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26-29)

icegirl (ic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二十六

  我心里经常疑惑着,红尘俗世中有着某种难以理解的神秘力量早已作了既定的安排,不然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而不是那样?我从来不信上帝神仙之类的话,可有时还是忍不住这样想。有时候一念之差对一个人命运的意义,要大于他多少年改变命运的艰苦努力。那种超然的力量有时真的使人们感到了生命挣扎的徒劳无益。

  圣诞节前的一个星期天,我清早起来去华语学校给那些小孩上课。走的时候思文还睡着。我怕浇豆芽有淋水的响声惊醒了她,就给她留了一张条子,写了“浇豆芽”三个字。上完课联谊会主席老宋开了车来接他的女儿,跟我讲起圣诞节准备组织一次活动,问我愿不愿参加筹备。我毫无兴趣,为了礼貌我跟他讨论了一个小时,最后又告诉他我想退学了。他见我不断看表,说:“你该回去了,林思文等你呢。那天一定来啊。”回到家里思文喜气洋洋地说:“豆芽已经洗了。”还表功地伸了漂得红红的手指给我看。我说:“怎么就洗了,到晚上明天早上才发好呢!”她说:“你自己留条子要我洗的!”我说:“我要你浇豆芽。”她从垃圾袋中把那张条子翻找出来,说:“哦,真的是个‘浇’字。”我说:“本来要到晚上,你提前了质量会受影响。”她不高兴说:“我刚洗的,你自己又不早点回来。我还累得腰酸背痛呢。”我说:“你现在是孕妇呢,也不小心一点。”她笑笑说:“没事,医生说了要多活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和平时一样。”既然洋医生都说了,那一定是对的,反正我也不懂。

  第二天早上,思文一起来就说肚子痛,去了水房,回来神色大变,说:“有血。”我大吃一惊问:“多不?”她脸色苍白,说:“好多。”我从床上跳起来抓过电话想打给医院,又不知道号码。我急急地翻着电话号码簿,想叫一辆出租车。思文伏在桌子上捂了肚子脸色煞白冒着汗珠说:“我来。”我在一旁说:“救护车!”这提醒了她,她指指床上的外衣,说:“号码本!”我从衣服里摸出电话号码本给她。她伏在桌子上给医生打了电话,说:“救护车就来。”我扶了她到楼下去等,心里想着:“流产了。”不敢说出来。

  外面很快响起喇叭,一辆白色救护车停在门口。我扶着思文到门口。车上跳下几个穿白衣的人,迅速从车中拉出一副担架放在雪地上,扶着思文躺下去。担架把我吓坏了,腿子直发抖。她躺下去的时候我发现她裤子上有血浸出来。在车上我拉着她的手,冰冷冰冷的。

  思文被推进手术室去,我在外面坐着,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也没想。我的脑海象一片辽阔苍白的天空,各种念头象一只只大翅膀的鸟飞越而过。当我想盯住一只鸟仔细观察,它却振翅遥遥远去。终于我在心中确定了流产是已经无可挽回,可不知会有什么后遗症没有?接受了这一事实之后,我想到了它的意义。把我和思文联在一起的链条,现在已经断了。这种阴暗的想法使我全身发冷,那念头却不由自主地冒出来。潜藏在心底的思想又开始活动,我竭力想避开不去细想,但越是想避开就被自我提醒着避不开。我想象着许多神色阴沉的人在微雨的街道上走着,一张张苍白潮湿的面孔高低起伏,忽隐忽现,其中一个似乎就是自己。想看清楚时忽又闪到人群中不见了。坐在我对面的两个人神色凝重,沉默不语。墙上的挂钟在他们头顶滴答响着,越过沉默的时光,那均匀的不动声色的声音应合着我心跳的节奏,把时间切成细碎的残片。我忽然想着人是一种很不安全的动物,不然自己并不是个狠心的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产生这样的念头。这时我对世界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觉得对世人世事要重新理解。强烈的怀疑和灰心情绪在心中弥散开来。

  正默想着,有一个声音在我旁边说什么,我听不懂也没有注意。有人轻轻触我一下,我一看是个女护士,我呆望着她,她把手中一张表格放在矮桌上要我签字,并做了一个签字的手势,我才明白她是找我。我很快地在她手指着的地方签了名,她面无表情说声"Thank you",就走了进去。我呆站着感到一阵窒息,难道问题很严重?我想追上去问一声,跨出几步,声音滚在喉咙里,又停下来,看着女护士拐了进去。

