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对我负责--(转载)

donotleave (donotleav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谁该对谁负责呢?这世界真是乱了套了……**************

  夏天的每个傍晚,站在阳台上,我总是能看到许多穿着游泳衣,披着五颜六色浴巾的女学生到游泳池游泳。女学生自信的步态和在傍晚的阳光下她们肌肤闪烁出的细腻光泽让夏日黄昏中的校园充溢着生命的芬芳。我想如果夏天里让全体女生都穿上泳装去上课,那种课堂气氛一定热烈而且坦诚。我认识唐诗那个傍晚,就是在我的单身公寓的阳台上,唐诗那时候还是大三女生,读广告专业。唐诗的姐姐,我的大学同学唐韵移民到加拿大之前的一个月带她到我的住处玩。

  唐诗非常羡慕我们学校的女生可以披着浴巾,一路逶迤着到游泳池游泳,唐诗说她念书的大学没有游泳池,不然她要天天去游泳。我笑着对唐诗说:“你要喜欢游泳,现在就可以披条浴巾去,对面的小卖部卖游泳衣的。”唐诗乜斜了我一眼,语出惊人地告诉我:“我的腿太细了,穿游泳衣不好看。不去了。”

  唐诗的姐姐唐韵和我的关系只能说略有些暧昧,除了一般性的打情骂俏或是接接吻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我对她的妹妹印象尚好,一个俏皮的小女生,能喝许多啤酒,在她姐姐移民加拿大的饯行酒宴上,她一人和五个大男人拼酒,大家都称奇,她姐姐也玩笑道:“我妹妹是狐狸精变的,你们呀,不被她灌醉了,就算幸运了。”

  总之,唐诗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我一个三十大几的男人,尽管未婚,对这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懒得动念头,况且她姐姐和我的那一层关系也使我不好怎么进一步,要知道,她姐姐唐韵在临去加拿大的那天晚上,还特意打电话给我,说她到了那儿会想我的,我要真的愿意到国外发展,到时候她愿意帮忙。

  可这女人去加拿大快一年了,连个EMAIL也不给我发,我想唐韵要么混得太好,彻底忘了我,要么混得太糟,不好意思言语,也许中不溜秋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一直到今年的三月一个深夜,唐韵给我来了个电话,没有两句问候,唐韵就说:“我想请你帮个忙,我妹妹唐诗和男同学玩,中奖了,你熟人多,能不能帮忙?”

  我说:“中什么奖,要我找医院的熟人?”

  “大傻瓜,中奖就是怀孕了,要做掉的。你能不能帮忙到底呀你?”

  “我不知道,看看再说吧,我要打电话问问。”

  “好啦,我让唐诗明天去找你,这事情你负责就是了。”

  我靠,唐诗又不是跟我睡觉睡出人命来,凭什么要我负责,我差点破口大骂,可碍着越洋电话,还有跟电话那头的女人的三分情分,我只好忍下这口气。

  

  那天一大早,唐诗就出现在我宿舍门口。

  见到她,我的头皮都快炸开了。我问她:“你到医院检查过了,是吗?”

  她说:“我买了张纸,测过了,而且,已经三个月没有来例假了。”

  唐诗扑闪着眼睛,好像在说三个月没有跳过一次舞的无辜模样。

  我不知道她说的能测试怀孕的纸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她肯定自己怀了孕,这事情应该是真实无疑的了。

  尽管我有8年的大学教龄,但我依然无法相信一个仅仅和我见过两次面,交谈的时间不会超过四个小时的大学四年级女生要我帮忙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她找个医院打胎。

  她穿着运动短裤,露出白皙腿,手上拿着串钥匙晃啊晃的。她的头发盖住一半脸,好像被人突然打了一耳光来不及回过神来的样子,说话时把头发一甩一甩的。我看她厚颜无耻的样子,还真想上去抽她两个耳光。

  “这种事情我要告诉我爸妈,他们还以为天已经塌下来了呢。我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姐姐在上大学,也偷偷摸摸地处理过类似的事情。做女人都有可能碰上这类似的问题,你说呢?”面对唐诗纯真的脸庞和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什么变化的身体形态,我能说什么呢?我告诉唐诗,需要给我24小时的时间,让我想想怎么办。

  唐诗说:“那好吧,那你先帮我把这五百美元换成人民币,五四路上做这种生意的人挺多,不过你要担心着点。”

  我盯着挺刮挺刮的带着钞票香味的五张百元美钞。罗嗦了一句:“你赚的钱?还是你姐姐给你的?”

