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搬:[妹妹你真傻]第77回

dalianmao (dalianma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七十七回 谈风月心头似刀割 布迷阵绵里如针藏


老言迟速二人喝了好几壶清酒了,不禁更打开了话匣子。老言终于把
话题引到虞姝身上,我前几天去你公司还钱,看见涟漪风情那俩妞了,怎么跑你那里上班了?迟速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说虞姝和齐红?都被我办了。老言正拿着打火机要点支烟,听了这话不由怔怔看着迟速,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迟速看着老言,以为老言想听听自己的风流经过,便一五一十娓娓道来。

那支没点着的香烟在老言手里已经被捻成了粉末,迟速得意忘形的叙
述象一把利剑穿透了老言的心脏。

迟速最后总结道,在虞姝身上,我他妈真没少花功夫。现在想起来,
我自己都觉得有病。不过现在虞姝她们又有了新的利用价值,我准备
利用她们帮我拉一些人下水,重赏之下必有荡妇,哈哈哈......

迟速狂放的笑声让老言不由打了个冷战。望着老言铁青的脸色,迟速
关切问道,怎么,你喝多了?老言把手里的烟屑扔到地板上,另一只
手死命捏着打火机,强压住心中的愤懑,若无其事地说,怎么会?我
的酒量你还不了解?迟速嘿嘿笑着,你听我办了个处女,心里痒痒吧?老言呵呵笑起来,你小子艳福不浅,也不怕破红招灾?迟速哈哈笑道,人生一世,挣了钱不就为填女人的无底洞吗?哈哈哈......

迟速那无拘无束的笑声让老言感觉撕心裂肺,便借口上厕所躲了出去。餐厅里已经没剩几个客人,厕所里很安静。老言站在小便池前,半天撒不出尿来。每当心乱如麻,老言一撒不出尿来就怀疑自己是否有前列腺炎。又站了会儿,还是尿不出来。老言恨恨地把家伙塞回去,发现打火机还攥在手里,便举起手来,狠狠地向地面砸去。怦然一声,打火机无辜地被肢解成几块。

老言站在洗手池前,呆呆地望着大镜子中的自己,努力劝解自己要冷
静下来。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有必要这么上心吗?手里有了钱,什么
样的女人找不到?老言反复对自己唠叨着。

老言费劲地把思路转移到其它方面,尽量想忘掉虞姝的事情。现在脑
袋里犹如一团乱麻。大鸟和廷坚回北京了,下午还打过电话,约老言
晚上喝酒。老言心想,不知他们联系的怎样?约自己喝酒,是不是想
拉自己入伙?可镜子中虞姝的身影总是晃动。老言闭上眼睛,努力去
想怎么帮迟速追债呢?先把龙华公司的欠条拿过来,还需要让迟速写
个委托书什么的才好吧?欠款追回来,一分钱也不给丫迟速,老言心
里不由自主发着狠。对!就这么干!狠狠搞他一次!想到这里,老言
感觉心头平静下来。一会儿再让他多喝点酒,争取今天晚上就把这事
办妥,免得他第二天清醒过来,不给我欠条。老言脑子里一边盘算着,一边走出了卫生间。

迟速正靠在椅子上神态悠然地吸着烟,见老言回来,关切的问道,怎
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喝多了?老言坦然笑笑,怎么可能?肚子
有点不舒服。迟速脸上露出坏笑,是不是听我讲了虞姝的事,小肚子
发胀,自己跑厕所里解决了一下?老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迟速嘿嘿
道,要是绷不住了,一会儿咱去找俩妞泄泄火。老言把酒杯斟满,没
问题,来,再干一杯。

俩人你来我往的,喝了三十多壶清酒,每次干杯,老言都偷偷剩下多
半杯,然后马上拿起酒壶再斟满两个杯子,迟速一点没有察觉到。清
酒后劲很大,迟速渐渐有些迷糊了。老言一直围绕龙华欠款的事絮叨
着,假装出谋划策,迟速就只剩下点头的份了。

喝到半夜,俩人相搀着走出日本料理。在老言百般劝诱下,迟速稀里
糊涂地答应马上回公司,把欠条拿给老言。

进了迟速的办公室,老言冲了两杯咖啡说,先醒醒酒吧。迟速朦胧着
眼睛说,我没多,一会儿咱再找个地方乐呵一下去。迟速拿出钥匙,
迷迷糊糊打开专用保险柜,从文件夹里翻出那张欠条。老言接过来仔
细看了看说,你放心吧,我保证能把这笔款子追回来。咱哥们办事你
不是不知道,基本不会失手的。迟速懒洋洋地靠在大班椅上说,就是
不知龙华的老板跑哪儿去了。老言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挖地三尺
我也有办法把他挖出来。老言提到委托书的事,迟速半睁着眼睛说,
你看着起草吧。然后仍然不忘端出老板的架式说,你办事我放心。老
言心里嘿嘿冷笑,这回我非让你惊心不可!

老言写好一份委托书,故意在上面修修改改的,写好后递给迟速,你
看看这样行不行?迟速强打精神仔细看了看,可以,我签个字吧。老
言说,这上面太乱了,我再誊写一份吧。此时迟速坐在大班椅上,看
着老言在一旁写写画画的,感觉出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威风。

老言抄写完毕,恭恭敬敬地放在大班台上说,请你再过目一下,如果
不合适,我再修改。迟速虽然喝多了,但是刚才还是仔细看过草稿,
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见老言这种恭敬态度,迟速不禁有些得意
忘形,这回连看都没看一眼,便在委托书下面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名
字。他万万没有想到,老言已经在抄写时巧妙更动了几个字眼,这份
委托书内容已经不是单纯的委托追款了,而变成让龙华公司转账给老
言,以清偿跟老言之间的债务。

老言把欠条和委托书仔细折叠好,放进自己的手包。心里暗暗高兴,
你不是糟踏了虞姝吗,这回你可要吃苦头了。嘴上却还是说着,迟速
你等我好消息吧,两个月之内,保证追回欠款。迟速还是勉强撑着说,走,跟我找个地方乐会儿去。老言此时心情愉快,正想放纵一下自己,便跟迟速去了涟漪风情夜总会。
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0931@0)
2002-2-7 -05:00

回到话题: 再搬:[妹妹你真傻]第77回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