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姑子一起生活(之二, 沉重)

housekeeper (find joy in hardship)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大姑子到的第二天, LG请了假带着他们一家三口去办SIN卡, 到银行开户; 我打电话给学校约了Appointment, 照校方的规定, 用大姑子的名字又申请了一条电话线, 争取大姑子的女儿-----朵朵能尽早入学. 一个月后, 大姑子的丈夫回国了.

她还没驾照, 也没法买车, 我们两家就一起买菜, 我和大姑子一起做饭, 渐渐地我和LG简单的二人世界被四人世界融化, 原来可以无忧无虑撒娇的我也变成了任劳任怨的妻子&舅妈&弟妹,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得走样儿了.

大姑子在国内一直过着优裕的生活, 家里外边都是说了算的, 最受不了的就是委屈了. 一天, 我做完晚饭准备叫大家下来吃, 只见大姑子满脸泪水得冲下楼, “我到这儿干什麽来了, 听不懂, 不会说, 还要自己做饭! 太累了! 我在国内过得是什麽日子, 小时工伺候, 不想做饭就不做, 到外边吃, 多自在呀!我要回去!” LG也下来了, 大声说” 你有什麽委屈的, 到这来的人都自己做饭, 你累” 用手指着我 “她不累吗! 你们来之前我们收拾刷房, 没休息过一个周末, 都我们俩, 她说什麽了! 她来时也不会英语, 现在不也找到工作了吗?!” 大姑子回到: “你是什麽人呀, 找的老婆当然聪明了!” 我心里一沉,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 我今后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背地里埋怨LG提醒他千万别再把我当”榜样”, LG说” 你太多心了.”

接二连三的事发生了, 矛头都是指向我. 有一次我洗的菠菜不干净, 饭桌上大姑子对LG说”哎, 这菜是你老婆洗的, 你尝尝, 有沙子!” 我低头不说话, 担心LG又口无遮拦给我惹麻烦, 果然LG马上还嘴”你嘴里有沙子吧.” 大姑子严厉抗议了LG的护老婆行为, 将此事禀报家乡父老. 我郑重告诫LG, 我知道他爱我, 但不要当着大姑子的面护我夸我, 不要再做这等陷我于”不仁不义”的傻事, 我不想得罪大姑子. LG对我的道理深感不解.

大姑子比LG大近十岁, LG是她疼大的, 有时我更觉得她和我就象婆婆&儿媳妇. 二人世界时, 家务事都由我做主. 我一直用热水蒸饭, 可如今大姑子一句话”从没听说过!” 得, 改吧. 虽然心里委屈(你没来时, 我们不也过得挺好). 吃一椠长一智, 以后事事问她, 让她做主好了. 以前逢可口的饭菜都是LG给我夹, 我给LG夹, 如今大姑子又公然发话了: 一, 紧着她女儿朵朵, 因为她在长身体; 二, 紧着LG, 因为他养家糊口; 最后才能轮到我和她. 我感到太不公平了! 我又不是旧式妇女, 我自食其力, 这是加拿大, 她太不尊重我了! 权衡一下, 我还是保持沉默了, 我不能因这小事闹得家里不合, 她疼LG就行了, 人之常情, 谁让我和她没有血缘呢. 但我感到大姑子不在是以前的那个可亲可敬的大姑子了.

大姑子有要事回国, 把16岁的女儿朵朵留给我们照管. 朵朵是个机灵的女孩, 她看惯了我平时对她母亲言听计从, 所以我的话她根本不听. 楼下客厅的书桌上茶几上餐桌上摊满了她的东西; 我们平时光脚走的楼梯, 她在母亲走后也懒得脱鞋, 为了不干涉他人自由, 为避免自讨没趣, 就由她乱着吧. 记得LG曾行使了一次家长权力向大姑子报告了朵朵的学习, 结果是朵朵晚上踹我们卧室门而入和LG大吵一场, 当即给母亲打电话, 只听大姑子电话中对着LG咆哮:”你管不了就别管了. ” 婆婆也在电话的那头说”舅妈为什麽不劝劝?!” 一个月后大姑子回来了, 皱着眉:”这个家我不收拾就没人收拾!” 我知道她是说给我这个”Housekeeper”的. 哎! 太难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http://www.rolia.com
(#325512@0)
2002-1-7 -05:00

回到话题: 与大姑子一起生活(之二, 沉重)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25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