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离婚法修正案(2) (ZT from FHY)

life_is_so_short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离婚法修正案

             -树明-

             (中)

  周洛对自己打赢官司信心十足,经常上网看法律常识。但还是有
想不开的时候,凭什么抢人家的房子,要别人供养一辈子?有能耐自
己挣!他知道关慧对“性”趣缺缺,就故意买了一些黄色杂志,厨房
里,餐桌、沙发上,客厅地上,摊开来,放在那里。常常深更半夜放
黄色DVD,音响弄得大大的,鬼哭狼嚎地。

  一天,他故伎重演,关慧从屋里出来,关了DVD放映机,坐在
沙发上,“洛,你应该请个律师。”

  “我不用律师。我就不信你和罗斯那老东西能把无说成有。”

  关慧沉默了一会儿,“洛,我不想以后变成仇人。找了律师,输
也输得心甘情愿。”

  “那是你。”

  “吉姆让我和你说说,还是协商比较好。看在夫妻一场,我可以
让点步。”

  “我说不!”

  关慧双拳夹在两膝间,枯坐了一会儿,站起来,“到我房里来吧
。”

  周洛闭了电视,爽快答应。

  一系列漫长的手续,和等待。离婚法庭终于轮到他们了。经罗斯
律师提议,此次由法庭对双方调解。县高等法院一间小小的会议室,
法官坐一端主席,女法官助理坐另一端兼记录,关慧和律师、周洛各
居一侧,门口两侧站着两个警察。周洛特意买了一套名牌西服,发廊
做了头发。本来就帅,如此一打扮,更加惹人注目了。龄届中年的女
法官助理时不时地上下打量他一番。

  法官首先讲了一通法庭规则,要原告一方陈述理由。

  律师代表关慧指控周洛有“婚外情和婚外性关系”、“道德不良
”。具体例证:

  一、自婚后,关慧就怀疑丈夫不忠。二月二十七日,星期日,关
慧说去实验室加班,需要一整天。她开车出去,闲转了一会儿,开车
回家。回到家,见房前停着一辆车,房门锁着。她打开房门,悄悄进
屋,就听见主卧房有女人的叫声,叫声很特别,很刺激人,那是女人
与男人达到性高潮的特殊叫声。关慧当时如雷击顶,她爱她的丈夫啊
。她勉强来到主卧房处,房门开着,周洛伏在女人的身上,双双疲倦
过度,睡着了。她强忍着悲痛,悄悄离开家。她想过自杀。她想过离
婚。她爱她的丈夫啊。她忍了。可是,她又陆续发现三次(有具体日
期)。出于对那个女人的隐私权的尊重,故暂不提及其姓名和身份。

  周洛一听,火冒三丈,这不是瞎掰吗?哪有这巴子事!“谎话,
你撒谎。没这事!”

  法官一声喝,“安静!你再嚷,我把你请出去!”

  二、一个月前,关慧为挽救这场破裂的婚姻,亲自登门找那个女
人谈话,请求那个女人放了周洛,并同意给那个女人和周洛最后一次
肉体机会。那个女人最终同意了,开车去会周洛。关慧留下照看三个
孩子,由于孩子想吃冰淇凌,她去买,孩子误挂911,警察赶到。
后来那个女人的丈夫被警察从班上叫回来。女人的丈夫听了关慧的陈
述,前往周洛处。那个女人果然在,正在哭。此事,可以做为周洛行
为不端的旁证。律师出示四名警察的文字证言。由于担心那个女人的
婚姻问题,故没有找那个女人的丈夫证明此事。

  周洛张开嘴,刚要喊,突然感觉到法官的冰寒目光斜射过来,下
巴嘎了嘎,两手张开,痉挛式地向下按了按,硬将话咽了回去。

  三、周洛喜欢读黄色杂志,看黄色录相,并模仿杂志和录相带的
下流行为。(律师出示杂志和录相带)。周洛经常出入脱衣舞厅,并
常和妻子关慧谈论妓女问题。

  律师代表关慧请求:根据最新通过的离婚法修正案,在周洛和关
慧的离婚案中,对周洛施以财产惩罚。律师说着,递给法官一页纸,
列着关慧的要求。

  法官请周洛陈述。这是一个攻防战。周洛必须自证“无罪”。尽
管他这些日子想方设法套关慧,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是上述三条,
一条也没有猜中。他很紧张,浑身直突突,使劲清了无数次嗓子,才
安静下来一点。