  思文终于被推出来了,眼睛睁大着毫无表情。我跟了担架车走,一边问她“怎么样”,她眼睛眨一下算是回答了我。我想说几句宽慰的话却说不出,沉默着随推车进了电梯到三楼病房。医生吩咐几句,又拿来一些药和手纸离去了。我坐在床边望了她,她也望了我,都没有话。我想着实在应该说几句什么了,却说不出,也不知说什么好。她一只手露在毯子外面,我抓住了说:“冰凉的。”她轻轻挣开缩了进去,双眼毫无表情望着我,象要把我的脸看穿似的,我没有勇气迎接她的凝视,把目光转向邻床,那个女人正在看床头小电视,对了电视自己嘻嘻的笑。思文的目光追随着我,我倒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鬼被她看透了,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不自然起来,好像都是故意做出来给她看的。我问:“还痛不痛?”她轻轻摇头。在难堪中,护士送来了三明治和牛奶,我接了盘子说:“吃点东西。”她又摇摇头。我得救似地问:“我回去给你做点中国饭菜来好不?”她点点头。我马上跑下楼,踩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往家里跑,一路上张开嘴喘着,在冷空气中吐着白气。

  思文在医院只住了一晚就被催着出了院。我只签了个字就算结了帐。签完字我问那个人,如果要自己出钱得付多少钱,他说:“May be three thousand.”我吓了一跳。思文出院这天我给威尔逊教授打了电话,告诉他家中有了麻烦,问考试能不能推迟几天,到圣诞节前两天再考。他说圣诞节要回纽约,机票已经订好,能不能推迟到下个学期,还要请示一下逊克利尔。不知为什么,我没有经过细想,心里一冲动,就告诉教授说,我想放弃学习去找工作了。他问我是不是最后的决定,我说是的。思文在床上听了,急得直摇手掀开毯子就下床来阻止,想抢我手中的话筒。我用严厉的眼神止住了她,又匆匆和教授说了几句,道了歉也致了谢,放下话筒。

  思文脸上阴沉沉的,我只做个不懂。她终于忍不住说:“这么哈一口气就决定了,也不商量一下!”我说:“心里早就决定了,就凭我读这个书还不是坐精神监狱?”她说:“你逃避困难,你没有勇气接受挑战。”我说:“谢谢你理解了我,好同志,能不能握一握你的手表示感谢?”说着强拉了她的手握了。她甩开说:“这样难得的机会,你就这样放弃了。国内的人都知道你读研究生了,看你回去怎么交待,我真的为你着急。”我说:“我欠了谁的,我要交待!我的面子观念可没有那些人重,为了一瞬间的光彩付出那么多,再说是不是真那么光彩还没讨论呢。”她说:“只有你对,别人都是傻瓜瓜?你不为了面子也要想想在加拿大呆下去不拿个学位怎么行?”我说:“又说到这个地方来了。我这样无能的人在加拿大呆下去?我也配吗?你乾脆拿把刀杀我一刀算了。”她说:“加拿大是地狱!打个电话救护车几分钟就来了,别的地方可能吗?人家都想移民,是有道理的。”我说:各人有各人的情况各人有各人的心思。我不勉强别人,别人也别勉强我。我不说别人错了,别人也别说我错了。就算错了,也就错了,我错有错的道理,世界上的事也不见得一定要对才是对的。”

  思文回到床上躺下去,说:“固执又来了。答应改百分之五十,一点都不改。我病了,我懒得生气,我刚才怎么这么蠢。”说着自嘲地摇摇头,表示不理解自己怎么又跟我认真了。我说:“对不起了,你丈夫没法给你挣脸。退学的事,借你一句话说,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不要商量了。”她躺在那里撅嘴冷笑一声,说:“随你,莫把我自己气病了,我的病还没好呢。”我说:“还是要谢谢你让我过了一回留学生的瘾。”她说:“早知道呢,又何必呢。”我说:“早知道他这么没出息没志气呢,又何必嫁给他呢。”她赌了气说:“那也可以是这个意思,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我没想到思文这么重视这件事。女人有虚荣心,希望丈夫强大,这不奇怪,没有才怪呢。这个我懂。可是懂也没有用,越是懂了我越是想反其道而行之,心中好像有鬼一般。

