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呀搬)[妹妹你真傻]第78回

dalianmao (dalianma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七十八回 纵人生演酒池肉林 祛愤懑玩双燕齐飞


进了涟漪风情夜总会,走道里的小姐们见了迟速就谄媚地迟哥迟哥叫
个不停。看着迟素趾高气扬的样子,老言心里就生气。白甜象闻到了
迟速的气味儿似的,从一间房里钻出来,迎上前来就跟迟速搂抱在一
起,迟哥,你把虞姝她们骗走了,就不过来看我了。迟速拍拍白甜的
屁股,太忙了,这不今天来看你了?白天扭过头说,今天什么风把言
哥也吹来了?老言木然笑了笑,你这里门槛太高,没有迟哥我怎么迈
得进来?白甜噘下嘴,言哥你真会说笑。

进了包间,白甜吩咐服务员拿来迟速存在这里的人头马,然后嗲声嗲
气地说,最近新来了几个跳艳舞的,迟哥要不要看看?迟速正想让老
言好好开开心,明天开始为自己认真追账,便挥挥手说,都给我叫进
来,让我们哥俩快活快活。

不一会儿进来四个十八九岁的姑娘,站在那里摆着八字脚,走起来前
挺后撅的,一看就是练过舞蹈的。老言估摸着,这四个妞看来是舞蹈
学校出来的,毕业后找不到太挣钱的工作,跑出来在野场子里靠这个
谋生吧?果然,她们坐下来陪迟速老言喝了杯酒后,白甜介绍说,她
们都是舞蹈学校毕业的,艳舞跳得非常好,具有专业水平。

老言迟速各自左拥右抱着跟四个妞喝点酒聊了几句,她们就打开音响,
随着音乐开始婆娑起舞。不愧是练家子,在老言迟速这种不懂舞蹈的
人眼里,优美的舞姿已经让俩人心猿意马了。老言咂吧着嘴对迟速说,
她们跳得还挺艺术的。迟速迷茫着醉眼点点头,一会儿脱了衣服更艺
术了,哈哈哈......

一段轻柔的音乐过后,音箱里传出颇有节奏感的旋律,四个妞开始各
自解开自己身上的钮扣。她们一边摆动着身体,一边脱下一件件衣服。
本就没穿几件衣服,不一会儿,她们身上就剩下内裤和乳罩了。老言
迟速都从沙发靠背上起来,探着身子,屏住呼吸,目不转睛。

她们在扭动的同时,已经解开乳罩的纽扣。可她们故意撩人地用双手
捂住前胸,来回摆动着肢体,迟迟不把乳罩拿开。老言和迟速眼睛瞪
得溜圆,她们却拿着乳罩在自己胸前来回晃动,偶尔露出一些半圆,
却又突然隐没在乳罩后面。过了会儿,她们俩人一组搂抱在一起,前
胸隔着两层乳罩紧贴在一块,一边旋转着身体,一边优美地扭动着屁
股。渐渐地乳罩一点点快掉下来了,她们才突然相互离开,各自侧着
身体做了一个造型。她们坚挺饱满的乳房侧影,在昏暗的灯光下,半
明半暗,正好一段旋律又结束了。老言迟速看得眼球突出,差一点眼
珠子就掉到地上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段强烈节奏,她们仍然俩人一组,一只手相互抚摸着
对方乳房,另一只手在扭动中插进对方的内裤......

刺激的表演结束了,她们开始穿上衣服,老言和迟速却还坐在那里发
呆。白甜一旁乐呵呵问道,怎么样?很够味儿吧?他们俩人这才醒过
神来,不禁异口同声地赞叹不已。

俩人来得晚,夜总会也快打烊了。白甜对四个舞娘说,你们坐下来陪
俩位老板喝点酒吧,反正也不会有别的客人叫了。然后白甜对迟速老
言说,她们一般是不陪客人坐的,表演完就出去。迟速满脸不屑地问,
那她们也不出台?白甜马上陪着笑脸说,也不一定,就是出台费高些。
迟速扭过头跟老言说,今天咱们一人带俩回去,怎么样?老言看了眼
迟速,虽然明知是醉话,但自己也不能含糊,便问白甜,能高哪儿去,
总不会是镶金边的吧?看到老言开始露出流氓嘴脸,白甜马上施展妈
咪手段,看言哥说的,言哥要是真看上她们了,那可是她们的福分,
什么钱不钱的?老言马上摆摆手,打住,打住。道上混的,从来不在
乎花这种钱。我们挣钱干吗的?不就是给女人填洞的吗?迟速可能也
感觉出老言说得过头了,马上打个圆场说,不说那么多了,老言,今
天咱一人俩,我出钱。然后扭头问白甜,出台多少钱?白甜有些扭捏
起来,都是熟客,这,这怎么说呢?迟速不耐烦地说,痛快点,三千?
五千?白甜轻声说,她们出台是三千。迟速说,这不就得了?一会儿
跟我们走吧。然后他搂着身边的两个舞娘问,行不?那俩舞娘看着白
甜没吱声。白甜只好说,没关系的,迟哥是这里的常客,人很好,你
们放心去吧。

其实老言刚才故意说话很冲,目的就是想搅和一下。因为老言心里明
白要带走她们至少每人三千,现在这种经济状况,这些钱让老言比较
心疼。所以搅搅局,来个不欢而散就算了。没想到迟速认真起来,还
要帮自己出这份钱。当着女人们的面,老言不愿意丢这种面子。现在
已经没有退路,老言只好硬着头皮说,迟速,江湖上规矩,不能帮别
人付这种费用,不然会走背字儿。迟速一来因为确实想笼络老言一下,
二来由于喝得有点多,借酒劲儿想充大头,便对老言说,我可没那么
迷信。我请客户干得多了,从来也没走过背字儿。说着从包里拿出一
摞钱,白甜,你帮我给她们每人点三千,然后把今天账结了。

那四个舞娘说换衣服去,出了房间。老言拿出包来跟迟速说,我现在
手头钱不够,过两天再给你。迟速不在乎地说,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说好了我请客,那就负责到底,你别管了。老言只好笑笑说,那改日
我回请你吧,今天就不好意思了。

老言带着两个姑娘回家路上,心里很不平衡。你迟速现在不就有点钱
吗?在我面前充大?老言非常难以忍受迟速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如
果真是哥们儿,彼此钱财不分,心里不会有什么芥蒂。可跟迟速也就
生意上有些来往,顶多算个朋友,还谈不上是哥们儿。

揣着一肚子莫名的愤懑,一进家门老言就搂着俩姑娘撕扯她们衣服,
三下两下就把她们俩剥光了衣物。也不去卫生间洗一下,就没头没脑
地干起苟且之事来。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1996@0)
2002-2-7 -05:00

回到话题: (搬呀搬)[妹妹你真傻]第78回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