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无聊,传贴自文学城难得一笑.愚公移山

tongcd (programme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话说中国河北省南阳市冀县有两座山,一座叫太行,一座叫王屋,两座山中间有个于村。

于村的人有两个共同点,一是都爱打麻将,二是都姓于。于村中有个老汉,也姓于。

于老汉虽然年有九十了,却仍然爱好打麻将。他的著名事迹是在邻村河曲村连续打了72小时后其他三个都人事不清了他把牌一推说胡了个庄家门清自摸清一色一条龙暗杠兼杠头开花,然后把其他人的钱搜刮一空后扬长而去。最让人佩服的是当时他没走大路,而是连夜翻过那座高一万公尺的大雪山穿过四个原始森林,在各种毒蛇猛兽发情的类人猿和饥渴的驴子中间硬是钻了过去,还直立着来到了家门。

据说后来央视《生存者》节目王牌女记者理想专门采访了于老汉,在挑着大拇指连续说了二十三个牛B后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盘山路不走偏偏取了最近的直线走,怕不怕路上可能有的危险。于老汉盯着理想的眼睛坚定的说:“俺当时就一个想法:俺要困觉!俺要回去困觉!你不让俺回去俺也要和你困觉!俺要和你困觉!”理想逃跑中。

其实并不是于村没有牌搭子,只是于老汉想引进点外资,活跃一下经济,所以总是风雨无阻的外出打麻将。在经历了几次与野兽的磨合之后,于老汉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这两座狗日的山,俺来钱岂不更快了?”

于是,于老汉在晚上召集了全家来开会。

出席会议的有于老汉的老伴于氏,于老汉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和儿子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于老汉简洁的说:“古语云:要想富,多生孩子多修路。为了让咱们村早点脱贫致富,俺决定:把村前村后的两座山搬走!让咱们家养的羊,可以直接走到河曲村去吃草。大家想想,光是这草,一年得省下多少钱啊?”

儿子和儿媳刚打了一宿一天麻将,才从麻将桌前下来,昏昏沉沉的也不知他们爹在说啥,就自顾说:“多少钱?”“怎么胡的?”“屁胡一个。”“便宜。。。”

于氏却提出反对的意见:“拉倒(河北方言,意为傻B)吧你。你那点干巴劲连咱家那个魁父牌的夜壶都拎不动,还搬山呢?再说了,山那么大一坨,你把它搁哪啊?”

二儿子家的孩子聪明伶俐,只是耳朵不大好,又正跟隔壁的小孩闹别扭呢,一听以为问他自己拉的屎搁哪呢。就说:“就扔到隔壁小海子家炕上吧。”

于老汉胸有成竹的说:“这有何难?我们把土填到海里,不但放下了土,还可以把填成土地对外租赁或买卖,那不是赚翻了啊?”作李嘉诚状。状完大吼一声:“开工!”跳下了炕就领着全家人开干了。

一家人把能用的工具都用上了。铁锹,锄头,铲子,饭勺(小孩子拿不动工具),在山上开始了辛勤工作。

隔壁的小海子被叮叮当当的声音惊醒,爬起来看见热闹,也跳了过来帮忙。

连干了几天。就在山脚下挖了个小坑,连埋条小狗都不够。

河曲村的一个叫脂馊的老头,有一天三缺一实在凑不齐人手,就翻过了山找于老汉。见老于家一家象蚂蚁搬家似的忙碌,忙问原因,问清楚之后大笑到:“老于啊,七小对你都能胡的上,这点小事你怎么还想不明白呢?如果把山比作阴茎,那你连阴毛都动不了一根,又怎么动那睾丸呢?”

于老汉说:“你可真是死心眼啊,还不如俺那迟早要守寡的老婆和我那两个弱智的儿子。我死了还有我儿子,我儿子死了还有我儿子的儿子,还有我儿子的孙子,还有我孙子的儿子,况且一个生俩,两个生四个,四个生八个,回头我们于家的人比蚂蚁还多,山就这么点东西,怎么削不平它呢?”脂馊刚要说:“你要是哪一辈断子绝孙呢?”却看见老于的儿子孙子儿媳都各执工具怒目而视,顿时吓的屎尿齐流,撒腿跑了。

于村的村长也姓于,是个女同志。该人非常变态,总喜欢搞些毒蛇放到自己的被窝里,让它们钻进钻出,享受非人的快感。

她一听说这件事,赶紧把身上的毒蛇抽了出来,穿上了衣服骑着驴跑到了县长家汇报。

县长也是个女的,名叫于招弟。一听此话,顿时急了:“万一于老汉为了把山挖走,不停的生孩子,那咱们村才得的计划生育流动红旗不就泡汤了吗?”当即拍板,命令县武装部长于夸鹅(小名二子)调集村里所有现役军人和预备役民兵,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移山运动中。

三年后,两座山顺利般开,于县长出席了于村河曲村实现三通的剪裁仪式。

为了记录这样一段难忘了历史,于县长特意请一位老秀才撰文《于公移山》纪念此事。但老秀才受封建残余毒害严重,非要这件在村党委和各级基层干部英明领导下完成的壮举写成神话故事。于是成了下面的样子:


“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年
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
南,达于汉阴,可乎?”杂然相许。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
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扣石
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寒暑易节,始一
反焉。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馀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
土石何?”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
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
而不平?”河曲智叟亡以应。

  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
一厝朔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好在村干部们四处开会宣讲经验,汇报事迹,倒也无人过问此事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0058@0)
2002-2-6 -05:00

回到话题: 闲着无聊,传贴自文学城难得一笑.愚公移山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生活杂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