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姑子一起生活(之四, 尾声)

housekeeper (find joy in hardship)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LG要换工作了, 不知是否因为家庭矛盾, 我们将搬到另一个城市, 尽管我得放弃工作, 但怎麽说对我都是喜讯. 就这样七月我们搬出了那所可怕的房子. 大姑子也带着朵朵回国度假了.

父亲六月底胃切除住院, 母亲瞒着我但我还是凭直觉最后问了出来. 可是当时事都赶一块儿了, 订不上机票, 家里一团糟, 同时我们又在买房, 有许多事要人盯着, 所以只能眼巴巴的惦念没办法. 母亲电话中直说父亲没事了.

七十七岁高龄患白血病的公公坚持要来加观光, LG只能从命, 不管人家批不批, 我们得尽到孝心. LG刚刚换新环境, 头三个月最关键, 所以准备公婆的探亲资料重任就落到我的肩上. 本想他们的签证应八月底下来, 这样他们就可以和大姑子们一起来了, 谁知因公公的病被要求查了两次体, 后来从医院开证明公公可以旅行, LG也保证遇任何问题我们自负, 但九月初签证没戏了.

我们的新家到八月底已收拾得差不多了, 回国的机票也可以订上, 当时又没工作, 就跟LG商量能否批我回趟国. LG一想, 大姑子不能带他们回来,公婆一路上又要人照顾, 带着大量的药品, 公公不能累着, 换机时要坐轮椅代步,还得派姐夫特地送, 我回去正好一举两得. LG同意了, 我马上订机票. 谁知我又惹祸了! LG将这一喜讯报告公婆, 午夜两点, 电话铃声大作, 大姑子打来电话: “ 谁让她回来的! 你们跟谁商量了! 要回为什麽不早回, 爸妈去了她不在, 什麽意思!” LG一头雾水, 不解的问: “爸妈的签证不是要九月中才能有消息吗? 她回去到一个月正好把爸妈带回来. ” 大姑子说: “你们把计划都打乱了. 我本打算爸妈签证一下来就让你姐夫送爸妈来, 等爸妈走时再让她送回国.咱们两家都得出力, 不能光指望我们. ” LG还是不明白我们的安排和他们的有什麽冲突, 大姑子接着说: “ 反正爸妈想第一天拿签证, 第二天就走, 天越来越冷, 十月就是冬天了, 爸妈就不能出去活动了, 那他们来干什麽了! 她回来也行, 只要爸妈的签证一下来她就得马上跟着走.” 当时拿着串机的我听到了他们的全部对话. 婆婆也来了电话. LG可以不听大姑子的话但公婆的命又怎能不从呢? LG跟我商量来了. 想想大姑子刚刚的语气, 我又回到了一起生活的日子, 心里不由得生起厌恶: 她在遥远的中国还不忘干涉我们的生活, 我要回国凭什麽要和她商量! 公婆的签证能否下来都是未知数! 再说加拿大十月是最美的季节, 怎麽是冬天了呢?我父亲胃切除她又不是不知道! 她太霸道了! 我狠狠心, 撇给LG一句话: “我也有父母!”

九月七日我回到了伟大的祖国. 接着911 事件发生了, 我想这回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呆一个月了. 可公婆的签证在我回去的第三个星期的第一天下来了. 善良的母亲催促我订了最近期的航班. 本想和公婆在机场碰面, 可他们不放心, 要求我头一天晚上住过去. 那天 “老朋友” 来了, 疼的我脸色煞白, 整天都躺在床上. 傍晚母亲在我离家时, 眼里噙着泪给我一包红糖和姜末, 提醒我到婆婆家别忘冲了喝. 每当我想起这一幕都想哭. 回国整整三个星期, 第一个星期倒时差, 娘家婆家串, 第二个星期购物, 访亲友, 第三个星期陪婆婆去使馆, 订机票. 以前不安家务的我本想回国给亲爱的父母露一手, 可连半手也没露又走了. 十月三日我忍着隐隐的腹痛带着五个行李, 携着婆婆, 推着公公, 在温哥华转机回到了美丽的多伦多.


公婆在加拿大住了三个月, 我感觉像半年, 因为太累了. 公公要求单独睡一间房, 我和LG的大双人床让他住; 我们只有两睡房, 婆婆只能睡在另一间的单人床了, 我和LG客厅中间睡地铺. 婆婆也许是心疼LG, 说小房间靠近锅炉房吵, 让我们住, 她则睡在了客厅的三人沙发上. 我辞去一切活动, 专门伺候公婆. 公婆最重视早餐, 每日要吃多种食品: 粥, 牛奶, 银耳汤, 鸡蛋及其他干粮. 中饭要吃米饭炒菜外加一汤, 晚饭要吃稀饭馒头, LG中午带得是三明治, 公婆说三明治没营养, 所以LG晚饭一定得吃米饭炒菜. 为了公公的健康要三餐准时, 你们可以想象我的一天就是在洗菜做饭, 洗碗和收拾中渡过的. 公公身体虚弱, 连盛饭添饭都要别人. 婆婆虽说身体健康, 但是客人, 我当然不能让她老人家干活. 公婆终于离开加拿大回国了, 我真有1949年的感觉. 但一放松却大病一场, 一个星期没怎麽进食, 只能吃麦片儿. LG取笑我说: 我爸我妈在时你怎麽没病, 看来还是需要劳动. 我只能解释: 他们走了, 我没 “精神支柱” 了.

文章写完了, 总算对这一年多的生活有个交待. 大家可能会问: 你恨大姑子吗? 不!我觉得 “恨” 太累了, 也对身体健康不利, 一直以来我都沉陷于 “委屈, 抱怨” 的状态, 这一年多我瘦了近二十磅. 不但什麽问题都没解决, 而且由于长期的压抑总办错事. 尤其几次开车时想起这些事差点儿出事. 可就在昨天, 我找到了一句最恰当的话: FORGET & FORGIVE. 顿觉豁然开朗. 这是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所没想到的. 我想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最大收获.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http://www.rolia.com
(#339142@0)
2002-1-18 -05:00

回到话题: 与大姑子一起生活(之四, 尾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39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