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鹰折翅:美国特种部队有多强?(zz)

pasu (InTheSk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黑鹰折翅:美国特种部队有多强?

皇甫茹


帝国大反击。美国时间10月7日,星期天,美军开始轰炸阿富汗。为什么选择基督教的休息日?官方说是正巧当地天气好;民间半真半假地猜测是为了让穆斯林相信这不是一场宗教战争。与此相映的是,12日星期五伊斯兰祈祷日,美军停炸一天。

没人认为轰炸能让塔利班交出9·11恐怖袭击惨案嫌犯本·拉登,之后必有美国地面部队、特别是特种部队的进攻。那么,特种部队能否解决问题?

不象以色列,美国的特种部队似乎没干过什么漂亮活,至少,在可以公开的事件里没见过。他们的战例,最近的,也已是远在八年前的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伏击战。英文习惯称作Mogadishu Ambush,直接译成中文,好象是美军在伏击别人,其实是当地军阀艾迪德(Mohamed Farrah Aidid)伏击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游骑兵(Ranger),将美军打出了索马里。为简便起见,下面将此战事称作“摩加迪沙伏击”,不再另外说明。

摩加迪沙伏击其实是一次多兵种联合行动,主力是陆军的游骑兵和三角洲特种部队,但参加战斗的还有160特战航空团(夜行者)、海军海豹特遣部队和空军的通讯、救护特种兵。分析这次战斗,可以看出美国特种部队有多强--还有难以避免的弱点,当他们在一个文化迥异的第三世界国家采取行动时。

索马里的另一值得注意之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怀疑那里可能是本·拉登的一个逃难地点。中情局发现他的“基地”组织向那里运装备。索马里跟阿富汗一样,也是一个乱糟糟的无政府国家,本·拉登要躲藏,确有很多有利条件。  

索马里位于非洲东部,在所谓的“非洲之角”,与阿拉伯世界的亚洲部分隔洋相望,居民也和阿拉伯人一样,信仰伊斯兰。在十九世纪后期,索马里逐步沦为英国(在南部)和意大利(在北部)的“保护国”。一次大战后列强重新瓜分世界,英国曾把肯尼亚东部的索马里人居住地区让给意大利。二次大战时意大利占领埃塞俄比亚,该国南部的索马里人居住地区域也与索马里通成一片。大战之后,联合国在1949年通过决议,索马里北部由意大利代管,十年后独立。这期间,英国也在南部逐步建立代议制度和执法系统。1960年7月1日,南北索马里合并,同时宣布独立。  

独立之后,当时掌权的倾向欧洲的温和派主张和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等邻国搞好关系,将精力集中于经济建设。但是,一个民族新生时必然伴有的强烈民族主义情绪,令很多人念念不忘在这两国的“自古以来就是索马里的神圣领土”。要打仗的左翼少壮军人在1969年10月21日发动政变,推翻民选政府。政变领导人西亚德(Mohamed Siad Barre)宣布,“科学社会主义”是指导人们思想的理论基础;由他自己担任总书记的社会主义革命党,则自然是领导索马里事业的核心力量。1974年,西亚德签订了苏联与非洲国家的第一个互助友好条约,并拿着苏式武器开始进攻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  

但是,也是在1974年,埃塞俄比亚也发生了左翼军人政变。9月12日,海拉西皇帝被废黜。苏联自然不希望两个亲苏政权兵戎相见,这下气翻了西亚德:埃塞俄比亚在动荡之中,正是索马里攻城略地的天赐良机。1977年11月,西亚德废除友好条约,赶走全部苏联顾问。接着他转向中国,翌年4月访问北京。当时中共早跟“苏联修正主义”闹得不可开交,立即答应供给苏式武器。后来美国游骑兵要面对的,就是拿着中苏两国制造的冲锋枪和火箭筒的索马里兵民。  

