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我在残疾儿童夏令营做义工

tearen (茶人)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秋天刚到,打开邮箱,儿子再次激动起来,“Mom,a letter from Zajac Ranch for Children”那是一封由Zajac先生亲手签名的感谢卡:“感谢您这个暑期为Zajac儿童牧场义务奉献你的时间和精力。没有你们的奉献去照顾BC最有特殊需要的儿童, 我们不可能为这些具有生命威胁性慢性疾病的孩子们成功地举办这次夏季盛会,这些孩子也不可能获得与正常孩子一样体会夏令营的机会。真诚地感谢你们中的每一位为这些孩子生命中创造了不同的含义,也希望你们明年再回来协助创造我们另一个感人的夏季。如果你想要一张今年夏令营的slideshow,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给你寄去的。” “妈,明年我们还会去吗?”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当然。”

三月的一天, 在医院餐厅外的告示板上看到一则Zajac Ranch的张贴,为残疾儿童夏令营招募医生和注册护士义工,为患有慢性,或有生命威胁性疾病或残疾的孩子奉献时间和爱心, 提供医疗服务。回家Zajac Ranch的网站一查夏令营的时间表,从6月下旬到8月末,分别设有尖顶胼指畸形(Aperts)儿童家庭周末; 脊柱裂(Spina Bifida)儿童家庭夏令营;口吃(Stutter)儿童家庭夏令营;血液病(Hematology)儿童家庭夏令营;胃肠系统疾病(Gastrointestinal)儿童夏令营; 唐氏先天智力低下, 即先天愚型(Down Syndrome)儿童夏令营;特纳氏症候群,即生长和性发育迟钝,并有性染色体异常儿童夏令营;唇腭裂、颅面发育缺失(Cleft Palate / Craniofacial)儿童夏令营;自闭症(Autism)儿童夏令营;饮食异常(eating disorders),即厌食症或暴食症儿童夏令营;肾脏疾病,器官移植(Kidney/Organ Transplant)儿童夏令营;及癫痫病(Epilepsy)儿童夏令营。一直听说过BC的残疾儿童夏令营,却没有实际体会, 营地护士工作一定很具挑战性。由于网站提及这里是BC省唯一能在营地为肾病儿童按时作血液和腹膜透析的夏令营,调到大医院肾脏血液透析中心工作一段时间了我,对肾脏疾病,器官移植儿童夏令营非常感兴趣。给组织者发去email表示我的参与兴趣,顺便问一下我是否可以带10岁的健康儿子一起去,让他也参与点儿义工工作,从中结交新朋友,增长社会经历。我很快得到电子邮件答复,鼓励孩子参与,欢迎我带儿子一起来,并希望他也能与参加夏令营的其他孩子完全融入一体。听到这些消息,儿子就开始激动了,不断地打听我的申请进展。接下去就是填写申请表,社区警察局做无犯罪调查,连同当年护士注册证明,推荐信一起寄回Zajac Ranch位于温哥华的办公室。

5月末我接到通知申请通过,肾病儿童夏令营定到8月末的一周,我就开始积极想办法私下串班,以保障夏令营时间,儿子也就开始兴奋地算日子。又过几天,我又接到邮件,说肾病儿童夏令营的护士人手已满,问我是否愿意做同期举行的癫痫病儿童夏令营护士。我没有照顾癫痫病儿童的经验,自然有些紧张,回信如实一说,还是遭到一通鼓励,护理管理者还亲自打电话到家,说她会陪我度过最初的几天不适应期。当时说可能是12到14个病孩子。我所有的工作班次都为夏令营串好了,又不忍心伤儿子盼望的心,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8月末,孩子们星期日中午开始注册入住,义工们可以头一天下午偏晚时入住。本来我们也打算提前去熟悉情况的,但表姐新移民周六登陆,接机安排食宿一忙就很晚了,考虑路途长,过了Mission还要走很长的没有路灯的山间石子路,我们决定第二天一早赶去了。经过了Mission城里,北上就是那8英里的颠簸石子山路,浮尘四起,我们的小车很快就灰头土脸了,手机也在山间失去乐信号很长时间,终于到了宁静美丽的Stave湖边,嬉笑中与老公道别,我们就正式开始了营地生活。儿子很开心地被编到第3组,和同龄小朋友活动去了。

