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贴这个合不合适 转帖:九一一之后中国自由主义的前途 (联合早报) 薛涌 (个人感觉这贴子的作者眼光很独到很清晰)

happy_life (happy_lif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虽然美国还是满街的国旗,九一一之后的阵痛已告一段落。美国借此国难,在全球扩张,大有建立美利坚帝国之势。然而,追随美国价值的中国自由主义,却由此大受挫折。

  笔者所谓的中国的自由主义,是指70年代末在中国社会渐渐兴起的一种追求自由民主的诉求,在89年的民主运动中达到高峰,随后分化,一部分人成为“民运人士”,投身于反政府的运动,更多的则是在现有体制内寻求发展机会,推动渐进的民主进程。自由民主本是中国发展的必由之路,自由民主的理念,曾赢得了相当的中国人的支持和赞同。

  然而,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政府已经大大地挽回了过去失去的合法性,而中国的自由派在公众中却渐渐失去市场。特别是在九一一之后的网上辩论中,自由派人士受到网民的围攻,大败而归。有些自由派人士无法接受自己被孤立的状态,乃至有“抱头痛哭”之景。可以说,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是九一一之后的一大输家。

  中国的自由主义,何以落得这步田地?从自由派人士那里你能听到的解释是:中国政府压制自由民主,控制媒体,误导民众;甚至有人干脆指责中国的老百姓愚昧无知、丧失了基本的人性与道义,是“狼崽子”、“张献忠的后代”等等。然而,事实正好相反:与当今比起来,80年代自由主义在中国特别是青年学生中可谓盛况空前。当时的压制更强,媒体的控制更严,但是自由派人士虽然受掣于政治权力,却拥有那些“老左”们所无法想像的文化权力和象征资源(symbolic capital)。在当时的大学校园里,“老左”们的政治课没人去上,自由派们的讲座却场场爆满。

  左派代表着过去,代表着愚昧,自由派则代表着文明和真理。如今呢?言论空间已大大扩展,自由主义却不进反退。从九一一以来的网上辩论来看,令人担心的不是政府对自由民主压制不压制,而是自由派人士已完全丧失了他们过去拥有的文化资源,成为网民攻击、取笑的对象。更重要的是,80年代自由派人士代表着知识和理性,“老左”们则大多不学无术,只会喊几句空洞的政治口号。如今呢,许多自由派人士,特别是海外的民运人士,常常显得知识不足,不学无术,只会喊几句民主口号。攻击他们的网民,却显得见多识广,谈起国际政治头头是道。最糟的是,在网民眼中,有些自由派人士满口谎言,就像80年代大学生眼中的“老左”一样。

  自由主义在中国的没落,已是不争的事实。

  面对如今的局面,中国的自由知识分子难逃其责。80年代,这些人依靠自己在教育上的优势,先知先觉,从西方引进自由民主的价值,功不可没。但自此之后,便以高高在上的“启蒙者”自居,死守着自己的道德优越感,不肯面对变幻不定的现实,不能与时共进,对于自由民主在中西各个社会中的操作细节,无心钻研,最终使自由民主流于空疏的说教。

  更可悲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走出当年李泽厚的“救亡与启蒙”的历史观,以为民族主义的崛起,定会冲击自由民主的发展。殊不知,当今世界上的自由民主,还远远脱不了民族国家的范畴。在大多数情况下,民族主义的强度和民主化的程度成正比,而不是成反比。道理很简单:在专制社会,国家强迫国民效忠;在民主社会,则要靠民族主义驱动国民自动地对国家效忠。看看美国满街的国旗,听听满耳“天佑美国”的歌声,要说“极端民族主义”,恐怕没有哪个民族主义能赶得上美国的民族主义“极端”。

  在民主社会,国家是自己的,当然大家争先恐后地捍卫。但话说回来,当自己国家和别人冲突时,这种民主的民族主义,也会驱动人们一门心思地去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美国与他国打交道时,首要的目标从来都是捍卫美国利益,而非民主自由。中国的自由派们意识到中国需要从美国那里学习民主自由,但却不懂得民主自由主要是国内政治中的价值,并不是国际关系的准则。结果,中美一有国家利益的冲突,自由派们就自动地站在美国一边,还自以为是站稳了自由主义的立场。从炸大使馆到撞机,中美的冲突是国家利益的冲突,与民主与专制没什么关系。如果自由派人士都立场坚定地站在美国一边,那么国内百姓一看,就会认为自由民主是捍卫美国利益的工具!于是因反美而变得反民主。这就是自由派对当今中国民主的一大“贡献”!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知识分子向西方和日本学习,但从没把向外国学习的内容与这些国家的利益混为一谈。特别是20世纪初,中国学人蜂拥赴日,引进了许多有益的东西。但在中日的冲突中,他们大多能把从日本学来的技能与日本的利益分开。结果中日战争并未损害他们在中国的信誉。丰子恺即是一例。如今的自由派,在这方面远远赶不上他们的前辈。不久前一位民运人士竟撰文为美国利益辩护,称美国人虽然口口声声美国利益,其实非常“大公无私”、“舍己为人”,只不过是自己谦虚,才说一切是为美国利益,中国人因此要对美国利益有“正确理解”云云。这样的大话,美国人自己说恐怕都要脸红。如此言论,不是中国人在自毁信誉吗?

  这次九一一,中国民众特别是网民幸灾乐祸。作为中国人,很难为此自豪。但是,也不能因此拒绝理解这种感情。在中国人看来,炸大使馆就是恐怖主义事件。而且旧伤未愈,又出了撞机事件。于是这次美国人受恐怖主义之害,国内跟着说“活该”,也不算太离谱。要知道,没有哪国的大众情绪是合乎理性的。如果自由派不同意国人的意见,应该去积极对话。可惜,我们见到的却是自由派人士联署的宣言。发表宣言谴责恐怖主义,当然天经地义。不过这个宣言读起来,颇像是对美国人的表白,和对本国人的训斥。宣言最后甚至用类似《人民日报》式的口吻谈起如何引导舆论导向的问题来,把国人视为愚昧无知的群盲。如此如何与国人沟通?

  没有自由民主,中国将无法应付21世纪的一系列挑战。但是由于自由派们对美国的价值与美国的利益不加区分,使近来许多中国人因为反美而有反民主自由的倾向。

  这一点只要看看网民间的辩论便一目了然。而这正是中国自由主义的危机。笔者不久前曾提出,中国人必须把学习美国的民主与对抗美国的霸权区别开来。九一一之后,中国的自由主义需要再出发。自由派知识分子必须学会在自由民主与民族主义之间找到结合点,证明中国的自由民主,代表着中国人的利益,而不是美国的利益。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59506@0)
2002-2-5 -05:00

回到话题: 不知道贴这个合不合适 转帖:九一一之后中国自由主义的前途 (联合早报) 薛涌 (个人感觉这贴子的作者眼光很独到很清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59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