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离婚法修正案(1) (ZT from FHY)

life_is_so_short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离婚法修正案

             -树明-


             (上)
  以公正的名义,挑逗人的仇恨,这样的法律只是能邪恶。

  不幸的是,人类社会里,每时每刻都搏动着如此的冲动。


  周洛紧紧嘴角,头轻轻摇着,眼睛盯着酒吧棚顶,“两个老婆,
一个都没留住。”


  关慧在他对面,也望着棚顶。那儿挂着一台电视。州议会正在投
票,远了点,上面的英文字母一个也看不清。一个议员一副慷慨激昂
,只见嘴动,不闻声音,挺滑稽。她举起高脚玻璃酒杯,“别这样,
好合好散。”

  好合好散?差点没让你整风眼儿去。上个周六大清早,他正在游
泳池里。酷暑的早晨,闷热无比,蓝蓝的冷水里泡泡,精神一整天。
忽闻一阵重重的脚步,一仰头,两只乌黑的枪口正对着他。

  “出来!”

  他胆突突地,爬上岸,趴在池沿上。

  “你是这家女主人的丈夫?”一个警察问着,另一个警察把他的
胳膊背向后,手拷子拷了。

  关慧从屋里出来,“你们干什么?我没让你们把他拷起来。”


  你信不信这种事?关慧想离婚,城里偷偷租了公寓,今天就要搬
过去,担心周洛不肯放行,就叫了警。电话里,警察还以为她被丈夫
揍了呢。

  算了,事已到此,还说这个干什么!周洛举起杯,“让我们永远
保留着美好的回忆。你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给了我最无私的安慰。我
今生今世,心中永藏。”

  关慧笑了一下,“不再娶了?”

  周洛缩了一下头,“如果有合适的,当然……。”

  关慧忽觉一阵不舒服。她最烦的就是周洛这个动作,不知纠正过
多少次,就是不改。乌龟一样,头那么一缩,再一伸,恶心死人了。
“范君可挺合适,可着君来。”


  范君可,周洛的大学同学,随夫陪读来美国,一气儿生了三个孩
子,眼看着同学一个个博士、教授、高级工程师当着,而自己委屈在
家当孩子女王,心理总不那么平衡。丈夫又是东北人,倔毛驴子,仗
着自己在休斯导弹公司当课题副总管,高职高薪,从不肯温柔一下,
动不动就“你那蠢样,有人要,我倒贴一万美金”。周洛为人忠厚,
又在同一个城市,范君可一不高兴,抄起电话就找他。他也有点烦范
君可婆婆妈妈,可毕竟同班四年,只好歪脖子夹着电话筒,眼却盯在
电视或书本上,时不时“噢”一声,直到对方道声“对不起,耽误你
这么长时间”。关慧知道二人啥事儿没有。范君可一米七十多,宽肩
肥腰,颜面黢黑,正是周洛不喜欢的类型。可有时也故意逗逗他。她
一逗他,他就急忙解释。特好玩。

  周洛发自内心地叹了一声,“假如是真的,她绝不会闹离婚。”

  “那就来真的呗。”

  “那还叫人吗?”

  关慧点下头,“这点我相信。你没别的优点,除了让老婆放心外
。都过去了,好合好散,给你房钥匙。”

  “你留着吧。”周洛忙把黄黄的铜钥匙推回关慧面前,“做个纪
念。你当过房子三百七十七天主人呢。”

  关慧轻轻抓起钥匙,眼圈红了红。那幢房子真漂亮,377天,
自己在房子上花了多少心血!清理,装修,布置。别人享受着自己的
劳动,自己却又搬进了肮脏狭小的公寓。这一生,能不能再住进那样
漂亮的房子,实在不好说。

  周洛敏锐地抓住了关慧情绪的波动,“慧,回来吧,家永远是你
的。”

  关慧一口饮尽酒,站起来,背和胸挺得直直的,下视着丈夫,前
夫,“协议书都签了,别破坏协议。”

  周洛忙站起来,上身前倾着,虽然他比关慧高了一个头,气势上
却仅及她的胸。“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离婚?可以告诉我一个为什么
吗?以后,以后我好改。”

  “我就觉着没意思。”

  “那怎样才能有意思呢?你说。”


  关慧走了。周洛搓着高脚酒杯,液体旋转着,形成一个漏斗。仿
佛,自己的人生,就在这漩涡中,自主不了沉浮。两次婚姻,两次失
败,十年啊,末了,还是孑然一身。如果说第一次错在自己;谈恋爱
时,图她漂亮,能活动,能歌爱舞;出国后,逼她挣钱,自视博士,
言语不慎。数年后,人家在保险市场打下一片天地,翅膀硬了,前帐
后帐一起算,踹了他。那么,关慧有什么呢?除了年轻他九岁外,个
头?长相?学历?职业?工资?再说,他汲取了首妻的教训,从未对
关慧凌言厉色过,万般谦让,就因为一个“没意思”,扔给他一纸离
婚协议书!他妈的美国,为什么离婚这么容易?


