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离婚法修正案(end) (ZT from FHY)

life_is_so_short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离婚法修正案

             -树明-

             (下)

  罗斯太太吃完晚饭的重要活动是遛狗。昨晚,她刚出门,就见过
来一辆车,老远向她喊了一声“罗斯太太?”,她应了一声,车里人
往信箱塞了一封信,开走了。她取出信,撕开,一看,顿时暴跳如雷
,狗也不顾了,冲回屋,一把从书房的椅床上揪起瘦瘦的罗斯先生,
连撕带踹,如果不是由于过胖,行动不便,非把罗斯先生扯零碎了不
可。

  太太提出离婚,请了这个绰号“黄鼠狼”的女律师。罗斯先生傻
了。他是一个极其、非常普通的小律师,一年税前纯收入只及周洛的
一半。一旦离婚,按离婚法修正案,他将被老婆踢出房外,大半辈子
辛勤积攒,将所剩无几。他的三个孩子都大了,成家立业在外,出了
这等羞耻之事,何颜面对儿孙?儿孙甚至可能不理他。他将有一个孤
独、贫困的晚年。更何况,他爱他的太太。三十六年前的他又瘦又小
,法律系大学生,朋友的生日聚会上,遇上了身长腿长、乳丰臀肥的
她,以后一年,什么招都使绝了,才把她划拉到手。她是一个民间艺
术家,一块香皂,两条丝带,几根大头针,数朵绢花,一经她手,就
是一件小小的艺术品,价值增加十倍。周末的跳蚤市场,她的手艺最
受欢迎。她的身子腿没断过“长”,虽然是往宽了长,朝粗了长,任
何地方都在“丰肥”,可萦绕于脑际的,仍是她当年的倩影。罗斯律
师不想离婚。他忠诚了她一生,这是很少几次外遇的一次。怎么可以
因一次的偶然而否定一生呢?

  关慧落荒而逃,把罗斯太太的臭骂留在了律师事务所。完了,她
失了魂似的,彻底输了。吉姆·罗斯自己都顾不来了。怎么会这样呢
?她一进屋,就瞅见了电视那方方正正的笑口,怒不打一处来,抓起
壁炉旁的印地安女神铜像,她又停住了。这台五十四英寸彩电,是她
来到这家主张更换的第一件物品。她怔怔愣愣坐在小方地毯上,思维
仿佛扔进了冰箱。

  那日,她酒吧里扔下周洛,悄悄回到班上。两个男技术员一边干
活一边闲聊。听着听着,她心花怒放,立即打电话给罗斯律师。

  “听说州议会刚通过一项离婚法修正案?”

  “你刚知道?这个问题已经争论三年了。”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律师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你丈夫有错?”

  关慧卡了一下壳,“你什么意思?”

  “比如,通奸、召妓,随便和什么女人上过床,等等。又比如,
虐待配偶,指性上的,如强迫配偶看黄色的出版物,并模仿出版物里
的动作,等等。”

  “绝对是这样!”关慧口气十分坚决,“他和别的女人做爱,光
我堵上就三次。他爱看脱衣舞,黄色录相,黄色电影,说脏话。证据
,当然有了,我会说谎吗?”

  “我当然相信你绝对不会说谎的。你想要什么?”

  关慧:“房子。房子是婚前财产,完全在他名下,我想得到它。


  “还有呢?”

  “车。他的车是新车。除了房子和车,他也没什么了。”

  罗斯律师:“他的工资,你可以得到他工资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
一,直到他退休。”

  “对!三分之一就是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美金。”

  “我想,四分之一比较合适。这样,关慧女士,你还有一得。你
想想,你还得到什么?你把离婚丈夫变成了终生敌人。”

  关慧:“我不在乎。”

  “关慧女士,还有一件事你必须好好考虑,你要付出一笔可观的
律师费。我按小时收费,这不同于咨询,每小时八十美元。”

  “总共得多少小时?至少一百小时,我算算,八千块。二百小时
,一万六。必须得我付吗?我是说,我丈夫有钱,工资高,不能让他
付吗?”

  律师忙说:“你提醒我了。我看看你们协议离婚的付费协议。”
一阵纸响后,“按此份协议,律师费应该由你丈夫付。不过,你丈夫
可能会不高兴。他会说,指的是协议离婚付费。可是,协议上没写专
指协议离婚。”

   关慧差点要跳起来,“伟大的罗斯先生,我真要得到房子、新
车和他一年两万五千美金的工资了?”

