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替活人说话 (摘自《华夏文摘快递》http://www.cnd.org/HXWZExpress/,有关温哥华留学生自杀事件,可能对各位有些启迪)

rolling (Rollo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死人替活人说话

                ·上官天乙·

  春节堪称华人社会第一大节日,在温哥华却冷清得出奇。大年三十、初一,大家照旧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西人如此,华人也很少例外。除了唐人街据说每年都有场狮子会热闹一阵,华人店铺会挂上几个大大的汉字召徕顾客,其他再没有甚么值得一提的节日标记。也真是,平时本来冷冷清清的华人社会,冷冷清清的华人之间人际关系,犯不着临到年终岁尾了,来那么一笔画蛇添足。

  就在这国内必然张灯结彩万众欢腾的春节前夕(阳历1月18日,阴历腊月24),一群也必定受国内众人景仰的留学生之中,有一个叫李家冕的大连青年,在温哥华一处露天公园里,自己用刀子结束了年仅19岁的青春年华。

  说起来,死者还几乎就是笔者的同学。在报上看到这个消息,来到学校,以为多少会有些谈论。可是没有,没有一个人说起这件事。在回家的巴士上,恰好与两个同学同车。我将信将疑询问,他们肯定说死者生前确实与我们同一个校园上课。只不过我们是移民班学生,上学免费,他们完全自费罢了。

  春节过后,一家报社(本人忝为记者)通知我准备参加就这事召开的座谈会。又是在车上,与同学闲谈,他们对加拿大到处招兵买马,把人家“骗”来了,却又撒手不管,大为不满,要我“呼吁呼吁”。想想也是,要工作的找不到合适工作,教授、工程师只能在饭馆里给人家洗碗;来上学的连个学生宿舍都没有,一切都要自己自理。据说以前不这样,移民刚到,有生活补助,帮助度过最初的适应期。

  不料坐在后边的一位陌生华人同胞愤然插嘴说,这一切都是华人自己造成的。10年前,他刚到温哥华的时候,是有这样那样的补助。可是有些本来不需要补助的香港台湾人,竟也开着宝马豪华车去领,弄得本地居民很有意见。后来人家就乾脆不给了。当时温哥华的民风也不是现在这样子。走在马路上,不断会有车子主动停在你身边,问要不要搭乘。向人家问路,不但一律得到耐心细致的解答,还常有人开车顺路把你捎过去,甚至拿钱给你乘的士。后来不行了。为甚么呢?因为报纸宣传,有些不走正道的人,借问路搭车拦路抢劫。现在的温哥华到处脏乱差,华人随地吐痰扔东西,比上海北京都不如。

  这是位年龄40岁上下的乘客,说广东口音的“普通话”。看装束,还是个打工仔。期间他曾经回国呆过两年,感到还是这里好,就又出来了。据他说,与其对西人的“歧视”耿耿于怀,不如先检讨检讨华人对自己的“歧视”。给西人干活,待遇其实都相当不错。倒是华人自己,常把华人不当人看。

  这话我信。以我的亲身经历,给华人饭馆、衣厂、农场打工,不管多辛苦,都只能拿到最低标准的工资。逢有加班,还不照规矩多给酬劳。唐人街工资之低,闻名遐迩,大家心知肚明。所以只要有点本事,英文好点的,都不愿给华人同胞卖苦力。我们这些初来乍到,举目无亲,又无一技之长的新移民,迫于生活,才是各华人饭馆店铺源源不断的生力军。但是大家埋藏心底的奋斗目标,也常常是冲出华人圈子,给洋人效劳。至于普通华人之间,为了提防他人分享自己的机遇,抢走自己的饭碗,而每日每时经常不懈地互相保持戒备距离,事例就更是举不胜举了。

  2月9日这天,座谈会如期进行。那简直就是死人替活人说话。笔者根据笔记和录音,现纪要如下。

  座谈会由两位记者主持。其1为报社社长,其2为采访部主任。

  首先是自始至终参与事件处理的中国驻温哥华总领馆教育领事冯涛发言:昨天上午我刚去机场送走了孩子的家长。这个事件到昨天为止,基本上就算结束了。但是给我们在温哥华的华人、总领馆还是留下了一些思考。它提出了一个问题:今后怎么避免再发生类似的悲剧。

  这以前,我们通过跟这里的教育界接触,去学校参观了解,已经感觉到留学生的年龄有越来越小的趋向。我们估计人数可能占有一两千人。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但主要还是做大学的公费生的工作。像李家冕这样,上大学预科或者中学,在国内刚刚是高中毕业的,我们接触得还不是很多。这是我们下一步工作要考虑的。

