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无聊,传贴自文学城难得一笑. 背着算盘找爱情

tongcd (programme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


我是个财会工作者,一个26岁的男性财会工作者。有一期[新周刊]上讲,北京是梦想家的乐园,和以前说十里洋场是冒险家的乐园差不多一个意思。但凡说到乐园这个词的时候,我总是联想到一大帮面有菜色、神色憔悴的倒霉鬼。金字塔的底层永远不会象金字塔尖那样,高高在上,迎着太阳熠熠生辉。我就是这个城市里庞大倒霉鬼族里的一份子,金字塔底一块淹没掉个性的小砖。这些东西[新周刊]都不会讲,因为灰尘遮盖,放不出什么光彩。因为我姓梅,我出生的时候,老爸就希望我长大以后是个特正正经经,不跑歪门邪道的人,所以我在这个世界的ID就叫梅正经。





到北京转眼已经快三年了,每天朝九晚五,月初造财务计划,月底做报表,然后往身边嗷嗷待哺的同事手上塞钱。再然后等着他们把这些钱给花出去,再等着我的老板想尽办法给赚回来。我很喜欢观察每张钱身上的号码,因为那也是它们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ID。偶尔,从收款里,我能找到一两张老熟人。我会花上更长的时间去端详它们,一如母亲审视自己归家的游子,尽管游子身上早已破旧不堪,满身伤痕。





说到母亲,母亲前天又来信了,除了嘱咐多穿衣服,不要吸毒,注意关煤气等等例行公事以外,信里还添了个别的项目。那就是给我找媳妇,介绍对象。爱情在哪里不知道,可媳妇终归是要找的,搁上个世纪初,我这个年龄,孩儿都能去打酱油了。





女方是我的老乡,说是我的老乡不如说是毛主席的老乡来得方便,最少可以方便传播。打个比方来讲,要是我致电寻呼台,小姐问我贵姓?我说;姓梅,梅正经的梅。那小姐肯定就怒了:呸,你丫才没正经呢。我又说:对呀,我就是梅正经啊。小姐可能又会急了:喂,你丫再捣乱我可打110报警了!所以,打一开始我压根就不能这么介绍自己,我只能说我姓梅,梅就是梅兰芳的那个梅或者是梅艳芳的那个梅,这事才能顺利进行下去。我和那个她约在了苏州街旁边的一个小茶馆水云榭,我觉得茶馆较比安静,不象麦当劳里充斥着垃圾食品的酸味,找爱人毕竟不是找垃圾。





去的时候我穿着旧羽绒服,旧牛仔裤,背着一个兰色的航空公司发的礼品包,自我包装极其普通,有时候我穿着这身行头在办公楼出入,保安会以为我是送快递的,没少吃他们眼色。他们显然不太尊重快递这个职业,也显然不太了解我这个职业。记得古龙小说里描写成功的杀手,混在普通人里别人是认不出来的,这和中国古话里大隐隐于市是一个道理。搁我们这行叫做财不露白、人不显贵,虽然我不是什么贵人,可也经常在包包里揣着十几万的公款,要是戴个墨镜穿个风衣招摇过市,没准在地下通道里就得挨歹徒一板砖。连美国都给炸了,这世界除了南北极,真看不出还有什么安全地方。现在我的兰色航空挎包里没有公款,但是有一个我随身携带已久的算盘。我并非高科技恐惧症患者,电脑我同样使得溜熟。但是我还是喜欢带着算盘,我打小起就学的就是算盘,所以甭跟我提什么怀旧思潮;小资情调,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怀旧,坐公共汽车上我都可以打个九九乘法表。





(2)


下午5点的苏州街,阳光明媚,车子堵得象流感期间的医院挂号处,车屁股喷出的尾烟仿佛感冒者流出的鼻涕,哎,这个城市的显象病症。茶馆里没几个客人,估计大家在这个点上都跑到诸如金山城火锅一类的地方去排队拿号去了,我们永远只有这么些个situation,大家跑来跑去,跑也跑不掉,每个人来到这个社会上就注定了跑不掉。


对面的女孩是个美女,粉黛薄施,身上一水儿的名牌,哈,看来象一款姐。


双方互通了名号以后,她说:“梅正经,哈哈哈哈,没正经。对不起啊,你老爸太逗了,我实在没憋住。“


我说:“没关系,大家一样,都习惯了。“


她又说:“我还是叫你正经好了,正经,哈哈哈,对不起啊。“


我又说:“没关系,有没正经和名字没什么关系。“


我注意到她说的是北京话,字正腔圆,混不象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普通话,乡音浓重,看来年轻一辈比老一辈就是善于学习。


