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风波》续

killer (流血五步伏尸二人)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本来以为写完《小泉风波》, 就可以安心继续陶醉进我的中篇《琶缇雅的爱》里去了。不想刚出笼,新的风波又起浪。

浪头是一个自称为“you know”的,他(她)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说:“九哥:你引用的文章中,有的人把当今的年轻人贬低的太厉害了,我想说,他们许多地方比你我当年都强,女儿昨天对我讲了一件事情,她说她认识的一位高中生(男性),过18岁生日的时候,收到了许多礼物,其中有一部分是大人用的安全套,有各种尺寸的,有透明的,还有迷彩的。你们说这难道不是进步?我们18岁,有的甚至是28岁,还不知那东西是干啥用的呢?、、、、、、”

看了这样的留言,换了你该怎么办,难道去告诉那位叫“you know”的大哥或大嫂,说:“您到28岁,还不知道安全套是干啥用的,是因为早在那个时期,中国还没实行计划生育。”

果不出所料,接着就出了个“Idon't know”的人回敬说:“九哥,这个You Know到底是谁呀,怎么这样酸不溜湫的。真令人恶心!”

接着我的网工程师flymail沉不住气来讲和:“You Know 朋友:九哥当然不可能引述所有的发言,希望您也不要断章取意地来理解问题,我们想要营造的是一个自由发言的天地,每个人只代表他个人的看法,未必是九哥和flymail的意思、、、”

那个叫“you know”的人怎么肯吃亏,立即摇身一变成了个“老酸菜”,自卫反击说:“、、、怎么我到觉得你比you know 酸多了,你吃的是哪门子醋呦?我到要问问你,你是谁?你要真知道我是谁,你一定就更“恶心”了!见了老酸菜,看你还恶心得上来?”

接着一个“青年人”插了句嘴说:“大家在关心国家大事,你们在这耍泼辣,没文化!”

这还了得,回敬是:“你太有文化了!”

接着又是我可爱的网工:“三人行,必有我师,大家一起来学文化、、、”

我忽然悟到,他们这种乒乓球似的来往,解决了我中学读历史时一个极其费解的问题,那就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为什么日本鬼子都打进了门,中国当时的两个党为了“党”前面的两个字不同,却要先争个胜负。

这几位“乒乓球选手”到底是谁并不重要, 我反正也没空去“know”他们。只是觉得花了那么大劲写的文章,碰上他们,是不是有点冤枉。这是否又说明有些中国人也和日本金太郎一样,把自己的事,看得比小泉的还重要。真是那样倒也好,我九哥就可以心安理得去继续我的《琶缇雅的爱》了。

刚准备开始动手写《琶缇雅的爱》之三,朋友马油米来电话:“九哥快打开网,有重炮弹。”

我一看,是一位叫“华求实”的同胞写的文章:《对金太狼的批判》

(全文引,版权问题已获华同胞默认)

金太狼先生,我不想跟你罗嗦,让我来直的。

1, 关于中日友谊的问题,其实对你并不重要,如果你不是要卖你的车的话。友谊是不讲利益的,就像中国人民的代表张八路。他是在完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完全无偿地给了你们友谊。而今天,要不是马女士吓唬你全世界中国人都不买日本车了,你是只会忙你的工作,而对中国人都关心的问题毫无兴趣的。国家与国家,人民与人民,在互利的条件下和友好的气氛中合作,做生意,当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没有必要披上一件“友谊”的外衣。吃小亏占大便宜,引鱼上钩,你们日本人太上手(老练)了,可中国人还不大会那一套,所以往往上你们“友谊”的圈套。

2, 仇将恩报,把敌人的儿子从水里救出来,这种只有耶稣嘴巴里讲讲的仁爱,世界上除了中国人,谁还能做得到。你爷爷是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日本鬼子狗强盗,却受到中国人民的优待,留了条狗命回了家。你有没问过你爷爷,他和他的部下,使得多少中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算了,老调重弹也没有多大意思。我也相信你和你奶奶,还有许多日本人,吃了原子弹的亏,也知道了战争的厉害,所以不敢再打仗。我们中国人,虽然还不强大,也许永远不会强大,就是强大了,也不会学着你们的样子来打你们。要不和你们还有什么两样。