到营地报到我才发现,好家伙,怪不得说肾病组工作人员不缺人了,BC儿童医院儿童肾病科带来整个一纵队来,两名医生,五名护士,外加一名多伦多的男护士,还有一名来自BC省Pince George,一名来自Crambrook,一名和我同一医疗行政系统的肾病护理教育专家,还有一名大血液透析仪公司的具有注册护士资格的临床培训代表,总共两名医生,十名注册护士。相形之下,儿童癫痫病组就我老哥一个,居然要负责17个病儿。当时我脑袋一下子就大了,虽说这退堂鼓不好打,还是反复和护理管理者强调让我一个人负责这麽多孩子,我感到很不舒服,也很不安全。头儿又是对我一通安慰,答应陪我渡过最初两天不适应期,然后周四她会赶回来给我放一天假,给我机会和孩子们玩乐一天,还有有什麽紧急事件肾病组的护士都会帮我,我才算消停。头一天的工作最紧张,17个孩子挨个入住登记,和家长逐一询问病史,过敏史,癫痫发作状态,末次发作时间,挨个录入每个孩子的药品,逐一药物登记建册。面对我所不熟悉的药名和儿童剂量,又发现许多慢性癫痫病的孩子都有或多或少的智力或身体发育延迟,发药时我真得千小心万小心。第二天是熟悉常规,认熟孩子的面孔,到晚饭时心情终于放松不少。到管理者走前我终于自信能胜任工作了。

每天除了一天准备和发放三顿药,要在诊所(叫OK Corral疗伤小圈)附近听班,有时事无巨细,从小伤口,湿疹,蚊虫叮咬,头疼脑热,到孩子们之间的矛盾调停,女孩子的月经指导,没想到开放的洋人女孩子也有月经初潮却什麽也不知道的,说家长从未和她谈过,恰就在夏令营期间赶上初潮,惊惶失色,好在有辅导员在旁边安慰,悄悄带到诊所紧急普及月经及经期个人卫生知识。天气晴热,孩子们日常娱乐活动紧凑激动,炎热脱水,劳累又往往是慢性癫痫急性发病的重要诱因,接连几天都有抽搐倒地的孩子被担架抬回诊所,安排在阴凉的诊室单间补水休息,头痛发热的给用上泰诺,必要时用镇静药,一通生命体征监测,直到孩子状态彻底稳定后在交回辅导员的手中。记得一个瘦弱的男孩子在阳光草地上玩得正兴奋,突然抽搐倒地,抬回诊所后仍然鼻出血,高热不退,孩子母亲几个月前去世,父亲极爱孩子,还是在细节上想不周到,大夏天的,居然给带的都是厚衣裤,为退烧,给孩子的厚衣服脱下去就只好光膀子了,孩子极不习惯,你转身出了诊室,他就去套他的厚衣服,后来我拿来了儿子的Gap薄汗衫,他才满意地穿上,安静休息入睡。随后的几天恢复好了的他就天天穿着儿子的衣服玩乐,儿子说他觉得别人穿他的衣服开心,他也挺自豪的,那件汗衫就送给这个比他要大上3岁的哥哥做纪念了,临走那天还穿在那孩子身上。