  唐诗柳眉一竖,竟然生起气来:“都什么时候了,高更老师,你还问这些干吗?”

  跟唐诗接触,最令我不知所措的事情是她常常预支情感表达方式,我连她的手都没有拉过,她却拿出老恋人的脸面对我颐指气使。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活腻了还是怎么了,竟然对唐诗逆来顺受、言听计从。

  我想碰到换美元这类事情,只有问老朋友董蓓蓓,她朋友特别多。我打电话问董蓓蓓能不能帮忙把美元换掉,董蓓蓓问我你哪里来的美元。我撒谎说是一个同事从美国回来,想把美元换掉。我还真有个同事刚从美国回来,要知道我这个人撒谎都要有一定的事实依据,不然就言不成词。董蓓蓓说她要去问问另一个朋友。我连忙说算了,反正我那同事也是随便问问,我回话说没有门路就好了,董蓓蓓说星期天有空到她家吃饭。这个董蓓蓓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如今相夫教子,生活得很好,已经和我彻底断了缘分,但她丈夫和我成了朋友,这倒是我意料之外的友谊。

  那天我怀里揣着五百美元到了五四路,四下打量着有没有换外币的,有两个男女靠近我,若有若无地飘来一句话:“先生要不要做证件?身份证、毕业证、英语四级、六级……”我连忙掉头走开。移步到一家大商店门口,果然有换外币的趋前问我,我让他到银行把人民币存在我的储蓄卡上,然后我付给他五百美元的现金,整个过程就像到超市购物那么简单。

  换完钱后,我转身到自动提款机上将四千三百五拾元人民币取出。这都是唐诗的钱,我如数交给她。她说钱就放在我那儿,要我找一家医院,想早点做掉。

  唐诗的口气好像我熟悉全市的每一家医院,而且是妇科诊所的常客。

  我想她这样对我似乎太过分了,故意刺激她一句:“事情都这样了,你那位怎么还不露面呢?”

  唐诗恶狠狠地反问我:“他要能指望,我能叫你吗?……,况且,我已经不爱他了,再叫他来有什么意思。他还是个学生,一个小男孩,我说我怀孕了,他都吓哭了,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唐诗又甩了甩头发说道。

  我倒认为一个男人听说女朋友怀孕了就哭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能像唐诗这样的自以为成熟的女人无法领会也不屑于领会一个男人对女朋友怀孕消息的复杂感受。

  所以,我从一个男人的角度为让唐诗怀孕的小男人辩护道:“你的男朋友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才哭了起来。”

  “他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这种男人,除了玩女人,没有半点本事。”我平静地看了唐诗一眼。心里琢磨着我是不是也属于这种类型。

  

  那天晚上我在学校边上的一家餐厅里请唐诗吃牛排和啤酒,她的胃口好极了。还旁敲侧击地问我和她姐姐的关系,语带讥讽,好像我和她姐姐真有什么事似的。

  临走时候,唐诗说这个星期有一场英语过级考试,打算等考试结束后就把事情了了。我说,这样好,英语考试你去考吧,我明天就去联系医院。

  唐诗神情自若地喝了一口啤酒,道:“下次我请你吃饭,高更老师 ,你是好人。”

  说完唐诗趋前吻了吻我,这个吻可以理解为礼节性的吻,但带着性的气息,至少我知道唐诗对我不讨厌,而我已经对唐诗清新的口气有了好感,因为仓促,她的口气留给我的印象很模糊,却充满深入探索的诱惑。

