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你是美国公民ZT

zhu (猪头,欲哭无泪)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即使你是美国公民-从日裔美国人集中营到亚裔民权运动


送交者: 李大玖 2002年2月01日19:00:16 于 [天下论坛]http://www.creaders.org


即使你是美国公民 -从日裔美国人集中营到亚裔民权运动

李大玖 (美国>)

1941年12月7日上午10时,加州圣琼斯市的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刚刚做完礼拜,
跟随他的父亲离开教堂,突然听说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袭击了夏威夷珍珠港的
美军基地,美军受到重创。小男孩的父亲抑制着难以掩饰的痛苦,抽泣着问:
“为什么?为什么日本要袭击珍珠港?”“为什么我的祖国要跟我所选择终
身定居的国家打仗?”

1942年5月29日,这个十岁的小男孩和他的父亲一道,在军队的押解下,被强
行关入了怀俄明州的集中营。小男孩的父亲再次失声痛哭。

小男孩说,他看见他父亲哭过三次,第一次是珍珠港事件,第二次是被关入集
中营,第三次是他母亲去世的时候。

珍珠港事件,对于美国人来说,是“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对于全世界来说,
美军参战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转折点;对正在浴血抗战的中国人民来说,是胜
利的曙光;对于在美国居住了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的日裔美国人来说,却是噩
运的开端。


美国人权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罗斯福总统是美国最杰出和最受人爱戴的总统之一,其卓越的领导
才能举世公认,他率领美国与同盟国并肩作战,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
利,为世界带来了和平与安宁,为美国走向繁荣昌盛,成为世界超级强国奠
定了稳固的基石。

但是,任何伟大的人物,也有其历史局限。1941年12月8日下午
3:59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突然袭击珍珠港之后32小时,美国总统、三军
总指挥罗斯福签署行政命令,对日本、德国和意大利宣战。

在这份伟大的战争宣言中,包含了一段如今羞于被人提及的文字。
这段文字中战时“外来敌人”的定义成为晚些时候将日裔美国人关于集中营的
依据。罗斯福总统在宣言中说,根据美国法律,当美国与外国交战,或者总统
向外国公开宣战的情况下,为了国家安全的需要,所有外国敌对政府和敌对国
家的居住在美国的居民、在敌对国家出生、未在美国入籍的14岁以上的人,都
可以被看作“外来敌人”,总统授权可以在美国或者美国所管辖的范围内,依
法逮捕或者监禁,或者驱逐出境,或者搜捕,或者强行迁徙,或者为了公众安
全的需要采取任何措施。

罗斯福总统在战争宣言中,授权战争部设立集中营,以便关押那
些监狱拒绝接纳的美国的“战时敌人”。

虽然罗斯福总统的战争宣言是针对日本、德国和意大利,但是在美国
的德国和意大利移民,从来就没有被关入集中营。

虽然罗斯福总统“外来敌人”的定义仅仅限定于非美国公民,但是,
二战期间,全美国十个集中营中关押的120313名日裔,其中70%的人为美国公民。
从1942年5月27日,美国在加州的TULE湖开设第一个战时集中营开
始,到1947年12月德州CRYSTAL城最后一个集中营关闭,历时五年,12万日裔
美国人被迫抛弃或者践卖他们的财产,关入带刺的铁丝网内。他们中三分之
二的人是在美国出生的美国公民,其它的人在美国生活的二十年,三十年,
甚至更长的时间。根据联邦法律,从1882年开始,禁止侨居美国的华人和
日本人归化入籍。这条歧视性的法律直到1952年才取消。

除了遍布美国各地的集中营以外,美国还有16个拘留中心,其中
14个设在加州。这些被关于拘留中心的人后来都陆续被转入10个集中营中。
现在隶属于新泽西州的艾丽斯岛和其它的一些移民局设施也被用于
关押“战时敌人”。这些人在移民局的管辖之下。1941年-1945年大约有
8000外国人被拘押在艾丽斯岛,其中许多人是在美国居住了数十年的日裔。
根据美国联邦司法部记载,行政当局并没有发现这些被关入集中营
的日裔美国人曾经从事过任何间谍活动,或者进行过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
胁的破坏活动。

来自集中营里的回忆

尽管战时将敌对国家的移民关于集中营完全违反了美国宪法“天赋
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的立法基础,但是美国战时重划行政当局在刺刀和
铁丝网内保留了某种人性。所谓的集中营,与侵华日军在中国、德军在欧洲所
设立的战俘营和集中营有天壤之别。