  罗斯那端声音很轻地,“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不可缺少吉姆的
帮助。”

  按理说,律师是被雇的,顾客是老板,律师是雇员。可是,从一
开始,关慧就像几乎所有律师的顾客一样,随着罗斯先生的指挥棒起
舞、转动,成了他手里的傀儡,对他的每一句话,几乎都难以道“不
”。昨天,莫莱诺教授去校里开会,没人看着,谁还那么卖力?几个
技术员、博士后统统散了鸭子。她刚把待培养的细胞放进温箱,想去
图书馆看看中文杂志,她满喜欢读小说的,罗斯先生来电话。他说,
他最担心的就是周洛无限期地拖延此案,最终把整幢房子耗进去,新
车过三年五载,也不值几个钱了。而打官司期间,法庭又不会强迫周
洛每年付她两万五。虽然这些话罗斯律师已经不知说多少遍了,关慧
还是心提到嗓子眼儿上。

  “到你家详细谈谈好吗?”

  关慧没多想,就答应了。她回到家,罗斯律师已经到了,二人进
屋,没说几分钟,吉姆·罗斯拉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不由自主地颤了
一下,又挣扎了一下。她无滋无味,被揉搓一顿,几天来没好好休息
过,也睡着了。她真后悔,怎么就没想到周洛绝非善类,会雇佣私人
侦探呢?怎么就没想到私人侦探的镜头正对她和吉姆·罗斯,一边欣
赏一边嘲笑她呢?

  周洛,太毒了。三百七十七天的夫妻,你不留一点情面。哪怕先
警告一声,逼我让让步,这么绝,一下子想置人于死地!她猛地站起
来,翻开电话簿,打了一个电话,拿起车钥匙,出门时,使劲把门一
摔,又迅速用身子挡住,轻轻合上门,锁了。厚重的门板正好撞在胳
膊肘上,好疼好疼,她用力揉着,走进蒸笼一般的车里。扭头看着周
洛的车,檀紫色,外体厚实,恨意又添了一层。

  周洛睡得昏天黑地,一直到下午一点,将这些日子缺的觉统统补
了回来。他大汗淋漓,室外气温高达43℃,空调关着,再过一会儿
,他该蒸熟了。随手拽了条浴巾,扒下背心裤衩,拉开玻璃门,精赤
条条,一个猛子扎进游泳池里。水凉瓦瓦的,从脑瓜顶一直渗进颅内
,从表皮直沁五腑。他睁开眼,四周一片嫩嫩的淡蓝色,一个深蓝色
的影子,头发草儿似的向上伸长,嘴角滚出串串珍珠。他双脚一蹬一
并,两臂轻轻一划,头钻出水面。后院,一周半人高的铁栅,厚厚密
密一道柳桃,小鱼儿般的墨绿叶子,粉白儿粉白儿的花。一举目,越
过栅栏,莽莽的洛基山脉,粗筋横骨。水面跳跃着金波,金波里荡漾
着褐墙红瓦。

  他踩着水,出神地看着房子。关慧凭什么要夺它?就因为她被自
己X过一百次?干一次就两千多美元?什么样的妓女!这些日子的焦
虑、痛苦、委屈、悲伤,齐结胸中,他两手呈环状,向虚无掐去,仿
佛关慧的细颈就在环中。

  几声敲击声。他一扭头,封闭的后院和开放的前院之间有一道铁
栅栏门,竖立着根根古罗马战士的投矛。门后,两个警察。他一惊,
忙松开两手。

  “有什么事吗?警察先生。”

  “是的。我们想和你谈一件事。”

  “好吧。”周洛说着,游到警察看不见的地方,手按池沿,纵身
上岸,裹着浴巾,回到卧房,穿上短裤T恤,出屋打开铁栅门,把警
察让进凉棚。“屋里比外头还热。什么事?喝点什么?”

  警察有规矩,执行公务时,老百姓的白水都不可喝一口。“你认
识高川、范君可夫妇吧?”

  周洛点点头。“那女的是我大学同班同学。”突然,他好像意识
到了什么,“她怎么了?”

