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着无聊,传贴自文学城难得一笑.七种武器之-------弹弓

tongcd (programme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十三年零五天。
  
  江湖的恩怨是非很多,我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没什么特别的与众不同的仇恨,无非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这十三年我不曾喝过一口酒。每次闻到酒味我就会想起那个晚上。
  
  那个晚上是我的新婚之夜,喝过交杯酒之后,我掀起那块红帕,看到她美丽的脸。
  
  就在那个时候,他冲了进来,一掌把我打成重伤,当着我的面强奸了她。
  
  他走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赶来的爹,爹痛斥他,他却恼羞成怒一掌打死了爹。
  
  你一定奇怪为么我这样说话。因为他,是我的哥哥。
  
  接下来,他杀了所有的家丁奴婢,放火烧了房子,说是我酒后无德,丧失理智,酿成了这场人间悲剧。幸好他心里有鬼,没有仔细察看。
  
  我活了下来。不过我烧伤了脸,我的脸完全变了样,再也没有谁能认出我就是当年那个武林中有名的玉面公子杨逍。
  
  为了报仇,我躲到深山里面苦练武功。每隔四年我会出山一次,打听他的消息。
  
  第一次出山,我听说他一人独挑太行山十八匪穴,诛杀了十七个匪头,只跑了一个色匪田伯光。我自忖只能击败十一匪。所以又回了山里苦练。
  
  第二次出山,我听说他在比武招亲中胜了西毒欧阳锋,南帝段皇爷,娶了那个有名的小毒女阿紫。我觉得自己抵不住他们夫妻联手。所以又回了山里苦练。
  
  第三次出山,我听说他如日中天,成为江湖第一大教明教的教主。手下有紫衫龙王程灵素,白眉鹰王周伯通,青翼蝠王包不同,金毛狮王狄云。我在昆仑山下想了很久,我想我可能报不了仇了,但是我一定要和他拼一拼。
  
  山上的路上我遇到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他坐在一棵大树的底下。他告诉我,他叫王重阳,在山里苦苦钻研了三十年,终于练成了一门绝世武功,可惜他快要死了。没想到在临死前遇到我,一定要把这门武功传授给我。
  
  他冲怀里掏出了一个奇门兵器。是玄铁打造的,像番邦文字的Y,在左右两个分叉上还系着一根非常有弹性的天蚕丝,在正中的地方有一块西域独角牛的头皮。他对我说这就是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老王弹弓。
  
  我当时的心情特别的莫名,我冲上去狠狠的打着那棵树。狠狠的打,打的我双手流血。他对我说年轻人不要太兴奋,练成神功很辛苦地。我冲回他身边恶狠狠的说老梆子,我都走上绝路了,十年的仇报不了,现在要和仇人去拼命,你不帮我也就算了,还拿一个破弹弓消遣我,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是小丽她妈的飞刀。你掰根树杈就说是神弓!你当我是傻子呀,要不是看在你老弱病残孕,而且快死了,我一脚踢死你!
  
  他摇摇头说你要不急躁,你说的那个兵器谱是古龙的兵器谱,我说的这个兵器谱是温瑞安的兵器谱,不是一回事。你放心吧,经过我的研究和揣摩还写了修炼日记和弹弓真经,这一套弹弓真经是我的心血,本来打算出版十套,每套只卖黄金九千九百九十九两,可惜我要死了。你把我埋了,这套书我送你了。修炼日记你帮我到终南山的那个槐树下出版公司发了吧,希望对各位武学修炼人士有所帮助,也算是我作为一个著名的武林人士的一点贡献,那就这么着吧。
  
  说完他死了。我在他尸体旁发了一会呆,又翻了翻那写在羊皮上的真经和日记,然后我做了决定。我埋了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然后到了终南山,以王重阳的表外甥王清明的名义帮他发表在终南山的槐树下出版社。那家出版公司分章节的把它们刻在终南山的槐树上,那一段时间上山浏览的人数激增,他们还不得不多雇了一些人来看守槐树,以防心怀不轨的人把树皮撕走或者暗中临摹。
  
