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中国天才少女!!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吹牛呢? 本文所说的翻译古文一事,我想即便中文,历史的博士也未必能全懂《思玄賦》,《春秋左傳》吧? 何况一高中毕业生呢???

bigsquirrel (小松鼠)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小留學生訪談錄》系列報導之二:高三考托福620分被悉尼大學錄取,廣州姑娘鄭毅揚讀書打工兩不誤




【多維新聞社2日電】多維社特約記者余月瑛報導/與鄭毅揚在互聯網上數次交流後,終於撥通毅揚的電話。讓我吃了一驚,她竟是一個女孩子。她的名字,以及在網上的接觸,她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爽快果斷的男孩子氣,讓我一直沒有意識到「毅揚」這個「剛」味十足的名字,或許會是個女孩子呢!(chinesenewsnet.com)






北京4c 上海3c
香港4.1c 台北4.3c

c h i n a b i z c i t y . c o m





前後幾次和她足足聊了數個小時,說話思路清晰、反應敏捷的毅揚,時而加插幾句香港味的俚語,還有許多是流行的時髦術語,讓人感到這個澳大利亞名牌大學高材生俏皮可愛的另一面,以下為訪談內容。(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小檔案(chinesenewsnet.com)

姓名:鄭毅揚(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性別:女(chinesenewsnet.com)

出生日期:1980年11月11日 (chinesenewsnet.com)

星座:天蝎座(chinesenewsnet.com)

出生地:中國廣東省廣州市 (chinesenewsnet.com)

父親職業:經理 (chinesenewsnet.com)

母親職業:經理(chinesenewsnet.com)

國內就讀學校:廣州市第二中學(chinesenewsnet.com)

出國前教育程度:高中(chinesenewsnet.com)

出國日期:2000年1月 (chinesenewsnet.com)

出國時年齡:19歲(chinesenewsnet.com)

現居住國家和城市:澳大利亞悉尼市(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目前就讀學校: 悉尼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chinesenewsnet.com)

專業:金融會計 (chinesenewsnet.com)

目前教育程度:大學二年級(chinesenewsnet.com)

每年學費:12000澳元(chinesenewsnet.com)

何時畢業: 2002年普通學士本科畢業,2003年榮譽學士學位畢業(chinesenewsnet.com)

住房情況:五人合租一獨立屋(chinesenewsnet.com)

每月房租: 340澳元(chinesenewsnet.com)

目前正在打工,擔任文言文翻譯成英文工作、免稅店銷售助理。翻譯以每頁100澳元計算,免稅店工作每小時8澳元,每月收入450至1200澳元不等,視乎學習繁忙的程度而定。(chinesenewsnet.com)

