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杨澜!zhuan

lover4u (温哥华的情人)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这个星期阳光并不灿烂
——杨澜英国采访纪实

英华


一进入九月,英国的天空就会时常沉着脸,不给你个晴朗的笑模样,九月三号星期
一的天又是如此,不过,不少留英华人的心里却是暖融融的,因为他们得到一个好
消息,今天阳光卫视的主席,大名鼎鼎的主持人杨澜将率领一行六人的采访团抵达
伦敦,进行为期一周的采访活动.

消息是由(英国)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发布的,中心的负责人于八月三十号接到
阳光总部上海王谨的紧急求助电话,希望中心为他们安排高级宾馆和承载九人的
车辆,以中英两国友好文化交流为己任的中心负责人闻听此言不敢怠慢,马上召集
人员,联络关系,都知道英国什么事也得预约,离三号还有三天,而其中两天又是周
末,就是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中心本着高效从优,助人为乐的精神当天就为阳光
以四星级的价格安排了五星级的宾馆,并通过朋友安排了三种不同方式的用车.

第二天一早,中心马上将消息通知上海,阳光总部再三感谢,但说为少给交流中心
添麻烦,已经定了宾馆,这真是有背逻辑,中心已经安排好的宾馆又给谁住呢?只好
婉言辞谢旅游公司的朋友们.哎,事情紧急嘛!他们乱了章法就理解了吧,赶紧把三
种租车方式报给他们.第一种由中心提供车辆,他们自带司机,第二种是中心将联
系到的包括司机与车的配套服务直接介绍给他们,该车辆公司所报优惠费用为一
周共£1750(平均每天£250,工作时间为朝九晚五).第三种是由中心包车并联络
热心人士出任司机,无论多早多晚,要任劳任怨,保证采访任务完成.总共收取基本
费用£1400(包括一周的租车,油,停车,损耗,司机的基本生活费,)来英后一并付清.
最终他们选择了最后一种.

时间紧迫,再者又是名人,就不必签合同了吧,还能蒙你不成?1400镑,这点儿小钱儿,
他们号称八个亿呀.(而且,在杨澜下榻的宾馆用车朝九晚五的正常最低费用是
£3080,加时双倍付款)。
为什么交流中心如此自信地报出第三种方式呢?因为早已胸有成竹,中心负责人带
头请假当司机,其他两位也是非常热心提前请好了假.

九月三号下午中心的两名代表提前去希斯罗机场接这几位上海来的贵宾,他们很
兴奋,盼望着那个清纯高雅的杨澜阳光般出现在机场出口,照得他们眼前一
亮,VS251提前抵达,但是他们等啊等啊,这一航班的人几乎走光了,杨澜才出现,短
得不能再短的头发,抄着裤子兜儿,可能是用脑过度吧,已经很有些谢顶,与想象中
几乎盼若两人,两只眼睛睁不开的感觉,大概是没睡好觉吧.
走吧杨澜,走吧各位来宾,辛苦了.中心的人主动替他们推行李,可杨澜突然说再等
等,航空公司也派车来接他们,(事后调查没有此事)。又等了一会儿,没人,走吧.
哎?等等,不是说六个人吗,怎么是五个?一问,他们都神秘地把头转向杨澜的随行
助理黄依容,啊,原来,她肚子里还藏着一个四个半月的小人人儿.

路上中心负责人给了他们当天从上海传来的第二天的采访计划,中心负责人为他
们接电话,打电话,发传真,已经被阳光上海总部感激地戏称为英国的阳光工作人员,
显然,是不发工资的.感谢的话儿说一句不花钱吧?可他们愣是把唾沫也省了.他们
匆匆忙忙在车里联络起来,哇,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的代表也有在电视台做过的,
万般佩服他们的如此这般.试想,哪个采访不得有备而来,可他们硬是要无中生有.

带着这一行人从大使馆收集完第二天的采访资料回到宾馆,按照与上海的事先约定,
他们应该一次性付清款,但是问题又出来了,他们的陈编导说,此次来英他们一行
数人,只有杨澜一人带信用卡,并没有带多少现金, 根据杨澜指示,按天付款.如此
不讲信誉,如此小气做事,让人难以置信出自杨澜班底,更让人难以置信出自杨澜
本人,实在是叹为观止.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的人非常宽容厚道,本来就不是做
生意,而是热心帮忙,杨澜他们不按事先约好,不按商业规矩一次性将那点微不足
道的费用付清,就由他们去了,虽然中心的人工作挺忙,不能为这点钱每天跑二,三
十英里,但过两天过来看望时顺便取回就是,或者干脆让他们直接给司机们得了.
难道他们还能不给吗?还能让这些请了假,扣了薪水前来开车的热心人们再拿不到
应得的基本报尝吗?,中心的人想也没想过,这那里能跟大名鼎鼎的杨大主持,主席,
老板,据说家底儿有八个亿的富婆连到一起?她也是留学美国一,两年的啊,应该
懂得国外的事理,懂得这些海外华人的不易啊.况且他们是在那样紧迫的情况下求
助于中心,换了任何一家公司的话,按商业操作规程,他们都得另付加急费的!