  我在心里反复体会自己的感情,有时在寂静中闭了眼潜心去思索,觉得对思文再也难得再有那种热情,我现在是机械地扮演着丈夫的角色。我说不出更多的理由,但心中就是被什么追着缠着似的丢不开那种念头。圣诞节前最后一次去学校我收到了舒明明的回信,她的热情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说自己等我到明年十月一日。我竭力回想自己给她的信并没有什么特别暗示,值得她给我这样一个承诺。我心中突突跳着,把信叠好了放在衬衣口袋里。我担心自己对思文的感觉是一种自我误导,悄悄在心里将她和舒明明作了比较。

  有一天思文不在家,我拿信纸列了表,把两人去作对比。思文虽然更聪明更能干有更高的学历,甚至身材更好更漂亮,而舒明明唯一的好处便是性格温和,我的感情本能的倾向于这一边。连我自己也不理解,一个好处便压倒了那么多好处么?但我还是不能用思文的优势从理论上说服了自己。我疑神疑鬼地怀疑自己有点心理变态,不然怎么会呢?我记得朋友曾说过,一个男人心中有两个女人,他想念的肯定是不在眼前的那一个,恐怕这就是最后的解释。沉思之间,思文开了门进来,我竟没听到她上楼的脚步声。急切之间我把那叠信纸翻个边,在上面乱涂乱画。思文凑过来看一眼说:“写什么?”我一边画个人头像淡然说:“鬼画符呢。”显然她对我在信纸的反面画写有一点疑心,以为我是不是给家里写信说她的不是,很自然地伸手把那叠信纸翻过来,看见有两行字,却不是信,没有细看也就算了。我紧张得心直跳,幸而她并没在意。又一想自己是用A和B代替的名字,她看了也看不出什么。趁她去了水房,我把那张信纸撕下来,把窗户打开一条缝。冷空气进来吹得信纸哗哗的响,我把信纸从缝中塞出去,看它飘啊飘,飘过屋后的小坪院,挂到街道对面冰裹着的无叶的树枝上。


二十七

  那一年的圣诞节我已经没有一点印象了,但前一天的事还记得很清楚。中午大学的中国学生联谊会在学校国际学生中心举行圣诞联欢,早上我问思文能不能去,她说:“去,怎么不能去,我还能老病着吗?”

  联谊会通知了每家带一样菜去聚餐,我说:“搞个土豆丝炒肉可以了,你的拿手戏。”她说:“土豆丝炒肉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想省钱。要省也不省这几块钱,丢不起这个脸。我又不是赵洁,只要有利可图不要脸也可以。带去的菜要编号比赛的,你抠了,别人在心里还不嘲骂你笑你。我也不搞龙虾,不想得奖。只要别人心里不骂不笑就好。”她和我一起到超级市场买了一只宰好的大鸡,抹上酱油和盐,塞到烤箱里烤了。我说:“鸡有什么好吃,大家都吃腻了。土豆丝炒肉其实还受欢迎些。”她说:“又讲实在了!也不看场合,自己吃讲实在,这种场合讲脸面子。我跟你讲,太实在的人就实在太蠢。”她的理论我很难反驳,也很难接受。

  国际学生中心建在一个山坡上,是一幢两层楼的白房子,我刚来的时候去过一次。那天有人指着窗外大西洋茫远处一弯小岛告诉我,那就是北美最东端。我一直想到那个小岛去玩一次,没去成。我和思文上了楼,会场已经布置好了,老宋领导似地站在门口和每个人打招呼。里面一个大厅,桌子拼成长长两条,一条放着苹果、香蕉、腰果、松子、饮料等,我们带去的鸡就放在另一条拼桌上。马上有人把编了号的条子放在那只装鸡的盘子里。老宋又跑过来跟思文说话,告诉她买水果饮料的钱是大使馆寄来的,还不够,赵教授出了两百元。我看见赵教授被一群人围着说话,容光焕发。

  还安排了几个人讲话,说“远在它乡,怀念祖国亲人”之类,大家都不听,就吃起来。厅里挤着一百多人,热烘烘的。我把羽绒衣脱了,把菜挨个吃过去,都不好吃。有人在叫,把暖气调小点!过一会果然没那么热了,学校国际学生联谊会主席也来了,是个胖胖的加拿大姑娘。她很热情地和每一个人讲话,走到我身边时我踱开去,怕自己英语结结巴巴难堪。有人指了她的背影告诉我,她在这所大学已经读了八年,太喜欢社会活动,到现在还没有毕业。看见赵教授走过来,我迎上去说:“赵教授,今天这么丰富,要谢谢你的捐助。”他却象没听见似地跟我说起别的。我以为他没听清想再说一遍,思文站在他后面挤眼,伸了一个指头轻摇。赵教授离开我说:“又怎么啦?”她说:“说话也不看看场合,没看见他太太在旁边?”我恍然说:“又错了我又错了,拍马屁也没有拍到马屁股上,倒拍到马蹄上去了,没有被甩一蹄算是我走运。”