  好人高更几乎动员了所有的社会关系打听哪一家医院打胎手术做得最好。

  最后我的中学同学郑秀芳言之凿凿道:“妇幼保健医院最好了,这种事情妇幼保健医院最有经验。”我说妇幼保健医院我没有熟人。

  几年前大家尚未婚配的时候,常常聚会,酒酣耳热之际常常拿郑秀芳开玩笑,说谈恋爱要是出了问题,大不了找郑秀芳帮忙解决。郑秀芳从护士学校毕业后就在协和医院妇产科做护士,她告诉我们电视台某某著名女人都到她那儿打过两次胎,我们听了都觉得新奇,纷纷说郑秀芳的工作真是特殊。郑秀芳越发得意,说:“有些事情我还不好告诉大家,领导上要求保密。”大家听了,对郑秀芳更是钦佩,郑秀芳也一脸的骄傲,让大家感觉做妇产科护士特别扬眉吐气。

  郑秀芳问我是不是我的女朋友要做手术,我迟疑了一会儿,说是的,是我的女朋友要做手术。郑秀芳说要是你的女朋友我也就帮你这个忙:“原先我想你是最保险的人了,没想到现在大学老师也这么容易出事。”

  郑秀芳说我“最保险”意思是我看上去像个坐怀不乱的君子。我和郑秀芳初中同学的时候两人一直有好感,我记得我不会嗑瓜子,郑秀芳还将嗑好的瓜子送到我的嘴里,这是我上初中时候最色情的情景。现在,面对老同学郑秀芳是一副有点惋惜有点吃醋有点一本正经的嘴脸。电话里我只好承认我变“坏”了。

  本来我想把唐诗往郑秀芳那儿一送事情就了了一半,不料郑秀芳极力推荐妇幼保健医院,说协和的妇产科水平不高。

  我只好按照郑秀芳提供的姓名和电话号码跟妇幼保健医院一个姓任的女医生联系。我自我介绍说我是郑秀芳的同学。任医生却没有好气道:“不是你想打胎就可以马上打胎的,要先到医院做个检查。”

  我说要检查什么项目,任医生说你带你女朋友过来找我就是了,说完话任医生就把电话挂了。显然,任医生是个烦躁的医生。

  我拨个传呼给唐诗。唐诗回了电话,说她正准备到市第一医院去做检查,我说我已经联系好了妇幼保健医院了,有熟悉的医生。唐诗说她的一位最要好的同学的妈妈在市一做主任医生,所以她要到市一医院做手术。

  我没有料到唐诗竟然开辟了另一条做手术的途径。不过这样也好,我本来就不愿意到医院抛头露面。

  但唐诗要求我马上带上钱到市一医院门口和她碰面。

  我打了个的士到市一医院,唐诗已经站在门口等我,身边站着一位个子很高的女生,一米七左右,神色有点忧郁。让我感觉来做手术的不是唐诗而是那位高个子女生。

  唐诗介绍身边的女生,说她叫庄心志,庄心志的妈妈就是在这家医院当主任。庄心志不太喜欢说话,很含蓄地对我点了点头就算是招呼过了。

  

  妇产科的病室里一共有六张病床,唐诗的床位紧靠着窗户,这个位置挺好的,可以看到窗外的翠绿的椰子树叶。我帮唐诗的病床铺好后,庄心志也进来了,庄心志的妈妈孙主任也来了。唐诗叫她“孙阿姨”,孙阿姨没有跟我说话,跟她女儿一样矜持,仿佛我是空气。孙阿姨拉着唐诗的手说了些“既来之则安之”的话就走了。

  病房里的另外五个怀孕妇女都在打量着唐诗,我想这是因为她一眼就被人看出她是个未婚女子。已婚孕妇和未婚孕妇气质就是不一样,已婚孕妇目标明确,神情专一,笑容幸福得近乎愚蠢。未婚孕妇往往眼神游弋,过于敏感,带着游击习气。

  因为上课,安排好唐诗我就回学校了。那天晚上8点我才到医院看望唐诗。唐诗不喜欢呆在病房里,我们两个人就散步到医院的小花园里。

  唐诗一字一顿地对我说:“下午医生给我检查了,说有点炎症,要把炎症治好了才能手术。”我问:“什么炎症?”唐诗皱了皱眉头说:“每个女人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我这是小毛病,不过这样要在医院里多呆几天,你会陪我吗?高更老师。”