  “法官阁下,法官助理阁下,尊敬的吉姆·罗斯律师先生,我妻
子关慧女士,我郑重宣布,我没有和任何一个配偶以外的女人有过性
关系。罗斯律师刚才所言,乃一派胡言,不是事实。现在,让我来陈
述我的理由。”周洛说到这儿,脑子里一片空白,看着眼前的纸,纸
上面的中文字。这是他刚才的记录。我该说什么?他抬起头,看法官
,法官两手按着太阳穴,目光下垂,面无表情。他看关慧,关慧嘴唇
像脸一样黄白,牙帮骨不停地颤抖。他看罗斯律师,罗斯也在看他,
目不错珠。他看女法官助理,女法官助理盯着他面前那张的上半部。

  “我没、没有和另一个女人做过性行为,在二月二十七日的那个
日子。”

  罗斯律师:“你给关慧女士讲一讲那天你都干了什么好吗?”

  周洛张口结舌。

  罗斯律师:“你不记得那一天了,不记得那一天都做了什么,对
吧?”

  周洛不知如何回答。他经过数学和电脑语言严格训练过的大脑,
告诉自己。不论怎么回答,都将使自己陷入困境。

  罗斯律师:“那么,另外三个日子,就是关慧女士亲眼目睹了你
和另一个女人床上做爱的日子,你还记得吗?”

  无数的汗流从周洛脸上淌下来,他颤微微举起手,嗫嚅了半晌,
“……我需要一个律师。”

  “那个女人,被你的妻子指控和你睡过觉的,是谁?”

  巴瑞拉瑞律师一副鹰钩鼻子,一看就不像善类。他是女法官助理
偷偷介绍给周洛的。她说,巴瑞拉瑞律师打离婚官司从没输过,但收
费也高。

  周洛结结巴巴半天,“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女的。”

  “你太太三次看见你和她在床上,又特意为你们安排了一次,让
人难以置信。对吧?”

  “律师先生,这不是真的,谎言,诬陷。我太太的目的是我的房
子、车和我的工资。”

  “详细情况等我和法官、罗斯律师、你太太联系了才知道。不过
,我告诉你,你一开始就应该来找我。你目前的处境很不利。我是按
时收费的,一小时一百二十美元。不要和巴瑞拉瑞先生讨价还价。”

  周洛就觉着冤。自己明明清白无瑕,偏偏要花巨款请律师才能证
明。明明罗斯律师是为关慧服务的,却偏偏要自己为她付钱。这他妈
的什么世道!他来了倔劲儿。“让我回去想想。”

  “别急,我们唠唠。”律师见周洛要走,叫住他。“三十年前,
美国实行‘过失离婚法’。提出离婚的一方,必须提出足够的证据,
说明自己的丈夫或妻子犯了‘难以维持婚姻继续的过失’,如通奸、
虐待等等二十多条。相应地,法庭判决时,也在财产分割上更多地照
顾‘无过失’的一方,而对‘有过失’一方施以惩罚。你可以想像,
这离婚就像一场大战。一方采用各种手段证明对方‘过失’,一方采
用各种手段证明自己‘无过失’。我父亲母亲为此打了五年官司,家
财耗尽,生意倒闭。昨天,我的生日,晚六点,我父亲来了,七点离
开,七点一刻,母亲来了。他们不能见面,见面就是一场战争。我是
他们俩个人的儿子,而他们俩个却形同水火。人类的战争、争斗、贪
婪、谋杀、冲突,其起因的本质就是财产、财富的占有。”

  周洛心里很难受。事实就是如此。关慧和他已经达成了协议离婚
,离婚法修正案一通过,她马上撤销协议离婚,向法庭提出离婚起诉
,对他的财产志在必得。她搜集证据,无所不用其极。可是,我清白
啊,所有指控纯粹无中生有,造谣,谎话。

  “周先生,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这样一个事实,美国的离婚法律
、案例浩如烟海。如果你没有律师帮助,你必败无疑。”

  “总不能她说我怎么了我就怎么了吧?证据呢?二月二十七日我
和谁谁发生了性关系,提出人证、物证来。提不出来,指控就不能成
立。”

