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on!

trafford (特拉福德@思考中...)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怕把学生们吓着,拉着她就往外跑,学生们在后面"老师的女朋友好好玩哦"。
虽然确认了我没撒谎,小护士似乎还是不放心一件事:"你不会再犯老毛病吧?"
"什么老毛病?"
"比如,我看这个班里有几个小丫头长得挺标志的,你不会想谋杀她们吧?"
"她们既跟我没仇,又不是活口,我杀那干嘛?"
说着说着,我们就走到了校门口。小护士忽然又问:"你的漂亮仇人常来找你吗?"
我赶紧摇头:"才没有,她找我干嘛?"
"那前面那个是谁呀?"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漂亮仇人正朝这边走过来。
以前她从来没正眼看我,气得我直想杀人,而现在她却跑来学校找我,真是造化!
忘形之下,我挥手大叫,却被小护士狠狠地撞了一下肋骨,半天没喘过气来。
漂亮仇人听到我的声音,便兴冲冲地跑过来。
小护士没等她开口,坚持逼问的口气:"你来找他干嘛?"
漂亮仇人一愣一窘,脸就红了:"什么呀?我…我碰巧经过这。"
然后瞄了我一眼,说:"你…你真的当老师了呀?"
小护士在一旁嘀咕"装蒜",我不理她,赶紧应道:"当然当然,再过半个月就有工资发了。"
我得让她俩知道这点,免得今天的中午饭又要去抢学生的饭盒。
不过话说回来了,学生们还是很乐意我去抢他们的饭盒,尤其是那几个女学生。
正说着,她们就来了,每人手里都揣着个饭盒东张西望。
"奇怪,今天老师不饿吗?"
"听说,老师的女朋友来找他了。"
"老师有女朋友了?"
"听那些臭男生说的也。"
"呜~~~ "
这个中午是小护士请客,没让我的债务升级。我们就在学校门口的快餐店开饭。
那几个女学生躲在餐厅的角落里郧运接,很不甘牡瞧着小护士和仇人。
小护士认为自己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不能反对,因为我欠了她不少钱。
漂亮仇人的态度就不明确了,她总是不太说话,但好象很喜欢打电话到我家,而且我也经常能偶然碰见她。
学生们既然认为她们俩都是我的女朋友,那就暂时当那么一回事吧,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亏了什么。
我告诉她们下午没我的课,漂亮仇人就说:"那…你们一起到我家玩吧。"
小护士急了:"我下午有班,不能去,你也不许去!"
我支支吾吾说看看吧也许不去…后来小护士的手机响了,匆匆忙忙走了,临走前叮咛 "一定不许去"。
其实我是很想去的,漂亮仇人在我心目中还很神秘,我太想多知道点她的事情了。
于是小护士一走我就说,我想去。
漂亮仇人冲着我微笑,我很喜欢她的微笑,也更坚定了去她家的决心。
这时一个女学生忽然出现在我身边,悄悄说:"老师,你要把持住自己哦~"
我不明白,也悄悄说:"什么叫做'把持住自己'?"
女学生神秘兮兮地说:"这个女人一定是对你不怀好意,你要小心别失身了。"
我吃了一惊,大声问道:"这是高中女学生该说的话吗???"
我的声音很大,把女学生们吓得一溜烟全不见了踪影。然后周围只剩下漂亮仇人羞涩的眼睛正盯着我看…
我有点怀疑女学生的话也许不能全部不当回事。不过,失身好象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这么一想,我就很舒坦地跟着漂亮仇人走在了去她家的路上。
"我们认识了半个多月了吧?"漂亮仇人问的是一句废话。
"是的,我们半个多月前认识的。"我回答的也是一句废话。
"可是,你好象很久以前就认识我了?"漂亮仇人似乎下决心好好利用这段路来盘问我。
"很久了…也不是很久…"这个问题我确实不太懂得回答。
"其实,我一直想弄明白,你和小护士谈的那个…那个'谋杀'什么的….是啥意思…"
啊!她果然是在盘问我…
"我…我当时…"我抓着头,这事还真不好解释,算了,直接了当,"我当时想谋杀你!"
本以为漂亮仇人一定勃然大怒,却想不到她竟脸红了,稍微撅起了小嘴,眼睛骨碌骨碌直转。
我有点害怕,不知道她会怎么对付我…
我在去漂亮仇人家的路上坦白了自己半个月前的犯罪企图,余下的时间只有听天由命了。
"能告诉我原因吗?"漂亮仇人的语气怪怪的,但我可以肯定,这绝不是一种质问。
既然不是质问,我回答起来就轻松多了,我很坦白:"因为你长得漂亮,可是却不看我一眼。"
漂亮仇人不再说话了,一路上都在偷笑,我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在她后面,屁也不敢放一个。
正走着,忽然闯来一个劫匪,对我们嚷嚷:"我要抢你们的钱!"
我耸了耸肩:"我身上可没钱,你抢她看看。"
虽然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漂亮仇人很能打,但从来没见识过,我想这时刚好是个机会。
漂亮仇人好象没有教训对方的冲动,只是问:"你要多少?"
"五…五十块!"劫匪的胃口还真不小,不过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倒也勇气可嘉。
漂亮仇人打开提包,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说:"没有零的了,有得找吗?"
劫匪不客气地把钱拿了就走,说:"那就当被我抢了两回好了,走了。"
"人家害怕嘛?"
