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过百年的消沉而再次兴起已引起了国际间的注目与认同。中华民族的复兴有如春天的到来,已无人可以阻止。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中华民族的复兴
--------------------------------------------------------------------------------
● 郑奋兴教授

(一)从数学王国谈起


  7月12日清晨收到美国传来的好消息,在第42届奥林匹克数学大赛中,中国队和去年一样,再以6面金牌压倒群雄荣登数学王国宝座。

  根据我手中资料,从1995年到2001年7届的世界数学大赛中,中国队总共荣获总冠军5次。1998年,由于比赛在台北举行,中国队没有参赛,由伊朗队夺冠。1996年中国队出师不利,由罗马尼亚队夺得锦标。但7届比赛夺5次总冠军,中国队在国际数学比赛的表现可说得上是领先各国,被誉为数学王国是理所当然的。

  由于我一生爱好数学,也一辈子教授数学,当我看到中国在数学教育上有如此成就时,心中不由得涌起无限的快慰与高兴。

  7月12日傍晚,从电视传来北京已被公推为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城市的消息,看到中国民众的欢乐镜头,不知不觉我也高兴得几乎要掉下眼泪来。

  我忽然觉得好奇怪。我本身爱好数学,看到中国荣登数学王国宝座而高兴是理所当然。然而,我从来不是运动员,对历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从来不曾关心,如今忽然对北京将主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如此激动,内心感到有点奇怪。

  我不是中国公民,甚至到今天为止从未到过中国旅游,凭什么理由关心中国?何以看到北京申奥成功而有如此情不自禁的反应?

  可能因为我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可能因为我从小就读中国古书:《三字经》、《千字文》、《千家诗》、《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所以我虽然未曾到过中国,但是内心世界却充满中国精神与文化。虽然后来也加进了西方的数学与科学知识,丰富的圣经智慧,但这些后来加上的知识与智慧,不但没有淡化中国文化对我的影响,相反的,我觉得这三方面的知识与智慧能相辅相成,使我更能体会人生。

  不论我高兴的理由是什么,中国经过百年的消沉而再次兴起已引起了国际间的注目与认同。中华民族的复兴有如春天的到来,已无人可以阻止。


(二)与古丁博士谈语文教育


  1960年我从南大毕业以后便到英国北爱尔兰皇后大学攻读高级学位。1962年完成硕士及博士学位后便计划回母校执教。然而因为我的导师被巴黎大学邀请去讲学一年,要我暂代他的职位,帮他教毕业班的近代代数课程。

  有一天,我上完课要回办公室时,遇见我导师的好友古丁博士(Dr.Gooding),古丁博士是位有名的语文学家,在皇后大学教授希伯来文(犹太语文)与希腊文。古丁博士很高兴地跟我打招呼。他听我导师说我懂得中文,便问我能否教他中文。我当然说好,因为我正想学希腊文以便研究《新约圣经》,听说古丁博士是《圣经》权威之一。

  我们因此约定每星期六一起吃中餐,餐后我便教他中文,他教我希腊文。

  “中文课程”开始时,我问古丁博士他要学古典中文还是现代中文。他想一想说,先学古典中文吧。由于那里没有中文书局,买不到中文课本,我只好凭着记忆,默写《三字经》的前半部用来教古丁博士。

  当我向古丁博士讲解“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时,他很惊讶地问我几岁学《三字经》,因为这短短八句廿四字中包含了做人的大道理,不但强调教育的重要性,也提出了教师的责任与学生求学的态度。我说大约7岁左右。

  “这么严肃的教育理论是7岁的儿童所能理解的吗?”古丁博士问。

  我说:“当时老师并不担心我能理解多少,他要我把它当诗歌来吟。我的责任是要能吟得又熟又顺。另一方面教师却讲了许多历史故事和寓言,用衬托法来解释文句中的大道理。说真的,我当时读得很轻松有趣,在短短的一个月便把整本《三字经》读完也背熟。”


中华民族与犹太民族的共同之处


  古丁博士忽然有所发现地说:“这种教学法很像犹太民族的教育方法。犹太民族以旧约圣经的内容为教材,儿童从小便在父母亲的教导下默念圣经,并听父母亲讲解犹太历史、信仰、摩西十诫等知识故事以及所罗门王的智慧,同时也学唱大卫王的诗篇。”