  “当然。”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唐诗紧紧地挽我走,让我感觉到她胸膛温暖的起伏。我要承认,五个月的身孕让她脸色红润,皮肤散发着鲜活的光泽,让我感觉怀孕到五个月的女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大街上的人流像蝗虫似的四处爬动。我们在大街的人流中匆匆走着,街道上飘荡着来路不明的香水味和快餐厅飘来的汉堡香味,仿佛俗常的幸福唾手可得,可又跟我们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幕墙。              

  白天的医院嘈杂得像假日里打半折超市。但一到夜晚,暗淡的医院一下显出荒芜空虚的面目。无可捉摸的黑暗弥漫在医院的各个角落,让你感觉到住院的生活让人不知从何下手。

  住院部的小花园的斜对面可能是医生们的宿舍,有钢琴的声音从窗口飘出,让人感觉到在这个不是那么可爱的环境中稍微有了喘息的机会。

  “高更你会不会什么乐器?”不知什么时候唐诗已经和我若有若无地拉着手,让我感觉到我的爱情就像一只透明的蓝色精灵,明晃晃地在花园小径中跳跃着。

  “我什么乐器都不会,不会下棋,不会画画,不会书法,不会开车,说起这些,我感觉自己跟废物差不多。”

  唐诗噗嗤笑了起来,说:“那你会不会谈恋爱。”

  “恋爱也是缺乏钻研,只懂得皮毛,没有出息。”我的心一紧,想这个小狐狸该不会把话题扯到我和她姐姐的事情上吧,她喜欢拿我和她姐姐的事情吊我的胃口,或者,她还单纯到看不出我和她姐姐的关系,我想唐诗不至于这么弱智吧。

  “那我问你,你说你谈过几次恋爱。”唐诗突然小跑一步,180度转身,小女生一样背着手,灵巧得让你无法将她与怀孕五个月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她站在我面前,非常快乐地等着我的回答。

  “两次。”我说。

  “骗人。”她噘着嘴巴道。

  “三次。”

  “给你最后机会,几次。”

  “六次。两次是暗恋,只知道对方的名字,话都没说上两句,还有一次是上初中时候互相递过条子,跟学造句差不多。另外一次只跟对方呆在一起六个小时,后来就没有见过面了。”

  “算你老实,以后我再慢慢问你。”唐诗背着手倒退着走,口气中透露着和夜晚一样神秘的芳香。

  “你呢?”我一脸坏笑问她。

  “我吗,只有你的一半经历。女生的故事要保密,不许你问。”唐诗主动地拉过我的手,表示友好,我也顺势将她揽过。

  我的吻先在她的面庞上滑行,她略微勉强了一下,就非常投入地进入互相探索的状态。她的吻也是冰凉的,像果冻,带着甜味。这种味道是不是因为她怀孕的缘故,我猜想着。

  松开的时候唐诗还带着回味无穷的神色,手里动着我衬衫扣子说:“高更,你要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再好好在一起好吗?”我松弛了下来,笑道:“我现在就向你求爱。”说着又开始动手脚。

  “现在不行,现在是非常时期,等过了这个关,我就和你好好地好。”唐诗娇里娇气制止道,接着又将嘴唇送过来接吻,她大概以为我要向她求爱就得马上跟她上床,所以她要声明“现在不行”。

  长长的吻可以让人体释放出内腓呔之类的激素物质,可以止痛、解乏,也可以消除焦虑。唐诗接吻的表情充满了幻想气息,好像她正在抵达某个神秘着领域,享受着快乐游戏后赋予她的恬静和想入非非。

  医院小花园上空的月亮颜色略有些陈旧,像黄色的玫瑰花瓣,俗气而又神秘。月色毫无遮挡地倾泻在医院的花园里,坦白得令人无法打量。

  月光下的一切都是虚构的,月光下的一切都暂时变成舞台,在这个医院的花园里,目前只有两个演员,其中一个是怀着其他男人孩子的女人,与她姐姐的准情人,在上演着情欲游戏的序幕。

