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同居男友

hehe (heh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这个名字很暧昧,因为,第一,他不是我的男朋友;第二,我们只是居住在同一套房子中。
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一个异性合租一套房,要解释这件事还真有些麻烦。最初,那个房间是一个女孩和男友合住的。直到一天深夜,女孩摔门而去。一夜之间,这栋房子里突然就剩了我和他,一个陌生的,我甚至不知道姓名的男人。
第二天晚上,女孩来收拾了行李,匆匆而去。他接着也回来了。
我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他。个子很高,偏瘦,眼睛不大,在镜片后面熠熠闪光,似笑非笑。他推开房间门望了一下,愣了片刻,转过身来,对我耸了耸肩,依然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你女朋友,她……”,我不知该怎么告诉他。
他笑了,又耸肩,“我知道会这样的。”他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更小了,看起来没什么悲伤,坏坏的。
他走到我身边,“你晚上最好把门锁上。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万一化悲痛为欲望,摸到你的床上,……”
我马上抄起了桌上的台灯,“那我决不手软。”
他笑了,“呵呵,够狠。”一边进了他的房间,扭头对我说,“不过,我这人从不强人所难。而且,”他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也不会饥不择食。”
“你,……”我气得差点把台灯扔到它身上,对他的同情荡然无存。
把门关上之前,他恢复了正经的表情,认真说,“过两天我找到房子就会搬走,你找个朋友来住吧。”
“神经病!”我对着关上的门骂了一句,继续吃面,心想,至少暂时我不用搬走了。

后来的很多天,他回来得更少了,也更晚。我呢,就安心地独自享用着宽敞的客厅。那里有他的或是他们的一台电视和VCD,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很不客气地霸占了。
一天傍晚,我洗过澡,端着叫来的外卖,蜷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忽然门被钥匙打开了,我还没来得及说“等等”,他已经站在了门口。我扭身就往卧室跑——我穿着“小可爱”,差不多就是三点式了。关上房门,我听到他开心的笑声。套了一条连衣裙,我走出了房间,不忘狠狠地瞪他一眼。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对自己的身材这么没信心啊!”
我没看他,恶声回应,“是怕刺激到你啦!化悲痛为欲望。”
“对你我不会的。我只对女人有欲望。”他含着笑意说。
“难道我不是……”话没说完,我就后悔了,干吗上这狗东西的当。
“看你瘦的和柴火棍似的,哎,”他长叹一声,无限惆怅似的。我恨不得把整盘东西扣在他头上。
“别生气,开个玩笑。真的,你的身材挺好的,可惜没看清楚。”
我哭笑不得,抬头看他。他一脸的认真,很无辜的样子。其实,他不嬉皮赖脸的时候,五官还蛮端正。

“一起看碟吧。”他扔给我两张VCD,《大话西游》。
“我都看过几百遍了。”我没有夸张,里面的对白我几乎背得下来。那时,好像刚失恋吧,每天抱着这个解闷。每次看到紫霞在孙悟空手中脱去,越飘越远,我都忍不住想掉泪。还有那音乐……
“真的吗?”他很惊喜的样子。“我也看过几百遍了。不过,每次心情不太好的时候,我就翻出来再看。”他很高兴地把碟放进机器,在我旁边坐下来。

尽管已经看了无数遍,但看到二帮主扛着蜘蛛精乱跑,大喊,“帮主啊,帮主,到家了,待会儿洗个澡,不要乱跑啊……”,我还是会笑得在沙发上打滚。他看我,“不至于吧。”
不过在看到至尊宝浑身插着短棍,被当作蜘蛛精的时候,他笑得比我还凶。
至尊宝的下身着火时,我已经快岔气了。他长叹,“总是拿男人的宝贝来开玩笑!”又斜着眼睛看我,“喂,有点同情心好不好。这里遭到袭击很痛苦的!”
我瞪了他一眼,“拜托了。男女有别,不要在我面前讲这个。”
他几乎跳了起来,“噢,你也知道男女有别呀!那拜托你下次不要把卫生巾乱放。好像怕我不知道你的生理期。”
“喂,你,……”我的脸一定红到了脖子,不知说什么好。又不肯甘休,低低地咕哝,“那么大声音,怕人家不知道你厉害。”
“真的?”他夸张得大叫,很惊喜的样子。让我后悔不迭,只好咬着牙,硬硬地说,“是啦!聋子都听得到。”