现在,大家都讲和平,大家都要友谊,但是,别忘了,友谊必须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你说你不喜欢美国人,难道不正是因为美国人对你们不平等,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奸你们的姐妹。美国人在欧洲敢吗?如果你和你的朋友们关起门,不要讲出声,问问你们自己,在心灵深处,你们看得起中国人,韩国人吗?你们难道没有以为你们是亚洲最最优秀的民族吗?在你们还没学会丢开利益,诚心诚意与人交往之前,谈友谊只会是门太深的学问。

就拿你金太狼来说吧,你应该是日本人中间最希望中日友好的了,但你却在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事情上对中国人民不诚实。小泉是以个人的名义去参拜的吗?不是,虽然在遭到众多的反对后,他曾设想过以个人的名义,但最终还是通过了政府,以总理的身份去了靖国神社。其次是,靖国神社里虽的确也有战争中死亡的普通老百姓,但小泉顶着国内外如此的压力,真的仅仅只是为了去看望看望老百姓?如果说战犯也是受害者,那只能说老百姓们死得活该。话怎么讲都行,就看你的屁股往哪边坐。

别的日本人可以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事没有兴趣,但你金太狼不行,因为没有张八路,就没有你的存在,所以你不能对中国人的感情没有兴趣,否则你就是一条忘恩负义的畜生。

对过去的一切,日本青年人选择了忘记,那是因为你们的长辈做了坏事。中国人韩国人之所以忘不了,是因为我们心灵的伤疤还没有痊愈。当然、如今已经不是“血债要用血来还”的年代了,所以我们只能可怜地要求你们能记住。只有记住,才会使你们对自己的民族更有认识,只有记住,才真正知道和平的可贵和不易。也只有记住,才会使你们了解你们并不比亚洲任何民族更优秀。只有这样,全亚洲人民才可能在完全平等,互利的环境中相处。到了那个境界,各国人民之间纯洁的友谊也自然会产生。

最后讲一句私话,我的一个朋友说,要是你的上海老婆在网上留言说你对她干了坏事,他一定会找到你的。我的这个朋友不是八路军,他是决不会跟你讲三大纪律的。


华求实

声明:我不是文人,平时最讨厌写东西,今天是没有办法,有感而发,一气呵成。也好让那些对自己的民族失去信心的同胞弟兄们知道,中国人,并不是都得了软骨症。我们辱骂自己又有什么用,不如人人都从自我开始。只有这样,中华才能立足于民族之林。

日本2001年8月18日

(引文完)

对华同胞反应最快的是金太太小芳:“华求实先生:我丈夫的名字叫金太郎,不是金太狼,请不要自作自画把郎君变成狼狗。我丈夫人很好,除了不太做家务以外。这你也有办法吗?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那位朋友为我壮了胆,以后万一有事,我会请他帮忙的。”

其次是金太郎文章的编译者马油米女士:“华同胞,我们都是笼的子孙,我理解你的心情,也基本同意你的观点,除了你说话的口气。我是受人之托帮金太郎写他的意见,丝毫不带我个人的看法,所以请不要把我当汗奸,否则跳到黄浦江也洗不清。看来,我以后还是离政治远一点保险。”


接着来了位很有文化的人:“请不要乱写错别字,华求实先生这对于是“郎”还是“狼”的问题还有待进一步求实,金太郎也许还不至于是金太狼。马油米,我们是“龙”的子孙,而不是“笼”的子孙。到目前为止也还没有人把你当汗奸。也不用吓成这样。”