她问我:“你是做哪一行的?“


我回答:“给人钱财,让人消灾,我是个财务工作者。“


她又笑了,笑容很甜,湘妹子一般都很甜的:“是会计吧?挺稳定的工作啊。“


我说:“请称呼我财务工作者,不是会计,会计这词有一种阴谋感。“


她的笑容愈加灿烂:“是是,财务工作者。我是做贸易的,平时见客户多,话多人爽朗,你别见怪。“


美女调侃,我心里乐不得的,见什么怪啊。对了,郎财女贸,我和她真是天生一对啊。莫非这段因缘果真是上天安排的?最大?最臭屁?


我也笑了:“不见怪,贸易工作者,我是做财务的,平时见别人的钱见太多,钱少心里堵,你别见笑。“


她捋捋发梢:“嘻嘻,看不出你还挺贫的,人如其名。“


我有些尴尬,嘿,这评价和我老爸的愿望可背道而驰。那一刻,空气有些静止时间有些凝固,窗外有的士车奔过,飕飕的。停顿了一下,我从包里拿出算盘搁到桌上。


“你太好玩了,怎么随身还带个算盘跑啊?职业病吧,你?包里搁这么个东西,多沉哪?多占地儿啊?”她的笑意从简直要从眉间蹦落到桌上,劈拉啪啦。


我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呵呵,随身带个国粹,腰杆撑直了不少。其实,我拿出来是想打个歌给你听?”


“算盘还能打出歌来,你别蒙了”她惊讶得眉毛都快竖了起来。


“真的,我不蒙人,我特正经……”我嚅嚅喃喃,“这世界上每件东西都能唱歌,有的我们听得到,有的我们听不到,只有用心可以感受得到。你听谭盾用水奏出来的歌,多美。”


一时间,她有些沉默。





(3)


我的手在算盘上劈劈啪啪地打了起来,她静静地看着我的动作,眼神有点发直,也不知道是被我潇洒刚劲的姿势给迷晕了?或者干脆是听歌听得想睡觉。半晌,我一曲奏毕,余音绕梁,满座皆惊,也就两人。


我问她:“怎么样?听出我奏的是什么歌了吗?”


她说:“还真有点意思,不过没太听出来,是那首流浪歌吧?”


我说:“怎么可能是流浪歌呢?明明是一曲轻快活泼的快乐老家嘛?”


她眼神蒙蒙的:“我听着怎么那么象流浪歌呢?咳,反正和快乐老家差不多也一个意思。”


原来同一种乐器,同一种节奏,每个人心里听到的歌却是不一样的。闻弦歌而不知雅意,嘿嘿,看来今天没碰着知音人。


在这个话题上她好象和我没太多可交流的东西,于是她主动换了一个话题。


“你们会计,不,财务工作者。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测算个价值出来啊?”


“你说的那是评估师的工作,不过做为一个全能的财务工作者,我同样也具备这种技能。但凡这星球上有的,就没我算不出的。你说吧?想算什么?是那斯达克的市值啊?还是荷泽农贸市场的摊位价啊?”我大言不惭,做大仙状。


她说:“才不让你算这个呢?报纸上都有,你蒙谁啊?你要真全能,就算我这个人,价值几何?”


算人?这人能算吗?应该能算啊?不是说人才是有价的吗?不对,好象是说人才是无价的?也不对,人才要无价的话,这人的薪水怎么又分个三六九等呢?以前那奴隶贩子贩卖人口又怎么定价呢?越想越糊涂,这简直是给我当头一闷棍,背后一板砖啊。不行,我这个全能财务工作者绝不能在这上面露怯。得,我就先这么给她一算。





(4)


“套装?”


“2200”


“手表?”


“1800”


“手提袋?”


“2600”


“手机?”


“2300”


“皮夹及现金?”


“恩,800,1700,算2500吧。”


“首饰?”


“恩,算200吧。”


“哦,假的啊?”


“嘿,讨厌啊。”


“内衣?”


“讨厌。”


“内裤?”


“讨厌”


“丝袜?”


