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你真傻》(79,80)原创。----老言

frombeijing (SanLiTu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第七十九回 滋雨露迷入极乐界 探虚实抛出连环套


一声尖叫惊醒了老言。他感觉浑身麻木,头脑胀痛,想起身却动弹不
得。老言闭着眼睛想了会儿,才回忆起头天晚上的事。他转动头颅向
两边看了眼,一边一个舞娘还在酣睡。自己的两条臂膀压在她们俩脖
子下面,左面那个舞娘面向老言,一条腿搭在老言腿上;右面那个舞
娘给了老言一个背影,屁股却紧紧贴在老言腰部附近。

刚才那声尖叫是怎么回事?老言努力思索起来。隐约中老言想起来,
刚才自己好像在一个悬崖边上,有个人用枪逼着自己跳下去。自己死
活不跳,结果那人一步步逼进自己,飞起一脚踢过来,尖叫声就是那
时传出来的?好像不对?老言又开始费力地回忆。

刚才的梦境渐渐清晰起来,自己好像被绑在一棵树上?胳膊被紧紧捆
着,血液不畅通带来阵阵麻木。眼前一块青石板上,一个年轻女子仰
面躺在上面,四肢被四个方向的绳索捆住,成大字形。那是虞姝,她
两眼的泪水象决了堤的口子,滚滚流出。旁边站着三个人,望着虞姝
狞笑着。其中一个赤裸的男人是迟速,另外两个是赤裸的女人,白甜
和齐红。老言有些奇怪,怎么会梦见她们俩人?只见迟速拿着一把锋
利的小刀,慢慢划开虞姝身上的衣服。虞姝咬紧嘴唇一声不吭,身体
却微微颤抖着。一阵狂风刮过,虞姝身上被小刀划成条状的褴褛随风
起舞,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照射下异常耀眼。迟速把身体向虞姝压了过
去,虞姝拼命挣扎扭动着躯体。白甜齐红一旁伸手按住虞姝,随着迟
速身形猛然向前一探,虞姝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尖叫声......

老言感觉一股热泪涌出自己的眼睛,那块青石板上斑斑血迹让老言觉
得揪心般疼痛。老言似乎清晰地看到,一把利刃插进虞姝身体,随之
一股鲜血喷涌而出。然后就是一片晃动的人影,渐渐模糊起来......

过了一会儿,老言突然亢奋起来。他记起一次看中央台《动物世界》
里赵忠祥深沉的解说词:一头争斗中胜利的雄鹿,可以获得跟上百头
母鹿交配的权利。老言看看身边两个熟睡中的美女,心里暗想,人类
相互争斗的结果不就是为了攫取更多的钱财吗?有了这些钱财,不就
象胜利的雄鹿那样,可以获得跟众多女人交配的权利吗?想到这里,
老言不由把双手伸向两个女人的乳房,并使劲握住两只乳房。

两个女人被弄醒了,她们似乎有些不情愿地扭动着身体。恐怕老言用
力过大,弄疼了她们吧?老言不管那一套,一翻身骑到一个女人身上。
这是一种交易,再不情愿也得委屈逢迎。房间里一片呻吟喘息声,厚
重的窗帘缝隙射进一些明亮的光线。

第二个女人骑坐在老言身上,正无精打采扭动身体的时候,电话突然
响了。老言把手伸向床头柜的电话,对身上的女人说,别停,你继续
动!是步政经打来的,老言,昨天阿贵赢大钱了,今天中午请大家吃
海鲜,你一会儿也过来吧。老言把身体猛然向上挑了一下,那个女人
不禁叫了一声。老言回答说,好吧,我十二点过去。步政经那边显然
听见了动静,他好奇地问道,刚才什么声音?老言嘻嘻笑道,你说什
么声音?说完又猛然向上挑了几下,那个女人又接连叫了几声。步政
经嘿嘿笑道,老言,你在家等着,一会儿我开车过去接你。老言哈哈
笑了起来,好吧,我等你。

步政经上楼敲门时,老言正光着身子在屋里溜达,两个舞娘在卫生间
里还没洗完。步政经进了屋看见沙发上凌乱的衣物,好奇地问道,这
好像是两个妞的衣服,怎么,你弄了双飞燕?老言得意地笑笑,我这
是单龙戏双凤。不一会儿,两个舞娘裹着浴巾进屋一看多了个人,站
在房门口不敢进来。老言冲她们摆摆手说,进来吧,害什么羞?赶紧
穿好衣服跟我吃饭去。步政经瞪着眼睛看这两个舞娘,放射出贼亮的
光芒。