我立即打了电话,还是想通过马女士,去问问金太郎对华同胞批判的反应。想不到马女士再也不肯接我的电话。尽管有一个“不做阿Q的中国人”安慰她说:“马油米:无论政治上如何翻天覆地,中日民间的友谊总还是存在的,我们都很喜欢你,也感谢您为这种纯真的友情所做的努力,这与做汉奸是两码事。我个人认为,人应当还是要有自己的思想和一定的信念,“龙”的子孙是不应总藏在“笼”子里过日子的。”然而,马女士终于没有再出现。后来是我并不直接认识的小芳直接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了我马女士不接电话的奥秘。我好不容易说服了小芳,让她丈夫金太郎听了电话。

金太郎客气了几句后,对华同胞批判的反应很简单:“正因为我们的立场观点不同,才需要我们双方去努力。正因为世界还不够完美,才需要我们大家去改善。要是一切都完美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之后,他再三道歉说由于自己对政治不关心,在说话中有不符合事实的地方,并再三请求我不要再去打搅他和他的家庭。“我工作真的很忙!”说完就这样挂线了。

一直保持中立的九哥,为了获取更多日本人的意见,又跑到一个日本国际友谊的民间组织,以义务教英语的形式,作了一次讲话。我花了一个小时的口舌,反复讲明了“如果全世界的华人,都不买你们的东西,你们就要完蛋。”在座的几十个爱好国际交流的日本人,好像对自己能听懂百分之几十的英语更有兴趣,而对小泉参拜的事,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有一个学日本历史的台湾美国人,会后私下对我说:“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个问题,我特意亲自去了一趟靖国神社。我觉得那只是个形式而已,没必要弄得那么大。”

接着,在九歌网上又贴出了一篇ZFD的文章 :《与金九郎先生的讨论》

我读后觉得其意见观点和华同胞大同小异。为了篇幅,就不全文引用。

(部分引文)

我目前在欧洲,同往年一样,又看到了日本政客8月15日前后的表演。心中愤怒、、、想到了九哥新开的自由论坛,就转贴了一篇并非四平八稳的书生文章。(原来他就是最先贴文章的那个人)、、、没有想到,竟然还有金九郎这样讲道理的日本先生,华求实同志跟他讨论了一些观点,我想再补充一点道理。

、、、、、、

日本人因为原子弹而不会从内心尊重美国人一样,现在的中国人也不会从内心尊重不承认侵略的日本人,更不用谈友谊、、、中日之间有没有友谊,不在于少数的友谊事例,而是友谊、不友谊的多寡。日军侵华时,一定有友谊人士,但正是多数的不友谊给中国带来了苦难。现在,有右翼背景的小泉竟然当选,而且参拜靖国神社,由此可见右翼及战争遗族的势力有多大。

、、、、、、

如果死者是为正义而死,再退一步讲,如果把战争罪犯从靖国神社清离出去,以中国人的善良和宽容,不会管这些无关的闲事。但当时的日本政府采用狡诈的方式,把战争罪犯人同战争炮灰一同祭奠,让金九郎之类的日本良民也觉得有祭奠的理由,感叹“在任何一个国家,难道这样的先人不是最可怜,最需要和最值得被人尊敬的!”

事实上,日本也只在近一百多年内才发迹,出去干的全是些不能如实记载的丑事。若要日本人否定这段历史,日本人就再没有了“辉煌”的祖宗。所以,自负的日本人一定会抵赖到底,直到炎黄的子孙忘记了祖宗的耻辱。

现在的我们还能感到痛楚,友谊何时才能随时间淡忘而出现?但愿我们的子孙在友谊之后不在经历祖先的痛苦。

、、、、、、


中国人民更热爱繁荣与和平,是发自内心的真实,因为我们曾经历贫穷、屈辱。

(部分引文完)

一如既往,文章出来后,马上就有一些反馈。反应最快的是“旁观者”:“如果您连正确拼写他人名字的能力都没有,就很难令人觉得有价值同您讨论;如果您是故意拼错,那就说明您与人交往缺乏起码的诚意和尊重,那又逼人觉得不屑同您费神。如果对自己的同胞都是这份德性,谈何与国际社会共容、、、”

