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也当一回搬运工。《西游往事》(1-7)ZT

lazycow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西游往事
文章来源: 孙五空 于 2002-2-3 20:56:00:

引子

风很大,在头上的五指山间呼呼作响,落叶飘了一地。

转眼又是秋天,这样的大风已经整整吹了五百年,我已经不再指望山顶的那道符咒能被吹跑。

一想到过些时候,又要被大雪埋住脑袋,心里就异常郁闷。如果我能象以前那样可以睡觉该多好…

都是那该死的如来老儿,如果有一天我能脱身,一定要给他好看-----就像当初对付太上老儿那般!

大概有一百年没回忆往事了吧,却不知记忆这样的东西是否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而这显然是一种奢望,当回忆的冲动涌上心头,往事便如流水一般湍急地淌过眼帘。

虽然我极力想回避,小白的身影还是如期地占据了脑海最清晰的位置。

-----------------

第一回 雪夜,我和小白… (往事)

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冬天,为了拜师,我在菩提老祖的道观门口跪到了第六个深夜,那时,小白就出现了。

小白当时还小,扎着两只小辫,大眼睛骨碌骨碌的,可爱极了。

我记得,小白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猴哥哥,你不怕冷吗?我是小白。"

那时我还不会说人话,也听不懂小白说的是什么,但那句话始终印在我脑海中,在多年以后还能清晰地记得。

那是小白第一次在深夜出来观外,在以后的几年里,每个冬天的深夜,小白都会出来外面打坐。

那是菩提老祖暗地里传授给她的一门绝学,因为是绝学,所以得选择在寒冷的深夜里偷偷地练。当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但那已是后话。

我只记得,在风雪中跪着的那段日子里,小白是唯一和我说话的人,要知道,寂寞是件非常可怕的事,何况当时我还是个猴子。

小白跟我说了她的身世,当她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山野,后来菩提在雪地里捡到了她。

她还说,其实当时她已经冻死了,是菩提老祖用还魂术救活的。

我在那个雪地里跪了整整一个冬天,小白也整整和我说了一个冬天的话,渐渐的,我学会了人的语言。但我一直不好意思说。我不想让小白笑话。

那时候,我很讨厌东方升起的太阳,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小白就得匆匆地回到道观里。

但我很喜欢小白每次要走的时候,都会对我说:"我要回去了,猴哥哥,明天再和你聊。"

在小白"回去"的那些时间里,我总是把心思放在期盼深夜的到来,哪怕风雪交加也不妨事。

小白修炼的是一门很诡异的道术,每当她认真打坐的时候,她的身体都会变成透明的,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全身的骨架,而她四周的雪地也会很快的变成坚硬的厚冰。

这个秘密在往后的几年里,一直只有我和菩提老祖才知道。

在小白还没出现之前,我觉得一个晚上就像一百年那么漫长,而当雪夜里有了小白的陪伴,那个冬天就快得好像一眨眼。

有时,我真希望那个冬天永远都不会结束。

然而,什么也阻止不了春天的脚步…

在那个积雪开始融化的夜晚,小白说:"猴哥哥,明天我就不能来了。"

我听了这话很伤心,但我已经下决心了,我要在这里一直跪到下一个冬天。

小白又说:"我会再求求师父收你的,因为小白只有猴哥哥一个朋友。"

于是,我说出了平生的第一句人话:"谢…谢…谢你,小…白。"

小白听见我说话激动得跳了起来,紧紧抱住我:"猴哥哥,你终于能说话了!太好了!你不用再这么跪下去了!我找师父去!"

说完,小白象风似的跑进了道观,而我的身上依旧残留着小白那冷冷的清香。

原来,菩提老祖要等我跪到会说话为止才收我为徒呀…

这真是个好消息,因为,除了可以学到本领,以后我在白天也能和小白在一起玩了。

-----------------

第二回 穿袈裟的怪女孩 (五指山)

在秋天,我看见了一个有趣的女孩,这是被压在山下五百年来唯一看见的人。

女孩长得很可爱,却穿着一件奇怪的袈裟,骑在一头黑黝黝的毛驴上面,嘴里还五音不全地唱着歌儿。

而令我感到诧异的是,她竟然能闯入如来佛祖设好的结界里来,难道是哪个神仙闲得无聊,跑来这寻俺开心?

