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unit18的问话不禁让我想起了我们的过去,说来话长啊:

1931 (雾里看花)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他是我的师兄,我们相处7年,结婚3年多。造成这样的结果与我们从小生长的环境密不可分:

他来自贫苦的农村,他的父母象一般的农民一样,善良,朴实,但是当然不懂得如何教育。他生性腼腆,他的父母也从来不带他出去会亲访友,即便有朋友来家里,他经常躲在楼上不下来,一直到大学期间都是这样。

他很聪明,成绩优异,因此以绝对高分考上上海的重点大学。大都市和周围富裕的同学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有着无形的压力。因此他在大学里也不活跃。但他年年拿奖学金,同时靠勤工俭学来补充自己的生活费用。可那时他还参加过合唱队,是他姐姐告诉我的,我听了挺惊奇,他居然会去参加合唱队!其实我是很喜欢性格活泼一点,喜欢文艺的男孩子的。

到了读研究生的时候,他已经能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缺陷了。因此他有意识地与同学交往,下棋,他的同学们与他打得挺火热的,我也能经常听见他开怀的笑声。就是那时我与他开始了交往,对于他,是第一次恋爱,所以他花了很多时间陪我,几乎是百依百顺。而我呢,当时年轻美貌活泼,性格任性,说话做事有时挺伤人。他一生气,就用很刻毒的话骂我,我当然受不了,他又道歉。就这样,一会儿好,一会儿吵,在一开始的交往里就不是很愉快。应该说,那时的责任主要在我,现在我的锐气和锋芒已被磨圆了很多。可我心肠特软,他一道歉,我就原谅他了,这是我们屡次说分手却没有分掉的原因。他与我交往以后,与同学们渐渐疏远了,直到后来没有一点联系。我想这也是我的错误。现在想起来,我应该完全支持他与同学们交往,因为他走出这一步并不容易。

后来,他进了一个大型国有单位的研发中心机构工作。他的部门负责人给他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影响。那是一个只有中专学历的,很bossy的老太,显然,这老太无法公正的评价每个员工的技术能力,只能用用自己的好恶来衡量。我的先生是不多话的,绝不会拍马的,因此老太就厌恶他,想来国营单位的制度很可笑,连我先生集体宿舍里的同事嫌我先生拉抽水马桶的声音太响也要告状到那老太那里,我的先生因此还被批评了一顿。我先生踏踏实实的技术能力被那老太公布为“连大专生都不如”。他的心情再度很压抑。

后来他终于跳槽,匆忙中选择了一个著名网络公司的代理处。那个只有四五人的代理处也没有给他带来好运,因为他与那个经理的个性,人品都格格不入。那个经理是个生意人,吃喝嫖堵样样来得。以我先生的秉性,相处不和谐是理所当然的,果然,3个月试用期后,他被解雇了。他的自信心遭到极大的打击。心情更加压抑。

后来由于同样是硕士出身的老单位的领导对他慧眼独具,极力邀他回去主持一个大型项目,他选择了回去。他花了无数精力在这个项目上,这个项目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他的自信心得以回复,按理应该开开心心了,可是一是虽然他作出了杰出的成就,其他绝大部分高层领导们并不喜欢他,也不会赏识他,而他也看不起这帮乌和之众。(这些领导没一个是真才实料的,但是有很强的关系网络)。二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大型项目可以做,大家都在效率低下的环境里过一天算一天。他觉得无聊,没劲。我经常听见他在一个人时很压抑地,恶狠狠地蹦出“fuck!"这个词。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出国前夕。出国坐在飞机上,他长舒了一口气,说:以后再也不用看单位里这帮小人的嘴脸了!

由于他性格上的原因,我与他交往了将近四年都无法下决心结婚。我倾向于积极进取的,乐观的,富有爱心的,心理健康的伴侣。由于两人性格上巨大的差异,我们一直相处地不太和谐。他没有朋友,也不想交朋友,对我也越来越不关心,但讽刺刻薄则越来越多。我们就这样一直勉强维持着这种关系直到我家里出了大事。我的父亲在这次大事中离开了我们。我一下子被迫担当了全家的责任。我从一个一直依靠着父亲的有点骄气的女孩子变成了能对付所有风雨的成熟女性。在这期间,感谢他婉转地向我提出结婚地要求,他有准备地给我打了一个让我无法忘记的电话,在电话中他说他会与我共同担当我家的责任。我被感动了,患难才能见真情啊。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去办了结婚手续。但要说的是,办手续那天,我们俩就是吵着架回到各自的宿舍的。

接着,他对我的态度并没有象他所许诺的那样,该吵架时他丝毫不肯留一点情面,我感到悲哀!当时,家里的重担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怕我的母亲受不了打击,我为我的小弟弟急剧下降的成绩而焦虑,我还要对付同事们要求我经常加班的苛求和随之而来的通报批评。我哭泣,我感到孤独,我为他不够体贴而歇底里。他屡次甩给我一句话:象你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木然,有时候想如果能一下子死去,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但是,我并没有这个权利,因为我身上还有责任。

后来,事情发生了转机,由于我的不放弃,我的努力,我得以进入一个著名的跨国公司做事。我虽然很忙碌,但薪水翻了将近4倍,我的母亲到我家帮我料理家务,他的收入也明显提高,那大半年的时间是他对我最好的时期,可能要让恩爱的夫妻们见笑了,因为我说的"最好"其实也就是我们之间的冲突少了很多,他基本上不挖苦我了,不打击我了,不整天试图发现我的缺点了,甚至,在我工作中碰到问题时,他居然还能花费几十分钟安慰我,安慰得我心里暖融融的,心想只要夫妻关系好,别的又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我感到他能理解我,能体谅我了,所以我在人前人后都夸他,说他这一年成熟得多了。他甚至在结婚数年后第一次愿意带我到他家。(需要说明的是,他是有爱心的人,为他的父母愿意背最重的东西,他还愿意与我耳背的老爷爷花费很长时间讲话,但他与父母通常是整整一年不通一个电话,不写一封信,而他父母也没要求过!)由于我对他父母的爱心,他对我表达过一两句感激的话。

”蜜月期“随着来加拿大的日子走向结束。他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整天呆在家里,通常一个星期都难得出去一次。除了看书,发简历,就是上网。除了我,他在加拿大没有一个朋友。我希望他走出去,参加rolia上的篮球队,他喜欢桥牌,我希望他能与我介绍的朋友打桥牌,我希望他加入基督教,学会不要盯着我的缺点看,他统统拒绝。我没有办法了。就这样,我的情绪完全被他所左右,他若不攻击我,我就好好地看书,找工作,唱唱歌,烧些好吃的给他。他若攻击我,我受不了就只能躲到房间里哭泣,再面对他以天计算的冷战期。这就是我目前与他的生活。

我觉得已经黔驴计穷了,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让他感到快乐,让他能热爱生活。我衷心地希望在新年里,他能找到一份工作,从而充分享受自由的加拿大的生活,再没有专制,再没有压抑,我还希望他能找到朋友,享受朋友相聚的快乐。我愿意再给他一年的时间,那时,我正好30岁。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4673@0)
2001-12-27 -05:00

回到话题: 寂寞圣诞节,窗外漆黑的夜,家里阴着脸已一天没说话的老公,和roommate有工作的小两口清脆的笑声...,当何以堪!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4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