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你真傻》(71 & 72)原创。----老言

frombeijing (SanLiTu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七十一回 热锅蚂蚁坐卧不宁 手冰脚凉颤栗过关


飞机准点平稳起飞了。

老言是跟着成群结队的大陆旅行团屁股后头进入机场的,泰国海关对
这些大陆客似乎毫不在意,根本就不进行检查。老言一只手提着旅行
包,另一只手则时不时紧张地摸一下裤兜,生怕那个纸包不小心掉出
来。做贼心虚,老言这才体会出这句话的含义。

进入机舱后,老言才稍微放心下来。可后脖颈子有些冰凉,他总感觉
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老言扣紧安全带,眼睛看着窗外,尽量
不去想那个纸包。可窗外什么也看不见,浓浓的云层遮住了视线,飞
机还没有爬到云层上面。机翼象一把利剑划破云层,搅扰得那些云雾
上下飞舞。机身还处于倾斜状态,剧烈的颤抖让老言感觉机身似乎要
翻转过来。老言的两个手心已经攥出汗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总在眼
前晃动。

老言来回调换着姿势,怎么坐好像都不舒服。身边坐着一个大胖子,
他几乎要撑破了座位,两个毛茸茸的胳膊肘放在扶手上,挤得老言靠
在一边。最让老言无法忍受的是,这个大胖子两腿不停抖动,使老言
更加焦躁不安。

飞机终于钻出了云层,刺眼的阳光令人晕眩。旁边大胖子两腿不停的
抖动让老言心烦意乱。老言终于忍无可忍地站起身来,他艰难地蹭出
去,走到后舱进了卫生间。老言掏出家伙使劲挤着,可半天一滴尿也
撒不出来。最后只好放弃,他拉好裤链,从裤兜摸出那个纸包。这里
到底是什么?老言捧着纸包端详着。他拿到耳朵边晃动几下,什么动
静也没有。看来里面填塞得比较紧。打开看看?老言盯着镜子中的自
己问道。镜子中的老言摇摇头。不能打开!万一被香港或大陆海关查
获,还可以申辩说是帮别人带的,自己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如果
是毒品怎么办?谁会相信自己不知道带的是什么?老言知道,大陆的
规定是,够五十克就可以嘣了。啪!一声清脆的枪声在老言耳边响起。
老言的心脏急剧跳动起来。

老言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洗了把脸。现在稍微有些平静了,老言慢吞
吞地从旁边撤出几张纸巾,敷在脸上。他轻轻拍拍脸上的纸巾,然后
慢慢揭了下来。老言把纸巾团成一团,刚要随手丢进马桶,突然想到
这是在飞机上,不允许往马桶里乱丢杂物。老言把那团废纸塞进洗面
台上的垃圾箱,然后两眼怔怔地看着马桶。干脆把纸包扔进马桶算了,
见了大鸟就说丢了。老言心里这样盘算着。老言咬着牙从裤兜里又掏
出纸包。最好拆开撕碎了,这样才不留任何痕迹。

门外似乎有人说话,老言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卫生间里停留很长时间了。
外面的人恐怕会怀疑自己吧?老言这时已经感觉草木皆兵。他把纸包
揣进裤兜,对着镜子整理一下头发,然后拉开插销推门出来了。门外
站着三四个人等候上厕所。老言侧身走过狭窄的通道,回到客舱。

刚才上卫生间时,老言已经注意到后排似乎有几个空座位。走进客舱
后,老言一看座位还空着,便随便找一个靠边的坐了下来。不一会儿,
空中小姐开始忙着供应午餐。老言要了一份烤鱼套餐,还要了一小瓶
红酒。套餐没吃几口,红酒几下子就喝光了。虽然说酒壮松人胆,可
这点酒还是没让老言轻松下来。裤兜里那个纸包似乎有千钧之重,坠
得老言心头沉甸甸的。

吃过午餐的旅客们大部分都在懒洋洋地打盹。电视屏幕画面变幻着,
只有戴上耳机才能听到里面的音乐或说话声。整个机舱内沉寂得令人
压抑。老言又站起身钻进卫生间。

挤了半天还是撒不出尿来,老言无奈地苦笑着。输尿管似乎堵塞了,
尿液刚冲到尿道口,就又退了回去。这时就会感觉后背阵阵发麻,从
尾骨一直延续到后脖颈子,就象有一股电流穿了过去。