这个猜测肯定是不成立的,别忘了,我有火眼金睛的。

女孩很快就发现了我。

哈哈,她跑步的样子太好玩了,两只手提着袈裟的下摆飞奔了过来,看上去像只学飞的母鸡。

当然,世界上的母鸡如果都像她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鬼魂愿意轮回成公鸡转世。

稍一出神,女孩已经蹲在了我的面前,我差点误以为她要小便,却见她正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咦,这里有个猴子?"

天啊,闷了五百年,听到的竟是这么一句话…

我瞪了她一眼:"你跟谁说话?"

"呀!猴子还会说话?"

看来,这小丫头喜欢自言自语,我说:"对呀!猴子不但会说话,还会吃人呢!"

女孩似乎吃了一惊。

本以为能把她吓跑,没想到她反而不知天高地厚地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额头。

我大怒:"干嘛!这个头是你随便乱戳的吗???"

女孩说:"我就戳我就戳,你吃我呀?!"

天啊!我今天是走那门子的霉运呀?

生气是什么感觉我都快忘了,想不到却在五百年后被这么一个凡人小丫头给逗出来了…

"臭丫头,快住手。"我真的气急败坏了,"再乱来我…我…我吐口水了!"

总算这招还管用,女孩退后了几步,却还是没有打算离开的的样子。还是蹲着。

"小猴,你躲在那洞里干嘛呀?"

"要你管!"

"出来陪我玩好吗?"

"你到山顶上把那黄色的破布扯掉,我就出来!"

"是这个吗?"

我定睛一看,女孩手中拿着的正是如来佛祖贴在山顶的那到符咒。

"你…你什么时候到山上去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好事倒让我有些不敢相信。

"刚才在山下捡的,是你丢的吗?这是干嘛用的呀?"

我试着伸了伸腰,竟然一下子就钻了出来。

哈哈,五百年!我终于重见天日了!!!不过好象也没想象中那么兴奋。

穿袈裟的女孩愣愣地看着我,忽然尖叫一声:"哎呀!你真是的!!"然后慌张地转过身去!

"怎么啦你?"

"你你你你怎么没穿裤子呀?"

-----------------

第三回 魔法与武力 (往事)

在我还是一只猴子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裤子是什么东西。

当时我比所有的人类都瘦小,菩提老祖那儿根本没有适合我穿的道袍。

我的第一件裤子就是小白帮我做的,这是我一直引以为豪的事。

菩提不让小白和别的师兄弟接触,只能独自住在一个被隔离的大院里。

我进入师门了以后,菩提就让我和小白住在了一起。我们俩似乎成了"关门弟子"。

这令我们俩都很感激,从此开始全身心地学本领。

我和小白学的是不同的两种功夫,有时我也偷偷看隔壁的师兄们练习,发现和我们学的完全不一样。

到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和小白都和别人不同的。

我是一只通灵的猴子,而小白却是一个死去过的女孩,准确地说,她不是一个完全的活人。

而我更明白了一点,我们俩实际上只是菩提的实验品。

这个世界上除了佛法,还有三种力量是非常巨大的的,即道术,武力和魔法。

而菩提是所有神仙中,道术最高的。

但在他的心中一直有这样一个结,如果魔法和武力也能臻至颠峰的话,那么究竟哪一种本领才是最强的呢?

为了寻找这个答案,菩提搜遍整个神魔两界,找到了数百万年前的战神与尸魔的决战遗址。并从中领悟了魔法与武力的最高境界。

然而,由于道术的诸般限制,菩提无法尝试着去修炼它们。而唯一的办法只能传授给两个有一定天份的徒弟了。

虽然领悟到这一层,我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本领学到手就是自己的。菩提想做试验就让他做去吧。

