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杀人(forward)

trafford (特拉福德@思考中...)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那天,我在风衣里藏了把刀,因为我要杀掉一个仇人。
我非常恨她,但又不敢骂她,所以我只好选择谋杀。
她的个子不高,却是武校的高才生,我估计空手打不过她,所以得藏把刀。
她很漂亮,但从来都不看我一眼,所以我非常恨她,所以我要谋杀了她。
我不能在她的学校谋杀她,因为武校里的孩子们都很能打,杀过人以後我担心不能全身而退;
我也不能在她家里谋杀她,因为她跟我不熟,所以肯定不会为我开门;
我不能在白天谋杀她,被人家看见的话我会被...局抓去枪毙。
所以,夜里,我顶著严寒埋伏在她回家的路上。
为了壮胆,我喝了整整一瓶的二锅头(二两装)。
但我不太能喝白酒,埋伏了一会儿我就睡著了,结果第二天醒来就感冒了。
现在,我在医院里打点滴,不过,我一定不会放弃。
医生说我还要住两天才能出院,所以我还得等两天才能继续我的计划。
"咦,护士!我风衣里那把刀呢?"
"哦,借用用?"
"干嘛?"
"削苹果喽~ "
年轻的护士就是小护士。
她的脸蛋很白,可能是白大褂给衬出来的;
她的眼睛很大,可能是大眼镜给衬出来的。
小护士不如我的仇人漂亮,但也算美人。
但就算美人,她也不可以把我杀人用的刀子哪去削苹果呀?
於是我有点生气,我说:"你怎麽能用那刀子削苹果呀?"
小护士瞪著大眼睛看我,她说:"这本来就是苹果刀嘛。"
我从有点生气变成非常生气,我说:"不是不是,反正我用它干别的事!"
小护士拿起我的刀端详起来,她说:"我怎麽看不出它还能干什麽,难道用来杀人吗?"
我大吃一惊,我的犯罪企图竟然被一个小护士看穿了,这下可麻烦了……
不行,我要先杀了她灭口!
於是我急忙起身想把刀子从她手中抢过来,她却一把将我按回床上:"别动呀你!点滴还没打完呢!"
我问还要多久小护士说还要一个小时。
也罢,等一个小时後再杀人灭口不迟。
唉……不但好事多磨,坏事也一样多磨……
为了消磨时间,我只好跟这个"活口"先聊会儿天:"你把刀还给我好吗?"
小护士说我怎麽傻傻的还说嘻嘻。
说完嘻嘻又问:"你打算用它去杀谁呀?"然後又说嘻嘻。
我想反正一个小时以後她就要死了,告诉她也无妨。
我说:"我要杀的是我的仇人。"
小护士嘻嘻嘻嘻,说:"人家得罪你了吗?"
我说:"当然得罪了!她……她很漂亮,却不看我一眼!"
小护士嘻嘻变成哈哈,又说:"那也不至於杀人呀?"
我说我跟你没话说,我还说哼。
生病好象很容易犯困,我没等点滴打完就睡著了。
醒来的时候小护士已经不见了。
屋里穿白大褂的是另一个护士,脸上有皱纹,是个不小的护士。
她的皮肤不白,眼睛也不大,所以我不想杀她,况且那把刀不见了。
我猜是小护士拿去玩了。
我乐意这麽猜是因为我担心她去报案。
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小护士一定正在赶往...局的途中,这个"不小"的护士一定是派来监视我的。
我开始盘算著逃出这个医院,在小护士把我供出去之前杀了她。
我说我要喝水,不小的护士就倒水去了。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奔到窗户边,爬上窗沿……很遗憾,我忘了我的病房是七楼……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床上,另寻良策。
爬窗户的时候,我只穿了一条红色三角内裤,风见了光著的身子就猛窜了过来。
回到被窝的时候,我一个劲地打喷嚏。
不小的护士怕我把感冒传染给她,赶紧把口罩戴上,後来还是不放心,就走了。
我想这是个好机会。
吸取了第一次逃跑失败的经验,我先把衣架上的衣服穿好,然後夺门而出,狂奔而去。
跑了几个弯,我还是没找到出口在哪,却意外地碰上了小护士。
她瞪著大眼睛看著我,说:"厕所在前面的那个拐角处。"
我喘著粗气:"谁谁谁上厕所,我找你呢!!!"
小护士一愣。
我说:"把我的刀还给我!"
小护士嘻嘻,然後说:"你真逗。"
我左顾右盼,见四下没人,就面露凶光。
我想……掐死这个小护士应该没什麽问题吧。
我作势欲扑,小护士却从兜里掏出了那把刀。
犹豫了一下,只好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她手里有武器。
小护士问:"是这个吗?"
我答:"是,是,还给我!"
她好象对我的刀产生了兴趣,因为她竟然问:"送给我好吗?"