不行!带着这个纸包太危险了,必须把它处理掉!老言脸色铁青,咬
着嘴唇,暗暗下着决心。他手里托着纸包,悬在马桶上方,特别希望
飞机突然剧烈颠簸起来,一不留神把纸包掉进马桶。可是飞机现在飞
得非常平稳,甚至连引擎的轰鸣声都听不到。现在飞机如果迫降到海
面就好了,当然经过紧急抢救,自己能够脱险。老言想象着,那样的
话,把纸包扔进海里,然后跟大鸟说连行李都随着飞机沉没了,纸包
自然也不见了。老言摸摸另一个兜,当然这一万五美金不能丢。老言
在登机前,已经钻进卫生间偷偷点过了。

飞机还是安全降落了。老言始终也没把纸包扔进马桶。虽然反复进过
好几次卫生间,但唐子擦枪的情景总是挥之不去。唐子往弹匣里压子
弹时得清脆响声,一直在老言耳边回荡。扔掉纸包肯定是死路一条,
这一点毫无疑问。阿生那阴冷的面孔让老言不寒而栗。算了吧!铤而
走险一次吧!只要侥幸过关,最起码这一万五美金够花些日子了。

老言随着人流缓慢移动着脚步。走出机舱渐渐加快了速度,老言左顾
右盼,到了护照检验大厅。老言填写着出入境登记卡,还是不时左右
环顾,因为总感觉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护照检验顺利通过,老言向海关检验通道走去。远远得就看见,一名
警察牵着一条警犬在海关通道附近溜达。老言心里一惊,香港走过无
数次了,从来没看见过警犬。在电视报道中老言看过,那些警犬是特
殊训练的,对毒品嗅觉非常灵敏。老言心想,难道香港警方已经事先
得到了内线消息?
究竟如何?下回分解。




*****************************************

第七十二回 惊回首誓不蹚浑水 暗伤神难以觅芳草


老言停在等候行李处,冷眼观察四处动静。香港是个国际性大机场,
进港班次非常密集。自己这个航班的行李在传送带上转着,老言假装
围着传送带游走,实则一直注视海关出口动静。实际上几乎没人接受
检查,那条警犬似乎也不大注意过往的人流。但老言宁肯谨慎,一点
不可疏忽。

自己这个航班的行李已经传送完毕,另一个航班的行李传送带开始转
动。老言若无其事地走到另一个行李传送带前。这时那个警察牵着警
犬向边上的出口走去,机不可失!老言赶忙快步走向离警犬最远的边
上出口。快到出口时,老言稍微放缓了步子,警犬离自己很远,鼻子
再灵,老言也不相信它能嗅出自己身上气味。

出了海关,老言就象拣了条命一样,有些慌不择路。不一会儿就走出
候机楼,来到露天的地方。老言一时想不起来机场快线在什么地方了。
看到一些人都在往一个方向走,便跟了过去。

原来人们都是去乘坐机场巴士。老言以前从没坐过,便走到一个小亭
子前打探。这里正好是巴士售票处,经询问得知乘坐 A21 正好可以直
抵红墈火车站,票价比机场快线便宜很多,才 33港币。老言掏钱买了
张车票,人家还顺手送了老言一份香港地图。

老言找到 A21 车站,没等几分钟就上了车。可能由于发车班次密集的
缘故,旅客不太多,老言拣个座位坐了下来。这是双层巴士,车厢内
干净整洁。老言还发现一些按钮,是为要下车的旅客提示司机用的。
老言展开刚才领到的地图,心想,看来人家香港服务就是到位。如果
是大陆,不可能有人白给你地图的。

老言突然想起来,应该给大鸟打个电话了。在泰国上飞机前跟大鸟通
过一个电话,说下飞机后就直接从香港过境回深圳。大鸟嘱咐老言下
了飞机打个电话。老言打开电源,拨通大鸟的电话说,我已经坐在巴
士上,一会儿直接到红墈坐火车,大约两个小时后就可以到深圳了。
大鸟说,你快到深圳时给我再来个电话,我去车站接你。