除了练功,其他时间我和小白就到山里闲逛,我跟她说了许多花果山的趣事。还教她爬树荡秋千。

晚上我们就睡在一张床上,常常说话到天亮,老被菩提骂。

那几年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光。

后来,随着功力的不断提升,我逐渐变成了人形,长得又高又大。小白也变成了美丽的大姑娘,只是皮肤变得像雪一样白。

有了这样的变化,我们俩就不准睡在一起了,但我们还是天天在一起玩。

小白偷偷把"七十二变"教给了我,我也把自己学到的"战神九绝"传授给她。这是不能让菩提知道的。

前面提到了,我已经基本上变成一个男人了,而男人是不能在陌生女孩面前不穿裤子的。

刚从五行山下脱身,我的功力即刻得到恢复,于是又变成了人形,而身上的衣服经过了五百年,早腐烂得没了踪影。

所以那个穿袈裟的女孩才会尖叫。

-----------------

第四回 我要吃草莓 (五指山)

想不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竟这么害羞,我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急了,背对着我向前挪了几步:"别,别碰我!你没穿裤子!!!"

"我正问你借呀?这荒山野岭的,我上哪找去呀?"

"我怎么会有你能穿的裤子?"女孩底着头,我能听见她心跳达到一百二。

"说得也是,那种白色小裤衩叫我穿了也是不伦不类的。"

"白色小裤衩?"女孩一颤:"啊!!!你你你怎么知道??"

"刚才你那么蹲着,差点连毛都看见了。"

"你你你你你这个大色狼~~~~~~~~~~~~~~~"

"不是狼,是猴!"

"你还说!你明明是个男人,却躲在这里装猴子骗人!"

"这猴子可是你先叫的,再说,我本来就是猴子出身的。"

"少废话,快把这些穿上!"女孩丢给我一个包袱。

本来我正打算一个跟斗翻到天宫跟玉帝老儿借一套,却没想到小丫头真有。

打开包袱,果真有一套很漂亮的衣服。那我就不客气了,七手八脚穿好了它。

奇怪的是,竟非常的合身。于是我问:"这是哪来的?"

"前两天有个老婆婆送给我的,说是给猴子穿的衣服…你穿好了没有?"

我逗了逗她的帽子:"你这大帽子哪偷来的?"

女孩慌忙扶正帽子:"别毛手毛脚,我可是东土大唐来的高僧!"

我跳到她的面前:"高僧?有我高吗?你叫什么?"

女孩见我穿好了衣服,松了口气:"我跟你又不熟,凭什么告诉你!"

我又逗了逗她的帽子:"行行行,不跟你闹了!说吧,你想要什么?"

女孩慌忙扶正帽子:"什么要什么?"

我继续逗她的帽子:"你救我出来,说什么也得给你点好处。"

女孩慌忙扶正帽子:"别老动我的帽子!"又说:"看你身上也没什么钱。"

"哈哈"我说,"这天地上下,恐怕还没有什么能难得倒俺老孙的,只要你说得出来,我都能帮你做到。"

"真的这么厉害?你吹牛!"

"信不信由你,开价吧,我赶时间!"

"真的什么都行吗?那我要说了哦~"

"说吧,只许一次!"

"一次呀…这么小气…"

"别婆婆妈妈了,快说快说!!!"

"你…你当我的徒弟吧。"

"啊!!!"我吃了一惊,"你什么意思?!"

女孩笑咪咪地说:"这样,以后我要实现什么愿望都可以了呀?"

"……"

"别发呆!是你自己说什么都可以的呀?"

"哼!"

"我要吃草莓!"

"什么?!"

"我现在是你师父了,你快帮我找去!"

"我扁你!"

虽然有些不爽,我还是找草莓去了,反正眼下也没什么事做,陪这丫头玩几天再说。

-----------------

第五回 小白死了…(往事)

以前,我也曾经有过帮女孩子采果子吃的经历。

一次是在天宫的蟠桃园里,帮七仙女采蟠桃。

还有一次,是在菩提老祖门下时,帮小白摘树上的苹果,小白小的时候非常喜欢吃苹果,我也很乐意帮她摘。

可是,等小白长大了以后,就再也不能吃素了,她说每次吃素都会呕吐,我知道那是因为她修炼魔功的结果。

有一次,小白心慌慌地告诉我:"悟空哥,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了。"

小白发现自己只能吃活着的动物,甚至活人…

我劝她不要再练那种功夫了,因为我不希望我喜欢的人被人变成魔鬼。

小白面对自己身上的变化感到非常无助,她偎依在我的怀里,轻声对我说:"悟空哥,我都听你的,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好吗?"