对“旁观者”回弹的当然是ZFD本人:“无意之中,将金太郎先生的名字拼错,表示歉意。需要声明的是,金太郎先生不是同胞,而是可以进行不同观点讨论的日本朋友。在讨论中,本人依据事实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无意拼错了一个字,竟让先生您怀疑本人的德性,而且不屑一顾,对此我只能表示惊讶。”

我以为这样的“乒乓球活动”大概又要无休止的进行,却有人贴出了些有内容的,比如:“过去,我们的先辈是以日本鬼子为敌,看了这篇文章,好像是要现在的我们以全体日本人民为敌!到底谁是敌人?”

“是该向韩国人学点什么、、、今天的中国,已经没有老幼尊卑、仁义道德。天上的菩萨、地上的皇帝、心中的神灵统统都不信了,一个缺乏信仰的国家,一个人心涣散的民族,你能指望它什么?那个不及中国任何一个省大的韩国都要对日本说:NO!身为中国人难道只能镢地三尺,挖出英勇神武的老祖宗们来让日本人敬畏吗?”

“(你贴的)文章中‘我们日本人,除了只会叩头的少数政客外,愿意称你们国家为支那,不愿称它为中国,但我们称宋代以前为中国’的说法,不知有何根据。据我了解,二战中日本人称我国为”支那“,并不是对中国称谓的轻视。“支那”来源于拉丁语系中国sina的音译, (也就是sina新浪网的网名一样)就是现在,许多欧洲文字,仍然称中国为“支那”,拼法为sina,cina,kina等等。写这样的文章,事关两国人民的关系,不是好玩的,希望作者多多学习。”

“张自忠将军不是战死于台儿庄,是战死于长沙会战吧!”

“在呼吁别人勿忙历史的同时,自己也有必要将历史弄得更清楚些。”

九哥读了华同胞和ZFD弟兄的这两篇文章,和网友们的留言后,两夜没合眼。苦思冥想后,写了篇《给华求实和ZFD朋友的公开信》

(公开信引文)

你们的文章打乱了九哥继续写《琶堤雅的爱》的计划。我反复读了你们的文章,(你们两是不是熟人,怎么文章很有些类似。)又反复读了我自己的《小泉风波》,觉得自己的文章更代表日本社会中爱好和平的那部分人一些。虽然自己一直在努力以“中立”为原则,你们的文章使我觉得自己实际上不够中立。责任感和良心让我决定再补写一篇《小泉风波、续》。

另外,有人说,你们两各人一个错别字,(一个把金太“郎”写成了金太“狼”,另一个把金“太”郎写成了金“九”郎)大大减低了你们文章的感染力。

那还是我读中学时,教我们作文的刘老师说:“一个错别字,就可能坏你的大事。”她还特意挑出了我作文里的一个句子,把“我的鞋子掉了”写成了“我的孩子掉了”。(湖南话“鞋”与“孩”同音)刘老师说:“如果把你这个句子交给警察,那还不忙死他们。”我当时还很不以为然呢!

另外,马油米、旁观者等朋友,九哥也借此机会说上一句:如果你们相信自己是在做一件有利于民族和世界和平的事,就应该有忘掉个人feeling的那个超脱。

(信引文完)

接着我就开始了《小泉风波 续》的准备,却又收到ZFD朋友对我的点名信《查找病毒》

九哥:在你的自由论坛区,我帖了篇题为“与金九郎先生的讨论”的文章。一位来历不明、署名为 “旁观者”的,认为文章是骂人,并对我的德性提出质疑。对此,我在回复中表示了惊讶。现在,我有些神经兮兮:九哥网里可能混进了不报身份的日本人-----“旁观者”。

(随后ZFD举了几条很有说服力的设想和理由)

(此事)希望引起九哥的注意,让网管查查“旁观者”是何方人氏。倘若“旁观者”是怀有特殊心情的同胞,我只能苦笑。倘若真的是日本人,九哥,您怎么办?