  这车轱辘话在他胸里滚来辗去,越滚鼻越酸,越辗心越碎,真想
举枪手指一勾,了断这毫无意义的人生。

  侍者过来,“需要我的帮助吗?”

  他晃晃头,嘴唇做了一个“谢了”的动作。

  “你没事吧?”

  他点下头,“没事。”然后扔桌上两美元小费,起身离了酒桌儿



  电视里,一个学者模样的人正激烈地评论:“这不是一条简单的
法律修正案,是宣战书!它促成的不是公正,而是离婚夫妇的血腥肉
搏。”

  美国人就好危言耸听。他摇了一下头,推开了酒吧的厚重木门。
门涂得土红,像乾燥的血一样。


  深夜,周洛才回家。遥控器打开车库门,他一眼就看见了关慧那
辆蓝灰色福特,紧靠着通往厨房的角门。

  他一阵欣喜,一阵内疚。吉姆·罗斯律师说不定下午就将他俩的
离婚协议书寄给了法庭。关慧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回到这个家来。这是
被她一脚踹碎了的地方。她回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回心转意,裂
镜重圆。周洛心里泛起一股热潮,掺杂着疚痛。关慧婚前就想买一辆
新车。这辆88年的福特,虽然外体和新的没两样,内里却不行了。
夏天,最需要空调的时候,却不敢用空调,发动机一过热就启动不起
来。他总觉得,一家没必要养两台新车。他说,咱俩顺路,上班我带
你去,下班我捎你回来,出门儿开我的新车。女孩子谁都爱新,伤了
她的心。明天就给她买。

  关慧仰躺在沙发上,正看电视。电视里,两人面对面,主持人居
中,正激烈争论著。一见周洛,她立即换了一个频道。周洛带着激动
,一下子跪在她身边,头向她大腿枕去。

  关慧扬起胳膊,拦住他的头,“我叫警察了。”

  周洛立即规矩,颇自信地,“我知道你会回来。你舍不得这幢房
子。更重要的,你知道我爱你。”

  “律师让你给我一万美元,算部份养老金。看你那样子,爱我?
夫妻一分手,谁也指不上。说不定你心里正想呢,弄她一顿,占把便
宜,然后把她赶出去。”

  周洛顿时心花怒放,忙表决心,“没有没有。这是你的家。随便
住。想住什么时候就住什么时候,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


  关慧看着他,好一会儿,合上双瞳。周洛见默许,乐不可支,健
壮的身躯一弓腰,抱起娇小的她,走进卧室,轻轻放在床上,跪在旁
边,手伸向关慧的中段,解开裙子的腰扣,关慧抵抗似的动了一下,
周洛马上住手。

  关慧心里发出震山岳一般的长叹,懂人事儿起,憧憬的就是硬汉
子。以处女之身嫁了二婚的周洛,相中的就是高高壮壮,掌握控制她
。哪知,俗话说了,银样蜡枪头。他为什么就不能大吼一声,让她滚
,她不走,他就大巴掌一挥,扇出房外,任她死活不管。

  “上午在酒吧,你好像挺喜欢你那个老同学的。”

  周洛苦笑着,“慧,你吃谁的醋都有理由,就是吃她的醋的没理
由。大学四年,我在班上也算佼佼者了。……去年秋天到罗丝威尔湖
钓鱼,大夥下水游泳,那副身子,你对我说,躺你床上,那东西做工
不做工?”

  关慧笑了,继而哈哈出声。周洛借机拥她入怀,小心翼翼剥着,
轻轻放平,跨上去。

  关慧手伸进枕头底下,横竖摸着,“都给谁用了?”