其实,在当时的一两年前我就已经发现小白练的这种本领是不好的,我一直想带她离开。

可是"战神九绝"还没完全练成,我总是以为再几个月就行了,结果一拖再拖…

现在小白变成了这样,这都是我的错,很伤心。

但不管小白变成什么,我都要带她离开这里,回花果山。

"小白,我们现在就离开好吗?"

小白深情地看着我,点点头。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忽然刺进了小白的胸膛。

那是菩提干的,他把尸魔的魂魄注入了小白的躯体。

我看见小白挥过的手变成寒气逼人的冰爪,五个锋利的指峰上滴着鲜血。

那是我的血,在我左边的脸颊上,留下了五道永远无法褪去的伤痕…

菩提等待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他知道我不得不与小白的躯体展开殊死搏斗。

因为,现在的小白只是尸魔的化身,我只有杀死尸魔才能救回小白。

这将是武力和魔法的至高境界之间的对决,菩提冷漠的眼神至今仍令我心寒。

这也许就是身为实验品的最终归宿,我流下了一生中唯一的一次眼泪,与小白在狂风呼啸的天地间兵刃相见…

……

菩提的心愿了了,而小白却死了…

菩提拖着老迈的步伐走了,临走时对我说:"天上地下,你已无敌。"

我没有杀菩提,在我的面前,他是如此的苍老,像一片秋风中的落叶。

菩提用毕生的精力,证明的只是…神仙也会衰老…

我默默地看着小白的尸体,直到她化作一缕轻烟消失在茫茫天地间…

我知道,我已经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

第六回 被下咒的衣服 (五指山→蓬莱岛)

"呀~~~~~~~那里有只小猫也!"穿袈裟的女孩一声神经兮兮的怪叫把我从记忆中拉了回来。

刚才给她采来的那堆草莓早被她啃得一地都是。

这会儿倒好,把没吃的也扔了,提着袈裟的下摆飞奔而去,还是像一只学飞的母鸡。

我正纳闷,这荒山里哪来的小猫,却见那女孩又提着袈裟的下摆飞奔了回来。

嘴里大叫:"好好…好大的猫呀!!!"

我朝她跑过来的方向看了看,原来是头老虎。

我问:"你没见过老虎吗?"

"啊???那是老虎???"女孩发出极高分贝的声音:"救命啊~~~~~~~~~~~~"

"叫什么呀,吵死了!"

"哎呀哎呀,它过来了,你你你快把它赶走!"说完,女孩撒腿就跑。

只听"啪嗒"一声…

我想她是踩在袈裟的下摆上摔倒的。

女孩子就是娇嫩,一摔就晕。

老虎走了过来,我瞪了它一眼,把它吓晕。然后瞧那女孩。

我找了根狗尾草,逗了逗她的小鼻子,然后听见她"啊秋~~~~"一声就醒了。

女孩醒过来就东张西望:"大老虎呢?大老虎呢?"

我懒得理她废话,把她扛在肩头,朝南飞去,我得找观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女孩:"讨厌讨厌!"…
女孩:"你干什么呀~~~"…
女孩:"放开我,我是你师父!"…
女孩:"救命啊~~~~"…
女孩:"臭猴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孩:"啊~~~~我们在飞也~~~~~~"…
女孩:"太高了太高了,我怕!"…
女孩:"说话呀!你这个大坏蛋!"…
女孩:"我要尿尿!"
……
这女孩可真能唠叨,我飞了几万里路,她的嘴也不停地叫了几万里路。

"到了,降落。"我说。

女孩:"你终于会说话了!?哼!"
女孩:"啊~~~你慢点!!!我头晕!"
女孩:"太快了太快了,我害怕!"
……

一着地,女孩就赖在地上不起来,我就逗她的大帽子:"你不是高僧吗?认识观音不认识?"