当时苏联威风尚在。俄罗斯大哥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岂容只有上校军衔的西亚德踢他屁股?苏联立即高举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旗帜,运了一万古巴精兵到埃塞俄比亚。我们没有雇佣军可派,只能眼睁睁看着刚认下的黑小弟被北极熊揍得尿滚屁流,折兵损将逃回索马里。  

连年的对外战争摧毁了索马里经济,革命党的社会主义改造激起普遍反抗,在埃塞俄比亚的失败动摇了西亚德的统治。曾任西亚德军队参谋长的艾迪德发动了本部族的起义。历经多年内战,1991初,以艾迪德的部队为主,叛军攻入摩加迪沙。1月26日晚,专制了索马里二十二年的西亚德仓惶出逃,四年后他病死在尼日利亚。但索马里并未因独裁者的倒台而获得和平,紧接而来的是部族纷争和军阀混战。  

如果对照本人在《一小搅动四大的圣战》(2月2日贴于“国际视野”)里谈到的阿富汗历史,立刻可以看到两国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是左翼军人打碎了原有政治架构,本身却不具备足够的管理能力去应付被改革所激怒的部族和宗教传统势力,导致长期内乱;内乱各方更寻求大国和邻国的明帮暗助,终于闹到天无宁日,国而不国。  

与阿富汗不同的是,联合国在索马里插手了。内战引起了饥荒。在联合国调解下,1992年3月,索马里各方同意停火。随后,联合国在8月开始救济灾民。但是当地没有任何安全保证,粮食到岸就被哄抢,护粮人员被打被骚扰,运粮的车子也被劫走。12月4日,即将离任的老布什总统提出派两万五千名美国军人去索马里执行联合国人道任务。他向公众保证,这仅是短期的,在克林顿入主白宫之前,就会撤兵回国。  

12月9日,首批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摩加迪沙,受到当地民众的狂热欢迎。“重建希望”行动(Operation Restore Hope)正式开始。  

1993年的3月,是联合国历史上一段很有意思的日子。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联合国组织了索马里民族和解大会,达成了停止一切战斗的协议。同时,在纽约,3月26日,安理会通过了展开第二阶段行动(UNOSOM II)的814号决议,第一次提出由联合国为索马里重新搭建民族国家,而不是象以前那样,委托给某一个成员国--一般是西方大国--比如1949年委托意大利在北部扶助索马里人独立。联合国内曾经长久流传过一句自嘲的话:如果美苏意见一致,联合国不必行动;如果美苏看法分歧,联合国无法行动。但是,在海湾战争后笼罩着世界的对“国际新秩序”的憧憬中,上任刚两年的秘书长加利不由踌躇满志:冷战结束了,美国和苏联不再互相挚肘,他们看来也尊重联合国,该是干点大事的时候了。索马里成了联合国新能力的第一个试验场。  

加利可能不记得了,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之前,有十四年之久,他是埃及的外交部长,也曾参与调停索马里与邻国的纠纷,难免跟西亚德有把酒言欢的时候。但是在前政府做过高官的艾迪德没有忘。推翻西亚德,艾迪德功居第一,自认是索马里当然领袖。联合国要他与别人分享权力,他就想起当年加利与西亚德的“交情”,怀疑加利企图让西亚德及其部族卷土重来。艾迪德在摩加迪沙发出怒吼:我们完全有能力管好自己的国家,决不允许国外敌对势力干涉我国内政,索马里人决不做任何人的试验品!  

