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往事》(8-14)ZT

lazycow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八回 小丫头是金蝉子转世 (蓬莱岛→去高老庄的路上)

穿袈裟的小丫头给我的感觉和小阎王冷眉没什么两样,都属于那种神经兮兮的小女孩。

也许小阎王是躲在那黑漆漆的地府里闷坏了,所以才想男朋友想疯了。

不过也不排除她真的看上我了,当猴子的时候我就是美猴王,成了人形后,自然也是很耐看的类型。

为了救小白,我不得不许下一个很不情愿的承诺,并从此被牵制了许多自由。

想不到这么多年以后,同样是这样一个胡闹的女孩,用另外一种方式把我牵制住了。

本来我也不在乎从此称她一声"师父",毕竟我是她放出来的,跟上几年等她烦了自然会赶我走。

而让我心里不爽的是,观音竟然多事在我身上下了什么咒。这摆明了是对俺老孙人格上的侮辱!

"看来也没你什么事,给你'猴子穿的衣服'的老太婆肯定是观音变的!"

小丫头对我的话似懂非懂,问:"我们真的能在这里见到观音吗?"

正说,观音就冒出来了,说:"放出来了,泼猴?"

我摘下帽子指着头上的金箍问:"这是怎么回事?"

小丫头却在这时候打杈:"呀~~~~你就是观音菩萨呀???"

观音微笑地点了点头,小丫头又说:"没我想象的那么漂亮,不过,年纪这么大还能保养这么好已经不错了。"

观音脸上一红一青的,我怀疑她肚子里正嘀咕着"闭上你的鸟嘴",哈哈。

和观音斗了会儿嘴,就开始听她冗长的讲解。这里我就不都写出来了,大体意思就是:

1.这小丫头是如来佛祖的小师妹金蝉子转世,如来老儿很想见见她,叫我护送她到西天去。

2.前些时候,观音托梦给这个小丫头的师父,骗他说西方有很多经书,指定要这小丫头去取。

3.为了惩戒我毁坏天宫的罪行,不准飞只准走着去。

4.西行的路上有很多妖怪,碰上就得收拾。

5.为防止我不听话,她骗我戴了个金箍在头上,只要小丫头一吹口哨,我的头就疼。

6.还有两个人将加入护送的阵营,一个在高老庄,一个在流沙河,我们必须马上去把人找齐。

以上,共分六条,观音说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小丫头早趴在一旁睡得吸溜吸溜的。你说我会怎么样?

真比压在五行山下还痛苦…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和小丫头就这么上路了,西天取经的故事到这里才正式开始。

而我们要去的第一站,就是高老庄,听观音说,那里有头会说话的猪,叫八戒,乃天蓬元帅转世,必须去找他入伙。

小丫头问我:"怎么会有会说话的猪?"

我答:"猴子能说话,猪说了有什么稀奇的?"

小丫头自言自语:"不知道会说话的猪有没有猴子帅…"

这表示小丫头觉得我这个猴子出身的男人是"帅"的,这是很让她得意的事。

一个漂亮小女孩身边能跟着几个帅哥本来就是很有面子的事,不过,我想那个叫八戒的猪应该没什么好指望的。

以前我见过天蓬元帅,长得可真叫人不敢恭维,人犹如此,猪何以堪?

只怕,阎王殿里的牛头马面转世也不一定输于他。

----------------------------

第九回 小阎王一定很伤心 (往事)

我一直不明白,小阎王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能在地府里那么多鬼当中呆得下去?

她之所以想要我当她男朋友,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看见长得比鬼漂亮的人了吧。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把小白救活,至于这以身相许的承诺也不妨先顺口答应再说,反正女人是善变的,早晚会甩掉我。

小阎王查了一下档案,却说:"你能不能换一个人,随便谁都好?你这个小白没法救。"

我很气愤因为我以为她说话不算话,小阎王却告诉我:"这个小白是不死之身。"

也就是说,小白根本没死。

死亡在神魔两界里一直是个模糊概念,而我想小白应属魔道,也许她的肉身被摧毁了以后附在了别的身体上。

而这显然是件非常麻烦的事,除非她找我,不然我根本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于是我回到了花果山。

小阎王也跟来了,她说:"不管有没有帮上忙,反正你答应了。"

我答应的就是当她的男朋友,前提是她帮我救活小白。但这女孩不可理喻地把那个前提故意忽略了。

当然还有一些理由可以搪塞,如:我打伤了她的十万个手下,这可以被当成一笔待清的债。

那时,我并不明白男朋友意味着些什么,于是也不是很在意身边有个漂亮的阎罗王做伴。

到了水帘洞,小阎王对我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比如"你可不能对我乱来哦"" 人家还是处女"什么的。

这些话现在是明白了,当时却还不懂,直到那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小阎王忽然问我"你怎么不对我乱来呀?"

