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人被剪阴阳头 广州一联防队查暂住证发淫威(转新浪)

ttl (㊣羊肉泡馍)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0多人被剪阴阳头 广州一联防队查暂住证发淫威

 一打工仔日前向本报投诉称其因无暂住证遭侮辱并被非法拘禁

  本报记者暗访目击棠景街治安联防队一中队收受罚金殴打妇女

  本报讯日前,来广州打工的湖南籍打工仔梁小勇向本报投诉称,白云区棠景街治安联防队一中队的一些联防队员,擅自拘禁一些没有办暂住证的外来人员,除了罚款外,还将他
们剪了阴阳头。记者根据投诉,两天来前往该中队进行暗访,目睹了一些联防队员随意对一些无证外来人员做出的罚款、殴打等恶劣行径。

  当事人说数十人被非法拘禁二十多人头发被剪

  梁小勇在报社向记者回忆了不久前发生的这件让他十分气愤和难堪的事情:“23日晚上9时左右,我和朋友资文青在白云区棠溪村民兵营附近的一个市场中闲逛,我们走上2楼的时候,突然被两名联防队员拦住,‘站住,不要走,拿证件出来!’我们掏出身份证给他们看了,然后被他们带走关到该商场楼下的一个房间里。和我们关在一起的大概有30人左右,有男有女。后来我们全被带到棠景街治安联防队一中队的办公室里。联防队员让我们蹲在地上,几分钟以后,一个穿便服的人拿着一把剪刀冲进来,说道:‘你们不是没有钱剪头发吗?我来给你们理发。’说着冲过来逐个剪掉我们男性的头发。只有个别是平头的男性才没有被剪。”

  据梁称,他头顶被乱剪了四五刀,成了阴阳头,很难看,当时他的同伴资文青虽然自己的头发也被剪了,还是忍不住笑他难看的样子,结果惹恼了剪发人,他冲过去又第二次把资文青的头发剪了几下。除了女性和个别平头的男性之外,20多人都被强行剪了头发。之后梁和其他被抓的人才被允许打电话给朋友来交钱赎人。由于梁小勇和资文青的朋友认识某个联防队员,联防队“网开一面”只罚了他们一人60元,而其他没有熟人的则是每人罚200多元。梁向记者出示了罚款收据,上面印有“广东省行政事业性收费,收费项目:流动人员综合管理服务费”等字样。记者看到,梁小勇的头发被剪成不足3厘米长,头顶上的头发参差不齐,有几道横七竖八的剪刀剪过的痕迹。

  事发第二天,梁小勇向白云区政府有关部门投诉,投诉信中有这么一句话:“我也是中国12亿人口中的一员,难道我就没有长头发的权利吗?”有关部门答应会调查此事,1个月内给他答复。

  现场目击两汉子殴打捆绑一女子遭拘禁一女称吞下钥匙

  下午4时左右,记者在梁小勇的带领下来到他被剪阴阳头的棠景街治安联防队一中队,这是一栋4层楼高的小楼。一楼临街的一个房间是治保会,上面挂着“白云区棠景街治安联防队一中队”的牌子。当时房间内除了穿制服的联防队员之外,还有十多个人靠着墙和桌椅蹲成一圈。外面一个年轻男子告诉记者,那是今天下午被抓来的没有暂住证的人,他妻子就在里面。他说,由于他妻子1个月后要离开广州,就没办暂住证,他没想到今天下午她会被抓进来。接到妻子的电话后他很着急,准备了要求带的300元钱后匆匆赶来赎人,但被告知目前还不能放人。

  记者为了进一步了解事情的进展,假扮前来赎人的家属,观察治保会中的动静。

  治保会乃至整个一楼来来往往都是身着灰色制服的联防队员。被他们抓来的十几个人里,男女各半。一个白衣服的年轻女子大概是蹲累了,起身站了一下,被一个治安员厉声喝斥后又立即蹲了下去。10多分钟后,有两名女子站起来靠着窗户打电话,据推测是在跟家人或朋友联系来赎人。其中一个穿米色衣服的女子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与联防队员发生争执,一个联防队员挥起左手给了她重重一记耳光。被打的女子哭了,与一名联防队员拉扯起来;另一名联防队员拿来一卷胶带,两人一起冲上去,一人拉住女子的一支手臂,先将女子按倒在地,然后反剪她的双手,准备用胶带绑住她的手腕,其间遭到反抗,两名联防队员于是分别用膝盖压在该女子的身体上,一阵重拳之后,使那位女子失去反抗能力,然后手法娴熟的反绑住她的双手。联防队员似乎还不解气,又冲上去朝该女子的头部狠狠地踢了两脚。

  记者看到,那名女子在之后的两个多小时里,双手一直被反绑着坐在地上,上身一直靠在她同伴身上,几欲昏厥。当记者佯装该女子的担保人向联防队员提出赎人的请求时,对方用一根30多厘米长的棒子指着记者的鼻子,恶狠狠地说:“不行!你给我走开!”记者退出去向先前被放出来的一个红衣女子打听如何才可“保人”的时候,一名联防队员对红衣女子怒喝道:“我操你妈的,你快给我滚,不要在这里胡说!”