  我们俩在小花园里一边说话一边接吻,很快就到了医院关门的时间了。

  唐诗看上去心情好多了,她说:“我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个地方好好吃一次麦当劳,我特别喜欢吃吉士汉堡。还有巧克力奶昔,还有吗,就是我喜欢喝点红茶。”

  我说你要喜欢,我明天就给带汉堡来,吃到你起腻为止。

  “哼,你还想害了我的胃口。告诉你高更,我最高的记录是一个星期吃九次汉堡,我还想吃第十次呢。”我没有想到唐诗会像小孩那样为汉堡而高兴,大概现在的女恋人都婴儿化了,或许,她是用这种很天真的方式表示对我的感谢,因为我确实非常真诚地希望她度过这次打胎危机,不过,在唐诗看来,也许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有趣味的冒险。

  

  第二天,我陪唐诗去门诊部做检查。

  门诊部的过道上挤满了病人,妇科诊室的医生给唐诗开了个检查的单子,唐诗让我先到收费处排队交钱。

  妇科在三楼,我交了费就带唐诗进诊室内检查。

  我在走廊上傻坐着,正心烦,一个汉子往我的右肩拍了一下。我定睛一看,是开广告公司的薛文涛,过去与他合作拍过企业专题片。这小子显然发福了,头发抹得一丝不苟。

  薛文涛嚷道:“高老师,你怎么也在这儿蹲着?不当教授吗?”

  薛文涛如此嚷嚷,我马上引起了候诊室众多女病人的注意。

  我连忙将薛文涛拉到一边,问他最近忙什么,还开广告公司吗,薛文涛把头一歪道:“做呀,我手上的广告还有好几个单呢,正要找你高老师合作,这不我们今天这么凑巧。”薛文涛正说着话,手机响了,他哼哼唧唧地忙着回话。

  我往诊室里探头,唐诗还未从帘子里头出来。薛文涛见我也注意帘子后的动静,放低声音道:“高老师,你的女朋友也在里头检查。”我想都到了这个地方了,跟他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这小子历来劣迹斑斑,我犯不着怵他,故意坏笑道:“这种事情有谁会替我代劳。”薛文涛高兴道:“高老师,你有种。哈哈。”

  我和薛文涛闲聊了一会儿,一个妖娆女子先出来了,轻声叫了声:“薛哥。”一听就是北方口音,薛文涛就像介绍女秘书似的介绍他的女朋友:“马小梅,东北女孩。”然后介绍我道:“高老师。”妖娆女子低着眉头,颇有风尘味地叫了声:“高哥。”我听了麻酥酥不知所措,连忙点头哈腰。正说着,唐诗也出来了,见有人和我说话,在那儿迟疑,我只好招呼她过来,说:“我的朋友,薛文涛。”唐诗拉着我的手,对薛文涛颔首道:“你好。”

  “怎么样,都检查好了,高老师,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对面的聚春园不错,你们无论如何要去。”我看了看唐诗,她在笑,没有拒绝的意思,我也就顺水推舟,答应的薛文涛。

  去聚春园路上,薛文涛和我一起在前面走着,后面两个女人竟也马上好得像姐妹,她们也在高兴地谈着话。

  薛文涛捅了捅我的腰,凑在我耳边道:“高老师,挺不错的妞,你真厉害。”说着又豪爽地笑起来。我问薛文涛领女朋友来检查什么项目,薛文涛压低声音道:“奶奶的,今年我已经犯了三次错误了。我就是讨厌用套子,还好,这里的医生和我非常熟。真没劲,跟母猪似的,说怀上就怀上。不过我这个人跟你高老师一样,敢作敢当,那个女的,是因为我怀上的,我一定包到底。可不能糊弄我,你知道那个周小婕吗,和好多男人玩,一定说是我弄上,我比窦娥还倒霉呀,可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重感情,既然我搞过你一次,我就对你负责。周小婕一定说是我的,我他妈的也认帐了,事情过后我还送她五千营养费。我这个人和女人玩,跟你高老师一样,没有别的优点,就是心太软,责任感特别强。”薛文涛说的这个周小婕是薛文涛广告公司的业务员,过去确实跟薛文涛走得挺紧的,不过要不是薛文涛今天告诉我,我还真看不出来他们发生过密切关系,而且薛文涛还对她负过责。