  非常有趣的是,我们从读中文变成讨论中华民族与犹太民族如何教导他们儿女从小便对自己民族的历史、信仰、文化有深刻的认识,从而也建立了民族的自信与自豪,也因此建立民族独特的风格与做事为人的准则。当然在教导文化的过程也同时掌握语文的技巧。这种教育策略是要儿童的语文与知识建立在文化的基础上。因为没有文化作为基础的语文是空洞、肤浅,缺少令人悦服的内涵。

  当我们把中华民族与犹太民族放在一起来比较时,发现这两个民族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民族的凝聚力特强,也因此生存力与适应力特强。先以犹太民族为例子,虽然亡国了近两千年,但由于民族的自信、自尊与自豪,终于在1948年排除万难重建以色列国。中华民族的情形有些不同。虽然两次为外族征服,表面上是亡国,然而由于中华民族优秀丰富的文化远胜侵略者,结果反而将侵略者同化了。这清楚地说明了文化的威力强过刀枪的威力。

  中华民族与犹太民族还有一个常引起争论的共同点,那就是这两个民族的智商特别高。暂时撇开“是真是假”的争论,有一事实是肯定的,就是中文与希伯来文都是非常复杂的,难以掌握的。若不是因为这两民族的智商够高,儿童会难以掌握自己的语文。这两个民族已生存了好几千年,民族的语文也存在了好几千年,古丁博士说:

  “在‘了不得’语文文化背后的民族也该是‘了不得’的。”

  犹太民族的人数不多,但这少数民族对世界的影响却是钜大的。中华民族是超大型民族,虽然近代百多年来屡受波折打击,但元气却很快恢复过来。如今时机成熟,重新振作,以新的姿态重登世界的大舞台,相信必有一番作为。21世纪是否如许多人所预言,将会是中华民族的世纪,就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三)向李约瑟致敬


  几年前我曾到澳洲莫纳什(Monash)大学讲学。有一天数学系系主任问我能否为当地的中学教师作一个通俗的数学演讲,我立刻说好。系主任接着说他盼望我能介绍中国的数学史,我也立刻说好。

  坦白说,我对西洋数学史很熟,当时对中国数学史连常识也没有。我之所以敢答应系主任的建议是因为我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中国数学史的资料。

  第二天我上完课便立刻到图书馆去找李约瑟的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这是中国科学工艺史的大全。当时已出版了七大册。第三大册记载的全是中国在算术、几何、三角、代数、天文、地理的贡献,材料极其丰富。任我挑选,要什么有什么。

  两个星期后我很有把握地作通俗演讲,题目是:“易经中的近代数学思想”。大概是因为讲得“精彩”,第二天就收到澳洲另一间La Trobe University 数学系主任的电话,请我去他的大学作同样的演讲。

  如今提起这段往事,是刻意为了引出李约瑟这个名字。李约瑟是谁?怎么会在“中华民族复兴”这大题目下推介他呢?

  实际上李约瑟并不姓李,也非中国人。他的原名是Joseph Needham,是英国人。按理他的名字应该翻译为“约瑟尼腾”。据说是他自愿与中华民族认同,自己替自己取李姓。

  李约瑟生于1900年,1995年去世。他卅多岁时在英国剑桥大学已是成名的生物化学家。据说他后来会放下生物化学而一生专注于中国科学及工艺史的研究,是因为他要回答自己心中的一个大谜。什么大谜呢?