每月開支(住房、伙食、交通、電話、手機、上網、娛樂活動等):460澳元(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很不簡單的,在廣州高中還沒畢業,就被澳大利亞著名的悉尼大學錄取。(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馬馬虎虎啦!我在廣州讀高二下學期時,媽媽對我說,不妨試一下出國念大學,開闊一下眼界,機會也可能更多,晚留學不如早留學,反正都要留。我是屬於那種自小對父母的話言聽計從的乖孩子,他們的話,總是有道理的。於是便從那時開始下功夫讀托福,大概準備了半年時間吧,成績還算可以,考了620分,於是在高三上學期便正式申請大學。(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自己本身沒有出國留學的意願嗎?(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坦率地說,我自己不是很情願的。我心目中最想讀的是華南理工大學的電腦專業,你也知道,華工是全國重點大學,又在廣州市,電腦專業十分出名,如果不用千里迢迢到外國讀書的話,我的第一志願一定會報讀華工。況且我的興趣在理工科,物理一直是我的最大愛好,我從初中三年級開始到高三我離開時,一直是班裡的物理課代表。出國留學反而轉成讀文科了,不過大人們總是說,女孩子讀文科更適合,我想也是好的,當個會計師也不錯嘛,所以就依計劃行事了。 (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是怎樣申請出國的呢?(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真要感謝互聯網,原來申請到國外讀書這麼容易方便,也省掉不少費用。托福成續到手後,我便開始自己在網上找學校,美國好的學校很多,可惜學費太昂貴。相對之下,我另一喜歡的國家澳大利亞,天氣好,風景環境一流,人也挺純樸的,我對這個國家似乎有天生的好感,再加上他們學校的學費等方面條件亦能接受,所以我就瞄準澳大利亞的學校。悉尼大學位於大城市,是澳大利亞四大名牌大學之一,又是其中歷史最悠久的大學,它的金融會計專業也相當出名,所以非它莫屬了。我在高三上學期申請,在高三下學期就接到了入學通知,所以我沒來得及參加高考就比同班同學早了一步,成了澳大利亞的大學生。 (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一個高中女生隻身到外國讀書,踫到不少困難吧?(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困難一定有,但我懂得未雨綢繆呀。好像我在廣州時,就在網上盡量多了解學校和周圍的環境,熟悉澳大利亞的本地風俗和文化習慣。最重要的是,我在網上聯絡好了在學校附近的一家住處。當然,我明白,那些在網上招徠的宿舍一定會比其他同類型的會貴一點,所以我只是訂了四個星期的租約。一下飛機,是學校的人來接機,把一堆學校的資料給了我後,下一步就得完全靠自己了。我按圖索驥,找到了在網上聯繫的那家住處,那段時間,每天四處跑,去辦醫療卡、學生卡等各種不同的證件,上銀行,安置居所,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想要靜下來,孤寂一下想想家的時間也幾乎沒有,幸虧爸爸媽媽對我是很放心的。剛安頓下來,就開始上學了,讀書真是很緊張,孤獨也是沒時間了。(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學習怎樣緊張呢?英文有問題嗎? (chinesenewsnet.com)



來自廣州的悉尼大學小留學生鄭毅揚。(鄭毅揚提供)

鄭毅揚:雖然我在國內時正讀高三,也是中國學生最難熬最緊張的一年,但我在悉尼的大學讀書,其緊張和壓力其實毫不遜色。至於英文,在中國時有一定基礎,只是講還有一定困難,但經過大約一個月沒天沒夜的英文浸淫,英文可以說是沒有問題了,哈,有時作夢說夢話也會講英文喔!(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讀的專業要求高嗎?(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文科而言,悉尼大學的金融會計專業要求是挺高的,課程也不是很容易讀,加上我自己給自己加碼,因此覺得課程更加緊張。通常我們系要求每年讀24個學分,但我規定自己每年能修完36個學分。這裡大學學位分兩種,一是讀3年的普通學士學位,另一種是更高級的榮譽學士學位(Honour Degree),需時4年,我則希望用3年的時間,獲得這種榮譽學士學位,所以不用功不行啊!其實迫自己要提早一年讀完,也是出於很現實的想法,早一年畢業,早一年賺錢,省一年的開支嘛,辛苦一點當然值得啦! (chinesenewsnet.com)

記者:聽說你並沒有花家裡多少錢,這可是出國留學生中少有的自力更生典型啊。 (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如果可以不用父母一分錢,或花他們很少錢就能在國外完成學業的話,我一定很自豪,這也是我希望做到的。要想達到這個目標,最簡單的途徑是成績優異,拿到獎學金,再就是自己去打工,賺點錢幫補一下,這兩種途徑我都嘗試了。(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拿到獎學金嗎?在澳大利亞讀本科拿獎學金並不容易。(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的確很難,所以要加倍努力。由於我是在中國申請出來讀書的,第一年的時候,學校能參考的只有托福成績,雖然廣州二中是廣州市著名的重點中學,但悉尼大學仍不能以我在廣州中學的考試成續作為依據給我獎學金,而且澳大利亞的學校在給予外國本科學生獎學金的問題上,一定是會格外小心和保守的,所以我第一年的學費當然是悉數奉上了。到第二年,我的努力沒有白費,在全系約1000名本科學生中,我是唯一一個獲得7000澳元全額獎學金的。加上碩士、博士生及半工半讀學生等全系共約2000多名學生中,共有3人獲得獎學金,我是他們中唯一的華人。(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學費已經免了一部分,再加上你還有打工,那就不必用父母寄錢給你上學了嗎?(chinesenewsnet.com)