我别无选择,很沮丧:"刀在你手里,你说什麽就什麽吧。"
然後,小护士把我押回了病房。
用"押回"是因为她手里紧紧握著凶器。
坐在病床上,我盯著小护士不放,我琢磨著怎麽把这个活口干掉。
小护士偷瞄了我一眼,说:"看什麽?讨厌!"
我就知道她讨厌我,因为我是个预备的杀人犯,而且我还要杀了她灭口。
当然,她不知道我的这个企图,也不能叫她知道。我必须出其不意地干掉她,杀人就得出其不意。
小护士看了看床头上的牌子,念著我的名字,我不示弱,看了看她胸口上的牌子,念著她的名字。
小护士哼了一声,然後冲我做了个鬼脸。
小护士作的鬼脸一点都不吓人,倒是很可爱,於是我又冲动著想杀了她。
在以後的两天里,我们一直朝夕相对。
她给了我很多机会可惜我一次也没把握住,看来杀人还真是一门学问…
在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我只好向她要联系办法,她很爽快地把手机号码写在一张小纸片上递给了我。
也好,来日方长,她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我想。
出院後第二天中午,我就埋伏在医院门口的大树下等她出现。
因为,一个手机号码是远远不够的。
我还得搞清楚她回家的路线。
我在那棵树後面躲了十分锺,没发现小护士,却被她先发现了我。
她在我後面拍拍我的肩膀,问:"干嘛呢你?"
我当时不知道是她,其实就算真不是她我也不能如实交代,那只是一种可恶的
条件反射。
人家突然一问我就答了:"我要跟踪一个漂亮的戴眼镜小护士……"
说完我当然後悔了,於是转身一看,我要跟踪的人就在我身後笑。
她的笑很好看,但一定是取笑的那种笑,因此她对我笑我一点都不领情,我还是要杀了她。
虽然我决心杀了她,但企图跟踪人家的这个小阴谋被拆穿的时候,我还是觉得非常尴尬。
因为尴尬,我的脸就红了,我脸红的时候总是说不出话来。
小护士胸前抱著个讲义夹,假装东张西望。不时瞄我一眼,然後偷笑。
笑完就说:"戴眼镜的小护士是有一个,不过不漂亮。"
我的脸像著了火,真是糟糕,世界上恐怕没有比我更怕羞的杀人犯了…
"你为什麽要跟踪人家呀?"小护士显然是在审问我。
哼!我必须拿出民族精神,宁死不招!
我说我不说我就是不说。她说你说嘛你说嘛别不好意思。我说我还是不说不管
你怎麽问总之我就是不说。
她像不倒翁似的一俯一仰,张嘴作大笑状,然後又说:"你真逗。"
我不太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可能是绕著弯子骂我,就算不是骂我我也不能饶了她。
小护士忽然对我说:"我家就在前面一百米那个红砖楼房,要不要去喝茶。"
这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正蓄意杀人灭口的这个小护士竟然问我去不去她家喝茶?
这里一定有阴谋……啊!对了,她想在茶里放老鼠药把我毒死!
她这叫先发制人,正所谓"量小非女子,无毒不老婆"!!!
想清楚了这层,我倒有点心虚了。
小护士连哄带骗:"没事,我家人中午不回来,走吧。"
废话,回来还能由得你对我这大好青年下毒手?想著想著,我还是被她带进了她家。
这是个大房子,有钱人才住这样的大房子,我必须看清楚来路,否则会困在这里找不到出口。
小护士家里果然没人,我想我应该在她毒死我之前把她干掉,但我忘记把凶器带在身上了。
我想我有足够的力气把这小丫头掐死,但不能在客厅,最合适的杀人场所应该是浴室和卧室。
这麽想著,我就说:"我想去你的卧室,你去吗?"
小护士说:"咦?你想打我的坏主意呀?"
天啊!她竟然能看穿我的心思!?
我一惊之下,结结巴巴:"不不不不是,我我我我没有,你你你你胡说……"
小护士歪著头走到我的跟前,脸上似笑非笑,盯著我看,看得我直擦汗,不明白她要干什麽。
却听她说:"有时我真的觉得你好奇怪,你是天生就这麽逗?还是因为想泡我故意装出来的?"
这话我就不明白了,骂我"逗"倒还罢了,怎麽会以为我"想泡我"还"故意装出来"???
她见我发著呆不吭气,就使劲皱起眉头(虽然使劲皱,但一点不像生气的样子)。
她"生气"地说:"快说快说,我知道你在想什麽!"
完蛋了,这个小护士太可怕了!
我只好老实告诉她:"你知道我有杀人动机,所以我想把你杀了灭口…"
小护士愣愣地看了我半晌,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几乎站不住,一只手抓住我的左肩。
她肯定是在嘲笑我,说我不自量力…。
也许她也是武校出身的,说不定比我的仇人还能打,不然她明知道我要杀她为何还笑得那麽开心呢?