进了包间,阿贵和吴宇正在喝茶。看到步政经和老言身后跟进来两个
妞,俩人都把眼光射了过去。老言嘻嘻笑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
叫薇薇,这位是了了。都是我老婆,你们别打坏主意。两个妞羞涩地
低着头。吴宇开口就骂,你放狗屁吧!全世界女人都成你老婆了!然
后对两个姑娘说,来来,坐下喝点茶。阿贵,有点眼力见儿,给姑娘
们倒杯茶。两个姑娘坐下来,吴宇看了看说,你们是练舞蹈的吧?姑
娘们羞涩地点点头。正在这时,大鸟跟廷坚走进来了,老言扭头一看,
在线沟通竟然也跟了进来。老言起身说,死丫头,到北京来了也不跟
我通报一声。在线沟通挽住大鸟的胳膊说,跟你通报了,我老公还不
打死我?大鸟哈哈大笑,没错,千万别跟老言通报,这家伙坏透了。
一屋子人都欢快笑了起来。

饭桌上一群男人想方设法跟了了薇薇套近乎,互留电话。老言一旁看
了也不动声色,心里暗乐,三千块一晚上,你们就瞎忙活去吧。想从
我手里空手套白狼?美死你们!

老言坐在吴宇身边悄悄问吴宇,这俩妞不错吧?赶紧套,别让他们抢
跑了。吴宇狐疑地看看老言,你丫有这么好心?又给我们下什么套呢?
老言笑了笑,这有什么下套的?公平竞争,先来先得。吴宇看着老言
一脸坏笑,问道,她们究竟是干什么的?老言嘿嘿笑着说,我对天发
誓,她们是跳舞的。如果你肯花大钱,肯定可以搞定。吴宇摇摇头,
是他妈跳脱衣舞的吧?老言拍拍吴宇肩膀,先不管这些了,我问你点
正事。吴宇看看老言,满脸露出疑惑的样子。老言悄悄问道,有一家
龙华公司好像在你公司附近,听说过吗?吴宇点点头,龙华的老板我
认识,前些日子还从我那儿拿过货呢。老言高兴地说,太好了!龙华
老板在北京吗?吴宇说,应该在吧?大前天还跟他在一个桌上吃过饭。
怎么,你有什么生意要找他?老言避而不答又问道,看来你跟他关系
挺近的?吴宇摇摇头,那到不是,有过一些小生意来往,没有其它深
交。老言喝了口酒接着问道,跟他做生意,感觉他信誉怎么样?吴宇
略微沉思一下,都是小生意,看不出来。不过他上批货款还没跟我结,
几万块,没多少钱。你到底想问什么?吴宇有些焦虑起来。老言诡秘
地看看吴宇,现在有笔款子,需要从龙华追过来。吴宇恍然大悟,原
来是追债呀。我可以帮你打探龙华老板的动向,别的可别把我牵连进
去。老言拍拍吴宇肩膀,放心,只要帮我找到老板就行。

老言没想到随便一问就打听出了龙华老板的去向。他默默沉思着,晚
上再抽时间跟大鸟廷坚聊聊,这种事没大鸟出马是办不成的。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


第八十回 忆往昔笑侃革命史 看今朝豪发英雄气


酒足饭饱,桌上一片狼籍。步政经嘴里叼着个牙签开始煽动大家去打
牌。吴宇和阿贵说跟人约好去看货,晚上没事可以再聚。阿贵结完账,
俩人就先走了。了了跟薇薇也说先回去,老言便跟步政经商量说,我
准备跟大鸟廷坚谈点事情,不然你帮我送一下她们俩,怎么样?步政
经当然求之不得,马上答应下来。

众人出了餐厅,步政经满心欢喜地带着两个姑娘开车走了。老言跟大
鸟说,我有件好事,咱们去茶馆聊聊去?大鸟指着在线沟通说,她刚
下火车,咱们去酒店开间房谈吧。

由于在线沟通跟北京星级酒店都有业务往来,结果用五十美金就在一
家五星级酒店开了一个商务套间。四个人一进房间,廷坚就吐着舌头
说,五十美金住这么奢侈的房间?不会是听错了吧?在线沟通微笑着
说,你忘了,上次你们去西安住我们酒店不是也很便宜?廷坚说那也
没这么豪华呀。在线沟通解释说,这也是巧合,普通标准间正好没有
了,这种商务套间出租率较低,所以得了个便宜。大鸟一旁说,房间
这么宽敞,得好好利用一下,今天把大家都招过来打牌。老言拍拍大
鸟后背,你这不是浪费吗?说着冲在线沟通努努嘴,人家肯定不愿意。
在线沟通羞涩地笑了笑,嘟哝道,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大鸟拍了下脑
门说,对啊,没事儿我招你们干吗?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

在线沟通先忙着烧了些开水,给大家沏好茶说, 你们谈事吧,我坐了
一夜火车,先去冲个凉。然后转身进了卧室。老言望着在线沟通的背
影赞叹道,大鸟你真有福气,搞了这么一个贤妻良母。大鸟哈哈笑道,
怎么?你是不是后悔让我认识了?老言木然笑了笑,该是谁的就是谁
的,看来姻缘这东西真不好说啊。

三个人沉默了片刻,大鸟终于打破沉寂问道,老言,你不是说有好事
吗,什么好事?说来听听。老言先卖了个关子,挣钱的事,就是不知
道你现在愿不愿意干?大鸟和廷坚都满脸狐疑地看着老言,廷坚不客
气地说,废话!挣钱的事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大鸟接过话茬儿说,
那到不一定,如果费了半天劲挣不了几个钱,还不如不挣的好。老言
点点头,钱不是很多,也就七十万。廷坚不耐烦地说,你就别卖关子
了,跟谁学的臭毛病!赶紧说说,怎么回事?

