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 你写的miggy很tuching,令我想起了我家曾养过的咪咪。。。

redbird (RedBird)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咪咪是只男猫,1/2波斯猫种,白长毛,但2只眼睛一个颜色。
那时我上高中,咪咪抱回来时还没断奶,躲在墙角椅子下叫了一夜。后来我用眼药水瓶子装牛奶喂他,有奶就是娘,他不叫了,长大了。
他是只淘气猫,我虽被公认‘文静’,但那时特别喜欢‘雕虫小技’,于是我俩的乐儿就大了。
一日我点眼药水,咪看着那瓶放到桌上就看我一眼,往前凑一眼,我就把他抓过来,给他一眼一滴。那可是氯霉素呀,他登时两眼通红,两抓揉眼。然后红着眼乱转,我妈看到,问我:小咪是不是闹红眼病呀?我说:是砂眼,刚点过眼药。
有一天看书上写猫没有甜味觉。我就给他一块奶油糖,他有滋有味地嚼-原来是糖沾牙,他想摆脱却不成,看上去象大嚼。。。
家里有一个玩具绒鸟,是只彩色鹦鹉,他上窜下跳地追打它,直到几天后撕扯得变了形,再没了兴趣。
一次由于我没及时换沙子,他随地大小便了-猫是非常干净的动物-我检讨了自己,轻轻打了他,以示下不为例。然后为了让他记住,把他放入我家5斗橱最下面一个装工具杂物的抽屉‘关禁闭’。我想他会叫吧,我在伺机教育。可之听里面一阵乱响,我走过去,他就一动不动,从缝里盯着我。如此几个回合,我打开抽屉,他正在里面和一团线绳玩得欢!从此他经常从柜地下,抽屉后面爬进去玩,直到妈拿走了那团线。
小咪和我配合,越来越聪明。他站着,我把脚伸到他肚子下,一抬脚,他就腾空翻,高度绝不打折扣。
他喜欢在家里吃饭时坐在我身边,往往有鱼肉骨头等给他,可妈不让,看见了就说。每次他都偷偷蹿上来,我把骨头往桌边一放,他抓子一拨,下地吃了再上来。一天我在给外婆喂饭,我妈坐在了我的位子,咪照常跳上来,一看是我妈,嗖地一下逃走。
不过他会和我妈撒娇:从后面轻轻扑上抱住我妈的脚腕。一天我用钢笔在他脑门画了个‘王’字,撕了一点干辣椒放到他嘴里,辣得他眼泪汪汪(我检讨,这招太损,出格了,该打),然后把他放到我妈背后,他照例扑上去,我妈回头,看他大笑,我加旁白:我是大老虎。
刚上大学,外婆离我们而去(此处略去2万字),据说有猫在身边,人走得不安祥,我们就把咪暂放在楼上邻居家。她家已有2猫,我家咪是独生子,去了不适应。虽一猫一只饭盆,但开饭时咪不让其它2猫接近,要等他把3盆的鱼和肉吃掉,其它2猫才可近前吃饭,那可真是‘饭’了。
后来咪去了邻居的女儿在东北的家。我们没接他回来是我住校了,没人给他洗澡。只有我敢给他洗澡-猫一沾水很难看,又不配合,我爸说我是baby时给我洗澡都没这么费劲。
再后来邻居送来一张咪的照片,长得太大了,懒懒的,从前的机灵劲儿全没了。他的18般武艺恐怕生疏了吧?反正我的‘雕虫小技’再也无计可施了。不施也罢,到没有太多伤感,一是给咪找了好去处,二是失掉最亲爱的外婆的伤痛足以淹没一切。
一切的美好都以失去为结束,但我们不能因此就不去追求。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56655@0)
2002-2-3 -05:00

回到话题: Fiona, 你写的miggy很tuching,令我想起了我家曾养过的咪咪。。。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花鸟虫鱼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56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