两个多小时后,老言下了火车,随着人流涌向关口。老言已经给大鸟
打过电话,心想大鸟肯定都安排好了,过海关不用担心了吧?香港这
边一般不管,可大陆那边通常要进行一些检查,防止旅客携带违禁品
入关。

通过护照检查,老言快步走向海关。远远就看见了大鸟,老言走近后,
大鸟迎上来跟老言握握手,然后就直接走出海关,行李都没放传送带
上检验一下。坐到出租车上,老言终于放心了,他掏出纸包递给大鸟
说,这是阿生托我带给你的。大鸟接过来,意味深长地看了老言一眼
没有说话。老言有意岔开话题说,这几天没去泡妞?大鸟笑了笑,我
可听说你这次在泰国玩得很爽呀。老言嘿嘿笑道,托你的福,阿生对
我还挺照顾的。

到了酒店,乘电梯上楼后,来到一个房门前。大鸟按了下门铃,老言
有些奇怪,难道庄主还没回去?房门打开了,开门的人竟然是廷坚!
老言满脸惊异,廷坚,你怎么也来深圳了?廷坚哈哈笑道,我就不能
来深圳?别忘了,第一次来深圳可是我带你来的。老言惭愧地点点头
说,那是,那是,只不过我没想到你来了。是不是又找到好文物了?
廷坚淡淡笑了一下,这次不是文物的事情。老言心想,该不会跟那个
纸包有关系吧?算了,别搀和了!于是赶紧转移话题,好久不见了,
最近打牌手气怎么样?听步政经说你前些日子手气不错。廷坚哈哈笑
道,还凑活,最近吴宇手气最好,赢了不少钱。

大鸟一旁拿出一摞人民币放在桌上说,老言,这次咱们还算顺利,这
是你的八万块。老言嘴上说着忙什么,手却伸向那摞钱。大鸟说你先
装好,给你钥匙,隔壁已经开好房,你过去休息一下,待会儿咱们出
去吃饭。

老言进了房间,关紧门,什么都不顾地拉开旅行包拉链,把人民币掏
了出来。六沓是百元大钞的,还有四沓五十元票面的。老言抓起一沓
放在嘴边亲吻一下,心里一阵狂喜。他又掏出那个装有一万五美金的
信封,在信封上又亲吻一下。这是一笔意外之财,不过着实心惊胆战
了一回。老言暗想,自己带回来的纸包估计是样品,这次廷坚跑来深
圳,肯定跟大鸟要干笔大买卖。自己万万不可搀和进去。这可是掉脑
袋的勾当。老言虽然热衷于偏门生意,但心中有个原则,太危险的或
有些伤天害理的生意坚决不干。组织偷渡虽然违法,但罪过不是很大,
而且不伤天害理。老言甚至认为自己在干好事,把那些福建农民送到
国外,间接为国家创汇,而且还间接提高了农民的素质。贩卖文物也
没什么大不了,文物本身就是贩来贩去的东西。只不过是国家不允许
私下贩卖而已。

老言第二天就回北京了。尽管大鸟和廷坚百般暗示老言还有更大的生
意做,劝老言跟他们去西安,老言却始终装糊涂,推辞说这趟太累了,
先回北京歇两天,如果需要再去西安找他们。

老言坐在飞机上,感觉心满意足。连美金加上人民币大约有二十多万,
还迟速五万,还剩十五六万,够花些日子了。老言闭目养神,那些钞
票一张张在眼前晃动。可钞票背后却显露出一张忧郁的脸庞,那是虞
姝的面孔。老言反复给虞姝打过很多次电话,可电话总是传来这个号
码是空号的声音。齐红的电话也打不通了。老言怎么也想不明白,好
好的,她们怎么会搬走?她们恐怕不在涟漪风情夜总会上班了吧?白
甜的电话老言忘记了,不然也会给她打电话问问。

老言太疲倦了,在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中,老言睡着了。梦中一个女人
依偎在自己怀里,自己的手紧紧握着那个女人的乳房。
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53662@0)
2002-1-31 -05:00

回到话题: 《妹妹你真傻》(1-10)原创。----老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53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