从日裔美国人博物馆目前所收藏和整理的战时集中营的照片和书信
来看,美国政府在这些战时集中营中设立了学校和医院,允许出版报纸,并
且允许他们投票选举自己的管理人员,允许他们建立棒球联盟,拍摄并制作
自己的影片。行政当局还鼓励那些“忠诚的美国人”离开集中营。1943年,
一些进入大学年龄的学生前往芝加哥或者丹佛继续他们的学业。据记载,很
多“忠诚的美国人”不敢离开集中营,因为他们担心在外边可能会受到更加
不公平的待遇。

无论怎么人道,战时集中营仍旧是战时集中营。集中营内,夫妻、
母子、母女被强迫分开居住,在铁丝网和士兵的看守下,几十人或者几百人
居住在一个大仓库。联邦政府规定每人每天伙食费为50美分,集中营内的
食物难以下咽。人们必须排着长队等候着分配的食物。

目前仍旧健在的一些日裔美国人常常回忆当年突然被剥夺了财产,
关入集中营的心酸经历。除了军队和政府人员突然而至的搜捕和驱逐的恐
怖之外,存在于人们心中的歧视和敌视更令那些日裔铭心刻骨。一位居住
在加州的80多岁的老人田中回忆道,当他们走出家门的时候,一些人对
他们指指点点,以充满敌视的目光看着他们。他的家门口被涂上油漆,写
满了恶意咒骂和诅咒的字眼。日裔的杂货店经常有人去骚扰,他们无时不
刻在耽心有人放黑枪或者故意用汽车撞死他们。

“周围的亚裔都纷纷用各种方式证明他们不是日本人。”田中老人
说,他的一位华裔邻居在自己的商店门口挂上了“我们不是日本人”的牌子,
另一位韩国人则在自己的商店门口挂上了“我们跟你们一样憎恨日本人。”

华裔美国人的尴尬处境

一位70多岁的陈姓华裔老人回忆起二战时期的经历,充满了心酸和
无可奈何的悲哀。“中国人最倒霉”,他说。“日本鬼子在中国烧杀抢掠
无恶不作,我狠透了日本人在中国的暴行,很透了那个发动侵略战争却从
未受过任何惩罚的日本天皇。那些日本人自以为自己是高等黄种人,平时
对我们不理不睬。珍珠港事件后,美日战争爆发,中国和美国本来是同盟
国,在国际战场共同打日本,可是在这里,却因为我们有着跟日本人一样
的颜色的头发和皮肤,我们常常被误认为是日本人,成为人们发泄愤怒
的对象。”

或许,以族裔划分人群的习惯也是人类共同的弱点之一。今天
的美国,警察或者执法人员仍旧常常根据某人的肤色确定是否应该将这
个人看作可能的嫌疑犯,进行拦截搜查或者加以拘捕。美国少数带有种
族偏见的人常常挑起各种针对某一特定族裔的仇恨犯罪。

1984年,由于日本汽车涌入美国市场,致使汽车城底特律大批工
人失业。一天晚上,华裔陈果仁走进一个酒吧,喝了一点酒之后,陈果仁
与朋友一道离开酒吧时,两名白人不由分说地就开始打他,无论他怎么申
辩,都不予理会,直到把他打死。事后两名肇事者承认是失业者,以为
陈果仁是导致他们失业的日本人,所以拿他出气。法庭裁决明显偏袒肇事
者,两名仅被判处罚款2700美元。

陈果仁的悲剧引起了亚裔的严重不安的愤怒。亚裔团体向当时
的联邦参议员峰田发出呼吁,要求他维护陈果仁的公民权利。峰田将
此案提交给里根政府的司法部,并说服司法部官员,此案的裁决违反了
陈果仁的公民权利。最后两名肇事者被判处20年监禁。

夏威夷大学社会学教授华裔FRANK吴说,那些攻击你的人不会在攻
击之前先问你是不是日本人。只要你是与他们所仇恨的对象属于同一种肤色,
同一种族,你就可能会成为攻击的目标。

居住在美国的华人华侨发现,无论他们对日军侵华
暴行多么深恶痛绝,无论他们对“日本鬼子”至今不肯因战争认真道歉多么
愤怒,他们不得不与日裔美国人一道,为争取和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
利而奋斗。在美国,只要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人,一律被称作“亚裔”。
如果美国政府可以因为一个人的种族和来源国而把他们关入集中营,
如果这种情绪从未得到过深刻反省,那么明天被关于集中营的可能就
不是日裔,而是另一个美国交战国的移民。即使你是美国公民。

300万阿拉伯裔美国人=新的“外来敌人”?