  “我以为没用了,扔了。”

  关慧一把推下他,“真糟糕。”

  凯瑟利那山间大平原传来呜呜狼嚎,唧唧虫鸣。一条蛇悄悄爬上
树,仙人掌鹪鹩数声惨叫。


  玻璃门嘭嘭响。周洛醒了,下床,拉开门帘,门里门外俩人顿时
惊叫起来。周洛忙拉上帘儿,匆匆蹬上裤子,穿上T恤,沉气稳神,
拉开布窗,拉开门,请范君可进来。范君可指指前院。

  俩家虽然住一个城市,又不算远,其实一年也见不了三两次面。
范君可似乎又高了一截,黑了一度。

  “你和关慧怎么回事?”周洛房门一打开,范君可铛啷就是一句


  “进来说,进来说。喝点什么?”

  范君可进了屋,“凉水。我说,关慧不挺好吗?干嘛不要人家了
?”

  周洛一听就知道关慧找她了,给自己回家找台阶。真没这个必要
,还是对丈夫不了解啊。他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有时候,总
觉生活里缺点什么东西。关慧……,怎么说呢。人不坏,乾净利索,
就是……。过去了。”

  “昨晚,关慧给我打电话,和我说你们的事,边哭边说,哭得非
常伤心。今早,我家那位老爷子刚走,她就来了,一说又哭,非让我
来劝劝你。真的,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那样。”

  周洛笑了,笑得挺开心。“女人家,大题小作,对,小题大作。
其实没什么。睹气搬出去三四天,一看不行,又回来了。我不是说啊
,博士学位,高级电脑工程师,年薪十万,一米八十一个头,有房子
,贷款还清,她上哪儿找去?我一点不在乎她,走?OK!回来?没
那么容易,得说道说道。”

  “我也得和你说道说道。你和关慧净瞎勒勒什么?我可告诉你,
我有三个孩子,老公也不错,有时是拌嘴,可感情没毛病。你们俩口
子是过是散,我不管。别把我扯进去。”

  周洛傻了。关慧真把范君可当回事儿了?“君可,这事和你没关
系,我起誓,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是有时看不上她。是这样,我,
想要孩子;她呢,她不想生孩子,怕胖,体形不好。我就说,看人家
范君可,儿女成群。”

  范君可的脸更黑了,“你说你上大学暗恋我,有这回事吗?大学
开学没几天,你就和业大英语班的李如娇好上了,如娇似漆。”

  “我没说。”

  “你没说,你老婆怎么知道的?”

  周洛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还有,你和李如娇离婚,关我什么事?”

  周洛后背的肌肉一抖一抖地,“她--她说什么了?”

  范君可扭头看着窗外,两棵擎天柱般的棕榈树,担着群峰。“你
自己说的你自己知道。”

  “君可,告诉我,我从来没和关慧说过你。你常给我打电话,她
、她--。”

  “好吧,我说了。你说,……你说,好,我说了。你说,你和李
如娇那样时,没有征服感。李如娇白净,像煮熟的长寿面条。不行,
你就想、想……,傻大黑粗,钢铁娘们,就来、来、这个这个……劲
儿!你要不要脸!这是污辱我的人格!”

  周洛深深垂下头。关慧这招真毒,这是要一刀斩断他和范君可的
关系。可是,他周洛和范君可没关系!除了偶然凑到一个班上,被老
天爷安了个“同学”称呼,没有任何关系。他很气愤。渐渐,理智一
点一点归了回来。他被结果诱惑了,慧慧能回来,好好和他过日子,
生孩子,和范君可绝交也值得。只是,让人觉得恶心,腻味。

  “对不起,君可。关慧伤害了你,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申明,没
那事。李如娇那个水平你知道,关慧常和李如娇打电话。真的。真的
。”

  范君可瞪着黑黑的电视屏幕,里面有两个墨黑墨黑的人影。“…
…我……想知道,关慧说的,……真是真的?”突然她放声大哭起来


  周洛仿佛足下腾起一片云,托起他,他身不由己,向范君可飘去
。范君可脸转过来,挂着泪。他猛打个冷战,弯下身子,沙发脚处抽
出两张面巾纸,递过去。突然,他僵住了,两个警察,范君可的丈夫
高川和关慧,八只眼睛正盯着他们这对昔日的老同学:一个痛哭流涕
,一个傻呵呵地举着面巾纸,不知所措。


  高川正在实验室,一听警察的电话,狠狠骂了一句,放下手头工
作,飞快驾车往家赶。一进院,四辆警车警灯闪烁,街上挤满了邻居
,齐齐向房里张望。他把车停在院外路边,进屋一看,三个孩子,抓
着炉铲子炉钩子,挤在一起,虎视眈眈。对面,三个女警察黑装金发
,全副武装扔在身后,正劝说着孩子。

  三个孩子见了父亲,扔了武器,哇一声齐哭,扑过来。高川蹲下
身子,搂着他们,强抑住怒气,“你妈呢?”