  吃得差不多了,我看桌上十几只鸡都没怎么动,我们那只还是整的。思文过去撕一条腿下来,放在嘴边啃,我也撕一大块拿在手里,做着吃的样子。退到一个角落,思文把鸡腿丢到垃圾桶中,我也丢了。老宋发给每人一张纸条开始评奖。老杜的太太用红白萝卜、酱牛肉和青菜拼出一只凤凰,引人注目,大家也懒得写编号,都把纸条放在凤凰的绿尾巴上。老宋也没数纸条几张,宣布老杜获奖,奖品是一只不锈钢的平底锅。老杜说:“啊呀呀,我家都五六只了。”马上有一个人说:“我前天才来的,还没有锅呢,不要我就要了。”老杜说:“拿去拿去,谢谢了。”对那人鞠了一躬,大家都笑起来。

  物理系的访问学者刘晓冬坐在我旁边叹气,我说:“什么事不开心,过节了还叹气。”他告诉我说,女朋友在北京,怎么也来不了。他正在联系转读博士学位,也回不去。都分手快一年了,怕会出问题。

  我说:“老刘这你就叹气了?你把每个细胞的劲儿都使上联系你的学位,联系上了她保证不会跑,我都不要问她是谁就给你打了包票,跑了我照着赔你一个。”他说:“怕出问题。”我说:“女孩挺风流的是吧?”他直笑。我说:“她找不找个临时情人我就不敢保证了,风情女孩寂寞了免不了要动心思。周围的也一诱一诱的,诱诱就诱上了。”他说:“就是,就是!”又叹气。我故意刺他说:“你又爱个风情,有了这一壶才可你的心,又想那风情只对你一个人,对别人都横眉冷对,可能吗?这你就要想得通了,男男女女的!好在也不失去什么,拔了萝卜眼还在。”一句话他神色都变了。我连忙说:“开玩笑开玩笑,其实那女孩心里只有你。”这时有人跑来递封信给他,说是昨天从系里给他带的,兜在口袋里忘记了。他接了信马上去拆,手轻轻颤抖。我望着那人的背影说:“真的不是东西,害我们老刘多淌了一晚的泪。”他看信一拍大腿,高兴得直跳,跑到窗边对着外面曲了手臂反复抖动,嘴里压抑着兴奋喊:“嘿嘿嘿嘿!”又告诉我,信是美国一个远亲来的,愿为他女朋友来读语言学校作经济担保。他反复说了几遍,让人分享他的幸福,又对着窗外抖着手臂喊:“嘿嘿,嘿嘿!”

  老宋宣布开始跳舞。音乐刚响起来,有人说:“先唱个歌。”跑去把音响关了。又起了个音“一条大河”,几十个声音唱起来,那个加拿大胖姑娘不会唱,嘴巴也跟着大家一张一合。刚唱完,一个女声又抢着起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大家又都跟了唱,记不起歌词的也跟了吼,气氛很热烈。有个人起了“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有人说:“这是林彪的语录。”但没有人理,只管唱。大家唱得来劲,差不多有一个小时,难得有这样一次机会,有的人喉咙都唱哑了。记得还唱了“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和“我爱北京天安门”,其它都记不清了。

  唱完歌开始跳舞,音乐一起思文就被人邀去了。我拍拍肚子提醒她注意,她又伸一个指头轻轻摇一摇。我最喜欢跳舞,但只有几个漂亮点的姑娘,我也不好意思和别人抢,再说我也怕跳舞时姑娘问起“哪个系读博士”之类的话,就站在旁边看。音乐又响起来,有人邀思文,她谢绝了,过去请赵教授跳了一曲。跳完又问我怎么不跳。我说:“懒得跳。”她说:“我们跳一个。”就和她跳了一支慢四。老宋过来要我去打双百分,我说:“双百分我是专家,绝对的赢。”他马上表示和我打一对。第一轮我们很快就赢了,我洗牌说:“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对手说:“抓到那样的牌,小学水平也会赢。”我说:“水平倒也只有小学水平,败在小学水平手下的是幼儿园的。”对手说:“笑也笑得太早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谁知对手精得很,接下来我们连输两盘。老宋抱怨我出错牌,提出要重新摸对,我脸上都有点挂不住了。正好有人跑来在我肩上一拍说:“你是历史系的?”我一看是那个要了平底锅的人,便说:“我已经退学了!”他说:“我们那边去说说话。”老宋马上叫另一个过来打。我丢下牌就过去了。