  律师摇摇头,笑了,“你把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弄混了。刑事案
件中,被告人不必自证无罪,只要指出指控不成立或有漏洞就行。民
事案件不是这样。你必须自证无‘过失’。你证明不了,你就是有过
失。而控方,不必完全证明你有‘过失’,只要部份证明,你的‘过
失’就成立了。你现在的处境很不利,非常非常不利。”

  周洛就是不服这个。自己清白,干嘛要花钱雇人来证明?有理走
遍天下,脚正不怕鞋歪,他偏要自己干。他去公共图书馆,借了十余
盘录相带,借九本有关婚姻法、婚姻案的常识书和小说,一遍一遍地
看,越看越觉自己有理,越看越觉心里有底。罗斯律师数次和他联络
,争取再次法庭调解。他均答以没找到律师呢,再等等。关慧一天比
一天急,奉献的精神愈益光大,时不时地催问。他明白了,罗斯、关
慧对法庭判决也没有十分把握,力逼他在调解中让步。不战而屈人之
兵,妈的,他心里一邪,供X,做饭,收拾屋子,拖个娘的。

  然而外界就没有这么风平浪静了。虽然法官宣布庭上之事不得见
诸新闻媒介,但某些信息还是透露出去。此案是离婚法修正后的第一
案,又是一对中国人,通奸之事扑朔迷离,一时成了舆论焦点。

  周洛有无“第三条腿钻出裤子”?大众普遍“宁信其有”。因为
“有”是正常的,“没有”则可疑了。至于证据不够充份,大众普遍
能理解,这种事,哪儿弄铁板钉钉的事实去。法庭没判呢,舆论已决
出胜负了。

  大众关心的第二个焦点是,那个女人是谁?报社记者起早贪黑在
房前屋后堵周洛,采访左邻右舍,向罗斯律师暗通款曲。每天上班,
一下车,就有几个记者围上来,正工作呢,电话铃一响,十有八九是
记者的提问。那个女人是谁?有直截了当问的。可以描绘一下那个女
人的特徵吗?漂亮、性感?这就有了迂回的味道。你爱那个女人吗?
你现在还爱那个女人吗?……

  这天,上司皱着眉头,把他唤进办公室,桌子上摊着一张报纸,
“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休休假了?”

  报纸每次都提及他所在的电脑公司,已经给公司的形像带来了不
好的影响。他的上司、同事,甚至其他部门的人,都多次遭到记者的
骚扰。他资历深,是个人才,强迫他休假,也算公司网开一面了。

  周洛垂头丧气走出主任办公室,休假四周,下次可能就“勒嗷哭
”(1)了。也挺好,不是一年要二万五千美元吗?老子失业,要你
妈的X吧。这样一想,心里舒畅不少。开车回家,车库门开着,两辆
车并排停着。那辆银灰色的BMW,鬼律师的。他多了个心眼儿,悄
悄进了屋,方厅里没人。关慧的房间紧关着。他心一动,取了照相机
,查看胶卷,调整焦距,一切正常,手按快门,轻轻扭动门把手,没
有动静,他把门一点一点开大,床出现了,百叶窗帘关得死死的,可
遮不住满宇宙的光明,一男一女,赤身裸体,并排仰颏睡着,私处明
目张胆,律师厚厚一身黄毛,鼾声轰顶。他对准了,按下快门,再按
一下,再按一下。

  他悄悄掩上门,回到主卧房,躺在大床上,眼一低,就看见关慧
的房门了。他的心一下子难受起来了。关慧怎么会这样?!

