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龄还谈爱情,不可笑吗?

littlebrother (弟弟)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转自 : 千龙新闻网

   卉子(化名)刚步入中年,岁月消退了脸上的红润,换来的是女儿的成长和丈夫事业的成功。最近丈夫常常很晚才回家,想好好与他交流交流,没想他却冒出一句:“我们这个年龄还谈爱情,不可笑吗?”她流泪了。
  
   卉子中等身材、着紫色羽绒服、牛仔裤,镜片后的大眼睛透露出她的精明和睿智。她请我在沙发上坐下,递杯热水给我,“天冷,暖暖手。”她的话语很轻,却让人感到温暖。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沉默了一会,还是先开了口。
  
   卉子: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其实说白了,也没什么。他品质上绝对没问题。只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憋在心里很久了,挺难受。
  
   记者:跟我说说,也许会好受些。
  
   (犹豫了会儿,终于,卉子打开了话匣子。)
  
  
  
  知否,你伤我伤得太深
  
   怎么说呢,以前的他,还是很纯朴的。最近两年,随着职务的升迁,他开始有了些变化,他穿名牌,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我想,一个男人在外工作,适当的修饰也不是件坏事。
  
   记得有一天,他对我说,你该去买些新衣服了,别老穿那几套,太土气了。我每天除了学生、孩子就是忙家务,真的很少有时间和心情去打扮自己,也没怎么在意他的话。过了几天,他竟然十分严肃地对我说:“你该注意一下外形了!”
  
   我当时就意识到是不是有什么不对?于是就问:“我的外形怎么啦?我又不是很差。”我这人其实一向都是挺自信的。
  
   (的确,她看上去又端庄又贤淑)
  
   记者:后来呢?你有没有试着改变一下自己?
  
   卉子:当然,我在暗暗地努力。那天他的一个朋友请客,我专程去商场买了一套新衣服,还刻意地修饰了一番,我想我是为他才打扮的。没料到第二天回家,他竟然对说我:“我的同事都说,你看上去至少要比我老好几岁(其实我们同龄)。”我的心当时就一颤,你想,哪个女人不想听好话,可他呢?
  
   (说到这,她扶了扶眼镜,声调提高了许多。)
  
   我就问他:“你是不是整天看惯了单位那些时髦又性感的小女孩,回家看见我就不顺眼?外形好也不能当饭吃。你们单位那个女孩,很轻佻,一看素质就不高。”
  
   可能是提到那个女孩,他竟然十分生气,反驳我说:“她素质是不高,但她外形好,你的外形就是不好,这是客观存在的,是事实。”他瞪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我一直记得当时的情形,我感到心里有某种很沉的东西被打碎了,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十几年的夫妻,他居然拿这样的话来伤我,他凭什么拿我与那个小女孩比较,我是他的妻子,我也年轻过,她是什么人?
  
   晚上,我失眠了,我想到这些年的付出是不是太不值得了?他怎么说变就变了。我真的好怀念从前的好时光---
  
  
  记得那时美丽的相约
  
   记者:能否谈谈你们的恋爱史?
  
   (卉子的脸上有了浅浅的笑容)
  
   卉子:我们是高中同学,上大学时虽不在同一个城市,却从未失去过联系。我们结婚时,只有一间十余平米的小屋,我们将小家布置得很温馨。我们常常牵手去逛街,总有说也说不完的话。有一次我生病了,父母不在身边,他每天忙出忙进,做好了饭菜,送到我的病床前。我胃口不好,他就餐餐变花样。我常常想,找到了他,真是我一生的幸福。
  
   (卉子陷入美好的回忆之中)
  
   记者:他对孩子好吗?
  
   卉子:当然,孩子生病时,他都是整夜整夜地守着。
  
   记者:你们的感情基础这样好,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有没有尝试过与他交流?
  
   卉子:根本没有机会交流。他每天晚上至少10点钟以后才回来,我和他谈工作,他说回家不谈工作,他的圈子我又进不去,更多的时候,当我想说点什么时,他已经呼呼大睡了。
  
   记者:他是不是工作太累了,你要多体谅他。
  
   卉子:不,是他变了。现在,无论是孩子还是我病了,打电话给他,他回答老是一句话,我忙、你打个的士自己去医院。我在医院打点滴,拔了吊针就往家里赶,因为有一摊子事正等我去做,可他照常是深更半夜才回来。
  
   (她的语速放慢,幽幽地看了我一眼)
  
   过去美好的时光,想想都会觉得是一种奢侈。有些问题,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卉子摇了摇头,继续着她的叙述)
  
   卉子:有些问题,我真是越来越想不通了。现在是信息时代,生活节奏加快,每个人都会感到压力大,尤其是男人,在外面拼搏更是不容易。我能理解也能体谅他。尽管我早就知道,他每天晚归家,多半不是为了工作。他和那帮朋友一块去蹦迪、打牌、吃饭,他都快疯得不认识自己了。他说他以前活得太累,现在该好好享受一下了。他说的话气死你---
  
   (说到这里,卉子来了一段“模仿秀”。)
  
   卉子:你出去玩,我没意见,不过你心里也应该有这个家。
  
   他:现代社会,男主外,女主内,我得先将外面的事做好了再说。
  
   卉子:你哪一天不出去玩,晚上早点回家不行吗?
  
   他:你也可以出去玩,你又不是没钱,去请个保姆,让保姆做家务管孩子,你也去潇洒呀。
  
   卉子:你知道我做不到,我是母亲,对家庭、对孩子,我有一份责任。你也应该尽点责任了。
  
   他:我现在就是这样的,如果你觉得合不来,我们各过各的,也行。
  
   卉子: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们曾经那么相爱,难道你都忘了?
  
   他:你觉得在这个年代、我们这个年龄还谈爱情,不可笑吗?爱情是什么?那不过是一道快餐,你只能浅尝辄止地撕咬它、迷迷糊糊地咽它,这样你才算是现代人。你若想细斟慢咽、优雅品茶般地享受细致的爱情,你就不应该活在现代。我把工资全都交给你了,你究竟还要什么?
  
   卉子:是啊,我究竟要什么呢?
  
   无数个夜晚,守着孤灯寒夜,我在等你。我不求风花雪月的浪漫,只祈求如尘世中所有的平凡夫妻一样,我渴望你的问候、你的关怀、还有你的温情。可是,现在事情竟弄成这个样子,我真不明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卉子像在问他,又像在问自己。)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4659@0)
2001-12-27 -05:00

回到话题: 这个年龄还谈爱情,不可笑吗?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4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