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乌托邦之春节联欢晚会

yifan (yifa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乌托邦之春节联欢晚会


乌托邦的欢乐具有虚拟性。观春节联欢晚会上的欢乐,也是具有虚拟性的,因此春节联欢晚会是一个呼之欲出的乌托邦。

我们在互联网上的言谈,反而是真实的谎言。即使我们隐姓埋名,女扮男装。即使我们如比尔盖茨所说,在身上装几十万个传感器,进行网上性爱(cybersex),那也比春节晚会的快感更真实。因为我们的言语不仅出自肺腑,而且经过了大脑,而不是单单经过脊椎神经。

是经过大脑还是经过脊椎神经,是我判断虚拟性、进而判断乌托邦的凭据之一。有西方研究群众心理学者,指出:个体在群体中的行为,就往往不是经过大脑,而是经过脊椎神经的反应,仿佛膝跳反射。我们在独处时感觉不来的快乐,在人潮里便感应了。我们在孤身一人时不可能作出的举动,在人多势众、群情汹涌时便不由自主地做了,比如围攻某商场或东交使馆。

春节联欢晚会,便年复一年为我们制造人多势众、群情汹涌的场合。让我们的头脑暂时下岗,让脊椎神经充分活跃。


首先是鼓乐喧天,数百人齐齐出场,在高分贝的低音炮里,间杂着预先录制的欢呼雀跃:“好棒哦!”、“哇塞!”、“嘿嘿!”、“太开心了!”,等等。

这一幕似曾相识,像不像一场面对十亿观众的带功大会,或传销组织的鼓动会?

三分钟之内,你若是还没有心跳加速、血压上升,脸面泛起初恋般的红晕,--你也就太对不起党和人民数十载的苦心栽培了。

由于成年人一上场便傻乎乎地直乐,有点欲盖弥彰,就有人提意见。近年来晚会的序幕便全换上了十岁以下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孩子们的一张张脸笑得稀烂,因为儿童的快乐是不需要理由的,晚会导演便借助儿童无厘头的狂欢,来感染每一个尚未关掉手机、尚未进入迷醉状态的成年人,并临时抱佛脚,对某些显得生疏的人脸对脸地进行现场教练。

接下来便是歌舞升平,开始对你前戏阶段被唤起的无内容的笑,进行填充。看看,人家解晓东在台上跳得那么累、那么卖力,难道你就不觉得“咱们老百姓今晚真呀真高兴”?再等我们把“那个火呀”、“那个牛呀”的大好形势给你RAP一番,你便是多么阴冷也该动情了。只等最后黄钟大吕一响,VIP一出场,你便也如宋祖英一样翘首企盼、柔情万丈,“总想对你倾诉,我对什么是多么热爱……”。

大概中国会煽情的人不是进了CCTV,就是入了传销队伍。其他行业都没这么厉害(拍电影的就老是煽不来情)。不过煽情决不是春节晚会乌托邦的唯一价值取向。哪有这么便宜让你我白白高兴一回的?导演们还要进一步提高思想水平,寓教于乐。笑过之后,再让你泪腺饱满,盈余而出。

就在你的一声爆笑刚刚收尾,全场忽然雅静。神色凝重的主持人缓缓而行,把一个感天动地的高尚故事讲出来,把一钵长江水、黄河源捧出来,把一位残疾人士(陆幼青如果还活着,肯定上今年的春节晚会)用轮椅推出来,把一群穿着56种民族服装的汉族老乡叫出来。这时你扪心自问吧:我该怎么办?你只有低着头,觉得自己刚才的笑声是多么肤浅,你在羞愧之中还觉得某某人的背影怎么变得越来越大,你忽然意识到1949年的按揭社会主义,还需要咱们老百姓继续还款付息。你不由暗暗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为了我国实现第三步走的宏伟目标再奋斗一年!

如果有个别人光看热闹,忘了象从前的语文老师一样总结中心思想。没关系,付笛声会告诉大家:“一根筷子耶,轻轻被折断,十根筷子耶,紧紧抱成团”,郁钧剑则会循循善诱:“大河涨水小河满,锅里有了碗里有。父慈子孝顺、妻贤夫兴旺”,最后韦唯高屋建瓴,为大家演唱一曲--《爱的奉献》(鼓掌)。

“爱的奉献”的意思,不是有人要向我们奉献了,而是要挟我们要向VIP们奉献。

又很眼熟。整个一个李光耀先生“亚洲价值观”的中国娱乐版。

这时,众多主持人纷纷把守一扇大门,开始双手微微颤抖地为大家宣读来自祖国各地、海内外华人的贺电和伊妹儿。你顿时感到有一种力量来自五湖四海,慢慢汇聚于你的脐下三寸。

你发现自己的欢乐不再孤单,而有了组织的温暖。当然,假如你不幸属于那种麻木不仁、三锥子都锥不出血来的家伙,你也看见了,你真的是属于极少数极少数的一小撮人。你大可以去换一个频道,去看看春节戏曲晚会或文化部春节晚会什么的。请放心,我们的乌托邦很民主,是有差额的乌托邦。


一个由电视信号接收终端和光纤网络组成的虚拟社区,一个由真人表演的“乌托邦True man

show”,一个比好莱坞更加强大的“梦工厂”,在每年除夕之夜8:00时分,像闹钟一样准时叫响。春节联欢晚会已替代了庙会、炮竹、春联,成为由官方一手操办的文化图腾。近年来凡针砭时弊的节目统统枪毙,春节联欢晚会已从当初的演义走向建构,VIP在晚会曲终人散时的定时出没,也表明这台晚会似乎已被意识形态部门渐渐接管,买壳上市。

所谓“联欢”,在我们的语境中有特殊意味,与“联席会议”的“联”不同。我们的“联欢”是自上而下的,执政党与民主党派“联欢”,上级领导与职工们“联欢”,主管部门与企事业单位“联欢”,甚至干警与囚犯“联欢”,总之,是“官”与“民”的联欢。

人家平日里都是“独乐乐”,一年一次想和我们“众乐乐”,给不给面子?

预计来年之春节联欢晚会,不过也将围绕“全国基本上实现小康”这一令人亢奋的口号,利用各种艺术形式进行多方位烘托,和近乎全裸的暗示。

我将和家人一道,守在除夕之夜,信口开河,把春节联欢晚会当作猴戏来看。

但对继续热爱这一晚会乌托邦的同志及其脊椎神经,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最真挚的慰问。

我的讲话完了。(热烈的掌声)


文/王怡 摘自中青在线)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52235@0)
2002-1-30 -05:00

回到话题: 转帖:乌托邦之春节联欢晚会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5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