克林顿支持加利的善心和壮志,但他不会让共和党的撤军诺言烂在民主党手里。到5月底,海军陆战队陆续回国,索马里只留下陆军第10山地师的一个营。后来摩加迪沙伏击时,他们是为特种部队解围的救援车队的主力。  

美军一走,艾迪德胆子就大了。6月5日,他的人马伏击了前来收缴武器的联合国军,打死24名巴基斯坦士兵。震惊的安理会在第二天召集紧急会议,通过决议,誓把犯罪者绳之以法。接着,联合国在索马里的特使强纳逊·豪(Jonathan Howe)发下逮捕令,通缉艾迪德。  

豪是已退休的美国海军上将。他本是老布什的国家安全副助理,负责向克林顿的交接。不知是真的欣赏他的才能呢还是不愿让民主党要人接管共和党留下的棘手担子,新政府说服豪再次出山,担任驻索马里的特使。到底是军人,6月5日惨案一发生,豪立即要求华盛顿派出特种部队。但克林顿不愿给人以增兵索马里的印象,一口回绝了。  

暴力迅速升级。7月12日,第10山地师的眼镜蛇直升机用火箭袭击了艾迪德部族的长老会议会场,打死了九十多岁的部族宗教领袖,把部族的温和派也逼到对抗联合国的立场。会场外的愤怒民众,把前来采访的四名西方记者捣成肉饼。艾迪德开始攻击美国人。8月8日,四名美军宪兵被遥控地雷炸死。两星期后,又有六名山地师士兵被地雷炸伤。8月26日,基地在乔治亚州贝宁堡的陆军第75空中游骑兵团派出一个连及其营指挥部飞往摩加迪沙。他们的任务:逮捕艾迪德和他的主要助手。  

美国特种部队闪亮登场。在世人的炯炯注视之下,公开执行一次任务。  

说起第75空中游骑兵团,跟我们中国还有点关系。他们的前身之一,是二次大战时曾在缅甸丛林与中国军队并肩作战的美军5307特混支队。所以他们的肩章上,左上角第二象限位置是国民党的十二角星,右下角第四象限位置是代表缅甸的一颗白星,一道闪电沿直线X=Y以45度劈下,象征游骑兵的迅猛突击。这次与他们同去摩加迪沙的,还有被人称为“D孩儿”的三角洲(Delta)特种部队。这支队伍极其神秘,军方甚至否认他们的存在。  

靠着当地线民提供的情报,游骑兵第一次出击,就逮住了九名在郊外市场买走私品的联合国工作人员。当然只能道歉放人。第二次有进步,算是抓的索马里人,是一位联合国准备让他在新政府任警察总管的先生。当然也只能道歉放人。后来抓过艾迪德的几个手下,但扑空更多,艾迪德本人则是连影子都没见到。  

美国人不是没有情报,问题是索马里人透露的消息,几乎都是不能用的。这些线民没受过现代教育,他们的语言缺乏精密性。你要是在内地山区旅行过,可能有体会。你问老乡到某个瀑布有多远,他说“三里路”。人一小时大概能走十里,过了十八分钟你侧耳细听,根本就没有流水声音。找了人再问,又是“三里路”。你可以问他们大致方向,但如果按山民的“情报”订旅游计划,什么时候到哪里吃饭,什么时候赶回来,只怕半夜还在山道上瞎撞。白天那么秀丽的景色,此刻都成了祝家庄外凶险的盘陀路。旅游计划都订不成,美军却要参照这类质量的情报订作战计划。  

虽然经常扑空,黑鹰照常出动。游骑兵乘坐的黑鹰直升机,我国也有,八十年代初期与美国关系甚好时,买了一批用在中印边境给部队送给养,因为国产飞机不适应喜马拉雅山区的严酷气候。这种飞机功率强大。设计者大概从来没想到,摩加迪沙是个被打烂的城市,民房大都用金属皮铺顶,黑鹰掠过,往往掀去整个街区的屋顶。当地的厕所和浴室,只是在院落里围个角,居民抱怨说,黑鹰有时故意在上空停留。再烂的城市,日常用品的生意总是要做的,但摩加迪沙已没有铺设的马路,黑鹰在集市上卷起漫天尘土,败了买者的兴,毁了卖者的货。更糟的是,当地天热,索马里妇女用一块布裹身,黑鹰常常吹走她们的衣服。据说还有抱在手里的婴儿被刮走的。很快,游骑兵成了当地居民最痛恨的人。艾迪德的宣传乘恨而入:他们要迫使我们改信基督教,他们要把我们当奴隶。很多人相信。  

