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之黑咖啡(zhuan)

yunyi (想念雕刻时光)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雕刻时光之黑咖啡
2000/10/29 北京·夜

从雕刻时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也许是那两杯黑咖啡的作用,没有睡意,我打开了手提电脑,开始现在关于雕刻时光的书写。

有一天,卧在床上听筠子的歌时,同屋的另一张床上的王峰又向我提起这个早就听说过的名字。他很突兀地打破了筠子歌声之外的安静,探过头来,问我有没有去过雕刻时光,我知道在他以为,北京的这样的地方我应该是去过的。

北京深秋的这个寒夜,周末决定去一个地方让时间静静流淌。于是突然想到了雕刻时光。去之前,先打了电话,一个女声说,在万圣书院的旁边,万圣书院我听说过,知道是一个口碑极佳的卖书的地儿,于是就兴趣盎然地奔去。

整条街莫名地停了电。摸着黑在莫名的兴奋中,从曲折不平的巷子里发现了它的名字。门脸很小,隐蔽在北大东门附近的一个窄窄的小巷子里。站在外面有点犹疑——为没了电里面点了蜡烛的安静,是我事先没有预想到的安静。烛光跳动的火焰中有几个青春的脸庞安静低语。

推门进去,也许是因为烛光照在墙上的幻影给了些提示,感觉有一点点局促,但很温暖。没有人看我们,没有酒吧里惯常的吵闹和女人肆无忌惮的暧昧眼神,那些低语的青春脸庞还在低语。我们绕过几张桌子,向后走去,没有酒吧小生夸张的热情吆喝,静静地绕了错落摆开的木桌向后走去,坐在一个铺了格子布的圆桌旁。在要了一杯黑咖啡后,我开始仔细环顾雕刻时光。

有几面墙被书给架满了,温暖的烛光和舒缓的爵士在瞬间包围了人,我给对面的邵亮说,有家的感觉。 斜对面是两个日本女孩,指间夹着烟,手势比划着说话。这时候,我看到了雕刻时光的主人庄仔,还有温柔的女主人小猫。他们穿着牛仔裤在屋里走来走去续水,添咖啡,用剪刀剪去已燃长了的灯芯。墙上有一只白猫的白描,许多张猫并在一起的一张大画,还有王家卫那场《东邪西毒》的海报。我听不到喧哗,我看不到暗昧,我只是感受了在屋里蔓延的静。

毓林、白杨,阿宽和他的女人阿猫来的时候,我正读着贴在墙上的那张雕刻时光的小文,可能是庄仔写的吧——那篇小文让我知道雕刻时光每周会放一些塔可夫思基的老片,还有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作品《小武》。

与毓林、文静的白杨,还有些陌生的阿宽以及他的女人阿猫聊天,享受了与他们谈话带给我的愉悦,这让我沉静,同时在沉静中,让咖啡的味道弥漫鼻息。我心里说,感谢这个夜,感谢这个北京深秋的夜,感谢雕刻时光,感谢咖啡和爵士,他们让我如此沉静,沉静而从容地体味了这样的乐趣。
约好了第二天去香山。我们散去了,但我知道我自己还会来。这个晚上,没有睡好,是咖啡的原因吧,我这样想着,停止了敲打。 第二天见着他们,他们的第一句就是,昨晚没有睡好。我听见了,心里暗笑,知道那是因为雕刻时光的黑咖啡。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28987@0)
2002-1-10 -05:00

回到话题: 不知为何,这两天忽然想极了雕刻时光...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28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