 新年臨近,廣州市到處張燈結彩,喜氣洋洋準備歡慶元旦。圖為廣州街頭建築物上“駿馬奔騰迎新春”的燈飾。新華社記者壯錦攝(數碼傳真)

鄭毅揚:基本上吧!通常在開學初和中段時間我都可以自食其力,但到學期末時就未必了。因為假期時我可以打全職工賺錢,到開學時即使一下子要花不少錢買書,也能應付自如。開學初,學習相對不太忙時還可以每個禮拜打工20到30個小時;但到學期末,功課實在太緊張,有時非得完全放棄打工不可,那時收入驟減,可日常房租、膳食等支出不變,就可能會出現「財政赤字」,不得不向父母求救了。(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主要打什麼類型的工?(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我目前主要有兩份工作,一是在免稅店當銷售助理,每小時8澳元。(chinesenewsnet.com)

另一份是翻譯工作,但那是一項挺冷門的翻譯,並不是日常給人中英文互譯那種,而是把中國古代文言文翻譯成英文,這是澳大利亞一家出版社的工作。我本身雖然愛好物理,但對中國古文也很感興趣,也叫做寓工作於娛樂了,況且那工作稿費挺高的,基本上按照一頁紙100澳元計算,有時叫我翻譯一篇文章,有時甚至有一本書的翻譯工作。 (chinesenewsnet.com)

譬如,前段時間我翻譯了張衡的《思玄賦》,讓我吃驚的是,這位發明地動儀的東漢科學家,居然還能寫出如此優美的文學作品。原來我只知道他是一名天文學家、數學家,通過這次翻譯、查閱有關資料後才知道,他還是古代著名的文學家和藝術家。學問真是無止境啊,尤其是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那份翻譯工作不好找吧?容易應付嗎?(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找到那份工作有點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味道,我以前的一個同屋鄰室朋友曾在悉尼大學攻讀文學碩士,後來在一家出版社做編輯,他知道公司要找一個翻譯中國古文的人,便把我介紹給他的老闆馬修(Matthew)。當時,馬修已見過幾過中國人,但都不滿意,結果他和我經過一輪頗長的面談後,終於決定錄取我。我的工作開始挺順利的,我還要感謝以前在廣州市二中的一些同學,在某些字眼和名詞的翻譯上給了我不少幫助。但說到我工作的一個重大飛躣,始料不及,竟因為我一次重大的錯誤而起,真所謂「塞翁失馬,安知非福」。(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噢,因為重大的失誤,倒有意外收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每次我的翻譯稿完成後,馬修會再加以潤色修改,然後再給我看一遍定稿。有一次,我收到他的修改稿時,正值我為找一長期固定居所而東奔西跑,而恰巧那時,我的朋友們都太熱情了,我手上同時竟有四個不同住處好朋友家的鑰匙,各類物品自然也就東扔西丟的。我費了不少功夫都找不到那份稿子,天啊,究竟在哪裡不見了?我完全摸不著頭腦,難道拿著那四條鑰匙,到四間不同的屋去翻箱倒櫃找嗎?我苦惱極了,我如果把實情告訴馬修,豈不是向他自動招供,我這個馬大哈連自己的日常生活能力都沒有嗎?那我鐵定會失掉這份工作了,我沒有勇氣打電話給他。(chinesenewsnet.com)