第二天,他们采访了英国前副首相兼外交大臣杰夫里.豪,拍了一些诸如泰晤士河,
大笨钟等一些外景,都是外国游客来伦敦必拍的景物.

"司机"李博士早晨六点出发,晚上八点收工,然后,又急急忙忙赶回外地家中,据
说回家已是夜两点.而且因为在使馆外面停车还被罚款八十英镑.

第三天,换了司机小黄老板,小黄人很诚信,是一家中药店的老板,他知道这一天上
午杨澜他们没有安排采访活动,只是去逛街购物,但仍然一早六点就上路了,伦敦
市区交通堵塞很厉害,赶过去时是八点四十,晚了十分钟,杨澜的下属极其严厉地
批评小黄:如果是采访,这十分钟岂不误了大事?!令到平时当老板自由惯了的小黄
很不自在,至于吗?我上星期就安排好药店,今天方能过来应急帮忙,又不是我非要
来,是看着交流中心朋友们的面子,你那俩小钱,真不够我看几个病人的.再说明知
今天上午是去购物,太大可不必了.

下午三点,杨澜一行人采访中国驻英大使马振刚,小黄按时将他们送到,然后在使
馆门外等候,照看着那辆从外地租来的崭新的奔驰面包车,也照看着车上他们上午
采购来的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因为使馆门前不能停放车辆,由于没有里面的消息,
又不敢擅自把车开离使馆,怕他们出来找不到,所以小黄寸步不离车子,厕所也没
敢去,直到晚上八点。再细腻的采访也不至于一下持续五个小时吧?怎么也该来个
电话呀,给里边打电话,他们的手机全部关机.饥饿又内急的小黄终于敲开了使馆
大门......

使馆的工作人员听完小黄的陈述,都觉得过意不去,马上亲自做饭,倒茶,拿水果招
待小黄,原来,杨澜他们早已被请到楼上付招待宴去了,把外面的热心华人忘得一
干二净了,"司机"们谁也没指着他们请客吃饭,虽然请饭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司机
们也是人,也得到点儿吃饭不是?你通知一声总可以吧?

大约十点来钟,杨澜一行人酒足饭饱地出来了,在回住地的途中,他们打手机直接
把第二天星期四的热心司机取消了,原因是他们有车来接,至于费用吗,就不付了.

星期四前去开车的司机是一位对中国非常友好,对北京办奥运有深刻见解和独到
想法的英国人柏瑞,他是一家股票公司的高级经理,是一位数学天才,平时什么都好,
就是有点不修边幅,但是为了第二天见到杨澜--这位北京申奥大使,特意修剪了指
甲,理了发,还准备了为了自由自在而从不愿意穿的笔挺西服,接到取消电话的时候,
柏瑞正在去联系人赵女士那里换取第二天所开奔驰面包车的路上,为了第二天的
开车,这位超级球迷忍痛割舍了当晚的英国甲级赛,走在路上还在猜想是谁能赢,
突然接到取消电话,对方未报家门,他还以为是中心的赵女士打电话开他的玩笑,
马上质询,而赵女士更是摸不着头脑,立即询问杨澜他们,就象开始那样,人家大局
已定,哪管你什么友好不友好,理不理发,提前几天请不请假,一天会损失多少钱,
心情如何...明天,人家有人接,就可以省钱了.当然还很有面子.

小黄夜十二点开车回来,陈述一天的情况,愤愤不平.

这是好不恼火沮丧的一个夜晚,别说阳光了,简直是暗淡无光.

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的人第二天得知柏瑞对此大惑不解,很有怨言,逢人便说不
可思议,当晚特意派人前去解释,并如数将钱送去,其实连中心的人自己都搞不明白,
钱也是中心自己垫付的.

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本来在朋友们的介绍牵线下,促成了与阳光的一个合作,由
中心拍摄五十至一百集的反映英国华人生活的大型专题片,在阳光电视的黄金时
间播出,并且由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担当阳光公司的欧洲独家代理.