  先从中国的近代史说起。在英国鸦片战争之前,中国在世界的形象是可敬可畏的大国。中华民族是个“了不得”的民族。然而自从清朝被英国及八国联军轻易击败之后,西方国家加上日本开始将中国看成是“纸老虎”,把中华民族看成是“东亚病夫”。一时之间不但中国被外国轻视,许多中国人也开始对自己的文化失去信心。甚至有人还认为中国的方块字不够科学,应该加以罗马化。


探索中华民族的科学成就


  不管怎样,当时中国自己承认在科学工艺方面是比西方落后许多。若要提高科学工艺水准,就必须把自己优秀的学生送往外国“取经”。当时剑桥大学就来了不少优秀的中国留学生,攻读各种科学工程学科。而他们优越的表现使许多当时的导师们惊奇。尤其是学生们的思考能力,问题分析力,想像力,创新力处处说明了这些学生所代表的民族在漫长的历史上绝对不会对科学工艺没有贡献。

  当时年轻的李约瑟教授正是因为认识了三位优秀的中国留学生(其中一位是鲁桂珍),心中坚信中华民族在过去的历史中必定曾经在科学工艺有突出的成就。也正因为要解开心中之谜,证实他的信念,他下决心向鲁桂珍等人学习中文。然后在1942年,当中国与日本正在剧烈作战期间,冒着生命的危险亲身到重庆主持中英科学合作馆,担任馆长,全心全力进行中国科学技术的考古、探索与研究。结果发掘了非常丰富的资料,证实了中华民族早在西方科学昌盛之前就有极其卓越的科学成就。

  李约瑟本来以为若能收集足够的资料写成一本专书向世界证明他的看法,就不负中国之行。那想到他在几位得力助手(尤其是王铃与鲁桂珍)的协助下,从1942到1946年所收集的资料足够让他忙一生写一系列的丛书。当我在莫纳什大学图书馆寻找资料时李约瑟的巨著已有七大册出版。不久前查查李约瑟研究所网站时,知道已出版了十五大册。据估计这一系列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丛书将会出版卅大册。

  我个人认为李约瑟的巨著对中华民族的复兴有很大的推动力。他的巨著说明了中华民族的智能不单单在人文科学上,在数理科学上也同样卓越,也就说明了中华民族的智能是全面的。中华民族的文化成就不单只在儒家思想,李约瑟本人认为中国的道家思想是促进中国在科学工艺许多成就的真正原动力。儒家思想重人道,道家思想重天道(自然规律),中国可能是因为过份强调儒家思想造成人际之间的“系统稳定”,而把科学试验,探索与创新放到次要位置,导致后来科学工艺受到忽略。

  因此我认为今后中华民族的教育方向不妨双向进展。我衷心盼望中华民族复兴所带来的春天是个真正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的春天。

  在这大时代来临之前,我们应向在中华民族黑暗时期就独具慧眼的李约瑟致最崇高的敬意。当许多西方人甚至一些“中国人”一起鄙视中国时,这位英国名学者却挺身而出,收集资料为中华民族“平反”。他伟大的胸怀与不朽的功绩,足以让他成为地球村公民的典范,在未来的世纪回顾他在那时期的工作,肯定更见其辉煌。


(四)所罗门王的智慧


  先讲一段自己小时候的傻事。

  那是日本侵略马来西亚的时期,当时我只有六岁左右,从哥哥那里学会一首当时非常流行的抗日歌曲。记得第一句是:“起来,不愿作奴隶的人们”。这首歌当时在中国更流行,后来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

  我当时只觉得这首歌很好听,至于歌词说些什么,一知半解。不过有一句我听懂的就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究竟为什么中华民族会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另一句作了回答,是因为“敌人的炮火”。


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


  稍微长大后我开始怀疑敌人的炮火真有这威力能令(当时)4万万之众的中华民族灭亡?我小时候数学就很不错,我便自己偷偷地做个计算:假设敌人的炮火每天能杀害1万个中国人,那么敌人也需用4万天才能消灭中华民族。4万天等于109年又215天,那将是一段好长好长的日子,至少在我有生之日中华民族不会被敌人消灭。再说中华民族岂是无用到任人杀害?最后我得到的结论是:如果有一天中华民族真会不幸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那么必定不是因为有敌人炮火之故。

  所以在当时我就曾问自己:“能令一个民族消灭的是什么?”