兩個月後,那位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打電話給我,問我的翻譯工作做得怎樣?我就把遺失稿件的事告訴了他,更把我的惶恐和憂慮也講給他聽,他在電話那頭大笑起來,他告訴我,唯一的補救辦法是馬上打電話把實情告訴馬修,但我依然在掙扎,有點世界末日的感覺,我仍未能鼓足勇氣去打這個電話。不過,思想鬥爭了一整天,我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拿起電話,沒想到奇蹟發生。(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事情出乎意料之外,那一定是好消息了! (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對啊,我十分抱歉地向馬修坦承把他的修改稿丟掉了,因此遲遲未能給他最後的定稿。我想反正豁出去了,是自己一百萬個不應該,對不起他。沒想到他的反應卻令我驚訝,他完全體諒我的狀況,也很高興我把真實的情況直言不諱地告訴他。最令我驚喜的是,他很滿意我的工作表現,並把翻譯《春秋左傳》整整一本書的工作交給我,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為這之前我都只是翻譯一篇篇的文章,這次翻譯一本書,是一份很大很大的工作,我開心得幾乎說不出話來!通過這件事,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無論犯了什麼錯誤,隱瞞永遠是行不通的,勇敢地去面對,去承認錯誤,想辦法去彌補才是正確的途徑,否則事情只會越來越糟。 (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另一份在免稅店的工作碰到過奇遇嗎?(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有一天發生的事情,至今記憶猶新。一名女士和她的先生光顧免稅店,她看中了一塊蛋白石,那塊石標價2000澳元。正當她準備付錢的時候,卻一時興起問我,這塊石真的值2000澳元嗎?那一刻,周圍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我的身上,其他的銷售助理都試圖替我說「是的」,站在我身旁的老闆馬上答道:「當然!」(chinesenewsnet.com)

但那位女士的先生望著我說:「不,我的太太只想這位小姐回答!」我望著這位精明的先生,他的目光像兩把利箭,似乎要鑽進我的大腦,看我究竟在想什麼。我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著我的全身,那區區蛋白石在我看來,只是一塊石頭罷了,但在那位女士眼中,它顯然是她的心頭好。2000澳元,我絕對不會拿來買這樣一塊石頭,我會用這些錢買爸爸媽媽喜歡的東西、會去旅遊,或者去買好多我喜歡的書或藝術畫。當然,那位女士的價值觀與我完全不同,她喜歡那塊精美的蛋白石,她也有這樣的經濟能力。看她望著那塊蛋白石時雙目閃光的興奮樣子,我沉默了一會兒,鎮靜地說道:「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它絕對值這個價錢。」(chinesenewsnet.com)

聽罷我的回答,她和先生的臉上立即出現了笑容,旁邊的人都鬆了一口氣,我心中沉甸甸的石頭也突然掉下了。我沒有眛著良心說:「這塊蛋白石太美了,絕對值2000澳元!」,但我也不能說不值這個價錢,在這裡打工總不見得說貨品不好,我只是說了「如果」,顯然在她眼中,那塊蛋白石確是值那個價錢,只是我不懂得欣賞而已,只是她想得到更多人的附和,甚至即便我把我的真實想法告訴她,她也會買的。最後他們滿意地付錢買下了那塊蛋白石,臨走時,那位先生微笑地對我說:「謝謝!」我開心地笑了,一旁的老闆也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 (chinesenewsnet.com)



悉尼的“唐人街”是華人集中生活的地方。早在19世紀中葉,澳洲已經有中國人的足跡。20世紀30年代末,悉尼的柏頓及其它批發市場逐年建成,越來越多的華人移居菜市場附近的德信街,並逐漸成為華人文化、經濟集中的唐人街。70年代澳洲政府廢除有關歧視華人的政策後,華人逐年增加,資本進入澳洲的金額越來越大。德信街餐飲業獨佔熬頭,地產業異軍突起。各類富有亞洲特色的商店、時裝店、公司等發展迅速。1980年悉尼和德信街的華人籌資,在德信街豎立了具有中國建築風格的牌樓、石獅及其他設施,使這座充滿活力的華人街更富有特色。圖為華人集中的悉尼德信街新建的牌樓。新華社記者白斯古郎攝