  

  在聚春园的包厢里大家午饭都吃得很开心,都喝了不少酒。唐诗的脸上更是红扑扑的,唐诗还有另外的收获,她已经跟薛文涛谈好了,手术做完后就到他们广告公司实习,唐诗对薛文涛说,她都发愁死了,怕找不着地方实习呢。

  薛文涛表示热烈欢迎,马小梅也喜欢唐诗到公司里做事,说这样就可以多一个姐妹。顺便交代一句,马小梅说唐诗是她见过的肤色最好的南方女孩,唐诗也说马小梅是她见过的最有气质的北方女孩。两个女人一见如故,我却一直狐疑她们的“姐妹友谊”是不是因为共同的手术遭遇。

  午饭后,我送唐诗回医院,本来,我告诉唐诗千万不要跟薛文涛这种人来往,这种人危险,唐诗笑了笑说:“我就是喜欢来点危险,这样才有味道。”见我不语,她又讨好道:“怎么了,生气了,这么容易生气,好了好了,我不去找薛文涛就是了,你笑一笑好吗,笑一笑。”对唐诗这样的女人,你还真得不得不笑。唐诗确实是一个没有任何牵挂的女孩,我百分百相信出院后只要稍事休息唐诗就会马上奔向迪吧之类的游乐场所:既然生活无端让她的身体遭受一次苦痛的经历,她就需要马上得到加倍的补偿。快乐是唐诗这类女孩子的生活基调,而挫折不过是生活中一个微弱的变调而已。我这个老男人的揣测大概不会错吧。对于唐诗这样一位鲜亮得耀眼的女孩子(当然她还是女孩子,只要她感觉自己是女孩子就女孩子),一次让她成为公主的舞会或是一套前卫新潮的服装就可以给她粉碎生活烦恼的动力。

  她是一个知道如何创造快乐的女孩子,因为这个时代就是为这样的女孩打造。

  我送唐诗到病房后,马上出了医院,赶到学校上课,突然感觉这白天的城市像条懒洋洋的狗,四处是令人乏味的景象。只有到了夜晚,这个城市才会发出她的物质光辉。夜晚的城市才能无拘无束地舒张她的器官,而白天的城市,特别是中午时分,总是令人无精打采,好像整个城市都在忙着睡午觉。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唐诗病房的时候,医生已经来过,给唐诗打了一针催产针。

  唐诗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像一只生病的猫,等待着非常时间的到来。

  也许,在她看来,那一刻也并不能算做什么非常时间,不过是不小心的快乐活动导致的技术失误,现在是解决这技术失误的时候。在这无意义的下午时间里,唐诗将经历一次有意味的肉体分裂。

  “我痛。”唐诗抓住我的手,我感觉到她手心的汗。

  “哪儿痛?”我一说出口,就发觉自己的愚蠢,这时候最需要的是分散她痛的感觉。

  “肚子痛。”她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

  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下来,但她的嘴唇还是那么鲜艳,像一朵玫瑰花瓣,她的头发已经乱了,湿漉漉的一绺绺长发遮盖着她的脸,我把她的头发捋到耳后。我凑近她,她在呼吸,她的气息还是那样清凉、甜蜜,让我再次意识到美丽而且健康的女性是不用担心生活的挫折。就在这种时候她的呼吸都是那么优雅,还有什么生活错误她无法跨越的呢?