  这件事情发生在18日,总领馆是19日媒体机构给我们打电话才知道的。一开始,加方警察部门没有通知我们。于是就跟温哥华警察局联系。那天正好是星期五,周末,没有找到具体办案人。晚上总领馆春节招待会后,我们教育组得到消息,知道出事的是一个学生。总领事要求我们赶快与警方接洽,并且与国内外交部领事司联系,因为已经收到领事司来的东西。

  20日21日星期六星期天,继续电话联系警察局,但是联系不上。直到星期一,22日的上午,才联系上。下午1点约见他们,去了两个领事。警察局答应公平、公正处理。并且告诉了立案的编号。我们随后向国内报告,通知了立案的编号,以便家属办理来加拿大的签证。因为有这个编号,出来就比较简便。然后23日外交部告诉我们已经拿到签证,25日家属到了这边。来之前还问了他们需要甚么帮助,他们提出要翻译,还有其他一些。我们去机场接,有孩子的父亲,舅舅,还有个工作人员。

  第二天是星期五,如果不进行联络,那么下边就是星期六星期天整个的两天办不了事。我们去警察局听了介绍,家长对自杀提了些疑问。

  星期一上午,李家冕家属又到总领馆,谈了想法。总领馆帮助他们找了一个律师。下午1点来种,律师给他们谈了看法,问了他们有甚么问题。又跟警方联络,希望见面交换意见。星期二上午联系上了,同意下午见。我们就前往警局。警方介绍说有目击者,也有邻居听到孩子的喊声,并且出示了警方拍摄的50多张照片,是在送去解剖前拍的。家长对孩子胸部刀口提出的他杀疑问,后来证实是解剖时留下的。家属疑问就消失了。星期四正式火化遗体。

  记者2:下面请几位同学谈一谈。

  学生1(在温哥华一COLLEGE就读,下同):首先我感谢终于有这么一群人来关心我们留学生。我当年刚来的时候,最初的10天,非常非常难过。可是找不到人帮我。所以听到这个自杀事件,我又震惊,又觉得很自然。现在我做学生会主席,接触到很多新同学。我发现他们不但年龄小,而且程度、适应能力比以前的学生差得多。独生子女是一个问题。另外他在家里受的教育是甚么样的,也很重要。有的独生子女很厉害,自主能力非常强。有的就不行。我觉得帮助办学生签证的中介公司当初应该客观地讲清楚,来到温哥华会面对甚么。出国的学生必须要有自理能力。我发现很多学生能力非常差,甚么事情都要别人帮助,我们学生会经常有学生来找,一点点鸡毛蒜皮事都要来找我。

  另外,学生真的是非常有压力。来这边上学,家里凑足这么几万元钱不容易。金钱的压力、生活的压力、学习的压力,都压过来,如果没有精神准备,很容易崩溃。

  学生2:我理解这个同学的心情,但是不能接受他的行动。我初来第一个月觉得不错,第一到第三个月之间,这段时间反而觉得反差比较明显。3个月后又是一个周期。因为第一个月来的时候,我有很多同学跟我有同样的文化背景,同样的生活经历,然后又在同一个学校,我觉得那时候大家有很多共同语言可以讲。这就是说互相之间同学的帮助很重要。

  刚下飞机,是我的房东去接我,一个洋人,长着金色头发蓝色眼睛,跟我讲英文。然后我们从飞机场开到温哥华要1个多小时,我坐在车上就傻了,整个人就傻掉了,我想这怎么办呢?周围全是老外,买个东西都买不了。

  但是我上课之后,就有很多同学来帮助我。我觉得房东家庭再好,但毕竟不是自己真正的家。只有真正了解你,知道你的想法的朋友才最重要。不一定要领着你去买东西,或者给你解答生活上的疑难问题,仅仅知道在这里你有几个朋友就可以了。我觉得朋友最主要的作用是能够倾诉,你心里有甚么压力,他能帮你解释。

  等到第一和第三个月之间,又有一个反复时期。因为首先生活上的差距,这时候就出来了。毕竟国内有家长照顾,学校有老师管着。到这里完全靠自立。

  我觉得这个李家冕,他可能第一个月没有适应这个环境,又没朋友,自己性格又比较封闭,和外界的接触不太多,家里的压力比较大,就出问题了。据我个人的经历和个人经验,我的建议是,更多地让学生互相帮助,而不是要外界提供主动帮助。因为学生之间在有同样经历的情况下,他们才懂得别人最需要甚么。

  记者2:郑先生是学务委员,对大陆留学生问题有甚么看法?

