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针管事件谈起.

tea (te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曾经是个热心的少年,记得上大学时,还看见火车站提着很重行李的妇女很不忍,天真烂漫地跑过去问"要不要我帮你搭一把?"对方狠狠地冷冷地说"不用!"尴尬之余也有些明白时代真是不同了.
接下来不再作这种蠢事,只维持给乞丐钱的陋习,但是后来听说乞丐们过年作飞机回家,发现自己仍然很蠢,但是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乞丐,仍然会给,骗就骗吧,那么大年纪,即使出来骗人也怪不容易的.
现在的我在深圳已经有几年了,听闻了扑头党 针管党 最离奇的是有人居然用名片给人一看,对方就领着他回家拿钱,现金不够还到银行去取,以及往脸上喷口烟就跟人家到外省小村庄去了.按理说这种离奇的高科技让人难以置信,但却有名有姓,还好几出.不得不防.
这还不算,小偷更是猖狂,常常有人形容一觉醒来,本放在衣袋里的钱包空空如也地躺在桌子上.大江南北,各路高手云集深圳,看来小偷也不傻,计算了投入产出率,认定深圳是开展事业的好地方.
警察叔叔抓小偷不是很拿手,抓其他内行,比如随便在街上装一车人回去,没有身份证或暂住证就用钱赎,打电话通知人来赎都可以赚一笔.我一直没体会到为什么要在深圳弄个暂住证/通行证?理论上讲,花钱就可以办,没有任何质量或数量的限制,除了能捞一笔,不,是捞两笔(办证和赎人)有什么意义?
所以在深圳待久了,习惯于远离人群,眼观四方,对所有真的假的问路或求助的人都一个箭步跳开,即使周日出门买早点也要带上身份证,对所有人保持警惕.
前一阵子去银行门口的ATM机器上取款,见一可疑男子在20米以外,而取款机旁趴着一脏习习的可疑孩子,作无聊玩耍状,待我开始操作时趴过来看,我毫不犹豫地狠狠地说"滚一边去!!!",我闯荡江湖多少年了,跟我来这种把戏,小孩记住密码,在拣起人们习惯随手丢掉的取款收据,就可以复制一张卡.
这是住在深圳的收获,这个繁华都市,竟象丛林一般,孤独,冷漠,凶险.
近一年来,已经深居简出,而且不再看报纸,不知道最新的流行趋势了.去年去新加坡圣淘沙玩,坐在路边,竟有半空经过的小火车上一个外国小孩笑着向我挥手,这种温馨真是久违了,成为新加坡之旅最美的记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36973@0)
2002-1-16 -05:00

回到话题: 由针管事件谈起.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36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