  记者再次观察联防队一中队办公室的情形时,发现这次被重点“惩戒”的对象又换成了一名男子。几名联防队员同样用胶带反绑住他的双手,还戏弄性地将一张报纸折叠后,蒙住他的面部,只留下鼻孔,然后在报纸上缠一圈胶带,把他扔到一个角落里。

  当事人说未成年少女也被拘禁每人300元交钱放人

  下午6时左右,当记者再次返回该联防队一中队时,发现联防队员已给刚才那个被反绑住的女子松了绑,负责收钱的联防人员说:“交钱。”和她一起被抓的同伴交了600元钱,两人搀扶着走了出来,从交钱到放人不过几秒钟时间。这种戏剧性的变化令记者感到诧异,上前询问时,刚才被治安队员打的女子一直捂着头,说:“我很痛,他们穿着皮鞋,踢我的头。”另一个说:“一开始,他们不放我们走,我就吞了一把钥匙。”

  下午6时许,被抓的人陆陆续续被亲戚或朋友保出去,每人交了300元。记者乘机采访了几个被“罚款”的无证人员,竟然有一名还不到办证年龄的小女孩。一位姓杨的女孩子说,她今年15岁,没有身份证,没法办暂住证。今天在逛街的时候和妈妈一起被抓了进来。

  记者向该联防队一中队周围的群众了解情况时。一位带着小孩的妇女说,这两天他们天天抓没有暂住证的人,有时一个晚上抓好几百人,抓了就罚款,还打人,有时还跑到马路边上去抓人。

  警方说法希望当事人前来投诉警方一定会给个答复

  记者昨天又专门到棠景街派出所,向值班的所领导反映了梁小勇的遭遇和联防队员的恶劣行径。这位负责人表示,无论是谁打人都是不对的。他还希望当事人梁小勇能来派出所投诉,所里一定会调查和给个答复。记者询问联防队是否应该由派出所负责管理,这位负责人表示,派出所只有几十个民警,在棠景街还要靠群众性的群防群治,派出所只是联防队的参加单位,并不是领导单位,联防队归街道领导,派出所只是在业务上进行指导。他还强调,联防队员的罚款行为并不是派出所要求的,罚款也不会交给派出所。记者请派出所调查记者反映的情况,这位负责人马上答应派一个内勤民警前往调查并会给记者回复。

  综治办表态一定调查严肃处理加强队伍纪律教育

  联防队的上级领导————棠景街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对此事一定会调查核实、严肃处理;同时要对整个治安联防队伍进行纪律教育。当被问及治安联防队的罚款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时,他说,联防队收取的不是罚款,而是流动人口管理服务费,这是符合政府相关规定的。近年来外来人口不断增多,给管理加大了难度,收取一定的城市增容费并不违法,同时收取的增容费也是专款专用。至于对联防队员的种种暴力手段的看法,该主任称,在加强对流动人口管理的过程中,联防队员的方法上有不当之处,需要改进。

  律师观点联防队无权拘禁他人擅自罚款也违反法律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羊城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该律师说:治安联防队员没有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权力,一般来说,只有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才具有这样的权力。治安联防队员可以协助公安机关调查,但他们对没有暂住证的外来人口的拘禁行为显然是违法的。罚款也同样是违法的。只有行政机关才可以对违规人员处以罚款,法律没有赋予联防队员罚款的权力。该律师同时表示,对记者的调查和披露十分赞同。长期以来一些地方治保组织严重违法乱纪问题很难治理,需要媒体的舆论监督。

  记者发稿前,就梁小勇、资文青等人被剪头发一事电话采访了棠景街治安联防队一中队。一位接电话的治安队员说,当天晚上他没上班,对此事不了解。当记者提出要其队长的联系方法时,这个联防队员说不知道就挂了电话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8100@0)
2001-12-30 -05:00

回到话题: 20多人被剪阴阳头 广州一联防队查暂住证发淫威(转新浪)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8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