10月3日,星期天,美军指挥官威廉·盖利逊(William Garrison)得到线民情报:艾迪德的两名主要助手在他们部族聚居区的一所房子里开会。该线民按指示,将车子开到目标房外停下,支起前盖装作修车。美军侦查机锁定他之后,与先前拍的照片对照,发现确有目标人物进入该屋。核对完毕,已是下午三点。考虑到目标的价值,盖利逊决定赌一把,白天出动。侦查机立即根据现场照片,制出临时地图,传到指挥部。  

计划是游骑兵的四个班分乘四架黑鹰,顺着尼龙绳降落在目标房所在街区的四角,不准索马里人进入;一个班的D孩儿,坐四架小鹰直升机,每架三人,进目标房抓人。目标房附近没有直升机可停靠之处,黑鹰只能送人下去却不能带人回来,所以地面还有一支接应车队,由九辆捍卫运兵车(Humvee)和三辆卡车组成,得手之后,人员和俘虏将坐车回营。总共动用了一百六十余人、十二辆车辆和十九架各类飞机。要求在一小时内完成任务。

游骑兵可以说出师不利。有一个班在沿绳下滑时,黑鹰比平时飞得高了一点,一位新兵弹药多背了一点,情绪大概也激动了一点,没能抓住绳子,从二十多米高处直跌下去。三辆运兵车组成小分队送他回基地。后来车队被索马里人包围时,指挥官们为少了三挺车上的重机枪而后悔不迭。  

也是这个班,通讯员的耳机线在下滑时被磨断,无法与指挥部联系。还有一个士兵下滑时枪托撞在脸上,满嘴是血。而且,他们落在指定位置的一个街区之外。  

D孩儿倒是很顺利,几个震撼手榴弹,把人震瞢后,很快查出目标人物。他们押着俘虏下楼,等车队过来接人。  

但车队安然不动。直到一位空军通讯官实在忍不住了,冒着枪弹来回联系,才发现车队是在等D孩儿的信号。宝贵的四十分钟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这时,索马里人已经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城里到处是烧轮胎的黑烟。这是他们的信号:游骑兵来了!车队已经无法快速撤离。  

更要命的是,这时,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持的61号黑鹰被火箭筒击落了。

索马里人痛恨黑鹰,却对它毫无办法。于是本·拉登伸出援手。那一年他正在苏丹,离索马里不远。最近美国法院判了四名“基地”成员终生监禁,他们策划了1998年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使馆的爆炸事件。据法院文件,他们曾帮助艾迪德对付黑鹰。他们教索马里人在火箭弹上安装定时装置,使它们可以在空中爆炸。向上发射时,火箭筒的尾气遭地面反弹后可以杀死发射者本人,阿富汗老战士教索马里人挖掘深坑,发射时把火箭筒尾部对着坑内。他们告诉索马里人,直升机的尾翼是其弱点,要对着那儿打。摩加迪沙伏击之前,已有山地师的一架黑鹰被击落,但未引起美军注意,以为是偶然。  

61号黑鹰落在目标房三个街区之外,部分D孩儿和游骑兵自发地奔过去救人,救护组也从美军基地飞来。他们挡住了从各条道路涌来的索马里人。盖利逊命令接应车队驶向坠机地点,把那里的士兵和死亡的飞行员带回来。  

这就开始了摩加迪沙伏击里美军最差劲的一幕:车队绕了两个圈子,居然找不到61号黑鹰。海军侦察机在高空引导,但是飞行员不能与地面的游骑兵指挥员直接通话,他只能跟基地的上级对讲,然后基地再把命令传给车队。美军的通讯设备自然一级棒,谛卸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48034@0)
2002-1-26 -05:00

回到话题: Black Hawk Down不错。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休闲娱乐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4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