  一个女警察走过来,摸摸三个小脑瓜,“三个小武士,了不起。


  半个小时前,警察局突然接到一个911电话。值班警察问了一
句,对方马上挂断。值班警察十秒钟内查清来话地址,三分钟内,警
察赶到。门没锁。警察一进屋,正在方厅里看电视的三个小孩子,立
即抄起壁炉边当摆设的炉铲炉钩,组成战斗小组。这是一个男警察,
无论他怎么劝说,三个小孩儿就是不肯放下武器。他马上请求援助,
三个女警赶到,警察局拨通了高川的办公室电话。

  这时,关慧赶了来,瞪着一副傻眼,“范大姐让我看孩子,孩子
要吃冰淇淋,我去买,买完就回来了。”

  “他妈呢?”

  关慧低下头,眼里含了满满的泪水,“在我家,和周洛在一起。


  高川猛地站起,就往屋外冲。一个女警想拦住他,被他一把拨拉
到一边,车一吼,窜上道。关慧一见,大声对警察说,要出人命,你
们随我来。两个警察立即跟着她,领她进了一辆警车,警笛大叫,追
了上去。

  这是上层中产阶级聚居的小区,坐落在山根儿底下,街道曲里拐
弯,限速甚低,常见一两个行人,警察眼见高川在前面,就是不敢快
开。高川车闯进周洛的院子,还算有一分理智,没有擅自冲进房里。
关慧随警察到了,轻轻打开门,领进了屋,见了这一幕。

  范君可闻听孩子报了警,吓得魂不附体,嚎啕着奔出门。高川满
脸怒气,狠狠瞪了瞪周洛。警察面无表情,却做好了随时制止暴力的
准备,紧盯着高川。高川猛出一口气,咬了一下牙,转身出了屋。警
察什么都没问,也跟着走了。

  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可沉沉的空气仍弥漫着。夫妻各坐一个沙
发,斜对着面,谁也不看谁。

  好久,周洛主动露出一个笑容。“范君可把我臭骂一通,说大学
四年,从没正眼瞧过我一眼。还说,我和你、李如娇那样时,想着不
该想的人,已经对她构成人格污辱,她保留随时起诉我和你的权利。
说着说着,就气哭了。你看见了。不过这样也好,彻底断了联系,免
得你再起疑心。”

  “你承认以前有事了。”

  “没有!”周洛斩钉截铁。

  “前后算算,她在咱家至少呆了三十分钟,就说这点话?半个小
时,做什么都充充裕裕的。”

  周洛有点控制不住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丢我的脸?证明你丈
夫不是正经人?真的,慧,我真不明白。这样下去,还真不如分手。


  关慧看一眼墙角的大立铜钟,瞅着就十点了。年初,她跑了多少
地方,才选中这座钟。一色青铜,声音纯正。她站起来,“这回可是
你提出离婚的。好,我同意。”

  周洛顿时泄了气。

  “我约好了,十一点见律师,撤销昨天的离婚协议书。今天,你
又提出离婚。我同意。”

  “那我也撤销。”

  “太晚了。男人的话说出来就得算数,要不就不叫男人。”

  对这句可以理解为调情,也可以理解为纯粹斗嘴的话,周洛心里
沉甸甸的,闷闷的。“昨天律师不是说了吗?变了主意,给他打个电
话,他就不寄法院了。见一次面,说一大堆没用的,又是八十美元。



  吉姆·罗斯律师又瘦又小,棕发已呈灰白之势。他拿出周洛、关
慧昨日刚签完字的离婚协议书,还给二人。又拿出一张表格,内容写
着“经协商,撤销离婚协议书”,要二人签字。周洛、关慧签完字,
律师也签了字,夹进文件夹里。

  “周洛先生,协议离婚撤销了。对吧,周太太?”罗斯律师说着
,打开一个卷宗,“周洛先生,我现在是关慧女士的律师。她现在提
出起诉离婚。”

  周洛头轰地一下子大了,“什么,起诉离婚?”