女孩慌忙扶正帽子:"当然认识,我以前在庙里天天都对着观音菩萨念经。"

我继续逗她的帽子:"这里就是观音住的地方,要不要去喝杯茶?"

女孩慌忙扶正帽子:"真的吗?我们找她有事吗?"

我继续逗她的帽子:"少装蒜,我知道你是她派来!"

女孩慌忙扶正帽子:"瞎说,你凭什么?"

我继续逗她的帽子:"凭我身上这套衣服,这是一套被下咒的衣服!"

女孩慌忙扶正帽子:"别老碰我的帽子!"

这件衣服里确实隐藏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我已经被这种力量牵制住了。

这力量让我必须呆在这个女孩的身边,不但不能伤害她,还必须保护她。

这种伎俩只怕只有观音能干得出来。

---------------------------

第七回 阎王是个小女生 (往事)

观音菩萨和阎罗王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后者认为对方老是阻碍了她的生意。

当然,观音毕竟是个有脸有面的神仙,明着也不好跟阎罗计较。她总说"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其实,观音只是比较会做表面文章,这点我比谁都明白。

小白死了,我抱着一线希望前去寻访观音菩萨,因为当时她是我所知道的最有本事的神仙。

碰巧那天观音不在家,一大伙给观音当家丁的大小神仙挡着不让我进蓬莱仙筑,等我把他们收拾完的时候,观音就回来了。

观音很吃惊我有这样的功力,便琢磨着怎么利用我帮她做点什么。

当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救活小白时,她就有了主意。

她告诉我去阎王殿的路,说那儿的头头会有办法。

其实,不管是阎王还是观音,他们都有令任何死人复生的能力。

阎王殿是不允许陌生人擅自闯入的。

说白了,观音不过是利用我去他仇家那里打闹一番,以解心头别扭。

初出茅庐的我傻傻地道过谢后,就直闯地府而去。

观音的阴谋自然得逞了,我为了小白能复生,早把一切置之度外,不管任何鬼怪都阻扰不了我。

那是我艺成后经历的第一场大战,我用了三天三夜,大约打败了十万个牛头马面,闯入了阎王殿。

当时阎王正在睡午觉,我就坐在她的宝座上等着,因为是有求于她,只好暂时迁就一会儿。

可能是有点累,我就在阎王殿里睡着了,判官无常们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后来,有人在我头上敲了一下,我睁看眼,看见一个睡眼惺忪的女孩。

"你是谁呀?干嘛抢我座位?"

原来这就是阎罗王,我当时可不相信:"别闹,快叫你爸爸来找我!"

"我爸爸?"女孩揉了揉眼睛,"我爸爸升官了,在天宫,你找他有什么事?"

"那现在这里谁负责?"

"当然是我!喂,你另外找张椅子好吗?我站累了!"小阎王用手撵我。

于是,我跳上宝座前的大桌子,女孩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你才几岁呀?不可能吧?"

小阎王说:"什么可能不可能?本小姐就是阎罗大王,今年十六岁,喜欢黑色喜欢吃西瓜喜欢睡大觉,还没有男朋友…"

我说:"你说这些干嘛?我有急事要找你!"

小阎王:"我叫冷眉,你可以叫我冷大王,也可以叫我冷美眉。"

我擦了擦汗:"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小阎王忽然睁大眼睛看着我,然后脸就红了,不说话。

我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却听她说:"你有女朋友吗?"

"有!"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小阎王"啊"了一声,像泻了气的皮球摊在宝座上一副苦瓜脸,不理我。

"不过已经死了!"我又说。

小阎王精神一振,跳了起来,大叫道:"太好了" (他妈的,什么话)

"我来找你就是为了救活她!"我又说。

小阎王又"啊"了一声,像泻了气的皮球摊在宝座上一副苦瓜脸,不理 我。

"如果你能救活她,你要我干什么都行。"我又说。

小阎王精神又一振,又跳了起来,大叫道:"这可是你说的哦!!!拉勾!"

拉过勾后,小阎王对我说:"如果我让你的女朋友还魂,你的当我的男朋友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58885@0)
2002-2-5 -05:00

回到话题: 俺也当一回搬运工。《西游往事》(1-7)Z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58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