  我们在窗边坐下,看着窗外的雪景和远处的大西洋。他自我介绍说:“周毅龙、周恩来的周、陈毅的毅,贺龙的龙。”说叫周毅龙。我说:“这名字很熟。”他望了我不做声,等我回忆起来。我说:“记不清了,反正见到过这个名字。”他说:“我也是学历史的。”我一下记起来说:“前两年在《历史研究》上发了文章引起一场争论的,那个周毅龙就是你?”他点点头,对我记起来表示满意。我说:“博士毕业啦?”他说:“还差一年,急着出来就放弃了。”我说:“太可惜了。”他说:“有国出不出更可惜。”我以为他过来读博士,谁知他是探亲过来的。

  他摸出一包中华烟弹出一支叼了,又弹一支让我拿了,又详细问我进历史系怎么申请,奖学金怎么弄。我说:“在国内你应该再坚持一年,太可惜了。”他哧地一笑说:“可什么惜,国内有什么搞头?一辈子,不说一辆车一幢房子,就是一套电器都搞不到。不出国这一辈子要穷到头了,想起心里发冷。有些东西骗别人可以,骗自己就太没意思了。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中国的文化人看不穿,一个虚名哄他吊着他一辈子。可怜呢。”我说:“找点心理安慰吧,出本书死了可以当枕头,在人世上过一遭也留了点东西在人间。”他喷一口烟不屑地说:“连你也这样想,中国文化真它妈厉害,说得不好听点是杀人不见血。说句不谦虚的话,我也写过一本书呢,送了十本给图书馆,过了一年我去书库里看,倒有九本没有人借动过。我当时中了电似的呆在那里木了,一辈子干什么,制造历史垃圾吗?到这份上自己骗自己也骗不过去了,还不觉悟再觉悟也没有意义了。这就下了决心出国来了。”我说:“你什么都看透了,钱总还没看透。”他说:“那是那是。有时我穷急了也在心里操钱它娘几句,骂一声钱是狗屎,是臭大粪,但人没有这臭大粪还真就寸步难行。狗屎臭大粪是有钱人骂的,我今天还没这个资格。想到底,人除了及时行乐还有什么,年轻人说这个话是浅薄,我说这个话是深刻。到如今三十多岁真有紧迫感了。万古千秋,倒是哄谁呢?”我抽了烟说:“老周你怎么变了,你那篇《历史精神与现代文明》可不是这个调儿。当代人们精神救赎,这可是个大题目。”他说:“等自己得了物质救赎再说吧。”

  他又问:“来有多久了?”我说:“快半年了。”他凑近我诡秘地眨着眼说:“老实说吃过洋肉没有?”我吓一跳说:“活还这么累,还有那份心思!老周你出国动机不纯。”他淡然一笑说:“没吃过洋肉,那不白出来一趟?”我笑了说:“老周你语出惊人,不同凡响,把我都吓着了。”他说:“你这人到底没想通,中国传统好厉害啊,把外在的压力转化为内心的自律。人只能活一世,压抑自己又有什么正面的意义?”我说:“怪不得你博士都不要了跑出来。不想回去了?想移民了?”他说:“那是当然的,不然谁出来呢?你不想?”我说:“不是不想,是不敢想。你以为这地方是我们呆的吗?”他一笑,象是原谅了我的平庸,说:“那看你怎么混了。我想读个博士,在北美总会找到立足之地。”看他读个博士说得这么轻松,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特别的蠢。我说:“你倒有雄心壮志!到头来还不是苦一辈子!”他说:“那也看为什么,我可不是为了什么虚的东西,什么学问,什么推动历史。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倒推得动历史?那些人在想象中把自己看得成上帝一样!说好听点是天真,是愚蠢,说得不好听是不要脸。”

