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忘却的记忆 ———有时两个人的感情就象翘翘板,永远没有一个水平的时候

wait (lo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那时是高三,记不请我是怎样喜欢上冬的,总之一开始是我先喜欢上他的,很朦胧的,只是一种”很喜欢向他借半块橡皮的感觉”。当时脑子里对恋爱的概念也很模糊而浅显的, 感觉是很遥远, 如果是也至少要牵手的。 所以当时我是不会把它定为初恋的。而我只是一个劲的制造能和他接触的机会。
冬成绩不优秀,个子也不高大,而我是班上最高的女生。他不擅长也不喜欢和女生交谈。当时的我想象中的男朋友,应该是仰慕高大英俊潇洒一类的,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我也不曾想过。而我就可以,无论他穿什么衣服,在一群进入教室的人当中,只用我的余光就会心跳加速的感觉他的走近;在每月一次轮换座位时,我总回曲线救国不露痕迹的换到靠近他的位子;还会借每周末到母亲办公室温习功课的机会往他家打电话,尽管多数时候是他严厉而敏感的母亲接的,我会自作聪明的一听到她的声音就佯装是打错了电话,结果还是被他那当中学班主任的母亲识破了,认定我是早恋,狠狠的教育了我一番。我当时觉得特别委屈,第二天到学校后,为了不失面子,轻描淡写的告诉冬我昨天往他家打了电话让他母亲发现了,冬听了后也只是淡淡的回了几句玩笑话,让我觉得很失望。现在想来,即使我当时告诉他全部事情,他也未必会有多大反应,因为当时的他对于喜欢异性比我更加懵懂。
我们就这样懵懂而萌动着毕业了,他考进了同一城市的一所重点大学,我进了另一个小城市的大学。于是开始通信,而且是日渐频繁的通信。信中我们不会谈日常琐事,也没有关于彼此感情的话语,我只记得那是一种心灵相同的交流,一种我再也不曾找到和找回的东西。到后来盼信,盼他的信已成了让我每天不失落的一个希望,我仍没有想过他是否就是我的男朋友。在我的脑海里男朋友似乎就是那个会和我结婚生活一辈子的人,一个会每天在我身边呵护关心我,时常迁就我的,也应是一个高大英俊又有才华有品位的人。总之那时的我要求很完美,所以我从未在心理上将冬定为我的男朋友,但不可否认的是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和他交流我很投入很满足。他会在信中跟我讲《乞力马扎罗的雪》,讲关于心灵象一条河有流动有交汇,而他也会戏言如果我和班上男生出去看电影他会吃醋………直到有一天两周收不到他的信,思念想念期盼失落的我,哭了,我开始感到和他交流已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我仍会在他希望来看我时说不。我不知道我在接受着什么又在拒绝着什么,我只是投入在这样一种感情当中,来不及给它定义。
那年暑假的时候,我和他与另外一对恋人去郊外爬山,另两个他和她沉浸在明朗而热烈的恋爱之中,而我和冬,没有太过明了的表白,似乎有点扑朔迷离的,没有在信中那么近,却也很默契的,在我走不动是他牵我的手,在我累了躺下时,他对我唱起“That is All for Love”, 我想说些什么,却又无言以对,我只是静静地感受着,快乐着。
国庆快放假的时候,他打电话到学校找我,说他要来看我,我仍是不肯。我似乎在害怕着什么,似乎对我而言他来看我就会意味着一种不言而喻的东西。他在电话那边坚持着,我却越发的坚定着,执着的他和固执的我在电话上僵持了两个多小时,耗尽了他半个月的生活费,也耗尽了彼此的耐心,我开始隐约感到我们有着相同的固执。这是我们的感情第一次出现裂痕,而后书信不在那么频繁,我越来越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发现我们对彼此的要求似乎不在一条线上,有一种错位的感觉。在寒假回家后,在一个冬日暖阳的午后,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屋,他对我说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只是执意说不可能,他追问原因,我却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只是不能告诉他,他离我的完美要求还差很远。那个黄昏,我们在追逐和逃离中不欢而散。
接下来的整个寒假我们断了联系,开学的时候,收到的他一封信,要我还给他寄给我的所有的信,因为那不是给我的,是写给他一个梦中的女孩。他否定了整个过程,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寄回了他所有的信,没有一句话,我想我不必要回什么,因为我所有的付出都是真实的。
就这样冬的名字在我的信箱中消失了,而我却总会在不经意是期盼他会写信给我,我也会在他每年生日时寄去一份不变的祝福,尽管有如寄到了风中。
时间是一剂良药,也是很好的过滤剂,它会过滤掉很多不愉快的记忆,只留下些许美好的片段。在余下的两年大学生活中,偶尔仍会想起他,想起时心中总有一丝温柔,回味着那样一种心与心的纯粹的沟通。而今想来,关于纯粹,我和他的感觉原本就是错位的。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也是一个感性的人。大学毕业后,我回到我长大的城市,和他又在同一个城市了。在我偶尔想起他时,我想他还在怨我吗,他过得怎样了,我们是否真的就这样永远失去联系了……在我不想再多想时,我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陌生即刻又很熟悉,有一些惊讶即刻又是欢喜的,仿佛老友重逢。我想,我们是可以继续做朋友的,我没有想的是,我会点燃他深埋于心的爱情。在我们又交往了两次后,我发现虽然我们仍有许多可以交流,但他的固执也没有改变。在我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一封没有寄信人地址的信,信中有一句话让我很触动,“我以为一段感情早已结束,但事隔三年我才发现,她只是深埋在我心中,并且变得更加深厚。”这是他写给我的一封情书,他第一次说出了那三个字,深切得让我落泪。然而我却不能承受之重,因为他的固执的个性,也因为那时的我已在另一段感情之中,我想这一次我是真的伤了他。情人节的时候,他打电话约我出去,希望给所有的画上一个句号,但我知道我是不能给他的执着一个圆满的解释和句号的,我不想三年前的不欢而散重现。我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末了他只说了一句“如果你希望日后见面如仇人,那就这样吧。”而这一句话其实比不欢而散更让我心悸。但我只是放下了电话。
而后又是了无音迅。我仍然固执地想要一个完美的结局。我仍然会在每年生日时通过不同的方式的到他的联系方式,给他送去不需要也得不到回应的祝福,虽然我已沉浸在幸福的爱与被爱之中,偶尔我仍会感到孤独,偶尔仍会想起与冬交心的沟通。当我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时,我仍然会心跳,甚而我还会偶尔打电话给他想了解更多的情况,但往往只是我的独白,且得不到他的些许在意。我想在他面前我少了很多自尊,我又想着这是否是老天的一种回应呢?
在出国的前几天,我又拨了他的电话,告诉他我要走了,可不可以留一个E-mail,他只说不必了,竟没有问一句我会去哪里。我知道我在他心中或许已经什么也不是了,不是陌生人,不是朋友,也不是仇人。我想我是应该忘了他了,把记忆交予时间和空间。
但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到了加拿大后,就在我最忙于苦于生计时,我仍然没有忘记他的生日,我又辗转得到了他的E-mail地址,给他寄去了我的不变的祝福。而除了祝福,还有什么一直在我心底,抹去后又会在梦中时常浮现?此刻,我只想,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如同寄出的祝福一般,Gone with the wind.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5319@0)
2001-12-28 -05:00

回到话题: 想要忘却的记忆 ———有时两个人的感情就象翘翘板,永远没有一个水平的时候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5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