  郑可达(温哥华学务委员):目前从大陆来的学生还是不太多。因为加拿大政府不放心,让太多的中学生来念书。他们的条件比较高。在我们学校有比较好的制度,他们来的时候,由学校局代表招待。另外在学校里边,安排辅导员跟他们联络,常常有人帮助他们,了解他们。不让其他人知道他们是留学生,看起来跟普通学生一样,给他们安全感。另外尽量安排住房东家里。我们的要求比较高,要求他有一个保证人。到目前还没出甚么大事情。

  学生1的副校长:对学生的生活学习,我们有学生会来帮助他们。我们有学生咖啡厅。90%多的学生住在房东家。住房东家很重要,我希望学生起码住一个学期到一年。

  学生1:每个学生刚来的时候几乎都住房东家。但是大陆来的学生有一个特别的地方,他很快跳班。不管房东家再好,他也会搬。因为中国学生会算。他自己出去租房子,3个人住一间,一个人200元钱,再加吃伙食300元钱,共500元钱。可是他没考虑到,他要的是自由,要的是便宜,自理怎么办。自由了却不能处理好自理,怎么办。这样就会发生很多的问题。像我去我朋友家,家里乱得要命,锅碗一个星期洗一次。如果出现这种问题,你能强迫他住房东家吗?他们不愿意,百分之百。有的人整天地都在找房子。我问他们干吗?才来几天就要搬啦?回答说是房东家不好,不自由。

  记者1:(笑)那就看学校是不是可以建一个学生宿舍了?

  副校长:住房东家,白天去上课,晚上回来,讲英语啊,辅导啊,好像一个家庭成员一样,气氛比较好一点。自己找房是很便宜呀,300,200元,一起住。我记得3个男孩1个女孩,合租一间公寓,女的睡房间,男的睡地上,很不方便,结果又走了。每天花时间来找地方,搬家,没有时间读书。

  记者1:胡先生和田先生都有帮助新来小留学生的经历,那么,你们接触他们以后-------

  田(房东):刚才一位同学讲,他来了4年了,终于有这么多人来关心他们了。我感到很悲哀。为甚么要等4年才有这样的机会?为甚么要等到死掉一个人,才会有这样一个机会?我觉得是我们华人社区关心别人体谅别人的声音和行动太少,所以他才有这种感慨。希望我们今天这个活动能够引起大家的注意,不管是形成一个组织,或者每个人良心上、自己的意识上能够想到,别人来这边不容易,我有这个义务或者责任去帮助别人。像这个李家勉事件,当时我们想表示一下,哪怕献上一束花,在他死的地方。可是没见一个华人这么做。我们的行为好像没挺孤立的。

  胡(房东):当时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想为这个孩子,为他的家人能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每个人做一点小事,集中起来就是一件大事。我们新移民,有家庭,可能比你们留学生面临的困难更大。现在我们适应了,好像调整过来了。那么就有时间,甚至有一些条件,去帮助一些没有调整过来的人。

  我们温哥华去年发生一个经理被刺死的事儿,之后有很多人送了鲜花。这就让人感到对人的重视,不管是小人物还是大人物。素里有个小女孩被坏蛋弄死了,大家非常关心,也非常感人。虽然我们可能做不了甚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即便我们关心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像我这样的人,目前没找到合适工作,家里负担不是很重的情况下,比方说,碰到北京来的,请他吃顿甚么东西,可能他非常“涩”的这一天就过去了。虽然我们只能做到这样很小的事情,但是很小的事情可能会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还是应当尽一些微薄之力。

  另外再补充一点,将来这些个中介机构在国内招生的时候,希望能够讲一些实实在在的问题。一定要把在温哥华也好,在美国也好,真实的华人生活背景生活情况讲得清楚一点,让人家心理有些准备,不要到了这边了,反差突然增大。

  记者1:非常感谢胡先生。其实有一些团体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比如中侨互助会。吴先生是负责青少年心理辅导的主任,请问你在工作中有没有接触到小留学生的求助?你有甚么对策?

  吴国元(中侨互助会青少年辅导部主任):是有的。我们温哥华每一年差不多600个华人学生,其中大部份是移民学生,很小的部份是留学生。如果大专里面他们的辅导员或者辅导部做不了,就会转介过来。

  我看有几个步骤。第一个是预防方面,中介公司非常重要,让学生了解两地有甚么不同。这里有些习惯是完全不同的,很多事情要自己做。第二个是来到这里同声同气的照应很重要。不一定是甚么团体。再进一步,无论别人怎么帮助,有一些情况,可能是马上适应不了的,或者他的想法已经比较固定了,转不过来了。这个时候,把他转介到几个方面,可以到医院,可以是团体,让我们比较专业的辅导员跟他们谈。这个是非常必要的,我们可以开导他们。

  张明义(学生2的老师):我们学校在各方面给学生关怀。有新生的入学训练,给学生预备一切的辅导,除了课程方面以外。比如介绍保险卡,怎么买电话卡。另外有大哥大姐的帮助。有一些同学很愿意义务为同学解答疑问,那么我们就给他们电话,让他们之间互相联系。我们还有一个部门,可以随时解答学生的疑问。不管是学习上的,或者生活上的。有的学生连失恋都会跟我们谈。比如有的学生来以前,在国内就有男朋友或女朋友了。因为两地分开,就分手了。结果觉得很伤感。我们就会给一些必要的辅导。

  另外,活动方面也相当重要。如果生活很枯燥的话,也是不行的。我们有一些学生的活动。特定的节日,比如圣诞节,农历年,在学校会有Party。还有一些免费活动,到郊外去的游玩。

  我们除了英文刊物,还有中国学生会的刊物。

  记者1:中国学生有多少人?