珍珠港事件过去60年了,社会在进步,美国的人权观念也在进步。
但是,种族偏见和种族仇恨的根源并没有消除。今年美国间谍飞机事
件美中两国发生冲突期间,有几个美国的广播电台呼吁将华裔关入集中营。
911恐怖袭击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些日裔美国人感觉到
珍珠港事件后针对日裔的仇恨情绪今天在阿拉伯裔身上重演。美国各地
连续发生故意用车撞死印度锡克教徒、枪击、殴打阿拉伯裔的仇恨犯罪
事件,针对到阿拉伯裔和印度锡克教徒的仇恨犯罪急剧上升到200多起。

虽然美国总统布什一再保证,日裔美国人关入集中营的悲剧不会在阿拉
伯裔身上重演,但是阿拉伯裔美国人仍旧感到沉重的压力。阿拉伯裔美
国人协进会主席ZOGBY说:“我们社区感到担忧,作为美国人我们担忧新
的恐怖袭击,我们耽心我们可能会成为牺牲者。作为阿拉伯裔美国人,
我们耽心我们会成为人们发泄愤怒和无辜受到攻击的对象。我们更耽
心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发生在日裔美国人身上的悲剧今天会重演。”

911以来,联邦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已经向几千名阿拉伯裔美国
人问过话,拘捕了1200名阿拉伯裔男性。这些人的处境形同置身于秘密
审讯的军事法庭。联邦移民局关押了650名来自中东和西亚的移民,
他们中大多数人被控违反移民条例,有的被控刑事罪,但是联邦
政府并没有对这些人提出正式指控。

联邦司法部长阿什克罗夫特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领导了一场激进的
国内打击恐怖主义隐患的战争:搜捕了1200名男子,下令对过去2年内从中
东国家来的每一个青年进行询问,并计划放宽限制,使得联邦调查局的特工
人员能够更加自由地在宗教和政治团体中活动。

联邦政府和国会的一些战时特殊措施和提案,正在引起一些少数族
裔民权团体越来越高的反对声浪。公民的权利与自由之间的界限在许多美国
人中间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亚裔民权运动的兴起

亚裔民权团体“80-20”最近正在筹备发起一项“少数族裔美国公民
永远不会因为他们的族裔背景被关入集中营”的活动。80-20的呼吁书说,不仅
阿拉伯裔美国人对自己在美国的处境感到担忧,亚裔也为自己可能因为族裔
背景而受到不公正待遇而感到担忧。80-20认为,虽然美国总统已经
为“日裔集中营事件”道歉,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联邦最高法院关于将日
裔关入集中营的有关裁决仍旧没有被推翻,其法律基础依然存在。任何政治
上处于弱势(比如美国的交战国公民)的少数族裔都有可能被当作“外来
的敌人”,无论这些人是美国公民,还是永久居民,或者仅仅只是旅行者。
当年珍珠港事件之后后被关入怀俄明州集中营的那个十岁的小男孩,后
来成为联邦参议员峰田,再后来又成为克林顿政府的商业部长峰田,现在
又成为布什政府的交通部长峰田。他没有因为他的悲惨经历仇恨美国,成为
美国的敌人。他致力于为美国服务,改善美国的不足之处,获得了令人瞩目
的成就。在他和一些民权团体的的推动下,1988年,美国总统里根正式签署
文件,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将日裔关于集中营一事正式道歉,承认当时将敌
对国家的移民看作“外来的敌人”是由于战时的狂热和偏见,根据里根总统
的命令,集中营的幸存者有生之年每人每年可获得赔偿2万美元。峰田担任
联邦参议员期间,他还为被误认为日裔的而被活活打死
的陈果仁讨回了公道。

亚裔美国人,长期以来四分五裂,被看作是“沉默的
少数族裔”,“模范少数族裔”。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峰田、赵小兰、
骆家辉步入美国政坛高层,随着80-20、美华协会等亚裔民权团体的崛起,
少数族裔被当作“外来敌人”的隐忧正在逐渐减少,亚裔民权运动方兴未
艾,为亚裔进入美国主流社会,提升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发挥
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57095@0)
2002-2-3 -05:00

回到话题: 即使你是美国公民Z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政治经济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57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