。
子弹出膛时,膛压已经很低,所以声音闷而小,膛口没有膛焰。
我的子弹从他的后脑穿入,因为他微微低头,从头顶穿出,把整个头盖顶开。
血和脑浆的红白色的混合物高高地向前喷出;
熊猫的子弹从他的左耳下方进入,从右耳射出,一道血线刻出完美的弹道。
他在空中一顿,我感觉是一顿,然后被子弹的冲力带着向前翻起,在空中传过半个
身,从马屁股上栽到了马的另一面,左脚还卡在马蹬里。
我微微转过狙击枪。
第一个那个30左右岁的人,右手去抓背后的枪,左手按住马鞍,嘴里大叫着,正
要从马上跳下,双脚已经离开了马蹬。
我毫不犹豫地开枪。
我的枪响前,我听到了熊猫的枪声。
透过狙击镜,大概一秒钟的延迟,熊猫的子弹从他的左胸射入,没穿出。
只有 中心脏的子弹才不会射穿胸膛。
紧接着,我的子弹从他喉结偏左进入,看不见射出,但应该是穿出,除非打中颈椎

他被子弹从马屁股上直接推了出去,摔在地上。
栅栏外的两个男人抱起女人向屋子跑去。
屋子门口的两个,一个转身进屋,另一个向前跑了几步,开始盲目射击。
我已完成了任务,不要再多杀人。
而且再开枪的话,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我左手提起狙击枪,右手拔出手枪,用力的爬向500米外的 丘窝。
“3号” ,我 一边爬,一边告诉熊猫会合点。
3号在西南13公里处,从那里再走20多公里到边境,延边境向南走40公里,边防军
会在那等我们。
标 题: 狙击传说之隐秘任务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Nov 27 20:55:13 2001)


夜,浓得像浸染在墨中。
我轻轻地吹了两口气,耳中随即传来同样轻微的吹气声,也是两声。
“这玩意真 好” ,我摸了摸耳中的小耳塞,“管装备的那个大学生看来不是吃素的
。”
我把枪慢慢地转向10点钟。
透过狙击镜,是一片墨绿色的世界,看起来怪异而恐怖。
我仔细观察1500米外的那片灌木,什么都没有。
但我知道,熊猫就在那灌木 的下面。
熊猫,23岁,少尉,解放军军事体育学院毕业,射击专业,一级射手。
刚分到连 队时,第一次训练,被我一记直拳打在左眼上,眼眶黑了两个礼拜,得了
个“熊猫” 的外号。从此成了我的搭档。
我们已经潜伏10个小时了。
这里是中哈边界,离国境线只有25公里。
在我12点方向,800米外,是一个哈撒克农庄。看起来很普通,很朴素。
可根据情报,这是新 疆维吾尔族独立反政府武装的一个联络站。1个小时后,会有一
个重要人物从哈撒 克斯坦来到这里。
我和熊猫的任务就是把那人送到他们的安拉那去。
我通过吸管喝了一口淡盐水,在嘴里润了润,慢慢地咽下去。
我最后一次测定了 风向,风速和距离。
从现在开始,我要目不转睛地监视那个小农庄。
2478,
2479,
2480,
2481……
耳塞里传来吹气声,三短声。
我转向农庄的3点钟 。
3000米,2个人,骑着马。都背着AK47。
第一个包着头巾,30岁上下;第二个,虽 然剪的是短发,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
安拉万岁!
我又把枪转回来。
农庄的栅栏口,站着3个人,两男,一女。没有武器。
木屋门口 ,2人,一只AK。
2000米,
我舔了舔嘴唇。慢慢地深呼吸。
1500米,那人的脸,清晰的好象就在我眼前。
我祈祷冥冥中的神宽恕我的罪。
1000米,那人的脸上写满了沧桑,看起来比照片上老很多。
他淡淡地笑着,不知 道死神已经拉住他的手。
“他是一个父亲吧?”我不知道从哪冒出这个念头。
我想赶走这杂念。
800米!两人停住马,放松地笑着,就像疲惫的远行人回到了家。
栅栏口的两男, 一女迎着他们走过来。
我的十字线稳稳地压在他的头上。
“他真的是个该死的人 吗?他的家人在哪?” 我不禁又问起自己来。
那人翻身,背对我,下马,左脚踩着马蹬, “不管如何,我不得不,对不起”
, 右腿高高地跨过马鞍,从最高点下落的一瞬,我最轻柔地扣了扳机。
闷闷的枪声,两声重叠。
子弹出膛前走过长长的内弹道,发射药完全燃烧。
子弹出膛时,膛压已经很低,所以声音闷而小,膛口没有膛焰。
我的子弹从他的后脑穿入,因为他微微低头,从头顶穿出,把整个头盖顶开。
血和脑浆的红白色的混合物高高地向前喷出;
熊猫的子弹从他的左耳下方进入,从右耳射出,一道血线刻出完美的弹道。
他在空中一顿,我感觉是一顿,然后被子弹的冲力带着向前翻起,在空中传过半个
身,从马屁股上栽到了马的另一面,左脚还卡在马蹬里。
我微微转过狙击枪。
第一个那个30左右岁的人,右手去抓背后的枪,左手按住马鞍,嘴里大叫着,正
要从马上跳下,双脚已经离开了马蹬。
我毫不犹豫地开枪。
我的枪响前,我听到了熊猫的枪声。
透过狙击镜,大概一秒钟的延迟,熊猫的子弹从他的左胸射入,没穿出。
只有 中心脏的子弹才不会射穿胸膛。
紧接着,我的子弹从他喉结偏左进入,看不见射出,但应该是穿出,除非打中颈椎

他被子弹从马屁股上直接推了出去,摔在地上。
栅栏外的两个男人抱起女人向屋子跑去。
屋子门口的两个,一个转身进屋,另一个向前跑了几步,开始盲目射击。
我已完成了任务,不要再多杀人。
而且再开枪的话,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我左手提起狙击枪,右手拔出手枪,用力的爬向500米外的 丘窝。
“3号” ,我 一边爬,一边告诉熊猫会合点。
3号在西南13公里处,从那里再走20多公里到边境,延边境向南走40公里,边防军会在那等我们。



标 题: 狙击传说之意料之外


从直升机上往下看,只有直升机的影子在茫茫戈壁上奔跑。
我自言自语到:“乡亲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阳光有些刺眼,对我的眼睛可不好。
回到机舱的黑暗角落里坐下,又看到那几个女兵在机舱里嘻嘻哈哈的。
从我见到她们登机时起就是这样,人生哪来那么多开心事?最近几天适逢中秋国庆
,她们肯定是来下面慰问演出的文艺兵。
一个大眼睛的女兵向我走过来,带着那种文艺兵的职业化笑容对我说:“兄弟,你
是哪个部队的?”
“同志,别跟我套近乎,想让我帮忙拿东西就直说,打听我的部队干什么?”我回
答到。
“你真是冰雪聪明”
“这种司马昭式的问候,只有猪才不知道背后的阴谋”
“我打听你的部队,还不是想给你们部队写表扬信”
“我又没答应你帮你拿东西,你还是别忙着写表扬信”
“不是帮我拿,是帮我们拿”她指了指她伙伴旁边的那一堆大包小包说。我突然感
觉有点眼前发黑。
“别,我认为还是帮你拿比较好”看来只有壮士断腕了。
“我这么听这句话有一 杀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2230@0)
2001-12-25 -05:00

回到话题: 狙击传说之隐秘任务——有点残忍,mm不宜。(看过“兵临城下”吗?) (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