  不一会儿,一个扎着口罩的高个女护士进病房,问唐诗:“痛吗?”唐诗扭曲着脸点点头,护士说:“痛就好。痛就是有效果了,再等一个小时就可以进手术室。”护士说完话,眼睛瞥了我一眼,扭头就走了。

  唐诗还在出汗,护士走后我们的手又握在了一起,唐诗的眼睛闭着,她的嘴唇一张一翕,好像接吻之前的表情酝酿。见病房里一时无人,我轻轻地吻住唐诗的双唇,唐诗却如吸食可乐一般将我的吻吸住。

  吻后,我抬头一看,庄心志已经站在病床的另一侧,她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好像我和唐诗不是在接吻,而是在握手。

  “我问了护士了,说今天下午就可以动手术。”庄心志说。

  唐诗点了点头,很勉强地对庄心志笑了笑。

  庄心志又取了毛巾,为唐诗擦汗,唐诗又是一阵疼痛,这次她疼得叫出了声来,声音直接从喉管中发出,我是第一次听到唐诗这毫无修饰的声音,这种声音已经明确无误地告诉我,唐诗现在正痛苦地蜕去少女这层的皮,她正走在一个从少女变为女人的关口。

  庄心志命令我道:“你还不去叫医生。”

  我连忙去值班室叫医生。

  五分钟后,唐诗进了手术室。

  

  一个月后,唐诗找我,问我做手术的钱用完了吗。实际上后来我还垫五百元,不过,我不愿意让唐诗知道这事情,就说钱刚好用完了,唐诗无精打采地说:“用完就用完了,没事了,谢谢你,高更。”

  我还准备和唐诗聊几句,后来想算了,这女孩子哪喜欢跟我玩,她找我不过是为了我能帮她做点事,在医院里和我亲热大概也是为了打发住院的那段无聊时光。我应该了解她的爱情观念和情爱习性,否则就太不知趣了,现在她说不定又和她的那位喜欢哭的小男朋友又好上了呢,我何必自作多情呢,我不过是她的姐姐的一位好朋友罢了。

  

  后来唐韵从香港打电话来谢我,我说这又何必呢,没有什么好谢的。唐韵又和我说了许多闲话,还开玩笑地问我有没有看上她的妹妹唐诗。

  “你要看上她,可要对她负责,别看她做出那种事情,可她还是一个孩子,特别贪玩,现在快毕业了,工作还没个影子,你要有关系,就帮她看看。她对你印象很好的,都说你好,你要小心,我妹妹要看上你,你逃也逃不掉。”我笑了笑说,这事情我会为自己负责,也会对对方负责,你这当姐姐的,先对自己负责好了。唐韵骂了我好几句“好讨厌”才挂了电话。

  后来唐诗和我有了几次电话联系,我还请她吃过两次饭。不久,我发现唐诗是个喜欢虚构的女孩子,虽然她虚构的能力并不高明,但仅仅根据她所提供的“事实”,你就可以发现她对自己经历的叙述多有自相矛盾之处理。但我依然认为一个女孩撒谎就像她们喜欢新衣服那样自然,女人要修饰她们的面容,为什么不能“修饰”她们的生活呢。女人虚构自己的生活就像虚构自己的面容。

  然而,接着,关于唐诗的“经历”,竟残酷地“摆”到了我的面前。

  唐诗即将毕业的时候,一个闷热得令人窒息的初夏傍晚,唐诗的同学庄心志竟然挂了一个电话给我,说要约我谈谈。我问她是不是关于唐诗的事情,她说是的,她要说的就正是唐诗的事情。

  我们在一家小餐厅里见面。我和庄心志很平静地吃饭,我提议有什么事情都放到饭后再聊。庄心志大方爽快地答应了,显然,我认为庄心志并不讨厌我,我也觉察出这个女孩子对我的好感,而且,我还发现,实际上表面文静的庄心志是一个非常健谈的女孩子。

  我点了几样菜,都是时令小菜,还有啤酒。我和庄心志都喝了酒,她一喝酒脸马上红了,但依然一杯又一杯喝啤酒,一看就知道她今天晚上想喝个尽兴。

  小酒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少了,一直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庄心志才导入正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会来找你,如果谁在昨天说我我今天会和你一起吃饭喝酒,我一定会认为他疯了。可世界就怎么奇怪,我们竟然面对面地喝酒了。”

  “其实我们已经认识了,一起吃饭也是很正常的。”我说。

  “当然,很正常,不过,我要说的是……”庄心志欲言又止,她显然还有些顾虑,“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你要告诉我什么?”我逼住庄心志问道。