中心成立本来就旨在两国交流,因此这种极其具有挑战性的合作,中心也愿意尝试,
因为不仅欧洲见不到阳光的节目,而且绝大部分人,包括中国大陆的很多人连听也
没听过这个名字.中心有一种盲人摸象的感觉,但好在中心的人基本上长期定居海
外,地熟人也熟,决心凭借着良好的朋友基础为阳光在欧洲开拓一片领空.

此次杨澜一行来英,恰恰是难得的机会,尽管前几天有许多不快,但中心的人不愿
计较,几次与阳光的人员预约吃顿饭,座谈座谈。

当然,其实中心也有他们的打算,一些商界老朋友愿意到中国进行合作,想找个渠
道宣传宣传自己;一些制作反映英国华人电视专题片的朋友也想与国内的电视机
构恳谈恳谈。以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为己任的中心正想趁此机会沟通一下,希望以
杨澜的风姿风采折服大家,促成广告与节目的共同合作,杨澜是老板,可以当场拍
板。也算是中心做为独家代理迈出第一步.做事稳妥低调的中心自然在促成合作
前守口如瓶,只是约杨澜他们吃饭座谈,待问起来,只说是一些对阳光节目,对杨澜
本人非常感兴趣,希望一见的热心朋友们.杨澜说她非常高兴,希望能有这样一个
机会,并初步定下此事.并说星期五上午十点以前一定给一个准确答复.

说实在的,这几天,伦敦天气一直不太好,很多接触杨澜采访组的人心里更是不透亮,
但是大家还都盼着在座谈宴会上将一切困惑烟消云散.

第二天是星期五,小黄为了不再有那迟到十分钟被训斥的尴尬,一早五点就出发,
结果提前一小时到杨澜那儿了,而这一天他们只是拍拍外景.

而在这一边,中心的赵女士则等待着杨澜他们的电话,好去安排晚宴,十点过去了,
十一点过去了,十二点都过去了,还是没有收到他们的任何电话,难道不守约定已
经成了杨澜他们的约定俗成了不成?十二点五分,按捺不住焦急的赵女士电话打给
了杨澜,电话那头杨的声音问什么事,赵说起会餐的事,杨澜说,好啊,星期六晚上
七点如何?听上去好象事先不知道有这么回事。赵女士说那就这么定下来吧,杨澜
还特意补充说那她明天晚上就不安排任何活动了,但只有她和她的助理大肚子的
黄依容前往赴宴.赵女士心里有了准谱,立即联络起来。

中心做事以快为准则,大家又都愿意参加,半个多小时就都弄好了.剩下的就是订
一间饭店,中国城档次挺高,就它了,老板还认识,中心的人员打通了老板的电话,
考虑到晚宴是不少人要自掏腰包,中心的人跟老板砍起了价:是杨澜,大名鼎鼎,
为你的店增光添采.香港的老板回答:杨澜,我不认识,我只认识黎明啊.咳,算了,
中心的人心想.

一点零四分,中心的人正拿着电话跟老板谈论酒水和包间的事,手机响了起来,说
第二天的晚宴杨澜不能前往……打住,老板,您先别安排酒水哪!

中心的组织人真正的生气了,这帮人怎么做任何事都不按正常人的规矩办?一切都
安排好了,而且是为了阳光的合作,你的事情再紧急再重要,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啊,
杨澜的亲口承诺原来是如此的不值一提!想到第二天的计划和已经联系好的人士,
中心的人真的急了,对杨澜他们讲,这可是有关广告与制作节目的合作的事情,可
对方回的干脆,广告与制作?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不是一回事儿.

这帮没有一点团队精神,不懂得接人待物,不诚不信的怪人!

钱,钱还没去拿呢,他们不会又变卦吧?中心负责人的心里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长话短说,钱,定在周六下午两点给,结果,他们提前退房,不知去向……

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就在两天前收到阳光寄来的合同,希望合作,确认中英文
化艺术交流中心为阳光在欧洲的独家代理。身后,一批本来希望合作的中英商界,
文艺界人士,现在对阳光一系列出尔反尔的举动莫名其妙,要求中心作出解释,而
中心又找谁去寻求解释呢?中心又还有多大兴趣去和阳光合作呢? 同在一个阳光
公司名下都如此互不相认,形同路人,你中心又何必攀亲呢?再说,合作尚未开始,
他们就已经不仁不义,不守信誉,以后又不知会如何呢?

一个星期过去了,即普通又不寻常,英国这一周的每一天,仿佛相约好了似的,都阴
沉着脸,不接纳阳光的到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23471@0)
2002-1-5 -05:00

回到话题: 如此杨澜!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23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