  “她自杀。上吊。已被紧急送往医院。”

  周洛愣了,盯着警察。警察晃晃脑袋。

  周洛虚弱地,“她在哪家医院?我、我想看看她。你们是不是说
她已经死了?”话没到问号,他已泪流满面了。

  高家一片混乱。前院无数辆警车,警灯闪烁着可怖的五颜六色。
高川一副重拷,方厅里满是碎片,电视屏幕露出黑洞洞的大窟窿,断
颈花瓶东倒西歪。三个孩子不知去向。警察进进出出。

  那天,范君可匆忙赶回家,孩子已被警察带走了。丢置三个小孩
子,单独在家,触犯了儿童保护法,警察按例带走孩子,交给了少儿
保护委员会。虽然事源于临时保姆的失误,但父母用人不当,交待不
清,也负有重大责任。警察走了,范君可尚痛嚎不止,高川愤恨不已
,上去就一顿大嘴巴子,直到她瞪着惊恐的眼睛,不敢出声。

  经过一个星期的奔跑,交罚金,立保证,总算把孩子领了回来。
高川问谁打的九一一,三个孩子一致摇头。高川仍余气未消,“你们
这么小,就和你妈学会了撒谎。”

  范君可想问他“我怎么撒谎了”,张张嘴,又咽了回去。丈夫对
她到周家去,疑心重重,嘴脸狰狞,说不上哪句话不对劲,就是一顿
胖揍。她怕他。高川不在家,
她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地逗话,谁打的九一一?三个小孩都说自己没干
。关慧?为什
么?范君可下了今后再也不和周洛、关慧联系的决心。

  今天上午,高川刚主持完周三例会,关慧来了。在他的办公室里
,关慧痛痛地饮泣,诉说了周洛和范君可的秽行。“光被我堵在床上
,就有三次。我想离婚。一离了之。可我爱周洛,离不开他。那天,
我顾不得丢人,登门求告范大姐,求她放了周洛。我说,我再给你和
周洛一次机会,做完这次,就不再和他来往了。范大姐被我的哭说动
了。她同意了。她去我家,周洛在家。我留下看孩子。三个要吃冰淇
凌,我去买。不知哪个孩子误挂了九一一电话,叫来了警察。可是,
这些日子,我发现范大姐和周洛仍在来往。我知道,错不在范大姐,
全是周洛,他喜欢健壮的女人,个子高高的,健壮。是他缠着范大姐
。我求求你,老高,高教授,劝范大姐下决心不要理周洛了。他不是
人,找妓女,看脱衣舞,看黄色录像,搞破鞋……,呜--呜呜--


  家庭妇女呆在家中,无事可做,制造风流韵事,给丈夫戴绿帽子
,是美国小说、电影电视、社会评论的永恒题材。没想到,这种事竟
发生到了自己的家。以前真是小看了范君可,傻大黑粗,唬X朝天,
还真有人得意这口儿。

  关慧偷瞧高川面容冷峻,一声不发,好一副壮硕身材,两个周洛
也不是个。她带着哭,“我恨他,这种男人就不应该活在世上。一刀
宰了他,碎尸万段。他给多少人家带来了痛苦啊。范大姐是好人,她
说她爱你,就是架不住周洛的纠缠,大学时……”

  高川烦躁地挥挥手,“你走吧。你们家的破事儿少和我家掺和。


  “高教授,你就认了?甘心当王八?”

  高川站起来,“滚你妈的蛋!你走不走?我叫警察了!”

  关慧走到门口,转过身来,咬牙切齿,“我当你是个男子汉,大
丈夫,闹半天,软壳王八一个!”

  关慧一出门,高川马上挂电话给校律师。校律师向他推荐了专办
离婚的律师查可先生。他电话中和查可先生谈了大约十分钟,直驱家
去。

  范君可一听丈夫要离婚,大喊起来,“三个孩子,全是我的。我
一分钱不用你养活。”

  高川冷笑一声,“是啊,有人养活。再生两个,老母猪一样。”

  范君可看着丈夫,“什么有人养活?”

  “整天卖X,装什么糊涂。”

  “谁整天卖X了?”

  “好。没人和你犟犟。你爱和谁和谁去。不过,我要告诉你,根
据美国的新离婚法,三个孩子,你一个也得不到;家庭财产,你一分
也拿不走。你现在就从这个屋子滚出去。”

  “没那么容易,三个孩子我生的,我养大的,我是妈,法院判决
都是给妈的。家庭财产,夫妻共同拥有,一人一半。你想独吞!”