  “你们的离婚涉及财产分配问题。她请求离婚法庭按她的要求判
决。”

  “就是说,她还要离婚?只是离婚的方式由协议变成了起诉?开
什么玩笑!你们合伙骗我。我方才的签字无效。”

  关慧:“你不要耍无赖!房子、养老金、车、工资,是夫妻共同
财产。我为什么要放弃我的权利?还有,你作风败坏,搞破鞋,婚外
恋,婚外性行为,第三者,新离婚法要惩罚你……。”

  罗斯律师急摆双手,“不要争论,安静,安静。周洛先生,你听
我说。”

  昨日中午,州议会通过一项离婚法修正案。鉴于美国92%的男
人、79%的女人对配偶有过不忠行为,由此导致婚姻破裂的比例甚
巨。两年来,在社会道德之士、保守组织的宣传、鼓动和推动下,在
离婚案中,对发生婚外情、婚外恋、婚外性行为的一方实行惩罚,已
成公意。其具体规定是:在离婚案中,如果一方与配偶之外的人发生
了婚外情、恋或性行为,其配偶享有不动资产属于对方的所有权,享
有对方工资收入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所有权;等等。

  律师:“我知道此修正案的通过对你很不利。一般来说,新法律
的实施都有一个期限。而州议会的决定是立即执行,有点急不可耐的
味道。”

  周洛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他明白中觉得可怕,不明白中存
有侥幸。“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律师看一眼关慧,意味深长地,“就我本人而言,我希望你们把
官司打下去,打它三年,我一个案子就挣十万美元,但是,我的职业
道德不容许我这样做,我希望你们达成协议。在新的法律规定下,达
成一项新的、双方利益都得到保护和满足的协议。我挣一点可怜的小
钱儿。我希望能达成协议。达成协议,周洛先生,对你至少有三点好
处:第一,你的隐私得到了保护。第二,你不必因请律师而付一大笔
钱。并且,你知道,根据协议,你妻子的律师费也应由你承担。第三
,因为心平气和,你可以从你妻子这里得到多一些的让步。”

  周洛终于明白被关慧玩了,对她再也不抱什么幻想了。他眼里冒
出火,直视关慧,关慧稍稍低下头,盯着眼前的水杯子。我怎么会看
上她呢?瘦小得和侏儒差不多,高高一对颧骨,永远睁不开的眼睛,
双肩下耷,剥了皮,只剩下一副干骨头架子。

  “你想要什么?”

  关慧扬起头,刚要张嘴,律师止住她。“我代表你。三条:第一
,现在房子的三分之二所有权给关慧,包括全部家具。余下三分之一
,她分三十年付给你,年利率6.75%。法院批准你们离婚后当天
,你搬出去。第二,你税前工资的四分之一付给关慧。第三,你的车
和关慧的车交换。”

  这就是说,现值二十四万美元的房子拱手让给关慧十六万美元。
两万美元的家具也全给她。那辆两年新的车又是两万多美元。每年,
他还要付她二万五千美元。如果工资往上长,他付她的就更多。“为
什么?”

  律师耸耸肩。关慧嘴唇动了动。

  周洛激动了,“我没和任何女人有过婚外性关系,你们也没有证
据我和任何女人有过婚外性关系。难道你们说我怎样我就怎样了吗?
我告诉你们,房子是我的,谁也别想抢去,我一分钱也不会掏出来的
。”

  关慧带着一丝不安,定睛在律师脸上。

  “你认真考虑一下,对你来说,你和你的妻子达成协议是最佳方
案。”

  “不!”

  关慧声音颇高地,“周洛,你别以为自己没事。我告诉你,我掌
握你的全部证据。你道德败坏,品质低下,乱搞女人。你输定了!”

  “好哇,我和谁搞了?说出名字,时间、地点、怎么搞的?说呀
!”

  律师忙举手止住关慧,“有什么理由,日后法庭说。不要在我这
里打架。”

  出了律师事务所,周洛好后悔,结婚前,有朋友建议,签一项“
婚前协议”,讲明一旦婚姻破裂,怎么处理婚前的各自财产。当初总
觉得那样做太那个了,非大丈夫之所为。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关慧退了新租的公寓,搬了回来。罗斯律师劝她搬走。她说,搬
走的应该是周洛。她要守住房子,这房子是她的。她把客房改成自己
的卧室,与周洛的主卧房门对门,中间却隔著书房。每天早晚,她做
饭时都把周洛的份儿带出来。隔三差五,招招手,让周洛上一次床,
给他洗衣服,收拾屋子,不吵不闹,一点也看不出来正闹离婚。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30666@0)
2002-1-11 -05:00

回到话题: 小说 离婚法修正案(1) (ZT from FHY)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30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