“讨厌。”


劈拉啪啦、劈拉啪啦……


“我算出来了,你现在的,不包括你家里的,和你换行头以后的,就论现在,你的总价值大概是人民币一万一千四百元外加四个讨厌。”


“哈哈,真讨厌,你全算我身外之物,那我这个人呢?我这人就不算钱了?”她半嗔半喜。


我靠,对啊,这茬我怎么全给忘了。一下子我脑子有些犯晕。


她又笑了笑,看了看手表,说:“哟,时间不太早了,我晚8点还约了一客户呢。要不咱们今天先到这?和你呆一起挺高兴的,咱们改天再约吧。我先撤了……”


就这样,第一次亲密接触告了一段落,我目送着她出门跨上一辆红色的桑塔那,绝尘而去。





(5)


晚上神不守舍地吃了个晚饭回家,脑子还一直琢磨着这事。你说这人到底怎么能算出了价值来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好多东西下面都有了个小标签,明明白白标明了它的价值,可人呢?人为什么没有?这简直太不市场化了嘛。我想不通,哎,这姑娘可真迷人啊。


坐到电脑前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来,惨了惨了,我傻B了,我忘了这姑娘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可以忘了我未来的老婆叫什么名字呢?这太搞笑了。


还好,我突然又想到我手机里还存着她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查一查不就得了。


随后,我打开了手机电话号码本。可看到上面的名字,我又再次傻B了过去。“TMD,1391*******”手机上明明白白显示的是这么一行东西,天哪,我为什么不早买一个中文输入的手机啊。TMD是什么?唐孟达?只有吴孟达啊。屠鸣镝?靠,太不象个女人名了。陶木墩?我呸,还王木墩呢。他妈的,真他妈的。26岁就这记性,我不是到更年期了吧?都说现代都市生活节奏加快,但也不能这样啊?我这朵含苞还未放的祖国花朵,一下午时间就直奔着更年期去了?这简直是TMD生死时速嘛。


我在显示屏前冥思良久,毫无收获。算了,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她好了,不过好象有点唐突佳人。不行,我得找个由头,要不就下午那算个人价值那事?我再瞅着空子把TMD小姐的中文名儿给慢慢套出来?可这个人价值这事怎么个说呢。


个人价值?莫非按照市场上最好的肉骨头行情算,五块五一斤。那女孩估摸着也就一百来斤,五百五十元人民币?这显然不行。莫非按照国民人均年生产总值乘以中国人口平均寿命70年来算?这也不精确,再说怎么着我也不能把自己未来老婆按一普通人待遇啊。


寻思良久,我计上心来。





(6)


记得有部电影里男女主角曾经有过以下类似的对话。


女的说:“这么说你借钱给朋友是要看交情的罗?”


男:“是啊,关系好的多借,关系好的少借,有什么不对吗?”


女:“那你说说看,我这个朋友值得你借多少钱哪?”


男:“800块?”


女:“就这么点啊?”


男:“我一共只有800块。”


……


傻小子明明玩深沉想泡妞,好象谁看不出来似的。不过现在这桥段搁我这正合适。于是我马上操起电话给TMD小姐拨了过去。


电话那边传来:“你好,哪位?”


我的声音稍微有点结巴,有时结巴也是一种酷:“我我我啊,下午那个,诶,梅梅正经。”


“咳,正经啊,回家了哈?怎么拉?”


“对对,下午你留给我的那报表,不是,是那道题,我算出来,来了。你现在的价值是4500元人民币”。


我心里窃喜,等着她反问我怎么才这么点啊?然后我再告诉她那4500块就是我的全部财产。啊,我要抛弃那财产,跟她去放羊……这歌词明显偏弱智,真要喜欢一个人,甭说放羊这浪漫事,放耗子我都愿意。


“什么?才4500元,这么点啊……”


我大喜过望,话已到嘴边。一犹豫没下去嘴,历史就被改变了。


“下午你算半天,我身上这些俗物都值个万儿八千的,怎么现在还少了?感情我整个人就值一负数啊?你别犯贫了。”


我大惊失色:“我不是犯贫,我真的……”


“正经,我这还有一客户呢。我不和你聊了,拜拜。”电话那头好象很不耐烦,声音也有点冷。然后是嘟嘟声。


咳,毁了。以后再解释算了,还解释个什么劲啊。今天真是大喜大悲啊,TMD。恩?他妈的,感情这女孩叫他妈的。不对吧?这名字可够脏的。


我落落寡欢,一个人坐在桌子旁边打算盘,连续打了几遍从一加到一百。没破得了自己创下的21秒的纪录。连这纪录都和我作对,越来越难了,简直和这社会没什么两样。靠,不带这样的,凭什么连算盘这玩意儿也都市化啊?


我脱了衣服准备上床睡觉,明天还得去上班呢。临熄灯前,我瞅了一眼日历,今天九月初八,诸事不宜。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0052@0)
2002-2-6 -05:00

回到话题: 闲着无聊,传贴自文学城难得一笑. 背着算盘找爱情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生活杂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