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证:H—1B!H—1B!(转)

111111 (快乐老家)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H—1B,是美国政府为“非移民短期工作身份者”发放的工作签证。其有效期
长达6年,持有这种签证的人很容易获得其他签证持有人不那么容易拿到的美国绿
卡,几乎可以称是美国绿卡的“入场券”。

  H—1B是安乐椅

  美国向来重视吸收高科技人才,从1992年开始实施了所谓的“H—1B”签证制
度,作为解决美高科技行业人才短缺的良方。迄今美已发放30万个H-1B签证,
其中大约有10万人在北加州工作,主要集中在硅谷和旧金山地区。

  H—1B签证持有者最多的是印度人,其次是中国人。对于来自大陆的中国人来
说,H—1B签证尤其有吸引力,因为它没有J—1(交流访问学者)签证规定的在美
呆满三年必须出境的限制。但这个签证名额每年都有额度,因此供不应求。例如
去年H—1B签证名额是11.5万人,但不到5月底,半年的名额就用完了。后来硅谷
利用其庞大的政治影响力,说服国会批准将这个名额增加到19.5万人。

  早些年拿到H—1B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能提前赶上高科技股票热潮,在每
天诞生数十个百万富翁的日子里,一不小心就可能跻身富裕阶层。记者了解到,
一个中国博士短短一年内就在硅谷实现美国梦:有别墅、有车和高薪工作。38岁
的陈君原在中国科学院技术物理研究所工作,1999年持H—1B签证到硅谷一家光纤
公司工作,获得公司给的股价为每股十几美元的4000股股票期权。在去年纳斯达
克猛涨的时候,该股价格好像坐上了电梯,一直涨到200多美元!他那时那个乐呀,
做梦都盘算着自己哪天当上百万富翁。随后,他在妻子的劝说下,将1000股股票
抛出,变现20多万美金,用这笔钱作为购买一栋价值50万美元的别墅的头款,从
而步入中产阶级行列!

  H—1B是诅咒

  然而,在股市泡沫破碎的今天,失业的危险使得H—1B签证成为打破他们美国
梦的重锤!因为,H—1B签证附加有一项苛刻限制,即持有人如果在被解雇10天内
仍然找不到新工作,那么他就必须卷起铺盖回国,否则一旦被发现将被遣送,而
且10年内不准重返美国。所以,在没有失业危险时,H—1B是安乐椅,而一但失业,
它就成为一个诅咒。

  尽管目前没有任何资料表明,有多少H—1B签证持有者因为遭到解雇而被迫离
开美国,但这个数目可能数以千计。不过,美国官方实际上对网络公司大裁员所
造成的H—1B的困境十分了解,于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际允许这些人享
有回国宽限,但由于尚无正式文件,因而这些人依然每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硅谷移民支援组织负责人阿马尔·韦达说:“他们处在地狱的边缘,这是最不幸
的折磨。”

  这就是网络泡沫破碎后的无情现实。有人说,美国H—1B制度充分暴露了美政
府的自私本质:在需要的时候通过一个法案就可将大批外国人招来,为美经济发
展当苦力,一旦不需要了就一脚踢开,就像卸掉包袱一样。而且,美国人对这些
为美经济作出很大贡献的人是贬多于褒。最近一项调查表明,85%的美国人担心H
—1B们抢走本国人的饭碗,60%的人指责H—1B们导致他们工资降低!

  随着,美国内就业状况的改变和公众对H—1B制度的抵触情绪,不排除美政府
修改这个制度的可能性。对目前申请H—1B签证来美的人,确实需要事先掂量是否
今后有足够的工作保障。移民归化局最近公布的数字也说明H—1B的金光已经随网
络退潮而散去:今年2月只有1.6万名持H-1B的技术工人来到美国,比去年同期减
少了一半!