記者:你的打工生活還是蠻有趣的嘛。你又是打工,又是學習,每天豈不都忙不過來啦? (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反正我現在除了學習和工作以外,也沒有其他顧慮和負擔,所以每天挺充實的,反而更好哩!除了忙學習和工作以外,我還有另一樣義務工作,也讓我總是感到時間不夠。悉尼大學有個華人基督團體,他們辦了一份雜誌,叫《驛站》,我是這份月刊的編輯之一,每到月刊出版的最後時刻,總是感受到截稿日期(Deadline)的壓力,向撰稿人追稿,修改文章,編輯成雜誌出版,很緊張,也很刺激。(chinesenewsnet.com)

記者:為基督教雜誌做義務編輯工作,你自己本身也是基督教徒嗎? (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對,我本身也是一名基督教徒,是來到澳大利亞才正式有了這個信仰。最早認識基督教是從我的大姨媽那裡,她是用《聖經》來教導兒子成材的,雖然我出國前對基督教的教義幾乎一無所知,但知道它有不少虔誠的信仰者,到悉尼後之所以會入教,也可以說是機緣巧合吧!我當初來到悉尼大學時,放眼望去,幾乎都是金髮碧眼的西人。雖然說是很忙,忙的話就不會太孤獨,但畢竟從純粹中國人的地方出來,渴望能在異鄉見到同胞,甚至聊上幾句,就感到格外親切。記得在悉尼大學校園無聊地閒逛時,第一位走過來主動和我打招呼的華裔朋友就是屬於悉尼大學華人基督團體的成員,我當時真是太開心了,感到很溫暖,那是一位來自香港的學生,終於在異國遇到和自己講相同母語的華人,很雀躍!確實,他們也給予我不少幫助,我於是參加了這個溫暖的團體,也成為月刊的編輯之一。(chinesenewsnet.com)

記者:悉尼大學的華裔比例這麼低,有沒有覺得歧視呢? (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歧視雖然不普遍,但肯定是存在的。這間大學的學生以本地澳大利亞人,以及來自法國、德國、瑞士、英國等歐洲國家的白種人為主,亞裔留學生的比例極少,大約有1%吧。亞裔學生被極少數老師故意刁難或不公平對待的事,並非什麼天方夜譚。(chinesenewsnet.com)

就拿教授我們「會計學」課程的一名老師來說吧,他對亞裔學生和白人學生的態度差異是極明顯的,那種不耐煩和略帶厭惡的表現讓人無法容忍。更有甚者,對亞裔學生不瞅不睬,甚至和他打招呼也熟視無睹。對於這些老師,我會避之則吉,最好的辦法是不去選修他們的課,這樣人格差劣的老師也肯定不會是有好學問的人,他要想作出歧視的表現,我才不會給他有發揮的機會呢。(chinesenewsnet.com)

另一個更好的辦法便是拿出優秀的成績表,畢竟絕大多數老師是公平對待不同族裔的學生,成績好,管你是那裡來的,照樣可以拿獎學金。好像我們系這一年拿獎學金的3名學生,除了我之外,另外還有一名就是越裔的學生,可見,歧視雖然有,但肯定不是主流。(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周圍的同學多是白人,與亞裔學生的關係又怎樣呢?(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同學間相處倒是挺好的,至少我自己就是這樣。我最要好的朋友是分別來自法國和南斯拉夫的女同學,可能因為我剛來時遇到都是本地澳大利亞或歐洲來的同學,見不到幾個亞裔學生吧,不過我倒是不時聽到個別歐洲裔同學和亞洲裔同學的互相投訴。歐洲裔的同學會說亞裔同學總是自己亞裔人走在一塊,他們無法加入其中;而亞裔同學則會說歐洲裔同學不夠友善。我覺得,只要敞開胸懷與人交往,總會發現別人真誠友好的一面,而且,文化及傳統差異所造成的誤會往往不可低估。 (chinesenewsnet.com)