  我就在终南山的后山找了一个僻静的古墓附近开始修炼。古墓里住着两个女孩,师姐叫小龙女,师妹叫小昭。两个女孩都很可爱。我们三个人每天练功的时间差不多,后来有的时候还切磋一下,我从她们那里学会了一种新的内功口诀,叫素女心经,我练了一段时间后,皮肤细腻了很多。本来还有机会再多学一些得,可惜有两个年轻人来到了山上,一个叫杨过,他泡走了小昭,后来的叫张无忌,他泡了小龙女。
  
  这样一来,我只好专心的去练那个弹弓真经。
  
  真经第一页上写着:浓缩即精华,今天你弹弓了没有?我想了十天,也不明白它的意思。于是我翻到下一页,上面写着:浓缩即精华,因为羊皮有限,所以我只能把博大精深的,我自己领悟的,创造的弹弓真经由洋洋数十万字精华为十二个字:头年打家雀(qiao二声--作者注),二年杀蜜蜂,三年瞄蚊蝇,神功初有成。至于“今天你弹弓了没有?”是我想出来的广告词,如果我门下弟子有使用弹弓打败东邪西毒级别的高手,之后就可以批量的生产这种武器,到时候开个大shop,这句话一定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看完王前辈的注解,我吐了一口血,昏迷了一个月。
  
  我在醒来的时候发现是小昭在照顾我。她见我醒了,就和我说了说现在的情况。她跟了张无忌,而杨过和小龙女好了。我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的想法,几天就一变。
  
  小昭又问我你真的是当年风流倜傥叱咤风云的玉面公子杨逍吗?你现在活着就是为了报仇吗?你哥哥明教教主杨康真的是坏人吗?
  
  我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的?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只好忍痛杀了你灭口。
  
  小昭噗嗤一乐,对我说,你别逗了,是你发烧的时候拉着我师姐的手说的。不过,现在江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江湖法院已经组织了一个专案小组,接受了由张无忌代理你起诉杨康强奸谋杀,并且决定由小龙女和杨过作你的辩护律师,小组的组长是武当掌门张三丰,他说要不惟强权,将真相进行到底。现在很多江湖报社都在外面等着采访你呢。而且最近还特别成立了一个决斗仲裁委员会,探讨你和杨康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公平决斗。还有呀现在外面有个少林寺红十字医护小组,要对你的健康进行检查,还要用你的血和杨康的血滴血认亲,以确定你的身份。
  
  我当时头就大了,以我哥为人的风格一定会亲自或者派人来杀我的,现在我身受重伤,必死无疑。
  
  小昭看我满头冷汗说,你别担心,现在终南山布满了七大派的高手,保护你的生命安全。你别奇怪,因为现在明教势力太大,有鲸吞七大派的趋势,所以他们想借你这件事把明教的名声搞臭搞烂搞得焦头烂额,把杨康搞下来。这活动私下里被称为“三搞运动”。
  
  接下来事顺利了很多,我的身份被证明了。决斗仲裁委员会鉴于我单身的情况,决定我和杨康的绝斗方式为可以使用任何兵器的单挑。时间定在今年的中秋,也就是说我还有七个月的时间,比赛场地在终南山重阳宫。
  
  在比赛之前我一直要在古墓这里练功并且受到七大派的高手的保护,而杨康则只允许在中秋节的前三天上山,还不许参观比赛场地。小昭跟我说这是创造的主场优势。
  
  我开始练功。每天早上都会有某一派的高手在练功场等我。他会很客气地要求和我过过招,请我指点一下。然后在过招的过程中不厌其烦的重复使用一招,直到我也顺手跟他一样使出这招,他就会被我击中,然后很恭敬地说多谢指点,然后离去,搞得我一整天满脑子都是这一招。
  
  如此过了一个月。杨龙张昭四个人要看看我的武功如何,他们四个人同时出手。三十招之后,四个人同时停手。四个人都受了一些伤。
  
  杨过对我说,我看你一定能赢,就冲你这不要命的精神杨康也得被吓坏了。
  
  张吾机说,我没想到仇恨可以将一个人的武功发挥到这么高的境界。
  
  小昭哭着说,叔叔你刚才的样子好像恶鬼呀。
  
  小龙女问我,您是怎么想出这么多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招的?
  