  庄心志两眼盯着我,一字一字道:“也许,我觉得你不应该被这样愚弄,唐诗欺骗了你,我无法容忍这样的欺骗,你是一个好人,我觉得唐诗这样对待你,太不公平了。”

  我很惊讶,那一刻我确实吃惊,我不明白唐诗会在什么环节“欺骗”我。

  庄心志继续用略有些低沉的声音缓慢说道:“唐诗,她,其实根本就没有过男朋友,一个也没有,真的,我和她一个宿舍,对她太了解了。她甚至不太喜欢和她同龄的男生,嫌他们幼稚。她从来就没有和任何男孩子建立过恋爱关系。后来她告诉我,一次她又喝了许多酒,话多了起来,她觉得把你骗得太惨了,可有什么办法,好像只有告诉你她怀上的是一个小男生的孩子,你才愿意接受,……”

  “那她为什么怀孕呢?”我尽量冷静地追问道。

  “我也不是非常清楚。有时候,她会很迟才回宿舍,还有车接送,都是非常高级的小汽车,有一个头发谢顶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老开车来接唐诗,我猜就是这些车来车往的事情让她怀孕,但我保证,她从来就没有过男朋友。唐诗叫那男人老铁,她从来没有说老铁是她的男朋友。”

  “也许,她和她的另外一个年轻的男朋友的关系特别隐蔽,也有这种可能性。”我反而宽慰庄心志道,她显然比我更难以接受此类事实。

  “也许吧。不过,我和她常在一起,从来没有见过她和哪个年轻的男生玩过,没有。”庄心志把啤酒一饮而尽后说,“我不喜欢多管别人的事情,可是,我实在看不惯,虽然我和她是好朋友,虽然我觉得男女之间也就那么回事,可是,可是,……”

  我连忙宽慰庄心志道:“我知道你想说的意思,我也非常感谢你,真的,您是一位好姑娘,另外,即使唐诗真的怀的是老铁的孩子,我为什么不能帮老铁一个忙呢,也许老铁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能在医院抛头露面的人物,而我呢,不就上了几趟医院吗,其他的,也没有做什么,唐诗即使说谎了,肯定有她的理由,我们连上医院做手术的事情的忙都帮了,为什么不能让她说说谎,只要她觉得这样开心,就好了。你说呢,心志?”

  我用心理医生一般深邃的眼神注视着庄心志,庄心志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微微发红的脸蛋低垂了下来。

  那天夜里,我和庄心志还谈了很多,我们甚至都谈到了人生哲理的分上。但我那天晚上没有爱上庄心志这个女孩子,她显然过于认真。

  告别庄心志后我坐上回学校的大巴士。坐在车上,望着窗外五颜六色的城市街道夜景,我已经无心追究唐诗为什么要向我撒谎,这件事情我已觉不是很重要,问题在于,她为什么要选择我作为她的药流过程的“男朋友”呢。我对自己会被唐诗选择为这样一个角色,实在感到纳闷。我是不是太像一个敢于“负责任”的人呢?

  不过,到目前,我也不知道庄心志说的话是不是真实的。我只是回想那段老跑医院日子,同时,我想,即使唐诗撒谎了,她的谎也是可爱的,因为她毕竟对我有所顾忌,她要是觉得我这个人太不重要了,她才没有必要对我撒谎。另外,现在再去追问或到唐韵那里探听唐诗怀过谁的孩子,这不是给我自己找累吗?说要对别人负责,可最重要的是要对自己负责,我要对唐诗这事情还动那么多烦恼的念头,就是对我自己最大的不负责。

  不久,唐诗告诉我她在深圳找了一份挺不错的工作,单位叫什么妖妖网,是IT行业的,我说应该祝贺她,还请她到外贸中心酒店吃了一次自助大餐。我想,至少我愿意和唐诗成为朋友。即使她撒谎,肯定是因为她另有苦衷,一个要去药流的女孩子我为什么不能去帮帮小忙,做个对朋友负起一点责任的人呢?况且,我们还一起度过了那么美好的一个月夜,在住院部的小花园里。
(结束)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6322@0)
2001-12-28 -05:00

回到话题: 你要对我负责--(转载)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6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