  这里有个女人叫:“毅龙,毅龙!”我一看是赵洁。原来他是赵洁的先生,这使我对他的一点敬畏荡然无存。赵洁挽了他的胳膊催他回去,说话也嗲声嗲气,表演似地夸张着他们的亲热。老周拍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太过份了,她却受到了鼓励似的更加嗲起来。老周挤着眼对我一笑,两人相挽着去了。

  舞会音乐嘎然而止,天色也昏暗下来。(以下略去400字)

  晚上开车去了莫尔教堂,这是圣约翰斯最大的教堂。去的时候连走道里也站满了人。我们学了洋人的样子,在门口一个镶在石柱上的小池中点了圣水,在胸前划了十字,从人丛中往前面挤。我惊异着平时街上总见不着人,今天从什么地方冒了这么多人出来?我们一行人一边说:"Excuse me."一边往前面挤。那些人都很客气,尽量侧了身子让我们过去。前面的圣殿跟个舞台差不多,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年轻牧师在布道,后面是耶酥受难雕像,几个牧师在一旁敲着法器。人丛中我看见周毅龙在那一边过道上,他也看见了我,互相做了个手势。几个穿红色制服的人在人丛中穿梭来往,手中持着一根杆子,前面装了个布袋,伸过来伸过去募捐。伸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假意在羽绒衣口袋里摸了一下,捏了空拳塞进去,感到里面满满的都是钞票。思文也跟着把手伸进去一下。我用眼神去问思文真放了钱进去没有,她诡笑着摇头。我凑在她耳边轻声说:“狗胆包天,上帝也叫你骗了!”两人相视一笑。

  

二十八

  几个月前找工作的经历给我留下了可怕的记忆。新年过后,退学带来的如释重负之感一天天消逝,找工作的心理压力一天天沉重起来。在这种沉重中又反过去想,恐怕拼了命去读书还好些。反正躲过来躲过去,难堪的事躲也躲不开。这次还没开始找呢,就心虚起来。买了报纸从头看到尾,很难找到一份我能做的。报上登出来纽芬兰的失业率已经超过百分之十三,我怎么想也觉得不会有份工作碰到我手里来。要去找工作了我心里跟要去讨饭做贼一样发虚,我总想象着老板会在心里笑:“凭你这样就想找工作?”我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份最下等的工作也不配。有一家清洁公司登报招聘人,我去了。几个白人青年也在那儿填表。我连表也没填一张,就掉头而去。

  那天下着漫天的大雪,狂风把雪花卷得乱飞,已是零下二十多度。快到中午雪小了,我说要找工作去。思文说:“今天就算了。”我说:“呆在家里这么干呆着有什么意思?明天后天还是要刮风要下雪,还是这么冷。我只当是去散步、去看雪景,这么好的雪景。”思文说:“那我陪你去吧。开学之前这几天把你安顿下来我就放心了。”我穿上两块钱在yardsale买来的雪靴,开了门风直灌进来,卷进些许雪花。我俩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雪往靠海湾的商业区走,一路上她抵不住风,几次差点摔倒,就挽了我的胳膊。我在风雪里说:“要是个加拿大人就好了,再怎么找不到工作还有救济金呢。拿了救济金在家里坐得住,不至于就被逼得这么狼狈。”她说:“这你知道移民的好处了吧。”走不多远我们就停下来,把落在身上的雪花拍掉,又转了身互相拍去背上的雪花,手套拍着雨绒衣在冷空气里发出尖细的沙沙的响声。吐出的白气在唇边就被风刮跑了。

  到了商业区走到一家餐馆门口,我从窗外看见里面清清冷冷,(以下略去330字……).出了门我懒得说话,用硬头雪靴狠命地把那些冰块踢到马路上去。思文说:“还是有收获。”我说:“屁个收获,收获个屁。”她说:“过几天开学了那个人回学校去,位子就出来了。”我说:“四块二毛五一小时,还要讨饭样的去讨,它娘娘的!”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难,匆匆忙忙把学退了!”我连连哀声叹气,思文说:“在这个世界里,叹气有什么用?哭也没有用。唯一的路就是牙咬紧了,对自己残酷一些往前走。”我说:“残酷些是该残酷些,你对自己不残酷生活就对你残酷。老是在心里同情自己,这个人就完蛋了。可是自己也是个人呀!风里雪里这么绝望地跑,别人这样我还同情呢,就是自己不能同情!”思文说:“文人的毛病你都兼备了,这怎么得了!想那么多干嘛呢?你去问问别人刚来的时候!赵教授刚从台湾来还洗盘子呢!”我说:“对,想那么多干嘛呢,脸皮厚点!可也得有盘子给我洗!谁给我洗呢,谁?”她说:“咬紧了牙自己去找啊,谁会送工作给你呢?”我说:“咬紧了牙,意志坚强!偏我这人心又是肉长的,不是铁淬出来的。”她说:“你还承认自己有问题,这可是第一次,听着就有新鲜感。”