我的回信是:

ZFD朋友:

首先要感谢你在九歌网上贴了那两篇文章。说真的,那两篇文章引起了我,还有许多网友的思考。(有思考才有提高)同时也使得新生的九歌网变得特别的热闹。

关于“旁观者”,可能是马女士的同情者吧。“旁观者”大概是把你对金太郎的分析意见当成是冲编译者马女士来的,要不怎么会用“同胞”这样的字眼呢?

自华同胞的文章出来后,马女士显得很怕。也难怪,她父亲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政治迫害死的。据说她母亲曾逼她发过誓永不粘政治的边。你我长期在欧洲,大概很难理解她。我已经给马女士添了麻烦,怎么还可以像KGB一样去查人家网友“旁观者”是谁呢?

如何对待不同意见,我还是借那句话: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是在做一件有利于民族和世界和平的事,就应该有忘掉个人feeling的那个超脱。

我再重声一遍,九歌网是一块自由的天地,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任何意见。

(回信完)

为了把这篇《小泉风波 (续)》写得比较公正全面,一向不关心政治的九哥,也找来些过期的报纸。发现日本报纸和(日本的)中国报纸都报道,小泉是早就预定于8月15日(日本投降56周年纪念日)去参拜靖国神社的。后来由于国内外强烈的反对,曾设想过以个人的名义,但最终还是取得多数支持,决定以“内阁总理大臣小泉纯一郎”的名义。为了避免事端,小泉突然改变原定日期,在他休假中的8月13日匆匆去了靖国神社参拜。日本媒介在参拜数小时前,才作出“参拜改期”的报道。尽管如此,在神社门口还是聚集了不少反对和支持的民众。据说“小泉的发言人早前表示:小泉总理前往靖国神社,是要向为国捐躯的国民致敬,同时提醒自己不能再让日本卷入战争。”(日本“知音”报)

非政治口味的九哥,当然不够资格加以评价,但从外表来看,小泉总理本来堂堂的参拜计划,结果好像变成了留面子的过场。(小泉也几十岁人了,讲的话怎么好不算呢!)

而从国内外民众的反应,反对小泉参拜应该只是个表面现象,实质上还是反对日本右翼派搞复活军国主义。

在我的《小泉风波》的最后,有位“网络为王”这样评价:“小泉之事我们又能怎样?美国炸了我们的大使馆,开侦察机撞了我们的王伟,出售军火给台独者....事情一波又一波地出现,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落后,发展经济和军事是首要。若要人家尊重我们,我们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台湾统一起来,自家的事都还顾不了,邻居在你隔壁大声跳嚷你又能乍样?、、、”

“网络为王”讲的是否有道理,留给你去评价。不过我觉得看到别人在作坏事,还是喊一喊的好。打个及不恰当的比喻:如果有些老鼠在做坏事,邻家的猫群大叫一阵,虽伤不了老鼠的皮肉,至少会叫它们胆战心惊,而不敢为所欲为了。

还有,对其他民族的批判,也会引起对自己民族的反思。用毛辩证的教导来说,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

最后,你骂我是孽种也好,汉奸也好,我还是愿意苟同《金太郎的国际观》里所讲的一部分:(其实那并不是金太郎的发明)所谓“世界为一”;用我小时候受的祖国红色教育是叫“共产主义一定要实现”。

我知道许多人会说“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也许真的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我只是梦想,连梦想一下都不行吗?古时候不也有许多人曾有过许多决不可能实现、荒诞愚蠢的梦想吗?!其中之一是:“有一天人会像鸟一样在天上飞,而且还要飞到月亮上去。”


九哥

于日本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4773@0)
2001-12-27 -05:00

回到话题: 看到大家对抵制日货这么感兴趣,俺贴一点相关日本的背景资料,供大家参考。在贴之前,俺说一句,俺可是转文,为尊重作者,需要保护原文的完整性,转的文章并不完全代表是我的观点,但是我的倾向性还是很明显的。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4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