我问她什么是"乱来",她说她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想试试。

于是我们就试了。

这是后来小白一直很介意的事情,如果我知道小白不喜欢我这么做当时我就不"乱来"了。

小阎王说她从此就是我的人了,并不许我再想小白。

我是不能忘记小白的,因此我老实地拒绝了她的建议。

我知道这么做很不好,但是如果不拒绝,将来面对小白我会很愧疚的。

小阎王一气之下跑回阎王殿去了,也让我很愧疚。

自从变成人后,我才知道当一个人原来有这么多的烦恼。

或许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妖精会更适合我的性格,至少妖精可以胡闹可以为所欲为。

我不但具备了战神的武艺,也融合了尸魔的许多绝技,因此菩提认为"你已无敌"。

这实际上意味着更多的麻烦在等着我,因为天上的统治者们是不能容忍这样的妖精存在于眼皮底下的。

而我引起他们注意,还源于前往龙宫借金箍棒。

以前菩提曾跟我提到过,东海的定海神针就是战神当年的兵器。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不会有人比我更适合成为它的主人了。

啊!我倒忘了耳朵里还有这样一件贴身宝贝,不过,暂时还不能拿出来,否则那小丫头一定吵着要。

在前往高老庄的路上,能感觉到处处都暗藏着妖怪。

这天宫被我砸了,重建了500年,没人来打理人间,以至妖怪们人丁兴旺。

观音设计让我受制于小丫头,看来也不过想借我之手,帮他们清理垃圾。

-------------------------

第十回 今天是我的生日 (前往高老庄的路上)

小丫头似乎对还未加盟的那头会说话的猪更感兴趣,一路上逢猪便与之搭讪,当然,猪们都不理她。

没猪的时候,小丫头会想方设法和我瞎掰。她对我的过去非常感兴趣,特别是花果山。

并一再叮咛取完经要我带她去瞧瞧,还说"以前最喜欢看猴戏了"。

这话可有点伤自尊,但我不是特别在乎。有时,我会发现,我还是很把这个女孩当一回事的。

恍惚间,走了两天,离离高老庄似乎还有很长一段路,而冬天却来了。

雪花飘飘,小丫头骑在毛驴上蜷成一团,像只抱窝的母鸡。

很想弄件厚一点的衣服给她,只是,在她没开口前主动讨好…好象有点那个…

"喂…"小丫头说话了。

"干嘛?"

小丫头问:"你以前做过生日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不知道出生的那天是几号。你呢?"

"在长安城,我每年都过生日的,有好多好多的朋友很热闹很开心的。"小丫头的眼睛闪着光。

我想,她是想家了。女孩子往往会多愁善感,小阎王也是。

小丫头和小阎王长得很像,性格也差不多,有时我会把她当成小阎王。

可能是因为我心里深处的那份愧疚,我觉得自己是欠了小阎王…

回想起五百年前,小阎王嫁给二郎神时,那双含着泪珠的眼眸那样恨恨地看着我,心里就非常不是滋味。

那也许是一段永远无法还清的孽债。

无奈之余,我似乎不自觉地把小丫头唐僧当成了赎罪的借口,心里总有一种要好好待她的冲动。

"今天是我的生日。"小丫头说。

我对生日这样的概念一直不甚了了,但我能听见她心里正美滋滋地想着"这一天是属于我的"。

女孩子都比较重视这样的日子,我很愿意想个法子让她更快乐一些。

"有什么愿望吗?说说,大不了买个人情给你。"我还是主动献起了殷勤。

很多认识我的人都以为孙悟空这猴头是冷血动物,有时连我也这么以为,但此刻的表现却有点不能自圆其说了。

也许,五百年下来,我真的被冥冥中的某种力量所改变,又或许,我本来就非冷血…

"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呀?"小丫头痴痴地冲我一笑。

我吃了一惊,不敢多看她一眼,道:"靠!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影响食欲的!"

女人是一种喜欢瞎感动的生物,小阎王当初也是从这样的眼光开始,一不留神的话只怕又造成些什么不良后果。

这种后果比之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还要可怕几百倍…

"嘻嘻,我就看我就看~~"小丫头似乎发现了一种比紧箍咒更厉害的绝招。于是我转过头不理她。

"听好了,我要说愿望了!"

