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供应链·

pingle (p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登陆者”,发现留守在国内的我成了少数,加拿大成了朋友们的大本营了。当然,通过在网上的聊天还在继续着。

  网上闲聊,一不小心话题就容易扯到吃上面。我经常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在北京大吃大嚼的成果,比如什么“太熟悉”又在家门口开了一个分店了,开业6.8折,假装哭诉昨晚吃水煮鱼好麻好辣,以至于嘴巴都差点辣肿了;比如什么在超市发现一种方便酸辣粉,拿开水一冲就好了,好吃得不得了,到处许诺“等我登陆的时候带n包给你们尝尝就知道了”;等等。

  总之,在吃的话题上,我占尽优势,毕竟我现在身边吃的资源极其丰富,北京美食博采全国精华,有各种中国食物的庞大供应圈。他们在加拿大一切自力更生,怎能跟我相比?

  有一天聊天的时候,忽然卷起了一股馋凉皮的旋风。我煞有介事的给她们出了一个馊主意。——“你们想吃凉皮,其实最想吃的不就是那碗酸酸辣辣的调料汤吗?这样吧,去厨房拿一个小碗,用麻酱、蒜汁、辣椒油末、醋炮制一碗调料,直接喝点将就解馋吧。太咸的话,拿馒头蘸着吃好了。”

  两天后的中午,我忽然也很想吃凉皮。对于吃上一顿干净卫生美味的凉皮午餐,我胸有成竹。我直奔首选的凉皮供应商——一个开设在京客隆超市里的固定凉皮摊位。出门时有点晚了,快下午1点了,我瞥了一下凉皮摊位的方向,看见一个顾客正在买凉皮,于是决定先去买一些其他东西。我拎着购物袋走出收银台,走到凉皮摊儿跟前,愕然发现人去摊空。旁边的糖炒栗子妹妹指点我,凉皮姐姐忽然牙痛难忍,收摊去看牙医了。

  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的意识到现在是冬天了。从前司空见惯的附近几个大小市场里的凉皮摊子们全部不见了踪影。奔走了半个多钟头以后,我放弃了,悻悻然吃了一碗酸辣粉了事。

  我以为我有强大的供应网,享有饮食权的充分保障,然而,当一张网缩水成了一根链子,凉皮姐姐一牙痛,我的供应链就断了。再想想那天自己的馊主意,忽然隐约有点腰疼了。

  回家上网一看,在加拿大的朋友贴出了自制凉皮的秘方,她已经成功自己动手在多伦多充分实践了自己的饮食权。

  虽然凉皮姐姐的牙齿很快会不痛,但是我觉得这个牙痛事件对我来说影响重大。恐怕下次谈论吃的话题时,我会把话语优势让给在加拿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朋友们。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30070@0)
2002-1-10 -05:00

回到话题: 北京生活杂记 (题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3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