漂亮仇人原来这么胆小,后来她又补充,"再说,在大街上和男人打架会被人笑话的。"
我有点怀疑以前是错觉,也许漂亮仇人并不会什么功夫,但还不能确定。
这么想着,我就非常想证实一下,当然,在大街上是不行的,等到了她家再说。
"你会功夫吗?"一到她家,我就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会呀,我爸爸开武校的,已经学很久了。"漂亮仇人点了点头。
"我不太相信。"我说。
"嘻嘻,那你要不要试试看,反正家里没人。"漂亮仇人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的,但我却真的很想试试。
虽然有点担心,我还是试了。一试我就后悔了,才刚出手,就被她勾了一脚,当场摔了个半死。
但我还是不服气,爬起来又往她身上扑,漂亮仇人看我摔的狼狈样就直笑,一笑就被我扑倒在她家的长沙发上。
漂亮仇人个子不大,一被我压住就没辙了。我说"嘿嘿我赢了"她说"哼不算"。
她的身体软软的,第一次这么压在女孩的身上,我感到很冲动,于是腾出一只手摸她的脸。
漂亮仇人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慌张地说:"快起来,这像什么话?"
她害羞的样子好可爱,我忍不住吻了她的嘴。
原来,我是可以打赢漂亮仇人,还好当初那个谋杀计划没有兑现,否则真不知现在会怎样。
忽听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然后一个男低音大叫:"我的天,你们在干什么!?"
男低音就是漂亮仇人的老爸,我以为他会把我给宰了,却听他念念有词:"哦,女儿长大了…" 然后就走了。
这真是件尴尬的事,我想我的脸一定和漂亮仇人一样红。
我赶紧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漂亮仇人也慌忙坐了起来,低着头整理衣服,不看我。
我想她一定很生气,我以为她会放声大哭,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沉默了好半天,漂亮仇人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然后一膝盖撞在我的肚子上。
这下来得太过突然,我疼得差点昏过去,好久都没喘过气来。
却听她说:"以后不许你去找小护士。"
我虽然有点笨,但这话我还是能听懂的,可是,即使这样,也不能打人呀?
不过既然现在已经确定了我们的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揍还给她。
"本来想留你吃晚饭的,可是刚才被爸爸看见了那个样子,还是以后吧。"漂亮仇人说。
那个下午我们就没再打架了,和她谈了不少当老师的趣事,快黄昏的时候,就把我
打发走了。
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一个很大的难题,那就是小护士该怎么办。
后来我想,漂亮仇人只是规定我"不许去找小护士",可没有规定"不许小护士找你"。
所以我也大可不必担心那么多,今天虽然有点越轨,却还没到女学生说的 "失身"那个地步。
既然彼此还没"失身",那就是还没签定什么契约。因此和小护士继续交往也不能算是过分的事。
回家的路上,我心里老在这个问题上做斗争,看来,我还是非常在乎小护士的。
我有点担心见到小护士的时候该怎么跟她解释今天下午的事。
想啊想啊我就到家了,一进门我才发现原来我到的不是自己的家,而是小护士家…
"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和你的漂亮仇人去她家了?"小护士一见我来就这么问,连让我缓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小护士是个聪明的女孩,我不敢隐瞒,就老实回答:"是的。"
"你和她有没有做出什么坏事?"
我猜她所说的"坏事"应该是指"失身",于是赶紧摇头:"没有,就是打了会儿架。"
小护士的脸色很不好看,我不能让她知道我吻了漂亮仇人这个细节。
"那你们谁打赢了?"
"哈哈,当然是我赢了。"一说这事我就得意,"她被我压在沙发上动都不能动。"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大事不好。
小护士哭了。
我知道刚才说了那句话一定不会有好下场,却没想到这么严重。
女孩子的眼泪有时是世界上最具杀伤力的东西,至少现在的我像热锅里的蚂蚁,急得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究竟后来我是怎么把这个限尉面扭转过来我?经不记得了,或许根本就没扭转过来,反正我现在正傻傻地站在夜晚的大街上,一个人,发呆。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学会恋爱了,可是我究竟更喜欢哪一个呢?
这样的难题本不应该困扰我这样的人,在大街上,我站了一夜,也顺便备好了第二天的课。
"同学们好!"
"老师好!"
"老师不好!"我垂头丧气地说。
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学生站起来:"老师失恋了吗?"
"不是,我…我想和大家讨论件事。"我不得不把这个私人问题搬出来和学生们探讨,因为我只有他们这四十几个朋友。
我把我和小护士和漂亮仇人的故事说个同学们听,然后出了个题目:"老师该怎么办?"
学生们在班干部的组织下开始分组讨论,不少人都发了言,但是他们的意见很不统一。
有的建议我甩了小护士专心追漂亮仇人,有的建议我甩了漂亮仇人追小护士。
更多的女学生认为把她们两个都甩了才是上策,我知道第三个建议里边有感情用事的成分,不可取。
而前两个建议显然也不可取,赢我钱的那两个男生则认为,两个一起追。
因为大家的意见彼此针锋相对,男生们和女生们吵得不可开交,课堂秩序一度失控。
我觉得好烦。于是就离开了教室。当然,烦我的是心事,不是学生们的错。
临走时我叫他们每人就这件事写一篇八百字的议论文,明天交。
这是我第一次给学生留作业,而学生们也史无前例地对老师留的作业充满了热情,齐声叫"好!"
离开教室的时候我碰见了校长,他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可真有一套!"
校长还说:"你的刚才的课我在外面听了,非常有新意。像你这样的人才不多见呀!"
校长还说:"我从教三十多年,还从没听过如此生动的一课,刚才,你不仅给学生们上了精彩的人生一课,也给我上了一课。"
我目光呆滞,像一头死鱼。
校长还说:"过些时候市里要评个'先进园丁奖',我一定把你报上去。好好干,小伙子!"
校长说着就走了,我还是目光呆滞,像一头死鱼,顺着人流,漂呀漂呀,哪怕是三年没钓上一条鱼的钓者,也不会对我这条死得发臭的鱼感兴趣……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4567@0)
2001-12-27 -05:00

回到话题: forward: 我要杀人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