記者:你自己對澳大利亞本地人,或者是歐洲同學有什麼看法呢?(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他們相對中國人,的確更加獨立,這可能與他們從小的教育有關,父母及整個社會都是鼓吹給予孩子充分的自由度,小孩子也有人權,所以孩子們從小就養成獨立思考、自我判斷和選擇的習慣。而中國的孩子,多是嬌生慣養的獨生子女,在父母和祖父母的寵愛下長大,獨立能力較差是難免的,讓孩子獨自出國留學不失是一個鍜練的好機會。 (chinesenewsnet.com)

另一方面,我覺得澳大利亞人很熱情,也挺有愛心的。記得剛來的時候,人生路不熟的,到那裡都是拿著張地圖,表情迷惘地在街上逛,我驚詫地發現,時不時都會有人走上來,關切地問我:「你怎麼樣,還好嗎?」他們有的甚至焦急地以為我發生什麼事了,要不然,一個中國女孩子,幹嘛在澳大利亞街頭拿著地圖,表情憂慮漫無目標地閒逛。想起在廣州不時看到的報道說,外地人剛出火車站,就被賊人乘機扒竊的新聞,心裡面不禁有點慶幸哩!(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在異國讀大學,有什麼有趣新奇的故事嗎? (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哈哈!怪事趣事可真不少。這間大學最經典的便是「千奇百怪」的教授。自然,身為澳大利亞四大名校之一,相當有必要收藏一些「怪物」教授。於是便有我們刁鑽古怪的法律教授,把學生寄給她的電腦病毒改良一番再寄回去;於是便有可惡又可敬的經濟教授,一節課踼30多人出課堂竟無人抗議。不過,說起來本校的學生亦相當「膽識過人」。前兩天我們問教授為何本系所有的電腦室都有攝像機,他輕描淡寫地說:「因為你們的師兄師姐們企圖在一個晚上把所有電腦搬走。他們成功地把電腦運出省,最後仍被另一個洲的警察捕獲。」我們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我們學校雖大,但保安防衛重重關卡,雖談不上滴水不露,但整整一部大卡車居然可全身而退!太絕了!! (chinesenewsnet.com)

另外一定要提一提學校的近鄰消防人員。其「神兵天降」般來去無蹤,實讓我「嘆為觀止」。這要追溯到去年某日火警大作,我們被有條理地「清」出著火現場,消防車亦同時火速趕到,我連火在哪裡都未弄清楚,他們已工作完畢打道回府了。我有點「狼來了」的受騙感,弄不清楚是他們效率奇高還是學校小題大作。回到教室,發現助教居然若無其事,原來他連東西都沒拿,連他的外衣都仍在桌子上──薑還是老的辣。(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和外國同學、朋友相處得融洽嗎?(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感謝上帝,我慶幸遇到一班熱心善良的同學和朋友。我今年年初曾回國探親,回悉尼前住處還未定。是那對法國孿生姐妹到機場來接我的,因為知道我還沒有找到固定住處,她們二話沒說,就把我接到她們家。真的很感激她們,感謝之餘,我跟她們說明了,房租一定要跟我算清楚。結果是,我住了一個月,她們居然不收我分文,而且好像要執意讓我繼續住下去,但沒有收房租的打算。我實在不能再厚臉皮住下去了,趕緊找地方搬唄。後來,一個澳大利亞同學邀請我

迎接元旦的第一枝焰火在悉尼上空爆炸。(路透社)