鉴於这点,我只好放弃了行凶的企图。
下一步该作些什麽?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小护士笑个不停,我知道她一点不把我的威胁看在眼里。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站著发呆,看她能把我怎麽样!反正我没带凶器,她不能对我这样手无寸铁的男人动手。
小护士好不容易笑完了,拉著我的手:"好吧,我带你看我的卧室去。"
她的手软软的,不像是个会家子的,再看她这身架,轻飘飘的…看来…也许…是我多虑了……
小护士的卧室像个幼儿园小娃娃的房间,有很多毛狨狨的狗啊熊啊的,这玩意使劲砸人头上也出不了事。
小护士笑嘻嘻地说:"随便坐。"
这里只有一把椅子,已经被一头毛毛熊给占了,能坐的地方就剩那张花花绿绿的床了。
我谨慎地摸索了一下,小护士问怎麽啦,我说看看有没有什麽机关,小护士又笑个不停。
我想她属於那种天生爱笑的女孩子。不过,我得确认一下自己先前的那个猜想。
我问:"你…你能告诉我你为什麽不害怕我吗?"
小护士说:"害怕你???你有什麽可怕的?"
这话可真有点伤人自尊,如果属实的话,我可真是个不合格的杀人凶手。
当然,我还得把话题继续下去,我又问:"我说过我要杀你灭口呀?"
小护士勉强把笑忍住,说:"原来你到我卧室里来就为这事呀!"
我使劲点了点头,绷著脸说:"现在你怕了吗?"
小护士推了我一把,说:"得了吧你!"
然後提了个莫名其妙的建议:"走吧,我肚子饿了,请我吃饭!"
我吃惊地问:"为什麽?"
小护士的回答是:"我懒得下厨,做出来你又不一定爱吃,毕竟我们才刚开始嘛。"
什麽叫"刚开始"?开始什麽呀?我糊涂了…
稀里糊涂的,我们就到街上,找到了家饭店,点起了菜来。
小护士的胃口好象很大,点个不停。
而我则忧心忡忡,因为我口袋里只有十六块五毛钱……
也许小护士知道我口袋里没什麽钱,想把我困在这个饭店里刷碗筷…
我不能上她的当,所以我就厚著脸皮问她:"你带钱了吗?"
"干嘛!"小护士白了我一眼,"说好你请的嘛!"
我把口袋里的那些皱巴巴的纸币全堆到桌子上,可怜巴巴地说:"就剩这些了…"
小护士张著嘴看著我,喃喃道:"你…你不会吧…"
然後打开小提包掏东西,说:"男孩子出门怎麽可以不带钱呢?"
她拿了两张大票塞到我手里,说:"我先借你两百块钱,反正第一次吃饭得你请我。"
我抓了抓头,这真是件尴尬的事,看来这个人情是欠定了。
也许,小护士算计到,我不会对一个欠过人情的人下毒手。这丫头可真不简单呀!
算了,反正我也饿了,先填饱肚子再做打算。
这顿饭吃了八十块钱,足够我一个星期的快餐费,我想把剩下的一百二十块钱还给她她却不要。
她说:"要还一起还,我又不是按揭房地产。"
没办法,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她後面谁让我欠了她的钱。
小护士问:"对了,你是干什麽工作的?"
我如实回答:"还没找到工作,整天就街上瞎逛。"
小护士跳了起来,揽住我的手臂,欢呼似的:"太棒了,我还担心你下午没空呢!"
我问:"干嘛?"
小护士脸贴得很近,说:"我下午没班,你陪我去瞎逛好吗?嘻嘻~ "
我想我现在的头一个有两个大,怎麽杀个人杀出这般光景来了?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何况,这还不是正主。)
之後,我们就瞎逛了一个下午。
小护士尽挑大商场逛,买了很多狗熊猫咪,都让我给捧著。
末了,又非要我买个东西送给她,我买了个五毛钱的口香糖送她她又不乐意。
最後被逼著买了条叮当作响的手链,──刚好136 块,把我身上原本剩的都掏空了…
小护士好像傻傻的,应该不会对我的计划有什麽影响,因此我尽可以将"灭口"这件事搁下。
由於前两天的一时疏忽让我的仇人又多活了好几天,真令人恼火。
但随後我一直找不到那把凶器,不知是不是让小护士给偷走了。
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这是件叫人头疼的事…
没办法,我不得不在成为杀人犯之前干一回抢劫勾当。
为了安全起见,我选择学龄儿童作为作案目标,他们有钱而且脆弱。
这麽干除了有点不要脸,应该没什麽别的难度。
这念头刚萌生,就有个背著大书包的小子从我面前跑过。
时机说来就来,我搓了搓手就扑了上去。
耳边却响起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我正纳闷,背心被什麽撞了一下…然後我想我就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我又在医院里了。
身边坐著一个漂亮的女孩,仔细一看,天啊!竟然是我的仇人!!!
漂亮仇人见我醒了,就和我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4500@0)
2001-12-27 -05:00

回到话题: 我要杀人(forward)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4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