肾病组每天排好三班固定护士在诊所值班,尤其是孩子白天上血透仪时,诊所有很多护士值班,多少也能解放我一些。晚上我独自在诊所值班室睡觉,肾病组则有一护士挂步话机听班,不过他们在自己的营房睡觉。半夜有急诊一般都通过我联系医生或肾病护士。平时诊所安静时,我就挂着对讲机在牧场走走或骑营地的自行车到处转转,看孩子们的活动,照些珍贵的照片,协助辅导员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动安排,也和辅导员及其他不值班就来和孩子们一起活动的护士们聊天。聊到营地的组织状况,营地是由工作人员和义工两大块组成的,工作人员包括营地管理者,厨房,电器设施维护人员,护理管理者,及孩子们的辅导员。以这个夏令营为例,67个7岁到17岁的孩子(包括4名医务义工的孩子)按不同年龄组分成六大组,每组9到14个孩子,每组各3名辅导员,根据孩子们的病情轻重,一名辅导员最少的主要负责2名孩子,最多的主要负责7名孩子,看来事前护理管理者的病情评估和人员配备准备工作量是巨大的。辅导员是付费的工作,一天24小时和孩子们吃住滚打在一起,精力必须充沛,都是当地长大的洋人。辅导员负责孩子们的吃喝拉撒,娱乐活动按排,组织纪律等等,事无巨细。他们大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很多是大学一二年级学生,大多本身没有医学背景,但都在成长过程中受过Group Leadership的培训,个人要求有组织能力,有夏令营及与残疾人交流的经验,而且喜欢跟孩子们在一起。这是他们的暑期工作,每周工作6天,据说是包吃住外每天60加元,有游泳救生员资格的,在孩子们有水上活动时工资稍高一些。和辅导员们了解他们将来的职业取向,知道他们主要想从事注册护士,社会工作者,体疗理疗康复师,职业功能康复师,语言矫治师,行为干预治疗师等,多数是人文和医学结合的职业,也有人将来想从事夏令营管理者的工作。年龄最大的辅导员将近40岁了,他是大温地区某学校管理局的助教,平时的工作就是帮助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他说有几年了每年教育局放假,他都来这里工作,从6月初一直干到8月末,说唱逗笑,幽默风趣,享有盛誉。他说在这里和年轻人及孩子们在一起,还不用为下顿饭吃啥而操心,他会感觉又年轻又开心,他说人生意义不过如此。至于义工们,来自社会的各个方面,Zajac先生本人和妻子定期来做牧场规划设计的义工,听取工作人员和义工及孩子们的意见和建议,记得一护士笑指那蹲在疗伤小圈新修的轮椅通道旁整理盆景的衣着朴素的老夫妻说,老板在那干活还挺认真。另外还有很多老人定期来帮助割草坪,给孩子们讲故事,协助解决问题。其中较有名的是笑容可掬的营地奶奶。年轻人有的是纯为做好事,积攒经历,那位多伦多男护士的妻子是中学教师,放假和老公一起做义工陪多伦多的10名肾病孩子来的,每天被安排在营地马场做义工,忙得不亦乐乎。她说这是她第一次来BC,可是夏令营一结束就得陪孩子们安全返回,没有时间到温哥华玩玩。两夫妻满足于安省肾病协会给他们报了往返机票钱,说人生经历最重要,将来要玩自己会出钱来。还有的年轻人是为将来求学,工作需要这份经历而来。苏珊是我在营地里遇到的唯一一个中国大陆移民的孩子,她是UBC大学的本科学生,将来要考医学院,这种义工工作是报考医学院学生的必要条件。她说从经历和精力上她没有营地辅导员丰盛,所以她从事不了这份工作,但她还是很看重自己这份义工经历的,作为我来说很为她自豪。聊天中,我还了解到类似的为残疾孩子举办夏令营的组织还有Camp Good Times 和 Easter Seals,但Zajac Ranch是唯一一个能作营地腹膜和血液透析的夏令营。今年的肾病和器官移植46名儿童中有10名来自多伦多,2名来自阿尔泊塔,明年这个夏令营的人数还会增加,可能要单独组营了,癫痫病儿童夏令营可能会并到其他组去的。