到她家住,我跟她說好只是暫住,房租按本地慣例──按每星期算,我想就先住一個星期吧,誰知道,住了一個星期我要搬的時候,她怎麼說也不肯收那一個星期的房租錢,弄得我非常不好意思。沒出國之前,在我心目中,西方人給我的印象都是那種金錢至上,分毫必計、很講實際的,沒想到他們竟有如此濃厚的人情味,我想即便是我們自己華人同胞也很少如此慷慨大方,尤其是到了異國,更不容易這麼徹底地去幫助同學吧!(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到澳大利亞短短兩年不到時間,看來你也有不少搬家經歷了。(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對呀,少說也有8次搬家經歷吧。我這人似乎天生不怕麻煩,反正我又沒有什麼大件或者是昂貴東西要搬來搬去,搬家其實對我說來是件輕而易舉的事,只要住得離學校近,價錢又相宜,一句話價廉物美,可以省點錢,又可以經常換換新環境,搬來搬去又何妨?好像第一次出國前在網上找到的那家房子,每星期要125澳元,但離學校走路要40多分鐘,我住了4個星期後,在更近學校的地方又找到了新住處,每星期是100澳元,在那裡一住就是差不多一年,後來我回國,把房子退掉,房租省下的錢,差不多夠我回中國的機票了。當然代價就是重回悉尼的時候,原來住的房子,房東要拆掉重建,我變成無家可歸了。於是被迫要到多個朋友家裡借宿,但也因為那段居無定所的日子,讓我親身感受到朋友的真誠和關懷,一下子真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chinesenewsnet.com)

那段日子,幾個朋友輪流邀請我到她們家居住,她們完全不是出於金錢考慮,只是純粹作為同學和朋友的關心,這使我很感動,在異鄉和外國朋友相處原來也如此溫暖。當然,朋友們的這番厚待,倒是令我覺得不好意思,於是我不久也找到了理想住處,一間五人分租的獨立屋,到學校走路只需20分鐘,每星期85澳元,這可是我來澳大利亞兩年來最經濟實惠的租約了,希望我直到畢業前也不會再搬了。(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平時除了緊張的學習、打工和編刊物外,有其他娛樂和體育活動嗎?(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那可絕不能少,上上網、玩玩電腦是消除疲勞的一大妙方。我同時也是個十分喜愛運動的人,在國內時除了學習外,運動的機會也多一點,反而來到澳大利亞後,學習、工作和生活各方面的確太緊張了,以致運動的時間也很難擠出來。不過有空的話,我還是會跑跑步,打乒乓球、籃球、羽毛球,其實網球也是我的愛好之一,但它是我的幾種愛好的球類活動中唯一要付費的,所以只好忍痛割愛了。(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對未來有什麼打算嗎?(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右二)一直珍藏著這張和廣州高中同學的合影。(鄭毅揚提供)

鄭毅揚:我希望讀完目前的金融會計榮譽學士學位後,再考取本地的特計會計師(Chartered Accountant,即CA)執照。大學畢業後,在澳大利亞找工作應該不成問題,我想在工作之餘,會再報讀資訊科技的碩士(Master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課程,最終要拿到這個熱門電腦專業的碩士學位。畢竟,華南理工大學的電腦專業曾是我的夢想,我也不應白費自己的理工科天賦嘛,拿個理工科碩士學位就能令我無怨無悔了!(chinesenewsnet.com)

記者:學成後有回國的發展的打算嗎?還是想移民澳大利亞,在這邊開始你的事業?(chinesenewsnet.com)

鄭毅揚:也許你上星期問我這個問題,我可能還不會給你很明確的答案,倒是前幾天發生的一件事,倒讓我更清晰自己未來的路向。那天,同屋的英國人講中國不好,叫我應該留在澳大利亞,我不知怎麼就生氣了,衝著她大聲說沒權評論中國,因為她從未在中國居住,甚至去都沒去過。嚇得她一雙錯愕的大眼睛望著我,支支吾吾地說她總算知道我也會發脾氣的。事後我才突然發現,自己是那麼愛國,是不是每個人都要離開自己的祖國才會知道什麼是根?中國是我的家,是我的根,在那裡發展我的事業無疑是最實際的。當然,如果有可能的話,能拿到澳大利亞的永久居民身份也是件不錯的事,但最終在中國發展是我不變的信念。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20469@0)
2002-1-2 -05:00

回到话题: 又一位中国天才少女!!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吹牛呢? 本文所说的翻译古文一事,我想即便中文,历史的博士也未必能全懂《思玄賦》,《春秋左傳》吧? 何况一高中毕业生呢???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生活杂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2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