  很多年之后我在无意中找到了答案。在旧约圣经中所罗门王的箴言书中有这一句话:

  没有愿景,民族消灭。 (without vision, people perish)

  我比较喜欢把这句话反过来说:

  若有愿景,民族不灭。

  这句话使我恍然大悟,为何犹太民族亡国了近两千年还能复国。因为犹太民族有一个非常清楚坚定的愿景(vision),就是以色列民族将会在世界末日前复兴而且成为大国。

  从所罗门王的智言,我也得到了下面的结论:如果有一天中华民族失去了愿景,自己看不起自己的语言和文化,甚至自己觉得做个“华人”是羞耻时,那么中华民族就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

  庆幸的是:现在情势已大好。我不相信再有什么华族的成员会为自己是“华族” 而感到失望和羞耻。就算还有也必定剩下不多。因此就算中华民族曾经有过最危险的时候,那也早已成了过去。

  当然这个大好时刻的到来是因为中国正在崛起。这被拿破仑形容为正在沉睡的巨人已经醒过来了。而中国之有今天,是因为中国人中有许多伟大的心灵,无论在如何艰苦危急的时刻,都从未失去他们坚定不移的愿景。


(五)中华民族与全世界的愿景


  十年前当前苏联经济崩溃,国家四分五裂时,我暗地里为中国担心:是否会步前苏联的后尘?庆幸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基础所造成的强大凝聚力,使中国在共产世界几乎全面瓦解之时仍巍然不动,丝毫不受影响。

  几年前亚洲经济出现危机,连日本也陷入困境不能自拔,我暗地里为中国担心:会不会这只刚刚展翅而飞的大鹏鸟也因此从空中摔下?结果中国却无惊无险。不但在一片危机之中傲然屹立,更且中流砥柱,承受亚洲国家凄风惨雨,竞相大幅贬值所带来的沉重压力,坚持币值不跌,使亚洲其他国家得以渡过难关,经济提早复苏。

  最近高科技股泡沫爆裂,连美国也掉入深渊,亚洲国家再受重挫,全世界在逆境中挣扎,我又暗地里为中国担心:会否也因此受到打击?但看来中国不但经济没有丝毫退缩,反而前景大好,连新加坡政府也一再提醒自己的商家快去搭中国的经济顺风车。


国民教育的加强


  这种种迹象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中国人民深厚的民族基础,足以为中华民族在全球化的现代与未来世纪制造了绝佳的生存条件。看来一切都情势大好。

  问题在,这大好的情势能否永久保持?

  答案是:但愿能,然而必定不能!因为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永远保持优势的国家和民族。

  而今处在这个大好的时刻,所罗门王的智言更值得参考:若中华民族能有一个前瞻且崇高的愿景,那么中华民族复兴所带来的繁荣必能更加长久。不但自己受惠,全世界人民也将受惠。

  至于什么是中华民族前瞻与崇高的愿景呢?可能是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所建议的 “以德治国”,也可能是“三个代表”的模式理论。我相信不论最后的模式是怎样,有一个项目一定不能被忽略,就是:国民教育的加强。

  如今全世界的教育家都因为电脑、互联网和多媒体等高科技的引进,正在积极寻找一个最有效的教育模式来提高传统教育的素质。而且因为全世界结构的巨大变更,许多问题有待思考,教育改革比任何时代都来得迫切。

  中国是个大国,除了在经济政治上的稳定将与日俱增地影响全球,六千年累积的文化与教育方面丰富的经验,与中国千百年来兴衰交替所汇聚的经验与反思,使她有足够的条件与能力为世界性的教育改革作出巨大贡献,若能因此促成世界性的教育企业,将是中华民族为新世界带来一份贵重的礼物。

  这是我个人的愿望,也是撰写这一系列文稿的主要动机。我长久以来的信念是:一个完善有效的教育体系,才是未来世界长久繁荣的真正保证。如今因为电脑互联网的出现,更为一个世界性的教育体系与操作带来了可行性。中华民族的复兴已成了公认的“历史趋势”,若能因此而带动全人类的复兴,岂非是更佳的愿景?而千百条伟大贡献之中,还有什么比为全人类的教育事业作出贡献更为伟大,更为长远吗?

(作者是前南大研究院院长)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8685@0)
2001-12-31 -05:00

回到话题: 中国经过百年的消沉而再次兴起已引起了国际间的注目与认同。中华民族的复兴有如春天的到来,已无人可以阻止。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8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