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故事 – 阳春面的日子(ZT 让我想起北京的炸酱面)

macsym (日进斗斤)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人一过二十八岁,仿佛时间就变快了。一年接一年,时光在不经意间就流走了。

最难忘的还是那童年吃阳春面的日子,永远占据了记忆里的一个角落,有点儿象那时的阳光,散发着淡淡的温暖和香甜。

************

阳春面是老早时候上海很普及的一种家常面条,现在已经基本上绝迹了。

说来我也不是很清楚它的作法,小孩子么,当时只知道吃。因为阳春面的价格在七十年代不算很便宜(记得好象是一毛四,当时一根儿棒冰四分钱,一枝雪糕八分钱),所以每次吃阳春面时怀了一种享受的心情,每一口也有些小心翼翼。

面条细细白白的,盛入一个窄座宽口的瓷碗,整整齐齐地躺在油香滚热的汤里。那汤是面的精华,用猪骨熬制而成,高汤是乳白色的,盛到碗里时虽然经过了开水的勾对,可是汤的表面仍漂着星星点点的油脂,加上几撮随意散落的绿葱末,一眼看去真有股阳光和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

************

七十年代的生活还是很清苦的,记得那时过年,单位里给每个人发鱼、肉等“年货”,甚至连瓜子儿花生也是定量供给的。

平时家里的饭菜也是极其简单,妈妈给我碗里加上的“营养”无非是个荷包蛋或少许土豆炒肉丝。周末时候“改善生活”,许多人家的做法是去买只活鸡,拿到家里来自己杀净洗煮,从鸡肉、鸡爪子到鸡血、鸡肠子一样也不浪费,可以做出好几样菜,吃上个一个星期。

那时年纪小,正是身体发育的时期,整天有一种饥饿感。大街上也不象现在到处都有小吃摊点,各色食品琳琅满目。记得当时隔壁邻居家的一个孩子,一放学就朝家里飞奔,冲到家急忙盛出一碗冷饭,往饭里撒些酱油,接着就狼吞虎咽起来。

************

清苦的日子里一碗阳春面意味着很多美好的东西。

不过,我怀念阳春面的日子更因为那时的一切都还年轻,存在了许许多多的梦和可能性。现在想起来,成长的每一秒都是在梦里、在一种可能慢慢变成现实的过程里度过的,那样的日子多好啊!

************

现在上海的面馆不仅星罗棋布,而且种类繁多。面也逐步“进化”变的雍容华贵起来,象流行的苏式面,浇头有用腰花的,有用鳝肉的,素面的材料也不下七八种,让人有种失去想象空间的感觉。

现在孩子的生活也象现在的面一样,丰富但缺少了生命初期最珍贵的一些东西;现在的社会也有些象现在的面,貌似选择繁多,其实都在沿着旁人的模式在进行着。

************

阳春面是单纯而又丰富的,那时的日子虽然清苦但孕育着今天的丰富多彩,那时的我充满了想象、各种实验、挫败和成功的喜悦。

那时的阳光,象春天一样,是瘦弱而明媚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30519@0)
2002-1-11 -05:00

回到话题: 上海故事 – 阳春面的日子(ZT 让我想起北京的炸酱面)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3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