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险的白人女秘书

guest (Tang)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来Montreal一个月了,打过交道的人们不分国家种族都很友善,尤其是中国人,真的是团结互助。

昨天的经历使我明白一点,魁省的人不是全都宽容和厚道,在哪都是一样,中国人必须团结自强,并努力先过语言关,才能不被人欺负。

13天前,去Parc的一家衣场打工,一个白人女秘书接待了我,添了一张表格,和一张员工卡后老板接待了我,我当时问那个姓林的台湾(或香港)老板付现金还是支票,他说付支票,如果我表现好,可以给我想办法付现金,我见那个衣场规模挺大的,以为管理比较正规(听朋友说华人衣厂都付现金,工资比较低),是个基本守法的家伙,不过既然他说可以想办法,再说来了一个多月了,账户上指出不进,心里不安,于是也没问工资就决定当天下午就开始干。当时已经是午休时间,找到最近的一家麦当劳,花了$1.71(加税)买了一个汉堡,我发誓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汉堡。边走边吃,勉强吃了一半,终于决心丢掉,又找不到垃圾桶,手里拿着剩下的半个汉堡和两张用过的面巾纸,一直走到衣场所在大厦,终于丢掉垃圾,心里轻松了一些,电梯上给自己鼓劲,虽然自己体重只有45公斤但剪线头这等小事还是难不倒我的。秘书小姐(当时她很和善)带我到一群工友中间,都是中国人和印巴人,中国工友说林(第二个)讲,他只出现金$5/h,于是知道第一个林的狡猾。无所谓,生意人大都是这样的,我是劳动赚钱,$5/h早在意料之中,只要他如数付我工钱就好。和我讲话的几个人都是剪线工,她们问我被分配做什末,我说可能是剪线,听说新来的都剪线。一点钟,第二个林来分配我点扣眼,出乎意料。这里的工作大都简单,可由于是机械运动,久而久之,就很累,非常盼着时间快点过去,但绝不敢怠工,生怕给大陆人脸上抹黑(有些熟工偶尔停下交谈,我旁边的打钮工常常出去),两小时后打铃休息五分钟,之后又是两小时。四小时之后觉得胳膊和脖子很酸。

第二天早起,浑身酸疼,无法继续学习。遂决定还回剪刀,拿回工钱,心想还是学习上学更重要一些(准备GRE),否则难以翻身。于是8点中赶到Parc,
由于同层楼有几家衣场,在另一家门口等了那栋大楼,怪怪的,向迷宫一样。终于找到原来那家,和秘书讲清情况,还了剪刀(剪刀锋利,划坏了我的手),秘书找到我的员工卡,放在另一个办公室,说“It's done.”,我问是否可以拿回我的工钱,秘书好像出乎意料的样子,但仍很和善,给老板打电话,(本人英语不好,加之她讲法式英语,没太听懂),只听清讲了几次“Robert,you have 21 or 22 bucks.This guy....”,心想,可能老板不愿付钱,她在替我求情,心存感激。其实,$20不是一个大数目,只是觉得自己付出体力劳动,那末辛苦,要回工钱才对得起自己。大概7-8分钟后,秘书让我下周五(当时是周二)下午四点钟来取钱。诚心诚意谢过秘书后回家。

12天之后(即昨天)下午四点钟准时来到秘书办公室,已有一人在等候,她让我排队,她问我工作了几小时,我如数回答四小时。她说可能会有麻烦,我问是否可能会拿不到工资,她示意我不要出声,她说她会解释我的情况。坐等35分钟后,见到第一个林,他有些不耐烦的样子问我工作多长时间,员工卡在那里,我说员工卡秘书当时没有给我,其余的话还没有说,秘书就用法语和林说了一些话,然后她开始找我的员工卡,找不到,她说她想员工卡在林那里,让我下周一再来,又说人们coming and going,coming and going,她没办法总是保存好它们。我觉得我的工资还没有付,他们保存我的员工卡是她的职责,他们可能不想付我工资,很生气担仍然保持礼貌,我对秘书说$20不多,但我为林工作,该得到我的工资。话还没说完,她又去林的办公室,一分钟后出来,手里拿了一张$20,又去她的办公桌下面换了一张$10和一张$5给我,我皱眉,问位什末是$15,她说因为这是现金,她问我是否想和林再谈,我说是,当时只是觉得林在欺负大陆人,$5/h已经是在剥削,现在又变成$15/4h,想和他理论一番。她又去找林,这次林气冲冲的出来,对秘书讲法语,我听不懂但从手势来看,似乎在说他已经付过钱,现在是我和秘书之间的事,然后就回去了。秘书这回气急败坏,向我要回$15,让我留下姓名地址电话,说现在想要这现金也不可以了,老板会寄信给我。我当时只觉得这又是托词,很生气,留下姓名地址电话,但仍没忘记谢谢秘书的帮助,她却没我有风度,什末也没说。在回家的地铁上,我越想越不对劲,秘书拿$20出来,却换成$15给我,那$5分明是她从中私吞了,我当时怎末就没想到,我还一直当她是一个好人。真的一直当她是好人。现在我明白,林不会寄信给我,阴险的女秘书会黑心吞掉我的$20血汗钱。或许,她一开始热心帮我要工资,就准备从中渔利的。说不定,这是她转外块的一种常用手段,如果每个来工作一两天就不干的人都不来领工资,那秘书将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这种制衣厂,本来人员流动性就很大,从大陆出来的新移民谁愿意在那种地方呆下去,只不过在上学之前的这段时间为生活所迫,不得已临时打黑工。华人老板不愿意出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7/h,也可以理解,但女秘书的卑劣行为真是可耻至极!!!

出离愤怒之下,想采取法律手段,但自己手里有没有员工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在那工作过,证明女秘书没有把工资给我,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法律会不会站在我这边。现在根本不是$20的事,只是想为自己,为大陆人出一口气,告诉他们我们不好欺负!但苦于无凭无据,英语又不好,恐怕不能成功。不知各位有何好的建议。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715@0)
2001-3-24 -05:00

回到话题: 阴险的白人女秘书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社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