也好,女孩子反正好哄,不管是草莓还是冰糖葫芦,这些事对我来说都不成问题。

"首先,我要洗个热水澡,然后…"

------------------------

第十一回 小丫头一定是爱上我了 (去瑶池的路上)

天宫,瑶池,七个仙女在戏水,然后一个帅帅的猴子闯了进去.

吓跑了六个,剩下的一个看着猴子发呆。后来,就爱上了他…

那是五百年前的事了,原来我还记得。

如今再回到那个地方,不知道她还在吗?

不,我不需要被任何疑问困扰,想知道她在不在我就去看看,天底下本没有我做不到的事。

"你要带我去哪里呀?"小丫头这次不再怕高而大喊大叫了,她知道我要带她去的一定是个好地方。

"你不是想洗热水澡吗?有个地方的温泉很舒服,我带你去试试。"也许我去瑶池有自己的理由,不过宠宠小丫头也是发自内心的。

"你好厉害呀,什么时候能教教我怎么飞?"小丫头探头探脑地望看着脚下面的大地。

"嘻嘻,那以后你叫我师父怎么样?"

"才不呢!你既然当了我的徒弟,就永远得守在我身边。这样也好,我不学了,反正想飞你会带我飞的~"小丫头眼里流露的那种幸福眼神令我一阵心惊。

这种眼神已经在我的眼前出现过许多次,小白,小阎王,还有七仙女…

也许从这一刻起,我才开始预感到我的命运中只怕又被安排了一段新的情史…

不能,当然不能!

在我生命中擦身而过了的每一个女人都在我的心口上留下了无数痛苦的创伤,我无论如何不能再让这样的历史延续下去。

"谁说过要永远守在你身边了?你少自作多情,等到了西天,猴爷我立马就回花果山逍遥自在去。"这话说得有点狠心,但我知道自己必须狠心。

"哼~~~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呀!?你自己答应要当我的徒弟呀!"小丫头一脸委屈。

"我是说过当你的徒弟,但没答应是当多久,要不是观音那臭婆娘在我头上加了这么个破玩意,我早走人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难道我对这小丫头……不行不行,就该这么说,我真的不能再给自己的将来找麻烦了。

"你……"小丫头抬头看着我,张口结舌,眼睛里好象有些不太对劲的闪烁。

沉默了好一会儿,小丫头才喃喃嘀咕"男人真不是东西",说这话发出的声音不是常人能听到的,而我不是常人。

"我本来就不是'东西',再说,我也不算什么男人,准确地说应该是'男猴'。"在这个时候,我只有通过抬杠来掩饰自己的言不由衷。

小丫头叹了口气:"算了,你把我放回地面吧。"

"你有恐高症吗?就快到了呀?"

"不是,我不想再麻烦你了,我自己去得了西天…你想去哪尽管去吧。"

我斜眼瞟了一下小丫头,心头不禁咯噔一跳。完蛋了完蛋了,这么小的小丫头的眼神里竟然流露出那样一股哀怨来,这下子问题大条了…小丫头一定是爱上我了!

-----------------------------

第十二回  我的好朋友巨灵神  (南天门)

爱情确实可怕,一个提着裙子跑起来像学飞的母鸡看见老虎大叫'好大的猫'飞在天上嚷嚷'我要尿尿'的小丫头的心里边有了这玩意就一下子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孙悟空天地不怕,却惟独被这情字所吓着。

无论如何,我现在已不再是当年花果山和小阎王在一起的那个少不经事的美猴王了,有些事情我还是懂得衡量轻重的。

"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俺老孙岂是言而无信之人,要走也得先把你送到西天了再走。好了好了,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开心点~"

小丫头撅着小嘴翻白眼,哼哼着不说话,这时,南天门就在眼前了。

镇守南天门的四个天将和五百年前一样,围在天门左侧的柱子下面打牌,我当弼马温那阵子也跟他们玩过那种纸牌游戏,如果我没记错,这四个混蛋还欠我五六百两银子。

我把小丫头放下,正要跑过去逗逗那四个傻冒,却听小丫头兴奋地叫唤起来:"呀,好柔软呀~~"她指的自然是脚底下的云层,我没理她,朝那南天门走去。

天门四将听见小丫头的叫声都转过头来,看见我,然后齐声大叫:"啊~~~~~~~妈呀~~~~~ 孙悟空又来大闹天宫啦~~~~~~"

"吵什么吵,还不快泡茶去!"我上前就近踢了其中一个屁股,四将识相地换上一脸媚笑,其中两个赶紧去搬来了凳子和茶具。

"大圣,您老人家怎么…怎么又来了?这回打算怎么个闹法呀?嘻嘻~"