孩子们的活动是真丰富,6大组轮流骑马,射箭,拔河,游泳,单说那划船又分橡皮艇,脚踏艇,独木舟,还有攀岩,高低踩绳表演,牛仔舞,打水仗,湖边徒步旅行,手工,戏剧,球类活动,白天水世界,晚上篝火晚会,6天里没有重样的,时间飞一样就过去了。到夏令营结束,我的癫痫组虽然是险况频出,经常有被带回来休息调护的孩子,但孩子们一个也没掉队。肾病组则中途送回去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拒不配合吃药的智力障碍孩子,出于安全考虑,第3天终于请家长把他接回去了。还有一个是不知是脱水还是其他原因,半夜突然发现供血液透析建造的血管吻合出现血管闭合指证,由于这血管吻合就是孩子透析的生命线,我们不得不紧急叫救护车把孩子送到城里的大医院重新建立血管通道。最感人的是,这个孩子在透析通道稳定后第2天就打电话来,坚决央求让他回到营地,他哭求自己已17岁了,今年已是最后一年符合条件参加这个夏令营了,不想就这样先退,他到底赶回来全程参加了最后两天的活动。还有2个孩子在夏令营期间过了生日,厨房给他们特制了蛋糕,各个在大家热烈地生日祝福中泪流满面。这里还得提提三餐的气氛,大食堂开饭前由指定的辅导员组织每天一首主题歌。记得一首歌是刀子,勺子,叉子,我们感谢你方便了我一日的三餐,唱得大家手舞足蹈,气氛及其活跃。最开心的是儿子,虽说从他7岁起,我们每年都送他去那种健康孩子在外过夜的儿童夏令营,他说这次是时间最长的,活动最多的,也是最让他激动的,还能早晚到疗伤小圈向护士妈妈问候,真开心。辅导员事先给他讲了他所在组里孩子的身体限制,再令人激动的活动他都会耐心地等前面的孩子慢慢的做完再去做。回家很长时间了,他还会想起组里小朋友的名字和趣事,惦记着明年还有这样的机会。

夏令营结束的头一天晚上,孩子们的篝火晚会后,营地辅导员们安排孩子们回营睡觉去了, 腹膜透析的护士各营地查好透析液和机器运转情况,及孩子们的安全操作,大伙约好在体育馆侧面的小会议室开联谊会, 互留邮件地址或电话,开玩笑,聊天谈感受。我被评为最严肃认真的护士,当然急得叫冤,“不公平,我哪像你们肾病组老兄们幸运,分班轮流休息,我一个人脑袋里天天转17个孩子,不严肃认真点儿,做义工出错也是要砸牌照的,到时候我用啥吃饭?明年别忘了在肾病组给我留一护士名额, 我回家就开始准备编明年的笑话,保证你们得求我严肃些”。吉塔医生马上接话,“我和咖啡半夜营地出诊时给癫痫发病的孩子肛门注射解痉药时,她居然把惊慌失措的辅导员逗笑了,很历害的。”大伙笑得前仰后合。咱借机赶快向肾病和器官移植组的护士们表示感谢,没有他们的帮助,有时我心里真的也打鼓。他们说大家其实都很佩服我,作为惟一一个英语是第二母语的移民护士我很勇敢,工作完成的非常出色。这几句话感动得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个义工工作并不轻松,但为自己和孩子的这份经历,以及这几句评语,我说很值得。

感谢生活,感谢老天赐予我护士这一职业,让我有幸去经历不同的生活。从在加拿大实习的精神病科,内外科,临终关怀科,到工作时专业于心脏监护科,重症监护室的呼吸机撤离病房,到现在肾病血液透析中心,看透了人类新陈代谢,生老病死的必然,健康快乐的活着就是生活的所求了。都说Changing is a monster,and it take away people’s comfort zone. 移民生活就是适应变化的一个过程,苦乐自知,再坎坷的路毕竟也走过来了,我的生活没有什麽值得抱怨的。很满意于现状,无论从专业,到人际关系都渐入佳境,可以融入当地同事的玩笑,可以随时学习文化差异,可以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满意或不快,活出真正的自我,上班再辛苦也是总体很开心的。感谢生活,感谢天生我就是护士。此行值得回忆的东西真的太多了,就用Zajac Ranch宣传手册中的口号来做一结语吧:出来吧,到夏令营来,我们会用你的笑声和微笑交换泪水和恐惧。Zajac儿童牧场会帮助那些具有生命威胁的慢性疾病的孩子们提供童年梦想成真的机会,为你提供一个安全,神奇的夏令营经历。都说牧场是养育家畜的地方,我们培养的是一种精神义气,残疾孩子的自尊,自立,自信的精神。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274707@0)
2006-10-20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我在残疾儿童夏令营做义工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