  去年春节晚会,如果不是高平华高教授硬拽着他,他绝不会去参
加,也不大可能遇上关慧。不幸的是,他被高平华一句“这里兴许有
国内来的未婚女留学生呢”诱惑了,还认真打扮了一番。台上演出,
都是业余水平,他看了几眼,没啥意思,进了演出大厅的休息室。人
群一丛一簇,打牌下围棋的,他站着看了一会儿,也没啥意思,想走
,一转身,正好迎着一个姑娘的目光。他婚过,完全理解那目光的含
义。他们坐到休息厅一角,直谈至值夜班的校警最后一次查楼。他请
关慧到他家看看,她回绝了一句又同意了。

  关慧一下车,就对这幢漂亮的大房子赞不绝口。五年前,他从波
士顿来到本地。这儿的房子太便宜了,近三千平方英尺的大房子,四
间房,一间办公室,占地一英亩,后院有一个大游泳池,才十五万块
钱,在波士顿,一百五十万也买不下来啊。他倾其所有,买了下来。
第二年,本地突然成了各大财团投资重点,大批公司迁入,随着城市
的繁荣,房价也节节升高。离婚后,他卖了手中持有的公司股票,还
清贷款,成了房子的全权所有人。没想到,这个女人,处了心,积了
虑,活生生要把房子夺去。还没离婚呢,就和别的男人,就在我的房
子里,干那种事。却反过来诬我!这个恶毒、放荡的女人!邪火,窜
着蓝火苗子,从周洛那布满沟沟壑壑的灰色物质里透了出来。

  他一下子蹦下床,取出胶卷,驾车去了山根商场。先去照片冲洗
店,偷偷塞给店员二十块钱,不到十分钟,店员交给他厚厚一打子照
片。付了款,折进隔壁枪店,选中一把贝雷牌袖珍手枪,79.99
美元。

  “嗨,需要什么证件?我是本市居民,住这里五年了,持美国绿
卡。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连违章驾车的记录都没有。”

  店老板嘴唇上边浓浓的半圈花白胡子,要了他驾照、社会安全号
码卡,看了一眼,放在柜台上,“根据州法律,你需要接受三天背景
调查。如果调查通过,你才能得到枪。你还要再购买一个枪锁,除了
你,没有任何人能打开枪锁。”

  柜台上,有一架机器,那是输入购枪人身份资料用的。机器联着
美国联邦调查局,在他的社会安全号码名下,储存着全部个人记录。
他正在打离婚官司,涉及到数十万美元的财产争议。她的律师将案子
呈送法庭的当天,联系调查局就已经将他记录在案。此时,你买枪意
欲何为?六岁学龄儿童就能推理出来。

  周洛的犹豫,枪店老板立即捕捉住了。“中国人?嘿,瞧我这眼
力!我看你是一个好小伙子。请别在意我说的这句话:最吃亏的是干
蠢事的人。Okey?”说着,把驾照和社安卡推给他。

  周洛愣了一下,点点头,“你说的对。我认为,不干蠢事的前提
有两个,一是别有干蠢事之心,二是不要掌握干蠢事的工具。”慢慢
捡起驾照和社安卡,塞进皮夹子里,见店老板侍应别的顾客去了,转
身出了枪店。

  车朝家的方向驰去。他问自己,买枪要干什么?杀了她?还有那
个鬼律师?他俩光溜溜死在一起,公众就会知道谁道德败坏。他的双
臂微微抖起来,快感的电流激奋了每一个神经元。他强抑制住思绪的
惯性流动,进入另一条轨道。结果会怎么样?警察、监狱,甚至电椅
,或者注射毒剂。她值吗?值得给她殉葬吗?二十万,一年两万五,
给她,以后自己会有百万、千万、上亿,让她悔死!

  周洛进屋,关慧和律师已经洗浴、穿戴整齐了。他直勾勾看着关
慧,关慧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的不安、羞耻。律师拉开公文包,取出
一张表格,递给周洛。周洛一看,上面写着和关慧的面谈内容、时间
及收费,关慧已签了字。时间两个小时,周洛看一下手表,竟然包括
和关慧上床、睡觉的时间。一百六十美元。周洛的血液温度急速上升
,你干我老婆,还要我付钱给你!

  “她没和我说过这次会谈,我不能付钱。”

  律师摊摊手,“你看见了,我来这儿了。”

 “你来这儿干什么了?用我的卫生间洗澡也要我付钱?”

  关慧:“当然了,用卫生间是两个小时之外!”

  周洛看看两个男女,两个男女个个表情自然,也看着他。双方互
视了相当一阵子,周洛大喘一口气,“下不为例,不徵求我的同意,
我绝不付费!”

  周洛在表上签了字,留下收据,写了一张171.20美元的支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30677@0)
2002-1-11 -05:00

回到话题: 小说 离婚法修正案(2) (ZT from FHY)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3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