"闹啥?这破天宫猴爷我早没兴趣了。"我喝着茶,忽然想起个人来:"你们那个头头巨灵神在哪,叫他过来。"

"呀~~~~~~ 太好玩了~~~~~~"小丫头在云层上又蹦又跳,早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到九霄云外。

小女孩子家就是这样,贪玩,一玩起来再天大的烦恼都不算那么一回事了,看来以后要想不让她胡思乱想,就找个好玩地方打发打发时间。

"我这就给您叫去,嘿嘿,大圣最近又交桃花运了,那小姑娘还真是可爱!呦,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天将的的废话可真不少。

我转头一看,果然看见那大块头正摇摇晃晃地朝这走来,他手里提着的酒葫芦,敢情是喝醉了。奇怪,这傻大个什么时候也学会喝酒了?

我向他挥了挥手,傻大个眯着眼睛瞧了我半天,才跳了起来"兄弟!!!你可出来了!!!",手里的葫芦一下子扔出好几百米。

巨灵神是天宫中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中最要好的一个,记得当年天宫第一次跑到花果山来闹事就是派这家伙,一想起当时他被我揍的那惨样我就忍不住想笑。

不过,我当上齐天大圣以后,巨灵神就常跑到蟠桃园来跟我打屁聊天,是个很好玩的家伙。

"想死我了,真是想死我了…"傻大个扑上来抱着我,声音哽咽。看来他一点也没忘了
我们之间的友情,这家伙虽然有时笨笨的,却实在讨人喜欢。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搞什么呀?不就五百年嘛,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来来来,喝茶先。"

巨灵神擦了擦眼睛,说:"喝什么茶呀,今天哥们做东,请你到醉仙楼好好鹾一顿!"

小丫头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说:"好啊好啊,就当是给我开个生日PARTY啦~~~"

巨灵神看了看小丫头,又看了看我,一愣:"哥们,你…你又…"

"别瞎想,这丫头现在是我师父,如来老儿的小师妹金蝉子转世。"

---------------------------------

第十三回 别哭,师父别哭~ (南天门→瑶池)

"哦~~ 原来你就是当年西天极乐世界的第一美女金禅子呀?幸会幸会~~"

巨灵神的惊愕也让我惊愕了。小丫头问"他说什么"我赶紧说"没什么"。

当初闹完天宫,如来带着一伙人浩浩荡荡地赶来。我记得有个美女混在那伙人当中,到后来,当如来巨大的五指重重压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女人正盯着我看。

我还能很清楚地记得,在最后的那一刻,她如水一般柔和的眼神仿佛渗透了我的灵魂,让我的心在那一瞬间如止水般的宁静…

于是,如来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五指上顶贴上了那道可恶的镇妖咒。

在那以后,我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败在如来的手下,而是那道绝伦的眼光。

是的,那无疑是世界上最美的,她一定是金禅子,五百年来我一直想知道她叫什么,却没想到原来她已经转世投胎成了东土高僧成了我的师父…

这一刻,我的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怨恨,歪着头,斜斜地看了小丫头半晌。

巨灵神过后是这么描述我当时的眼神的:"…就象当年你杀死二郎神后,看着小阎王时的那种眼神,叫人全身发毛。"

我知道我当时是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小阎王的,还年轻的我认为小阎王嫁给二郎神是对我的背叛。

其实,那根本不应该怪她,当时的我根本就没搞懂女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小阎王之所以嫁给二郎神,是因为她真的爱我,爱了所以恨了,恨了所以嫁了,那是报复。

我的那种眼神令小阎王感到无比的满足,那正是她要的。我眼中的怒火让她证明了我也是爱她的。

但现在的小丫头却不这么想,她委屈极了,哭了。

直到看着她的眼泪,我才回过神来,我怎能怪她呢?现在的小丫头只是个凡人,一个小女孩,不是金禅子。

"别哭别哭。"我只能这么说,因为我并不擅长哄女孩子。

"你怎么能那样子看着人家,人家又没得罪你!"小丫头哭得一抽一抽的。

"我刚才想到一个仇家了,不是有意要那么看你的。"我想我没撒谎。

"那你可以看他嘛,呜~~~~"小丫头指着巨灵神,然后使劲擦眼泪。

巨灵神在这会儿显然是比较尴尬的,听小丫头这么一说,倒也找到个缓解紧张气氛的法子。

"呜呜呜,孙悟空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呀,人家又没得罪你~~~"听巨灵神这么一叫唤,我赶紧会意,冲他狠狠瞪了几眼,这一招果然管用,小丫头分开脸上的手指,偷偷瞄了瞄我们两人,然后就破涕为笑了。