  左边走过去,右边走过来,在风里雪里走了一中午,几条街都走遍了,问了十几家餐馆,还有加油站,一无所获,靴子里已经进了水,湿湿的,脚趾一动更觉着粘乎乎的。一只靴子又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打脚,走一步都痛。我说:“怪不得这么大一双靴子只要两块钱,我还以为占了多大便宜呢。”到了下午两个人又饿又累,也舍不得买点东西吃。思文说:“今天天气不好,老板生意清淡,找不到是自然的。”我说:“要等它天气好了还有几个月呢。纽芬兰冬天又这么长,越过越长!”问到最后几家我已经不抱一星点希望,也进去问一下,也算尽了对自己的责任。只好往回走。思文说:“高力伟你别灰心,总会有个结果。”我说不出话,鼻子一酸泪就要涌出来。我“嗯嗯”地应着,装着咳嗽,把脸侧过一边,拼命忍了泪。我觉得心里好委屈,可谁也没让我委屈!思文说:“明天我们到那边商业区去找,那边还繁华些。”我说:“以后也懒得填表了,填表都是没有用的。加拿大老板讲商业艺术,拒绝你也拒得软和。”我缩了脖子在大风里走,想起那些老板抬眼打量我时的心理,恐怕和以前自己打量敲门讨钱的叫花子差不多罢?我把这感想对思文说了。她说:“神经过敏!西方人才不是这样看人。”我说:“管它西方人东方人,都是狗眼睛。真的,都是狗眼睛。”说了后面半句时,我发现自己模模糊糊有一半是说给她听的,生怕她意识到,偷眼去看她,也并没有什么反应。

  风刮得更大,雪飞得更紧,几米之外就看不清人。思文挽了我的胳膊才能行走,两人几乎要被吹倒。我们弯了腰半蹲着走。躲在雪影中我有一种安全感,没人能看清我。于是我开始骂“这王八蛋的风”,骂了几句觉得畅快,乾脆扯了喉咙昂了头对着天骂:“这挨刀子杀的风!”思文拉我的胳膊说:“别人以为你有神经,别丢我的脸。”我说:“谁看见你了?他也听不懂!”又大吼一声:“这狗大粪的风!”思文猛地拉我一下说:“别人看你呢!”我四顾茫然说:“哪里有人,这天除了要捞口食的人还有谁会走在街上。”她指了路边一幢房子说:“刚才一个人掀开窗帘看,是个老太婆。”我一看,果然玻璃后的窗帘还在微微摆动。我说:“管它三七二十一,娘娘的奶奶的!反正我不认识她。”她说:“你骂也白骂了,都吹到大西洋去了。”我说:“我不骂也白不骂。风从大西洋吹过来的,城那边的人都听见了。”她说:“你别做这下作的派头。”我哼地一笑说:“那你还以为我是什么雅人呢,在国内没看穿被蒙蔽了,在这里总看穿了。”两人躲到一个屋檐下互相拍打身上的雪,忽然相视着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带了一点哭声。那家门开了,一个中年的白人男子探了头惊异地看我们,又要我们进屋暖和一下,我们谢了他,又走到风雪中去。我说:“我脸冻麻木了,会不会出事呢?别冻出一张花脸子!”她说:“我都快冻僵了。”

  翻过一个山坡风更大起来,人冻得已经不太灵活,行动迟顿,两人挽紧了还是走不稳。思文说:“退着走吧,去年我走不动了就退着走。”于是转了身相挽着退着走,果然走得稳些。我们一边退着走,一边拍打对方身上的雪。看着到家了,我说:“趁机再吼几声。”又对天怪吼了几句;”哈哈哈,哈哈哈哈!”眼中潮起来。思文说:“好怕人的,我毫毛子都竖起来了。”到了家我把湿透的雪靴踢下来,脚趾都泡白了,一只脚背上打破了皮,青肿一块。我咬牙说:“今天是气爆了,真的恨不得到哪里找个人来杀一杀!”手中象虚执了一把刀,向前捅几下,“杀──一──杀。”