老言知道廷坚是个急脾气,平常不大喜欢开玩笑。于是也不再故弄玄
虚,不紧不慢地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欠条和委托书。廷坚一把拿过
来,看了两眼不屑地说,不就是帮人追账吗?有什么了不起。老言嘿
嘿笑道,这可不是帮人家追账,你看仔细了,这七十万已经是咱们的
了。廷坚又仔细看看委托书,默默点点头。大鸟也仔细看了看委托书,
不禁拍了下大腿说,高呀!老言,你是怎么让人家写这东西的?老言
微笑一下,过程我就不细说了,你看这事值得办一下吗?大鸟说,当
然要干!这钱已经是自己的了,为什么不追回来?

大鸟拿着欠条沉吟片刻,突然说,这个龙华公司老板咱们可能都认识。
老言廷坚都同时把目光投到大鸟身上,满脸都是惊异。大鸟微微笑了
笑,你们还记得二十多年前,有一个外号叫“大叉子”的吗?老言廷
坚同时点点头,廷坚说,那个傻逼,二十年前不是让咱们打得满街乱
跑吗?老言也接道,是啊,他好像是东城一带的吧?就是不知道他本
名叫什么?大鸟摇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也没准是同名同姓的?老
言拿过欠条看了看,龙华公司老板叫:“邹勇军”。老言问,那你怎
么会认识这个叫邹勇军的?大鸟嘿嘿笑道,还不是圈儿里认识的?那
时他被判五年,是因为猥亵幼女进去的,我们天天揍他取乐,他就是
大叉子。廷坚若有所思地回忆道,我想起来了,当时传说大叉子这个
外号就是因为他喜欢玩花儿而取的。

二十多年前,因为男女关系进公安局的人,通常很让人瞧不起。所以
在犯人中间也属于受打击对象。有些霸道的犯人,平时就喜欢拿这种
人开心。闲着没事时,就会在牢房里逼迫这种人交待搞男女关系时的
各种细节。由于是成心拿这种人打岔,所以不管你怎么交待,都会被
挑出破绽而挨一顿臭揍。当年大鸟就是狱霸,经常拿大叉子寻开心,
大叉子没少吃大鸟的苦头。

大鸟哈哈笑道,如果真是这个傻逼,估计现在见了我还得哆嗦好几天。
不过大叉子这外号取得很绝,那时我们让他脱了裤子检验,果然家伙
巨大无比。老言廷坚听了都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老言皱着眉头缓缓说道,不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
也不知道大叉子是否道行比过去深了?大鸟满不在乎地说,麻雀永远
变不成苍鹰,别看他做了老板,在我面前他永远是傻逼。廷坚也一旁
点头说道,北京市就这么大的地方,这些年一些老炮聚会时,没听说
大叉子混出什么模样来了。见了他该揍还是要揍的,管丫当多大老板
了。大鸟兴奋地说,明天咱就去龙华找他,敢跟咱们滋牛,当场就抽
杂种操的。老言忙道,别别,回头他躲起来咱上哪儿找去?我想还是
先摸清他底细,看看是不是大叉子?大鸟问,你打算怎么摸?老言想
了一下说,这样吧,明天咱印些假名片,我跟廷坚冒充谈生意,想法
把大叉子调出来。现在千万不能打草惊蛇。跟大叉子接触几天,先弄
明白他目前的居所,活动范围,然后再抛出这个欠条,逼他还账,让
他想跑都跑不掉才好。廷坚沉吟道,也对,万一丫跑了,虽然最后可
以抓住他,但费那功夫干吗?摸清他动向,一举擒获,早一天把这七
十万从他嘴里抠出来。大鸟说,行,只要真是大叉子,你把他拿住了,
让他见了我,谅他不敢不给咱们钱。

三人又策划了一些细节,这时在线沟通洗完出来了。老言站起身说,
这么长时间,我憋了半天尿了。说着转身进了卫生间。里面还有些雾
气腾腾,夹杂着扑鼻的浴液芬芳。浴盆上方横梁上挂着在线沟通刚洗
过的乳罩和内裤,老言把鼻子凑过去闻了几下。随后为自己这种变态
行为感到有些好笑。女人的内裤属于腌臜之物,为什么一些男人会对
此感兴趣?老言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地站在马桶前撒着尿。

晚上这帮人又凑到了一起,大鸟请客,说是为在线沟通接风。吴宇跟
老言说,下午又碰见龙华的老板了,听说这些日子不会出门,你要抓
紧时间找他,我这里随时可以给你通风报信。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5403@0)
2002-2-11 -05:00

回到话题: 《妹妹你真傻》(1-10)原创。----老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5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