女孩的脸,六月的天,虽然不能保证时时都阳光明媚,却也不怕阴雨连绵。

"你先带她到醉仙楼,我一会儿过去找你们。"我把小丫头交给巨灵神,然后朝瑶池飞去。

小七不知道还好吗?不会把我给忘了吧……说来也真是的,五百年了,她竟然看都没去看我一回。

当然,在还没有证实之前,我不会用"也许真把我忘了"这样扫兴的想法去折磨自己。但急于证明的心情正如我的脚步一般神速。

稀里哗啦!我穿墙而入,和五百年前的那个弼马温一样。穿越也是墙上的那个位置,连撞出的"大"字型都一模一样。

但,瑶池里的人已经不一样了。

-----------

第十四回 别烦我,我想静静 (天上→高老庄附近)

瑶池的水还是那么清澈,瑶池里清烟袅袅依旧,瑶池边的石凳上仍然坐着一个仙女,她不是我要找的七仙女,可能是六仙女,也可能是五仙女,反正看着面熟。

"你们家小七呢?"我问。

仙女看着我,叹了口气,说:"嫁人了。"

我的心一阵收紧,这种感觉真真真真他妈不爽!

"是谁…谁逼她这么干的?"

"没有人逼她,是她心甘情愿的。"仙女轻描淡写的描述如同那无神的眼睛…这种眼神我能理解,谁都知道,仙女是天庭上最寂寞的职业。

"能…能告诉我她嫁给谁了吗?"

"董永。"

"没听说过,什么角色?"

"一个凡人,七仙女为了他,不惜和天庭翻脸,若不是有好人暗中庇护,恐怕在当时就没命了。"

"然后呢?"

"然后,天宫终于获准她成为凡人,她和董永在人间度过了一生…那大概是三百多年前的事了…"说到这,仙女脸上露出了一丝艳羡的神色,随即陷入了沉思。

心有点痛,我不再打扰她,返身离开。

五百年来,我一直以为她是爱我的,原来不过是我的一相情愿…

她在我不在的时候找到了她最终的归宿,而我只能在未来漫长的岁月中自个承受胸口这一阵阵收紧的折磨。多情的结果就是这样,看来我还是更适合做回外表无情的我…

之后,在醉仙楼热闹的生日大宴上我喝了不少酒,哪吒和太白金星这两个老朋友也过来助兴,但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小丫头喜欢热闹,和巨灵神尤其投缘,这一天她过得非常尽兴。

带她去瑶池洗过澡后,我们又踏上了西行之旅。小丫头开心得要命,而我的脚步却比先前沉重得多了。

"呀!那边的树上又有只妖怪,徒弟你去把他抓下来瞧瞧~~~好象长得比刚才那头还滑稽也~~ "这一路上,妖怪遍地都是,小丫头总嚷嚷着要我去抓他们。

我从不拂她的意,于是我飞到那棵树上,那头妖怪可真够胖的,仔细一看,原来是头猪妖。猪一般是不能上树的,上树的猪一般都是妖怪。

眼前的这头猪怪有点与众不同,别的妖怪看见我,没有不大喊大圣饶命的,这家伙竟然根本就不把我当一回事。他转头茫然地看了看我,然后继续仰望着夜空,看着圆月发呆。

于是,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那个因为对嫦娥胡来而被贬下凡间变成猪的天蓬元帅,也就是我和小丫头西天之行的新伙伴猪八戒。

我捅了捅他:"干嘛呢你?还在想你那嫦娥吗?"

猪八戒挪了挪身子,不耐烦地说:"别烦我,我想静静。"

这什么口气!我二话不说,一脚把他从树上踢了下去。其实,这一整天来,我的心里也憋着同样的一句话,但我又极力不让自己说出来,我只想尽快把这样的伤痛忘记掉…

那呆子摔了个嘴啃泥,大怒之下,提起九齿钉耙就向我奔来。奔到跟前发了会儿呆,又把钉耙收起,说:"算了,打不赢你。"说完拖着钉耙悻悻离去。

小丫头可不干了,她本以为又有热闹可瞧,却不想那妖怪竟那么没出息,还没打就要跑?这怎么可以!

于是,小丫头提着袈裟下摆飞奔到猪八戒面前,又跳又叫:"吃我吧!吃我吧!"

这女孩有时真叫人哭笑不得,为了看我跟妖怪打架,竟可以这么来…

猪八戒看了看她,说:"神经病。"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58887@0)
2002-2-5 -05:00

回到话题: 俺也当一回搬运工。《西游往事》(1-7)Z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58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