  到晚上风雪停了,我对思文说出去走一走。思文说:“外面乾冷乾冷的,去什么!”我说:“在屋子里憋了难受。”她说:“我跟你去吧?”我说:“你有事做你的事,我没事去玩玩。”我说“玩玩”她倒吓着了,说:“你要想得通啊!”我笑了说:“说到哪里去了!我还没想到那里去,你倒是来提醒我!”她还要跟我去,我一定不肯,她只好算了。出了门我拣静僻的地方走,走到大一片草坪边,微光中一片白雪,没有足迹。我踩了很深的雪走进去,那儿有几张椅子。我用手套把椅子上的雪拂去,就在那里坐了。天色昏暗,寂静无人。坐在那里我心中自由地和天地对话,想着这样坐到明天早上就冻得僵硬了,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我对自己笑一声,在心里说:“至于吗?”忽然地体会到了死神的拥抱也有一种温暖,一种柔情。想到那些轻生的人,也并不是不可理解,他们的选择有自己的道理,他们在追求一种理想,一种解脱,一种温暖和柔情。又在心里想,如果现在表决是不是把地球炸掉算了,自己会投赞成票呢还是反对票?

  那边树林子边上一个黑影在雪地上一闪,倏而消失,不知是狗是猫。我望了望天,天边有几颗冷冷的星。我想象着自己是一只饥饿的狼,在一个无月的星夜,在树林子里踩着雪轻捷地走着,发出轻微的沙沙声,脚掌的肉蹼感到了雪地的凉意。不时地停下来,把身子在粗糙的树皮上蹭着,感到痒痒的快意。鼻子贴了雪地嗅着,嗅着,寻找着可能出现的一点食物。忽然停下来,用爪子在雪地里挖掘,紧张地听听四周动静,又掘又掘,雪下的腐叶发出一种腥味。终于失望了,昂了头对着天边的冷星,发出一声残忍的长啸。这样想着我似乎就听见了那一声长啸,心中一冷,本能地站起来,毛骨悚然。我缩紧了身子,快步往回走。


二十九

  越是觉得自己在北美不能久呆,赶快赚点钱的愿望越是强烈。我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总不能白来一趟,总不能白来一趟。”这样想着心里越发焦急,我觉得自己差不多都快要疯狂了。

  接下来几天我骑了车满城跑,只要是挨点边的地方我就过去问一声。(以下略去1800字)

  一旦对自己作出了找工作绝无希望的结论,我心里反而轻松了些。思文开学了,我整天闲在家没事,就好好伺弄那点豆芽。除了星期天教课能赚二十块钱,我就指望这两桶豆芽了。我瞧着每一根豆芽,都觉得那么珍贵。我想把销路再扩大一点,但总是不行。思文已经宣布不再帮我的忙,她说到做到。一星期几次,我在大风大雪中骑了车到各处去送豆芽。外面是零下二十度,我怕豆芽在路上冻坏了,把豆芽装在纸箱中,再用布盖好,一出了门就拼命骑,尽量缩短在外面的时间。那些小车在我后面超过我的时候,都小心地放慢了车速,这使我觉得非常可笑也非常痛快。有一天我顶风冒雪去送豆芽,大风吹过来我拼命地踩,不时誊一只手把落在眼镜上的雪花抹去。正在抹的那一刹那,我连人带车被风吹倒,往马路中间摔下。后面一辆红色的轿车紧急刹车,发出“吱吱”的尖叫,在离我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住了。我对司机抱歉地一笑,他惊恐地睁大眼睛,摇摇头,把车往后退一点,从我身边绕了过去。我拍去膝上的雪,扶起单车,把装豆芽的盒子重新捆扎好,骑上又走。这时想起刚才的事,身子软了一下,后怕起来。撞着了也就撞着了,完了也就完了,真的就是这么脆弱,这么轻易。生是很偶然的,死也是很偶然的,生死之间只隔了一层纸。想到这里我在心里问自己:“命都看小了,还笑呢,到底为了什么呢?我就只能有这样的命运吗?”我感到一阵委屈,一滴泪沁出来,冰冷的眼睑感到了一点温热,流到了唇边已经是凉凉的一星点,停在那里。我用舌子舔了,咸咸的带点涩。在寂静的天地之间,我放纵自己轻轻地哭了几声。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19245@0)
2001-12-31 -05:00

回到话题: 白雪红尘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休闲娱乐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19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