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的鼓励。如果我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理智地考虑,我早就应该离婚,因为我们的个性太不相同了,对待问题的观点也太不相同。而且,7年的时间,对一个人的人生来说,够长了,我们能经得起几个7年呢?但是,我又是一个感情很丰富得人:

1931 (雾里看花)
7年时间的相处,没有爱情也有亲情,他的每个想法,他的每根毛发我都熟悉得很,同样对我,前前后后,有那些经历,有那些小毛病他也了解得很清楚。如果在对对方这样了解的基础上,他仍然对我有好感,(爱情对我来说就太奢侈了)我就会觉得足够快乐了。我也在试图追寻这个属于普通夫妻的快乐。但是,好像我的这点盼望还是不得实现。跟随着移民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不和谐,他的脾气不但没有因为夫妻携手共渡难关而好转,反而出现了一些暴力倾向。记不清我因为哭泣过渡呕吐了多少次,但他冷酷的心总未见有何转变。虽然,最近在我又一次的伤心欲绝以后,他第一次带着歉疚说:我改,这是最后一次了,没有下一次了。但仅过了一个星期不到,他又一次与我开始了冷战。我不知道,这次的冷战要持续多久,可笑的是,我发现我已经不会哭了,我甚至能很平和地将他摔到地上的我的书本等拣起来重新放好,我在烧饭时仍下意识地按他的食量给他留一份,只是他看也不看,自己再去做一份。我没有留过一滴眼泪,照样去参加朋友的聚会,照样开怀大笑,只是在回家以后,回到这个冰冷的气氛中,我的心就禁不住隐隐作痛!这就是我在加的第一个圣诞。
(#314148@0)
2001-12-27 -05:00

回到话题: 寂寞圣诞节,窗外漆黑的夜,家里阴着脸已一天没说话的老公,和roommate有工作的小两口清脆的笑声...,当何以堪!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4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