  高川早就风闻了离婚法修正案之事,有关讨论、争论也看了不少
。修正案通过的第二天,他一到校,就买了当天的本州报纸,认真读
了新法律条文,法官的有关解释,法学家的评论等等。读完,正遐想
中,突接警察电话,三个小孩子独自在家,不见大人。他登时火了。
方才,又和离婚律师做了一番讨论。他见范君可胡搅蛮缠,就耐心给
她上起了新离婚法课。范君可渐渐明白了,丈夫早有离婚之意,只是
顾及孩子的抚养权和财产分割。现在,给她安上一个通奸罪名,又有
关慧做证,他又有律师帮忙,她将输得一无所有。

  她没哭没闹,怀着一丝邪念,草就一封英文信,揣在兜里,去了
车库,往车库自动门的粗壮横梁上悬了一根绳子。高川久等老婆不归
,各屋去找,不见,去车库,突见范君可的两条腿搭在车体旁。这一
惊非同小可,他忙放下她,没有一丝儿气儿了。

  警察赶到,等救护车时,从范君可兜里翻出“绝命书”。立即带
走孩子,给高川上拷。高川供出周洛,警察赶来找周洛。

  周洛车一进院,就看见了车库里关慧的车。她还敢回来!他火都
没熄,下车直奔房里。方厅里空空的。她的卧房门大敞着,床上光溜
溜。猛闻后院一声卜通,他急速穿过主卧房,风一样来到玻璃门外的
凉棚。

  关慧看见了他,扬起一脸的笑,“嗨,下来游一会儿。”

  周洛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游泳池里一阵珠花,头露出水面时,一
把抓住了关慧长长的黑发,一拽,她仰起脸来。脚不着池底,四肢乱
扒着。

  “我和范君可搞破鞋了吗?”

  关慧定定神,这才发现周洛脸色铁青,双睛通红,恐怖立即占领
了她。

  周洛踩着水,把她的头往水里一按,使劲按下去。关慧的手抓了
一下他的肚皮,他伸开胳膊,任关慧小鸡儿一样在水里挣扎。他胳膊
一抬,关慧头露出水。她大张 着嘴,拼命吸着空气。

  “我和范君可上过三次床吗?”

  关慧说不出话,拼命喘着,拼命摇头。周洛长胳膊猛往下一按,
水里咕噜一声,关慧的嘴就痉挛而有规律地张合著。他把她的头拉出
水。

  “我暗恋过范君可四年吗?”

  不待关慧显示出反应,他又把她的头按进水里。她的嘴唇一动不
动,眼圆圆地瞪着。

  “我和李如娇做爱时,想的是范君可吗?”

  “我整你的时候,想的是范君可吗?”

  “那次,我和范君可发生肉体关系了吗?”

  “我找过妓女吗?”

  “我是每星期都去脱衣舞厅吗?”

  “你还想要房子吗?”

  “你还要车、我的工资吗?”

  “你还想暗示高川来杀我吗?”

  ……

  他问一句,就把关慧的脑袋往水里按一次,往水里使劲按。开始
,关慧的四肢还动一动,后来,就像蜥蜴一样,脖子直挺着,四肢保
持着同一姿势,特僵硬地。

  周洛累了,把关慧拖出游泳池,放在凉棚躺椅上。她曾无数次地
这张椅子上躺过,戴着墨镜。他跪下来,头伏在她的身体中段处,泪
流满面。

  “慧,从打去年春节晚会上认识你,你说说,我哪点对你不好?
我像大哥对小妹那样待你,你说什么我给你买什么,你耍脾气,我忍
着,不吱声,让着你,给你家寄钱,帮你舅家哥哥联系出国。你的钱
一分也不让你花。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过日子呢?……”他动了感情
,哽噎起来,“慧,我爱你。我早就想把房子产权转移到你的名下,
让你做我的人身保险、养老金受益人。你为什么就不能等等呢?为什
么如此贪心呢?”

  “你不是能偷偷挂九一一,又说不是你挂的,是小孩子挂的,你
都挂呀!”

  “你不是喜欢吉姆·罗斯吗?你给他打电话呀。”

  ……

  他絮絮叨叨。关慧黑黑的眼珠,直愣愣地看着雄莽的洛基山脉。
洛基山正被柔和而灿烂的晚霞笼罩着。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30714@0)
2002-1-11 -05:00

回到话题: 小说 离婚法修正案(2) (ZT from FHY)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3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