  我茫然的想了一会,才发现这些招数是上一个月里那些七大派的高手潜移默化的教给我的。原来他们希望我可以跟杨康拼个你死我活,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我很黯然的回到屋子里。
  
  我静坐冥想了很久,最后终于决定,相信王重阳的话,继续修炼弹弓真经。我翻开第三页,看到上面的话,忍不住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六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这六个月里,我大吐血十二次,流鼻血四百三十八次。吃猪肝九百八十二斤。终南山已经只猪不剩。
  
  我凭借不懈的毅力和过人的才智,终于练成了弹弓真经上的神秘武功,我给它们起了名字:降龙八弹和打狗弹法。
  
  今天就是中秋,早晨的空气很清新,我站在一棵大槐树下默默的想着心事。杨康昨天到了终南山,听说他来之前已经料理好了后事,也许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活着走下终南山吧,他把妻子儿女托付给了他的义兄大侠郭靖,把下一届明教教主的名单放在光明顶大堂的“光明正大”匾里。江湖上还有人传说杨康会当众自刎以谢天下。还有江湖菠菜协会开出盘口接受下注。目前是2.5:4.7,大多数人认为我会赢。结果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在一片嘘声中,杨康走进了场。他一席白衣,唇红齿白,明眸善睐,还是象十几年前那么英俊潇洒。
  
  看着他的脸我不禁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对我笑了笑,说你结实了很多,这些年很苦吧。
  
  我点点头,苦,确实很苦。我能活下来就为了这一天。动手吧。
  
  他点点头,拿出两枚令牌一样的东西(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圣火令。)作了个起手式。
  
  我开始出招了。
  
  我大喝一声:浓缩即精华,今天你弹弓了没有?
  
  杨康一惊,趁着他分神,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已经直插他的咽喉。杨康竭尽所能才躲开我这一杀招。
  
  不过我的降龙八弹和打狗弹法已经随心所至,一招不成,二招又生。
  
  我又大喝一声:弹弓,越弹越想弹。
  
  杨康又一惊,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又直插他的咽喉。杨康竭尽所能才又躲开我这一杀招。
  
  我再大喝一声:团结力量大,大家来弹弓。
  
  杨康再一惊,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再直插他的咽喉。杨康竭尽所能才再躲开我这一杀招。
  
  我还是大喝一声:我弹弓所以我存在。
  
  杨康还一惊,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还直插他的咽喉。杨康竭尽所能才还躲开我这一杀招。
  
  我稍微停了一下,冷冷的看着杨康。他惊魂未定的看着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
  
  我知道如果接下来我不停的用弹弓嗓一句一句的喊出弹弓真经的心法口诀,震慑他的神智,然后用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直插他的咽喉恐怕是不会奏效了。
  
  于是我,一口气喊出剩下所有的口诀:
  
  弹自己的弓,让别人说去吧
  
  人人都作弹弓人儿。
  
  弹你没商量。
  
  弹来弹去,就这么弹来弹去。
  
  弹,是一种状态。
  
  我做一弹弓打你们纸窗户。
  
  然后我全力的用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直插他的咽喉。
  
  这一次,中了!
  
  杨康终于倒在血泊中,我冲过去一脚踩在他身上,作出一个胜利的姿态,左手叉腰,右手伸平举着我手中的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台下立刻有很多江湖期刊报社的记者开始画速写,我举了一会有点累,就放下手看看杨康。
  
  他的嘴翕合着,似乎有话要说,我俯下身子看着他。他的双眼已经渐渐的失去了光华,他终于使出全力对我说,弹弓---不是这么用地!
  
  然后他就挂了。
  
  后来我退出了江湖,专心的制作各种形式的弹弓。并且发现了弹弓的一种新玩法,就是用那块西域独角牛的头皮裹住硬的石块或铁块,利用天蚕丝的弹性把石块或铁块发射出去攻击敌人。这种方法由于简单易学,慢慢的流传开了。虽然人们都承认兵器谱上排名第一是玄铁打造的老王弹弓,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位英雄,用那把弹弓戳死了江湖第一大教明教教主的喉咙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0060@0)
2002-2-6 -05:00

回到话题: 闲着无聊,传贴自文学城难得一笑.七种武器之-------弹弓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生活杂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