  高科技“包身工”

  H—1B签证制度也造就了一批硅谷高科技“契约奴隶”,用中国人的说法可称
他们为现代“包身工”。由于奇货可居,H—1B签证在过去几年里炙手可热,因而
在硅谷引发了一个新行业:H—1B猎头公司,它们盯上这块肥肉,做起了引进H—
1B工人、然后转包牟利的生意。

  这些猎头公司往往与思科这样的大公司相互“勾结”,在大公司有临时项目
需要招人时,就向中介公司租用这些人。这对双方都有极大好处,大公司不用与
这些工人签订就业合同,也不用给予各种福利,节省大笔开支,而猎头公司则坐
收渔利。猎头公司事先与这些人签好合同,规定如果来美一年内跳槽,那么他们
将支付巨额赔偿。

  猎头公司康帕沃兹国际人才公司的经理马哈维·曼马德卡说,目前它的签约
工人中有十分之一的人找不到雇主,即使找到工作报酬也已降低25—50%,从每小
时65—70美元降到40美元。26岁的库维鲁去年来自印度的海德拉巴德,是数据库
管理工程师,他是康帕沃兹公司的“包身工”,但自从1月份来美,一直在坐冷板
凳,每周领取150美元的补贴度日。虽然公司还没有将他解雇,但他无日不担心自
己会遭到解雇,被迫回国。

  中国的H—1B们似乎很少是被中介公司弄来的,因此比“包身工”处境要好一
些,但他们大多也只是高级打工仔罢了。他们中像陈君那样幸运和成功的人也很
少,更多的在去年只是赶上了硅谷泡沫的尾巴,只有听听人家暴富暴穷的悲喜故
事的份。当然,作为打工仔,中国的H—1B们发不了大财,也不会穷到哪里去。

  为梦透支的生命:

  持H—1B签证来美的洪君原在以色列拿到高分子材料博士学位,1998年底到洛
杉矶的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做博士后。去年初他实在经不住硅谷暴富神话的诱惑,
到那里找到一个工作,但此时新经济泡沫已开始破碎。

  他进入公司时买了5000股原始股,盼望有一天能够坐上暴富的电梯——股票
上市。“当时我们整天上班忙实验,下班忙股票,做梦也想发财!”但在一年后
的今天,公司股票上市遥遥无期,看看周边哀鸿遍野,暴富梦想彻底幻灭。洪君
说,幸亏自己是学化学的,并非搞网络的,因而H—1B拿得稳当。否则,他真的不
敢想象失业该是啥滋味?他说,为了确保工作和加薪机会,他们这些人工作起来
都很卖力,“用我们的话说是在透支生命”!

  洪君给我算了一笔债,确实让人了解到留学生在美创业的不易。他现在年薪
6万多美金,听起来不少,但扣除35%左右的联邦税、州税和社会安全税,也就只
剩下4万;然后每月要交纳500美元的养老基金;他妻子目前在南加大自费攻读计
算机硕士学位,租住在两室一厅,为节省开支分租一间给一个中国女留学生,这
样还得支付300多美元的租金;他本人在硅谷租一间房子,由于房主是中国人,因
而月租优惠,但也要500美元;加上两处住房的水、电和电话费用,月开支就达1
000多美元。再者夫妻俩人各有一辆汽车,其保险费、检修费、汽油费,一年也要
数千美元。还有,他妻子读的是自费,而且南加大是私立大学,学费出奇的贵,
一个学期8000多美元,一年就将近两万。

  洪君说,为了妻子读书和到硅谷寻梦,他现在不仅工资所剩无几,连过去的
一点储蓄也花进去了。去年夫妇俩狠狠心将不到一岁的可爱儿子送回了浙江老家,
让奶奶抚养。于是,夫妻俩在工作和读书忙累之余,又多了一份对娇儿的牵肠挂
肚。

  由于洛杉矶与硅谷相隔很远,洪君只能两周一次回家与妻子团聚,过起了“
牛郎织女”般生活。他说,在他那个小圈子里像他这样的“牛郎织女”就有10多
个,其中包括从清华、北大毕业的原来拿过奥林匹克竞赛大奖的才子才女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69141@0)
2002-2-14 -05:00

回到话题: 签证:H—1B!H—1B!(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移民留学申请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69141