他又眯起眼睛笑了,“开玩笑嘛,看电视。”
他起身帮我倒了一杯水。除了嘴巴刻薄一点,他其实也不坏。
我们都不说话了,安静地看电视。看完了《月光宝盒》,又看《大圣娶妻》。虽然有点困了,我还是等着看到紫霞躺在孙悟空的怀里,和她一起念叨,“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嗤,”他从鼻子里吐气,不屑地看我,“哪有那么多英雄给你们找。都是英雄了,我们这些凡人怎么活!”
我不理他,“如果她爱你,你自然就是她的英雄。你不会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吧。”
他忽然沉默了。我想我是不是说错了话。
“你知道我女朋友为什么离开我吗?”他轻轻地说。
我看着他,小心地摇头。
“她怪我不陪她。确实是,我没有时间。我很少陪她逛商场,看电影。大部分时候是她陪我工作。大概她终于烦了吧。我连快乐都给不了他,怎么可能作她的英雄!”
他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又沉默了。
“其实,如果她理解你,……”
“我不怪她。”他叹了一口气。
“你做什么工作?很忙吗?”我忍不住问道。
“程序员。你听过程序员和青蛙的故事吗?”他恢复了一点笑容。
“一个程序员捡了一只青蛙,青蛙说,‘请你吻我一下,我就会变成美丽的公主,做你的女朋友。’程序员只是把青蛙装进了兜里。青蛙又重复了一遍它的话,程序员还是无动于衷。青蛙生气了,‘难道你不想要个漂亮女朋友吗?’程序员说,‘想。但我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我宁愿要一只会说话的青蛙陪我。”
我忍不住笑了,他也笑了。“没有人受的了作一只会说话的青蛙,就是这样了。”他在沙发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睡觉吧。谢谢你陪我。不过,还是要锁好门哦!”

那次谈话后,又是很多天没有见过他。直到一个周末,我在房间电脑上玩大富翁。我喜欢这个游戏,因为它不需要费太多脑子,不需要发疯敲打键盘直到手指抽筋,不需要什么秘籍攻略……大概玩得很晚了,忽然我的卧室门被推开。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原来晶晶小姐也……”
我回头,他似笑非笑地站在门边。“我敲门了,没有人应,我才……”
“请进来吧。”我笑了。
“哇,你玩大富翁啊!这么弱智的游戏,”他搓着手走近电脑,“呵呵,我也爱玩啊!这样吧,我们一起玩。”
没等我反对,他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下来。“我要阿土,阿土。……”
看着他像个小孩的兴奋样子,我想,算了,陪他玩吧。
我是糖糖,每次都选她做自己。玩起游戏来,他就一点都不像孩子了。恶毒狡猾,没出三百招,我已经破产了。他得意非凡,满脸笑容。
“别生气。再来。这次让钱夫人破产,好不好?好不好?”他看出来我面露不快,柔声细语地说。
结果钱夫人当然破产了。他笑着摸摸我的头,“你太笨了,不适合玩这个游戏。”
我正要发作,他认真地说,“其实是你太善良了。真的。”

再见他是一周以后吧。他捧了一只小小的生日蛋糕回家。正巧我在,他很开心的样子,“今天是我生日啊!和我一起庆祝一下吧!”
我也很开心。张罗着把屋里能吃的都拿了出来,还有半瓶红酒。那天晚上,我们没吃什么,却聊了很多。很投机的。立在桌上的一支蜡烛快燃尽了,他俯身去吹,硬硬的头发擦过我的脸,很好闻的洗发水味道,我突然心里一动。他似乎感觉到了一样,抬头望着我的眼睛,忽然一把把我揽进了怀里,低头找寻我的嘴唇。我心慌意乱,不知该推开他,还是……他的气息热热的,痒痒的在我脸上。我突然清醒了,轻轻挣扎了一下。他很快放开了我,有些局促。“对不起,我只是……”
我恢复了常态,”没什么了。我只是看你有点激动,配合一下你了……”
然后我们都笑了。尽管有点勉强。
“我还是找一只会说话的青蛙比较好。”他露着好看的牙齿,笑笑。“你很善良,而且,”他耸了耸肩,“有时会受别人影响。所以,你一定要小心遇人不淑
啊……”
我打断了他,“只要不碰到你这种坏蛋就行了。”
“我是认真的。”他很严肃的样子,马上又笑了,“如果总是碰到我这样的人,那是你的运气!”
“还有,你应该好好吃饭,那么瘦,哪个男人会要……”
我瞪了他一眼,眼睛却真得有点泛潮,已经很久没人跟我说这些了。

那是最后一次见他。几天后,他搬走了。给我留下了一张纸条,和《大话西游》。我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玩命地工作;找到了青蛙,还是公主。玩大富翁的时候,我有时会想起他。也许他会看到我的这篇文章,告诉我他的近况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21569@0)
2002-1-3 -05:00

回到话题: ZT: 同居男友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21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