  张明义:具体数字我不清楚。不过是相当多。因为最近这几年,中国的签证率大大提高了,所以中国的学生越来越多。现在真的占大部份了。

  总之生活是比较丰富多彩的。原来在本地的中文报还有一些专栏,那个其实也是让学生有一个说话的园地。

  在寄宿房东家庭方面,我们也有所安排。当然有些学生也确实提到它的不足之处。一个是比自己租房当然贵一些。然后吃的方面,有些男生,19岁20岁,跑来跟我讲,说饿了很多天。因为吃面包吃不饱。虽然房东家可以打开冰箱随时吃,但是他们可能觉得不想吃,不象米饭那样适合。有时候我们就给他建议,比如转到中国人的家庭。

  记者2问学生:刚来的时候,对你最大的困扰是甚么?

  学生1:我觉得还是环境的差异。很明显,一下飞机就感觉不一样。再一个就是孤独感。孤独感很难克服,如果老是钻牛角尖,很容易会“走”。

  记者2:据说台湾学生来上课有开宝马的,这种差异存在吗?对你有压力吗?

  学生1:当然存在,台湾人是有钱。不过大陆现在也慢慢有钱了,我们周围计划买车的也满多的。它也可以造成一种被孤立或者被隔离的状态。这要看你跟甚么样的人在一起。

  记者1:我想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来关心别人。其实不仅留学生,对所有海外华人,也有这个问题。不管你今后的目标在哪里,如果在人生相遇的这段时间里,大家伸出自己温暖的手,多说几句你好,给社会多一点微笑,而不是冷冷地对待别人,那就不一样。我刚开始在美国的时候,那是一个中等城市,20万人。但正是这样的城市人比较朴实。西人也好,台湾的教授也好,都很热情。看到你是中国人,他就会给你个微笑。我们私下讲,从早“Hi”到晚。让你感到很亲切。

  在欧洲的时候,也是很小的一个地方,大学城。如果你遇到甚么困难,比如我们一个中国人,他的自行车在路上坏了,一个瑞典人经过,就停下车来,把自行车放到汽车上,一直带他到自己家,拿工具把自行车修好,还给他一顿饭吃,再送他回到他的家。我们中国人之间,能不能也有这样的一些互相帮助呢?

  我出国这些时间,感到中国人的人情是越来越淡了。大家都会保护自己了。那当然是双方的原因。可能新来的人有些不一样了,不像过去的人那么朴实了。但是是不是可以对对方多一些理解?这些学生可能从小娇生惯养,或者目中无人,如果社会多一些关心,也许他们会有一些改变。

  吴:补充一下,有些极端情况,当一个人控制不了自己,如果旁人发现有危险,一定要打911,或者带他去医院。不要怕跟当事人谈有关自杀的问题。

  以下谈论的主要是要不要成立非营利民间组织,来帮助留学生。也许它会非常有用,但因为太过琐细,又过早涉入各方利害关系的暗中纠缠,不提也罢。

  座谈会结束,我从报社出来,面对街上车水马龙的洪流,滚滚向前,一丝茫然的凄凉感掠上心头。在这个看似熟悉,实则陌生的世界上,小民百姓的纯粹个人遭遇能有多少“闲人”感到持续的兴趣呢?我们多数人的命运,注定是要悄悄地来到人间,又悄悄地离去的。李家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居然能劳动温哥华各方神圣,成为一时新闻的焦点,他应该知足啦。至于活人们借他死人的名声,王顾左右而言它,做一些活人没能耐或者没心思做到的事情,发若干活人本来不想发不想听的议论,就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做个顺水人情了。

  这世上的活人是不是比死人更可怜可悲可哀呢?我真不愿意说出这样无情无义的话,可又不由自主冒出这个想法。

  1500年前,晋朝诗人陶渊明还活得好好的,就防患于未然,早早给自己 “身后”准备了一首送葬的挽歌。本人才疏学浅,就借花献佛,拿来给李家冕同学送行罢: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僬荛。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2867@0)
2001-3-13 -05:00

回到话题: 死人替活人说话 (摘自《华夏文摘快递》http://www.cnd.org/HXWZExpress/,有关温哥华留学生自杀事件,可能对各位有些启迪)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社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2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